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3.吾,不想屠靈!

就在羨兒四處張望之際,同樣來到園中心的壺陀卻是發現了一天齡。

這糟老頭自然訝異又納悶。

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決定還是過來探探。

“嗯?一天齡,有個糟老頭鬼鬼祟祟靠近你來了。”鴝鵒之態的羨兒非常警覺,羨語仙音術一傳。

一天齡聽而一望,歎回:“他是個心不算太壞,但也不算太好的老人家。”

“聽你這話,你是不僅認識他,還吃過他虧,對嗎?”羨兒是越來越心有靈犀,聞絃音知他意。

一天齡失笑,不語。

“如果是這樣,那我可就要好好教訓教訓他!”鴝鵒之態的羨兒眼珠轉了轉,也不知道她有了什麼整人的點子。

當壺陀故作冷漠地來到一天齡席位邊時,鴝鵒之態的羨兒便擬聲來:“糟老頭,糟老頭!”

壺陀一哼,回:“小子,你很喜歡養寵物嗎?這次竟又換了隻討人嫌的八哥!那條小傢夥(九茸醉蛇)呢?”

未待一天齡出聲,鴝鵒之態的的羨兒又已擬聲:“哼!哼!哼!”

壺陀忍不住要揮手一趕。

羨兒則是從一天齡這個肩頭飛到了另一個肩頭,繼續擬聲:“糟老頭!糟老頭!”

壺陀頓時大皺眉頭,顯然對這種連續的嚷叫感到很刺耳!

“小子,你應該養點中用的!就這麼一隻靈二季的饒舌東西,遲早會讓你得罪人!”壺陀拿起九腰蘆喝了一口。

其實,羨兒是能夠變為靈四季的,隻不過因為一天齡目前隻是靈齡境二季,所以,她纔沒變。

一天齡緩緩而語:“老人家,其實你不該繼續用這蘆喝酒。”

壺陀一怔,眼神漸變,語來:“小子,老夫雖不完全明白你在說什麼,但怎麼感覺,你好像對老夫的蘆很瞭解呢?”

一天齡猶豫起來。

羨兒這時候也已盯住了壺陀手上的九腰蘆,想看個明白,然而,她左看右看,卻是看不出個所以然,於是,她又啄起了一天齡頭髮。

這意思,顯然就是讓他向她解釋這個蘆。

一天齡失笑一絲,隨即麵向壺陀,說來:“老人家,你的蘆雖然能夠幫你更好地醞釀美酒,更好地煉製鬥態丹,但是卻能讓你身上的暗傷更加難以痊癒,這一點,恐怕你至今都未能察覺。”

壺陀震住了,內心駭然,這小子……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他竟知道我身上有暗傷!

“老人家,其實,那天我把小傢夥(九茸醉蛇)送給你,也是在幫你緩和這種暗傷,小傢夥天生愛酒,更能吸收你九腰蘆的精華,由此自然也就能遏製你的傷情加重,然而到頭來你卻……有了壞心眼,竟把我一個大活人成了你的賣品。老人家,我,雖不喜交惡,但也非泥人。所以,我,言儘於此,請你以後彆再來找我麻煩了。”一天齡說完,不再看壺陀,麵色有了漠然。

也許,把人當賣品這事,在一天齡心裡是有著很深的厭惡吧!

羨兒聽著,內心已然大怒,原來你這個老東西竟是這麼可惡!

而壺陀因為無法平複內心震駭,一時忘語。

“滾!滾!滾!”鴝鵒之態的羨兒叫嚷來。

壺陀聽而惱怒:“小雜鳥!你找死!”

就在壺陀猛然要動手之時,一天齡霍然起身,雙眼一掃壺陀,其聲如從天外落來:“吾,不想屠靈!”

靈,自然是指九界萬千生靈,絕非隻是人命。

這一刻的一天齡,已然顯露了一種主宰之勢!

他絕非泥人!

絕非毫無脾氣之人!

也許,他此生早就沾染了不少生靈的鮮血。

也許,殺氣、煞氣、戾氣,他曾經皆有!

刹那間,壺陀心神破碎,他隻覺這一眼、這一聲已將他自己命魂徹底鎖死,永生無法掙脫!

他惶恐,他倒退,他連滾帶爬地逃離了。

鴝鵒之態的的羨兒怔怔地凝著一天齡的麵龐,內心不知為何,有了微微心疼!

也許,他一直以來的無縈於心,都是一個疤。

也許,他隻是想讓自己去做一個好人!

也許,他隻是……累下來了。

這一幕,園中心還是有不少人目睹了,一個靈齡境竟然把一個鬼齡境嚇得魂不附體,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這銀衣男子到底是什麼人呢?

會是某個超級權貴的公子嗎?

一時間,目睹者猜測不斷,但猜測是超級權貴的比較多,因為這個比較符合情理,因為在這飾虹園有氣勢的人們,大都是權貴門閥!

在深吸好一會兒後,他才又緩緩坐下,閉目,靜默。

而羨兒猶豫了一下後,才以羨語仙音術說來:“對不起,我不該和他吵。”

一天齡睜開眼,欲言又止。

“要不,你也吼我一下?”羨兒忍住笑意,又語。

一天齡失笑,但語:“兒小姐,也許我真的不該認識你。”

羨兒愣了起來。

“我,自己都不記得自己有多久冇動過火了。兒小姐,我們商量個事,好嗎?”一天齡又語。

“什麼?你說。”羨兒輕回。

“以後彆招惹這種糟老頭,若真要招惹,你也該去挑一個不會真的對你動手的。”一天齡說來。

“好!我記住了,但若是有人來主動招惹我呢?”羨兒接聲。

一天齡歎語:“兒小姐,我,承諾過你姐姐,在你姐姐帶你回去之前,我,會儘力護你周全。”

“算了吧,你現在連我都打不過!雖然……剛纔你看上去很有氣勢,但是你的的確確就是靈齡境二季!這三年過去了,你幾乎就是原地踏步,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羨兒也歎。

一天齡欲語。

“你老實和我交代,這三年你都在想什麼呢?”羨兒又已語。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三年前,你姐姐給我的那塊混沌蘚還很少,我,在等它長得足夠多,與此之時,我,也想將一份久違的心情好好沉浸一下。”

羨兒聽而一語:“若是問你久違心情是什麼,你肯定是不會說了,對吧?那這樣,你就告訴我為什麼要等它長得足夠多吧!”

一天齡回:“兒小姐,我,需要用它製作一件東西。”

“什麼東西?”

“兒小姐,我,已經吸取了三年前的教訓(煉製九香守絲丹那一次),這次不想再犯了。”一天齡如是一語。

“哼,又賣關子!”

一天齡不再說話,又閉上了雙眼,寧神。

羨兒本還想說點什麼的,但又忍住了,繼續環視周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