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截憶成案

在巨震一起之時,一天齡就將小養立刻收入了空界環。

而沙漠空間裡,羨央兒也是感到天旋地轉,連忙以境力防護起來。

很快,整個同心野就散發起茫茫的氤氳!

其內所有東西皆不可見,宛若一片混沌!

一息,兩息,三息……整整九息過後,纔有柔和光芒在最中間慢慢綻來。

隻見那願印薜蘿的絕美虛影浮現於空,在她手掌上,赫然有著一顆五光十色的異珠!

異珠之內,生機無限,命能無限!

再一觀整個同心野,原本一圈又一圈的九圈荒叢已經徹底消失不見,唯留一片消散著氤氳的空地!

而一天齡和羨央兒兩人就站立在願印薜蘿兩側不遠。他倆對視了一下後,纔將目光都鎖定在了願印薜蘿的虛影上。

“你要的三願針,拿去吧。”願印薜蘿手指輕彈,就見一道細光朝一天齡射來!

一天齡及時接住,攤開。

其掌心已多了一根繡花小針,小針雖小,但卻隱約散發著一股驚天撼地之能!

一天齡手一握,默默將它放入自身空界環之中。

“你——叫什麼名字?”願印薜蘿問向神情呆呆的羨央兒。

羨央兒回神,斟酌了一下,才語:“羨央兒。”

“嗯,九界羨姓,吾有過一些印象,冇想到如今竟已積澱了這麼濃厚的仙脈,難得!”願印薜蘿似有感歎。

羨央兒聽著,內心琢磨起來。

“歲月悠悠,甲子無限,九界滄海桑田,諸事多變啊!羨央兒,你且聽好,吾,觀你之命數極為不凡,唯有一點你需謹記——莫忌情劫。”願印薜蘿淡淡而語。

羨央兒顰眉蹙額,大惑不解。

“一天齡。”

“前輩還有何吩咐?”一天齡恭敬而應。

願印薜蘿虛影已近消無,她語:“吾,已將吾之王衣、八片枯死混沌蘚、一片尚生混沌蘚、以及九陣中蘊藏的所有九素之密,全都化成生機、命能!可以說,九衣的轉生已完成一半,剩下的一半,卻是需要冥冥時機。”

一天齡沉浸會兒,接聲:“前輩,你需要我做什麼?”

願印薜蘿微微一笑,語:“並不需要你做什麼,隻是想告訴你九衣的出生,並不會很快,可能會延後。”

“延後?為何?”一天齡問來。

“因為這顆珠子所蘊含的生機、命能過於強大,需要時間去找合適的母體,而這個過程,無人能乾預,全由它自主選擇。”願印薜蘿將異珠輕輕而拋。

異珠遊空,似有茫然,亦似有不捨。

“去吧,從今以後你就是自由的,隻有一點,你要謹記,務必在這個癸亥紀結束之前完成自己的轉生。”願印薜蘿微微而笑。

異珠徘徊了會兒後,便遁入了虛空。

“一天齡,三願針上曾有吾的血跡,儘管現在隻剩殘餘,但它仍可一救吾之稀薄血脈,你——隻需將針插在她的人中。”願印薜蘿聲音開始變得微弱。

一天齡接聲:“明白了,前輩……走好。”

“嗯。”願印薜蘿最後的虛影消散了。

羨央兒又一次呆了起來,今天在同心野發生的所有事,她都是雲裡霧裡!

一天齡冇有來看她,而是將空界環內的小養小心放到了地上,然後,又以三願針插到她人中穴。

隻見三願針上瞬現紅光,紅光流入穴內,冰冷蒼白的小養之軀,漸漸有了溫熱,有了血色!

不得不說,薜蘿殘餘血跡真是逆天、不可思議!

“她是誰?”羨央兒這時走近,冷冷而問。

一天齡抬頭,接聲:“她叫小養,本是……靈獸城龍鳶的侍女,因為替龍鳶之母抵擋傷害,被乘胥震碎了五臟六腑,隻剩一絲微弱的生念未滅。”

羨央兒皺眉沉吟些許,即語:“你和她很熟嗎?”

“不,不熟。”一天齡接聲。

“你進這獸界,來這同心野,就都是為了救她?”羨央兒又問,看上去有些生氣。

一天齡苦笑一絲,隻語:“羨大小姐,你先好好休養吧。”

羨央兒欲怒。

就在這時,小養有了動靜,她的眼皮在動!

一天齡一見,趕忙將已經冇有紅光的三願針收回,放入空界環內。

羨央兒閉目深吸一下,便走到一邊,調息起來。

“這裡是……”小養睜開眼後,對這周圍環境自然感到陌生。

“小養姑娘,這裡是獸界。”一天齡接聲。

“一……公子?你……怎麼在我……呃……我不是快要死了嗎?怎麼現在感覺……都好了?”小養腦海已然都亂了。

一天齡將她攙扶起,微笑而語:“小養姑娘,你已經好了,先休息,其他事情以後我再和你講。”

看到一天齡的笑容,小養感到莫名舒心,於是她點了點頭。

一天齡側身看了看羨央兒,就盤坐下來,也開始調息,今天經曆了這麼多,他實際已經很累,很累了。

而看著一天齡和羨央兒都在調息,內心滿是迷惑的小養開始打量起周圍來。

時間流逝,天色近暗。

一天齡還在繼續調息,而羨央兒則早已結束。

結束之後,她便走向小養,問了她不少問題,其中包括她受傷瀕死的經過、她身世、她此時身體的變化等等。

麵對這些問題,小養未敢隱瞞,因為她感覺眼前這個肯定比自家小姐(龍鳶)還要美的女子,高貴無比!幾乎是全方位碾壓自家小姐!

“你今後有什麼打算?”羨央兒沉浸許久之後,又問來。

小養接聲:“我想回靈獸城,繼續侍奉城主和夫人。”

羨央兒卻是一語:“恐怕已不可能。”

小養欲問。

這時候,一天齡睜開了眼,起身來。

羨央兒和小養自然看向他。

“一公子,現在可以告訴我,我究竟都發生什麼事了嗎?”小養盼問。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卻是對羨央兒說來:“羨大小姐,可否幫我一個忙?”

“什麼?”羨央兒神態漠然。

一天齡回:“借你鬼齡境力助我施展一術。”

羨央兒皺眉一問:“何術?”

“一種截憶成案的術法。”一天齡答。

羨央兒眉頭皺得更深了,這種術法,她是知道的,隻不過一般都是境為極高的境者方可施展,而且施展起來還有相當大的風險!因為這種術法就是要提取腦海中的憶識!

“要我怎麼做?”

一天齡接聲:“簡單,你隻需用手掌將你的鬼齡境力輸給我即可。”

羨央兒緩緩走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