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羨央兒的安排。

“有勞了。”

羨央兒聽而微哼,如虛羨手一按一天齡後背,鬼齡境力緩緩輸來。

一天齡則是雙手緩結數道奇印。

霎時,一個掛空光案呈現畫麵!

而畫麵正是一天齡和龍鳶去那大花園見瀕死小養的時候。

一幕幕重現,有聲有影。

羨央兒和小養觀看著,神色各異。

在最後,羨央兒徹底沉默,而小養則是早已跌倒。

她無法相信自家小姐竟是如此絕情!

“小養姑娘,這是我與龍小姐的真實對話,絕非某種刻意扭曲。而如今你能恢複如初,則是得益於你遙遠之前的強大先祖,是她以她之真血拯救了你。”一天齡散了光案,緩緩而語。

羨央兒則是收瞭如虛羨手,退到了一邊。

小養呆了呆,訥訥而語:“我的……先祖?”

“嗯。”

“一公子,我的先祖叫什麼?”小養忍不住問。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後,才答:“你的先祖,被人尊稱——薜蘿王,她乃是遙遠紀元裡的無上王者!”

小養徹底震撼。

羨央兒神色複雜。

“小養姑娘,我,答應過你的先祖,在你找到自己的人生之前,會好好照看你,所以,接下來,你就先跟著我吧!”一天齡又說來。

小養又呆了呆,但很快她就問來:“一公子,如果冇有你帶我到我的先祖那兒,我是不是早就已經死了?”

一天齡微笑而語:“小養姑娘,你隻需記住,你已活過來,其他並不重要。”

小養雙眼淚起,倏地,就朝一天齡跪拜下來,敬語:“公子的大恩大德,小養永生難報!”說著,就連連磕了起來。

一天齡連忙過來攙起,歎:“小養姑娘,你可彆將我想得一點私心也冇有,事實上,我,也是對你之先祖有所求的,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感激,我,與你更多的是一種隨緣。好了,先就委屈你跟著我,待你明確自己人生之路後,再離開吧!”

小養想搖頭,但最終一語:“公子,我不委屈!我願意一輩子侍奉你!”

一天齡尷尬。

羨央兒低哼,似乎心裡有某種不舒服!

“小養姑娘,你的先祖若是知道你將自己的人生定義為侍奉,她肯定會很傷心的。小養姑娘,你應該有自己的美好人生,我,最多隻是你生命中一個有點投緣的過客。”一天齡微微一笑。

小養欲言又止,低下了頭。

而一天齡則是轉向羨央兒,說來:“羨大小姐,你自己接下來有何安排?”

羨央兒凝視著他,內心其實有好多問題要問。然而剛纔的截憶成案,還有他剛剛說過的話,都給了她很多思考!

她需要時間來厘清自己的內心!

最終,她反問來:“你呢?又打算去做什麼?”

一天齡想了想,語:“我,目前還有兩件事,一件就是幫小養姑娘安定下來,還有一件就是了卻一件製作。”

羨央兒眉頭一皺,冷問:“我妹妹大老遠來找你,你就冇想過要好好給她一個交代?”

一天齡麵露苦澀,說不上話來。

“哼!從一開始,你就不該招惹她!”羨央兒一斥。

一天齡歎了歎,低語:“羨大小姐,我,身負著一種特殊的覺醒,在這一個癸亥紀結束之前,我,無法給任何女子一份安定。”

羨央兒呆了起來,特殊的覺醒?什麼意思?

“所以,請你儘量幫我,給兒小姐解釋。”一天齡注視來。

羨央兒深吸一下,接聲:“如果我要問具體,你是不是又不肯說?”

一天齡回:“羨大小姐,告訴你覺醒,已屬我之底限。”

羨央兒皺眉,微哼,一語:“我冇辦法一直守著兒,我也還有自己的事情。就拿雪兒來說吧,我就已感到力不從心,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守護她!所以,我根本冇精力幫你去和兒多作解釋!一切隻能靠你自己想辦法!我隻有一點,我不想看到我妹妹被誰惡意欺負!”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

“接下來,我會先回家一趟,把雪兒的事情和爹孃說一下。而在這段時間,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顧我妹妹,不可讓她任性妄為,不可讓她難過,不可讓她哭!”羨央兒聲色俱厲。

一天齡聽著,有些呆滯了。

一連三不可,不就是要將人當小祖宗供著嗎?

“對了,這個小養,你若是信得過我,那就由我來給她安排。”羨央兒話鋒一轉。

一天齡愣了愣,但問:“你想怎麼安排?”

羨央兒回:“雪兒跟在我身邊,也需要一個陪伴,畢竟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用於境練,如此難免會對雪兒造成疏忽,若是有個人能幫我及時陪伴她,那她就不會顯得孤單了。”

一天齡欲語。

“你聽我說完,我可不是將這小養當使喚丫頭,她能和未來麒麟族主結伴成長,必然會給她很大助益!說不定她最終還真不會辜負她身上的薜蘿王脈!而若跟著你這麼一個弱小的靈齡境,那是根本不好照看她!”羨央兒繼續說來。

一天齡沉吟了一下,接聲:“這事,還是聽聽小養姑娘自己的意見吧,我,希望是她真心喜歡這種安排。”

“那我現在就和她去說!”羨央兒話完,隨即走向一邊還在靜候的小養。

一天齡目注著兩人,冇有刻意去聽。

不過,他卻暗歎了一聲,似乎明白結果會是什麼。

畢竟羨央兒那是頭頭是道,完全讓人無從辯駁!

果然,最終小養同意了。

一天齡隻得一問:“羨大小姐,你何時動身?”

羨央兒接聲:“等兒醒來。”

一天齡接聲:“現在天色已晚,我來生個篝火吧!”說完,他便去找乾柴了。

“公子,我來幫你!”小養還是有些畏懼羨央兒的,不敢和她獨呆。

羨央兒則是和界環內的純白麒麟雪兒說起了安排的事情。

聽完,純白麒麟雪兒冇有反對,欣然應可。

而另一邊,羨兒還在熟睡,可見九茸醉蛇的醉勁還真是有些大!

羨央兒看著妹妹甜甜的睡容,內心有些無奈,又有些感傷。

兒,你喜歡的這個傢夥,也許……他的確能給你一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