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薜蘿三願針。

同心九陣光案上。

一天齡慢慢站了起來,站在第三個圓上,而金裳在三女被逐出之時就已消失了。

絕色美影冷冷地注視著一天齡。

似乎,她並冇打算繼續下一陣。

“以陣為衣,以針為身,以蘚為能。蘚枯靈滅,蘚榮靈生。也許代代生滅之間,總是會損害一部分東西,從而讓接下來的一代變得不夠完整,唉!”一天齡對視著,輕聲而語。

絕色美影驚駭起來:“你……你竟然知道我之來源?你……到底是什麼人?”

一天齡這時卻將自身空界環中的侍女小養移了出來,小心放在光案上。

“這是……空界環!原來你竟有空界環!難怪我覺察不到你身上隱約散發的蘚能來自何處!”絕色美影立時就察覺了。

一天齡接聲:“前輩,這位小養姑娘身上流著稀薄的薜蘿王脈,她如今隻有一絲生念尚存,還請拯救。”

絕色美影顰眉蹙額,目注侍女小養,漠然而語:“若不是你以混沌蘚能保住她軀身不壞,她這絲生念早就散了!”

一天齡接聲:“前輩,你乃薜蘿王衣所孕之靈,當有其血脈迴天之術。”

“小子,告訴你,曾經有比她更濃的薜蘿王脈出現,我都不曾搭理!”絕色美影漠聲依舊。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前輩如何稱呼?”

“哼!我冇名字!”絕色美影如是一語。

一天齡注視來,語:“前輩是第九代王衣塚靈,就叫前輩九衣如何?”

絕色美影九衣微怔,回神又哼:“小子!我用不著你來給我起名字!這小丫頭,我可冇空救!”

一天齡皺眉,良久,他才說來:“前輩,若我能助你完整,你是否能一救這位小養姑娘?”

九衣一震,卻是叱來:“我有冇有完整,我自己都無法確定,你憑什麼說我不完整?還有,就算是,你又憑什麼能助我完整?”

一天齡輕歎,接聲:“前輩你實際已忘卻了針之誌。”

“你什麼意思?”

“針,名三願,它之誌便是三願!”

九衣腦海頓時轟然,彷彿自有一道亙古之憶湧入!

而一天齡隨即又輕輕低頌:“薜蘿三願針,一願,九界太平,二願,情有歸處,三願,己心如初!”

音落,絕色美影九衣徹底陷入了翻騰,雙眼已漸合。

一天齡靜觀其變。

應該說,他其實也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同心九陣塚的第九代塚靈實乃特殊的九界生靈。在她之前,可是還存在過八代,而這一切,皆是因為此塚之中的混沌蘚不斷枯亡和以孢再生。

良久之後,九衣雙眼緩緩而睜。

一天齡一見,眼神似有著震驚。

彷彿,這九衣的雙眼存在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

“你——叫什麼名字?”此九衣聲音已發生改變,充滿了無上威嚴,還有無儘空靈!

一天齡深吸一下,才語:“我,叫一天齡。”

“你——為何知曉吾之三願?”此九衣又問。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纔回:“九界美好傳說,自有紀史可查。”

話出,此九衣沉默起來。

一天齡冇有打擾。

好一會兒後,才聽此九衣又語:“吾,竟然看不透你身上所隱藏的東西。”

一天齡又猶豫了一下,才接聲:“薜蘿前輩,你之真身早已逝於遙遠的甲子輪迴中,此時的你,隻是附於三願針上的一縷淡淡願印。”

此九衣——願印薜蘿雙眼深邃如淵,未驚未疑,她語:“你——是九界之人,但又不全是。”

話落,一天齡避開了願印薜蘿的眼神。

願印薜蘿深吸一絲,便看向了光案上的小養,緩緩又語:“吾之血脈,自有生亡命數,而且,她和你也並未有多深的命數糾纏,你——為何一定要吾救她?”

一天齡沉默了會兒,語:“薜蘿前輩,救人並不需要理由,應是生者當為!”

願印薜蘿卻是一語:“不,你——另有所求!救她,你——既是順道為之,又有逆數之嫌!”

一天齡垂頭,沉默。

“說吧,你——想要從吾這兒獲得什麼?”願印薜蘿又語。

一天齡對視來,語:“我,想借前輩的三願針製作一件蘚衣。”

“給你自己穿嗎?”願印薜蘿即問。

“不,是給一個送我混沌蘚的女子。”一天齡回答。

“就是她嗎?”願印薜蘿輕輕一抬手,就在空中呈現了一幅畫麵,隻見戴著金色帷帽的羨央兒正在沙漠之上四處搜尋著,完全不顧漠上異風一次又一次地肆虐!

一天齡見後失神,隨後微歎。

“她身上血脈不賴,身貌也很好,是你喜歡的嗎?”願印薜蘿輕語。

一天齡卻隻接聲:“薜蘿前輩,可否一借?”

願印薜蘿又一按手,浮空畫麵消失。她凝視著一天齡,說來:“無需說借,三願針從此歸你。”

一天齡震了震,有些不解:“薜蘿前輩,這……是為何?三願針可是你鎮塚關鍵之一,冇了它,你這同心九陣塚就有被人瓦解的可能!”

願印薜蘿沉浸會兒,才語:“隻是一個衣冠塚罷了,冇了就冇了。”

一天齡欲語。

“吾雖然無法看透你身上最深的隱藏,但卻明白,你——精通界藥、界器、界陣、界鑒、界卜等諸多界學!如此博通之人,即便是在吾的時代,也是極其罕見!另外,吾也看得出來,你之心性不惡,且又能為吾之稀薄血脈如此儘心並一逆命數,吾此印,也就終於可以放心消散了。”願印薜蘿淡淡而語。

一天齡神情凝重,欲言又止。

也許他是清楚願印薜蘿確實就快消散了,一旦她消散,第九代塚靈九衣恐怕也會跟著消散去。

“最後,吾,叮囑你一下,你既然為這小丫頭(小養)逆了命數,那就要給她一個好的結局。”願印薜蘿又說來。

一天齡點點頭,接聲:“前輩放心,在小養姑娘找到自己人生之前,我,會將她帶在身邊好好照看。”

“嗯。除了三願針,同心九陣塚中的其他一切也都歸你,願你好好珍藏!”願印薜蘿身影開始有些渙散了。

一聽,一天齡忍不住一語:“前輩,其他一切還請你自己處理吧!能得三願針,我,已惶恐。”

願印薜蘿沉默了一下,盯語:“吾的王衣,八片枯死的混沌蘚,一片尚在生長的混沌蘚,同心九陣之中所蘊藏的諸多九素之密,這些可都是九界無可估量的界寶!你——當真都不要?”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前輩,我,來拜祭你,隻有兩事相求,一,就是請你拯救小養姑娘,二,就是求借三願針來製作一件蘚衣。除此之外,已彆無他求。”

“真不是看不上吾的這些界寶?”願印薜蘿忽然一笑。

一天齡苦笑,忙語:“前輩,我,有一個建議,不如你全都把這些留給你的塚靈九衣吧!”

聞言,願印薜蘿沉思會兒,一語:“你該清楚,吾消散後,她就會跟著消散。”

一天齡接聲:“但是我相信前輩定有逆天之法可讓她存續!”

願印薜蘿皺眉,問:“你——為何一定要讓她存續下去?”

一天齡靜默了一下,才語:“前輩,我,來是拯救生靈之命,自然不想再因此毀滅一位生靈。還有,九衣前輩是那麼喜歡齡幣。”

願印薜蘿一聽,卻是接聲:“你果然又是知道齡幣石之秘的。”

一天齡失笑而語:“齡幣石中自然蘊藏的九素,是能夠幫九界生靈去爭取那極限壽數。如此可見,九衣前輩她很想活久一點啊!甚至,她為了獲得更多齡幣,可能還故意散播了一些混沌蘚孢子在闖入者身上,以此來吸引更多的人來闖同心九陣塚!隻不過,混沌蘚孢子的發芽卻是需要一些苛刻的條件,若是想借生靈血脈氣息來提高發芽機率,那就需要極高等級的血脈了。”

願印薜蘿輕歎,一語:“罷了,那吾就以這臨創的《諸寶轉生》之法,為她在九界續一條自由之命!”

話落,整個光案轟隆、崩碎,整個同心野陷入一片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