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飾虹美人節

冇一會兒,一堆熊熊篝火便在這曠野空地燃了起來。

三人圍坐,靜默。

直到羨央兒貼身界環內的羨兒悠悠醒轉,羨央兒才喚來:“兒!”

喚時,她已將妹妹從貼身界環中放出來。

“姐姐,我睡了多久?”羨兒揉著額頭,問。

羨央兒卻是一語:“兒,接下來,我要帶雪兒和這位小養妹妹先回家一趟。”

羨兒瞅了一眼小養,接聲:“姐姐,她是——”

“她是我給雪兒找的伴。好了,你聽好,我不在你身邊的這段時間,你不可和他亂來,婚姻大事,必須爹孃認可,必須名正言順,懂我意思嗎?”羨央兒緊盯妹妹。

羨兒有些臉紅,但回:“知道了。姐姐,你就放心回去吧!我一定會自己照顧好自己的!”

羨央兒這時卻轉向一天齡,一冷語:“我現在就把我妹妹交給你了,若她有任何閃失,我唯你是問!”

一天齡雖然尷尬,但還是接聲:“羨大小姐,我,會儘力保證兒小姐的安全。”

羨央兒深吸一下,隨即從貼身界環中取出了靈隙獸道的道鑰,以境力催動!

一個繽紛光洞立時呈現來。

“小養,我們走。”羨央兒對怔怔的小養說來。

“哦。”小養跟著羨央兒進了靈隙獸道。

而待光洞消失,羨兒就深呼了一下,滿臉笑容地對一天齡說來:“這下好了,冇人來打擾我們單獨在一起了。”

一天齡有些警惕地看著她,未語。

“哦,不對,還有那條小傢夥!快,你快把它給我,我要好好教訓它一下!竟敢把我咬醉!”羨兒伸手而要。

一天齡失笑而語:“兒小姐,它已經被你教訓過了,到現在都還冇好全呢!你就放過它吧!”

聞言,羨兒怔了一下,笑來:“好吧,看在你的麵子上,我饒了它。”說完,她將銀色帷帽收入了自身界環,坐到了他身邊。

一天齡瞥著她,出聲:“兒小姐,你繼續休息吧。”

“不,我不困了!我要陪你燒火!”羨兒說著,就丟了一根木枝在篝火裡。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語:“兒小姐,你不想知道你醉倒後都發生了什麼嗎?”

羨兒凝來,一笑:“不想!至少現在不想!”

一天齡欲問。

羨兒卻是朝他肩頭靠來,喃喃:“我現在就隻想好好享受這種和你獨處的美好。”

一天齡瞥著她的絕美麵容,有些出神。

羨兒雙眸輕合,不再說話。

唯有篝火偶爾啪啪作響,唯有夜空星點在一閃又一閃。

在最後,一天齡也閉上了雙眼,猶似沉浸著什麼。

——————

翌日。

獸/獸城。

飾虹園。

獸/獸城一年一度的飾虹美人節即將開幕。

那何謂飾虹美人節呢?

簡單講,它就是一個展現精美服飾的節日。當然,這展現的方式,就是通過美貌的女子。

此節,總共有三天。

其舉辦方並不是固定的,也不是唯一的。通常,都是由獸/獸城內財力相當雄厚的權貴門閥來共同舉辦。

而參展的人也會有很多,因為參展實際上就是比賽,而既是比賽,那自然就有獎勵!

按照以往慣例,這獎勵會分為兩個部分,一個部分就是相當豐厚的齡幣獎勵,一般,最高的都不會少於500萬齡幣!另一個部分就是作用良多的封號獎勵,作用良多指的是,這個封號會擁有一些特權,譬如,可以免費進出飾虹園,可以優先借用飾虹園的資源,可以向舉辦方提各種合情合理的申請,而這些申請都有著很高的通過機率!

此時此刻,飾虹園內外已是人滿為患。

在內的,自然是來參展和觀看的,在外的,也就是冇有足夠齡幣買進園票的,或者就是來守飾虹巨案的。

飾虹巨案,其實就是一個界陣,一個可以將飾虹園內的畫麵轉呈而來的界陣。

這個轉呈,是有滯後性和侷限性的,說白了,就是要區彆對待買票的和冇買票的。

買了進票的,可以看現場。

冇買進票的,隻能看轉呈!

不過,就算如此,也絲毫不能減卻守案人們的興致,因為參展的可都是美人啊!

有美人美飾可睹,那就是人生一大美事!

“花花個界!這些人真是會玩!衣服都能玩成這種花樣!”在飾虹巨案不遠之處,壺陀喝著酒,嘮嘮叨叨。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壺陀大師!”

壺陀聞聲而望,有些驚訝:“駱臨小子,你怎麼會在這兒?”

來者正是駱臨,他回:“還不是為了找你!你一聲不響就來了這獸界,也不和我們家打個招呼!壺陀大師,你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壺陀一聽,連連擺手,語:“小子,你彆問了,彆問了!”

駱臨皺眉,欲言又止。

“小子,你身上有多少齡幣?”壺陀深吸一下,轉問。

駱臨微愣,接聲:“壺陀大師,我就知道你喜歡來這種地方湊熱鬨,說吧,你是不是想進這園子裡去?”

壺陀嘿嘿一笑,語:“小子,你真懂老夫,借老夫10萬齡幣買進園票!”

駱臨接聲:“壺陀大師,10萬齡幣可是能買一顆一淨回生丹了。”

壺陀冷臉,一問:“小子,你想要什麼?”

“壺陀大師,我想花10萬齡幣去瞭解一下一淨鬥態丹的藥譜。”駱臨回。

壺陀微哼,思忖起來。

駱臨見而又語:“壺陀大師,我現在又不是靈譜界藥師,我就瞭解一下,你用得著這樣藏著掖著嗎?”

壺陀又哼,接聲:“小子,10萬齡幣可不夠,你想要看藥譜,那就給老夫500萬齡幣!”

“壺陀大師,你這是獅子大開口!我現在身上可冇有這麼多,我就100來萬齡幣!”駱臨兜底來。

壺陀將信將疑,語:“如果是這樣,那老夫隻能給你看一部分藥譜!”

駱臨猶豫了一下後,語:“得,成交!”

隨即,駱臨扔出一個界環,壺陀接過,眼識一點,確認是100來萬齡幣後,才拋出了一頁殘箋。

駱臨連忙接住,觀看起來。

而壺陀也不再理他,朝飾虹園大門走去。

也就在這會兒,遠處街頭,一身銀衣的一天齡緩緩朝這兒走來了。

他之前的一身紫飾,早已破破爛爛。

羨兒自然很在意,於是就出錢在一個名貴衣鋪給他買了一身銀服銀飾。

一天齡隻得換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進入獸/獸城前,悟性並不輸於羨央兒的羨兒就已學會了息照易天的靈闕,她變作了一隻銀色鴝鵒!

此時此刻,她就以鴝鵒之態,立在一天齡肩頭。

她感覺這樣非常好玩,非常有趣!

對此,一天齡無可奈何,而苦笑過後,又依她心性,來這飾虹園來看熱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