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三大藥閥,長魚、漆雕、巫馬!

“這個飾虹美人節,我聽說過!但以前來獸/獸城的那幾次,卻是一次也冇趕上!這次,我可一定要好好看看,看看都有什麼好看的服飾!若真有適合姐姐和孃親的,我就要全部買下來!”鴝鵒之態的羨兒以羨語仙音術和一天齡說著話。

一天齡聽著,亦以羨語仙音術問來:“兒小姐,那你在這兒有什麼熟人嗎?”

羨兒聽而笑回:“乾嘛?想打聽我在這兒的經曆嗎?”

一天齡接聲:“不是,是想知道你對現在的獸/獸城瞭解多少。”

羨兒納悶了:“你要知道這個做什麼?”

一天齡失笑:“人生地不熟,需要嚮導,需要謹言慎行。”

羨兒不由一笑:“我還以為你對瞭解很多呢,一來就要去那同心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同心野,是我以前就知道的,而現在的獸獸城,我,確實缺乏瞭解。”

羨兒聽而俏皮語來:“要我給你介紹一番當然可以,隻是你又拿什麼感謝我呢?”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兒小姐,我們現在是朋友,不是嗎?”

“纔不是呢!我……隻想做你的情人,做你的妻子!”羨兒耳根子實際已紅。

一天齡默然,未語。

“好了,你先去買票,我然後再和你說這裡的情況。”羨兒似乎能感受到他內心的黯然,於是催促來。

一天齡依言而行,走向園口購票處,交了10萬齡幣。他身上齡幣並不多,這10萬齡幣還是羨兒給他的。

羨兒身上究竟帶了多少齡幣,他並不是很清楚,不過,他能確定一點,她就是一個小富婆!

冇一會兒,一人一鳥便走進這飾虹園來了。

隻見園內,風景如畫,山水相宜,一廊環過一廊,一樓錯過一樓!

而在園中心,則是有一個非常廣闊的虹台。

此台,七彩,如虹,c字形,c字兩端各有一個台口,東側的應是上台口,西側的應是下台口。

周圍是眾多觀看席位,c字外圍的應是普通席位,這些席位距離虹台比較遠,c字內圍的應是豪華席位,這些席位距離虹台比較近。

整個園中心,還有一個遮風擋雨屏識蔽術的界陣!一旦飾虹美人節的活動開始,那麼此陣就會開啟,就會將整個園中心封閉起來!

當然,活動並不是連續的,畢竟有三天嘛。

在一般情況下,都是下午開始,入夜結束,然後,次日下午繼續。

此時,已臨近正午。

一天齡在c字外圍找了一個席位,坐了下來。而整個園中心,目前人並不多。有票的人們,現在大部分都在飾虹園其他地方遊玩,譬如,鑒拍樓!

鑒拍樓,也就是以鑒定和拍賣為業的場所。

在獸/獸城,鑒定和拍賣雖然無法不如服飾那麼興隆,但也是頗為吃香的生意!

“其實,我現在知道的也不算詳細,我就知道在這獸/獸城,有三大門閥,這三大門閥存在的時間已經有很久了,它們分彆是長魚家、漆雕家、巫馬家!這三家都主要經營界藥,因此,獸獸城的人們也都習慣稱它們為三大藥閥!

“除此之外,在最近幾十年內,聞名九界的萬花界飾會,也在這裡拓展了勢力,這勢力的名字就是桃花飾司,它專門經營各種精美服飾!飾虹園實際就是它的,飾虹美人節也是它弄出來的。

“這萬花界飾會,主要有六個等級,從低到高,分彆是飾仆、飾丁、掌飾、掌司、會席、會主。不過,九界目前好像冇人知道萬花界飾會的會主是誰哦。”鴝鵒之態的羨兒向一天齡述說來。

一天齡聽著,若有所思。

羨兒則又語:“你在想什麼?”

一天齡接聲:“那獸/獸城城主呢?”

羨兒一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獸/獸城城主名叫嘯芥,是個老傢夥。他有一妻三妾,不過,現在隻有兩個小妾還活著了。他的妻子不知何故很早就死了,他的第一個小妾,聽說是因為給他戴了綠帽,結果就被他處死了!哦,對了,三年前那個名叫嘯的傢夥,其實就是這嘯芥的獨生子,是嘯芥和他的妻子所生。這一點,還是我姐姐前不久告訴我的。”

一天齡點點頭,問:“還有嗎?”

羨兒隨即又語:“這嘯芥的三妾,都是來自三大藥閥,第一妾出身漆雕家,第二妾出身長魚家,第三妾出身巫馬家。至於她們具體叫什麼,我可冇多上心,哼,你們壞男人就是喜歡三妻四妾!”

一天齡一聽,欲言又止,神色有些無奈。

“一天齡,你是不是也喜歡這樣?”羨兒咄咄而語。

一天齡低語:“兒小姐,我,其實算不上好人。”

羨兒一聽,頓語:“打住!打住!你好不好,我自己知道!不用你一次又一次自白!”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語:“兒小姐,這個飾虹美人節應該會很辣眼,要不,我們還是不看了吧?”

羨兒卻是接聲:“隻要能讓你的人倫之慾變得濃厚一些,我纔不介意你看呢!隻有這樣,你纔不會對我的天姿一直視若無睹,哼!”

一天齡尷尬了,沉默了。

羨兒見而又語:“一天齡,你知道嗎?如果不是你真的會尷尬,我甚至都懷疑你不是男的!你看上去總是那般無縈於心,彷彿……你始終都是一個界外之人!可是九界之外,真的還有它界嗎?應該冇有吧?如果真有,那我爹孃肯定知道!那九界肯定會有人泄露來!可是,從來就冇有!唯一的可能,就是你這個人是真的缺少男人血性!一點不懂人生情趣!明明我這麼可愛,這麼動人,你卻總是這麼冷淡,就像……就像個爛木頭!壞木頭!臭木頭!”

一天齡微歎,欲語。

“你看,你看,你又來歎!”鴝鵒之態的羨兒忍不住一啄他髮絲!

其模樣,堪稱俏皮之靈!

一天齡餘光凝著,眼神漸有輕柔笑意。

“哼!”羨兒適可而止,又安靜地立在了他肩頭,環視起周圍漸漸增多的人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