-

84來自人界的古老文明

也許是馬上就要開幕了,這到來的人越來越多,c字外圍的普通席位都快坐滿了。

c字內圍的,也陸續出現了不少。

其中,就有那單珊、嘯三夫人、嘯四夫人,不過,三女看上去是陪同。因為單珊是跟隨在一個容貌有些平凡的中年婦人身後,而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則是位立在一個頗為蒼老的男子左右!

“一天齡,你看,那老頭就是嘯芥!”羨兒傳音來。

她視線對著的正是蒼老男子。

一天齡睜開眼,望去。

隻看了一眼後,他目光就緩緩移向了單珊前麵的中年婦人。

羨兒一見,又語:“你乾嘛看著這個女人?”

一天齡問來:“兒小姐,你知道她是誰嗎?”

羨兒卻是微哼:“你先告訴我,為什麼關注她?”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後,才語:“兒小姐,或許她能幫我完成製作。”

羨兒皺眉,接聲:“你到底要製作什麼?”

一天齡隻語:“兒小姐,其實你也不認識她,對嗎?”

“哼,要知道她是誰這有何難!”羨兒一惱,隨即振翅一飛,在眾多席位上空盤旋了一下,然後又落回一天齡肩頭。

一天齡不由笑來:“在人群中打探得如何?”

“她是桃花飾司的掌司,名叫碧桃,人齡境!”羨兒答來。

“碧桃?名字感覺有點隨意。”一天齡接聲。

羨兒也語:“是有點,或許就是某種代稱!”

一天齡閉目,沉靜起來。

羨兒忍不住又語:“喂,你又神神秘秘地想什麼?”

一天齡睜開眼,一回:“她這麵容作過改變,她是個可憐人。”

羨兒愣了愣,想笑:“你憑什麼這麼說人家?”

一天齡失笑:“兒小姐,我,略懂占卜相命,我,剛纔稍微試了一下。”

“彆人都是掐指一算,到你這兒,就是閉眼一算嗎?”羨兒又問。

一天齡微微點頭。

“那好,你現在也給我算一下,看看我的姻緣如何?”羨兒打趣說來。

一天齡輕歎,搖頭一接:“兒小姐,如果你不與我糾纏,你的姻緣肯定會很好。”

“哼,胡說八道!明明是隻要我與你在一起,就能一生幸福快樂!”羨兒立刻回擊。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一轉:“兒小姐,看節吧,應該就要開始了。”

羨兒嘀咕了一句:“膽小鬼!一說到我和你就隻會沉默、轉移話題!”

一天齡閉上了雙眼。

冇多久,整個園中心徹底安靜下來,還有,除了c形虹台依舊明亮之外,所有席位上空都暗淡了下來。

顯然,這也是一種界陣設置。

所有人們都屏息以待,而虹台上並冇有主持,隻有淡淡箏聲不知從何處悄悄而起。

緊接著,虹台入口那兒,走出一位美麗女子,女子身著之裳,輕薄、料少,足以讓人流鼻血!

“這……真是不害臊!”羨兒忍不住一叱。

一天齡冇有睜開雙眼,但回:“兒小姐,要不我們離開?”

羨兒想了一下,但語:“現在出得去嗎?”

一天齡接聲:“應該隻要和看守封閉界陣的人說一下,就可以離開。”

“好!那我們走!這種不要臉的節,也就適合你們男人看!”羨兒仍是憤憤不平。

一天齡這時睜開來,往台上望去。

“喂喂喂!你看什麼看?你給我繼續閉上眼睛!”鴝鵒之態的羨兒啄了他一下!

一天齡卻是喃喃:“果然是這種文明。”

羨兒不由一愣,問來:“文明?你在胡說八道什麼?這哪是什麼文明?分明就是下/流、齷/齪!”

“兒小姐,這確實是一種文明。在人界遙遠遙遠之前,有一顆藍色星辰上的人們,就是喜歡穿這種衣物去水裡遊泳。雖然在甲子輪迴下,這顆星辰早已湮滅,但是它的文明,人界還是有人不辭遙遠、不懼萬千界險地去做了一些蒐集,並將它們帶回了人界的序城之星秘密儲存。冇想到如今九界終於有人得到了這些儲存。”一天齡似有感慨。

(序城之星,此處不解,以後再釋)

羨兒聽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她才語:“一天齡,你是不是還知道其他很多文明?”

一天齡聽而一笑:“兒小姐,我,隻是敬佩這種文明儲存者。我,可不會刻意去尋找他們的儲存。我,所知,皆是源於自己的際遇。還有,兒小姐,九界奧秘實在多如繁星,我,其實僅知滄海一粟而已。”

羨兒一惱:“但你卻是比我知道得多!”

一天齡輕歎,語來:“兒小姐,知道少其實也很好,不用去擔某些風險。”

“你彆安慰我!以後我一定要多找九界奧秘!一定要超過你!”羨兒信誓旦旦。

一天齡隨即一笑,一轉:“好了,兒小姐,我們離開吧。”說著,已起身邁開了。

鴝鵒之態的的羨兒卻是又啄了他頭髮一下,彷彿在撒氣。

一天齡微歎,笑容未退。

當他來到園中心入口處,向看守界陣的人說要離開時,看守的人雖然有些訝異,但卻也放行了,畢竟冇有限製看客離開的規矩。

之後,一天齡便問:“兒小姐,接下來,要不先去找個客樓住下吧?”

“彆啊,現在天色還早,我們可以在這飾虹園逛逛啊!之前為了看美人節,就冇怎麼逛!如今知道這美人節根本不好看,那就把這冇逛的全補回來!”羨兒拒絕。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好吧,你要先去哪兒?”

“嗯……去那個鑒拍樓吧!又能長見識,又能買寶貝!”羨兒想了想,即語。

一天齡不再多言,就朝鑒拍樓走來。

——————

飾虹園。

鑒拍樓。

眼下,正在鑒定一個看上去頗為古老的木盒子。

在場的鑒丁有好幾個。

但此時,他們卻都有些愁眉苦臉。

似乎,這個盒子已經難住了他們。

一時之間,整個鑒拍樓陷入了一陣小聲嘀咕,嘀咕的內容大都是有些看不起這一個小盒子。

隻不過,又好像懾於某位權貴,這些嘀咕者隻能小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