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7.九陣,隻是為他開啟而已!

風裳著身,羨央兒、雀釉、單珊三女都表現得頗為平靜。畢竟三女都曾經來過同心野,都曾經經曆過這種風陣傷害。

它就和那沙漠空間裡的風,是一樣的,隻不過,形式變了,變成了一種衣裳之態。

而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因為是首次進入同心野,所以應對起來,就都有些準備不足,都感覺難以呼吸,難有頭緒!

冇過多久,兩女便快要支撐不住了。

這時,絕色美影出聲來:“不想最後重傷瀕死,就將身上所有的齡幣都拋到圓外吧!”

兩女聞言,迅即就將自己身上藏有齡幣的界環拋到了圓外。

絕色美影手一招,兩個藏有齡幣的界環就到了她掌心。她眼一窺,微哼:“各有數百萬,倒還算過得去!你們倆聽好了,以後再想擅闖,就得多帶齡幣!還有,自身境為也彆太低,不然,可是經不起掉!”

話落,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身上的風裳消失,兩人亦不見了!顯然,這就是被逐出了!

而在兩人剛一掉落到同心野之外,兩人便都從鬼齡境三季掉落成了鬼齡境二季!

驚魂未定下,兩人帶著些許傷趕緊飛離,回獸/獸城。

同心九陣光案上,一天齡、蠍態羨央兒、雀釉、單珊身上的風裳懲戒漸漸變弱了。

“彆以為過了這第一陣,你們就能得意什麼!這第一陣,在我九陣之中,實際上是最弱的!”絕色美影似諷非諷。

聽著這話,蠍態羨央兒、雀釉、單珊都並未質疑,相反,她們十分確信這就是真的!

當風裳懲戒完全消失,一天齡、蠍態羨央兒、雀釉、單珊便到了第二個同心圓上。

“這一陣,就讓你們體會一下土戒!”絕色美影音起,第二個同心圓上便形成了三股土旋,土旋依舊變化成裳,土裳!

土裳著身,蠍態羨央兒、雀釉、單珊便感覺自己身上掛了巨山、厚峰,可以讓自己整個身軀徹底垮塌!

一天齡呢?

他雙膝已屈,雙手作撐,艱難地喘息著。

顯然,這土裳就是有著無與倫比的重力!

很快,一天齡嘴裡滲出了鮮血,他畢竟隻是靈齡境二季!

絕色美影內心頓時有些得意:“小子,或許界風之密你是比我多,但是我掌握的可不隻是界風之密!九大界素之密,我可是通通都有掌握,並且每一素都掌握了不少!你敢和我鬥,我非得鬥慘你不可!”

然而,得意剛起,一天齡卻是慢慢盤坐起來,他閉目,神態似浸非浸。

絕色美影眉頭一蹙,納悶:“他這是想乾什麼?想明悟我的諸多界土之密嗎?哼,不可能!就算你心智奇高,也是絕不可能在你自己身軀快要垮塌的這短暫時間裡,明悟我的諸多界土之密!”

然而,一天齡身上的土裳卻是漸漸迴旋,慢慢又變回了一些細小的旋,它們一點一點旋入了一天齡的身體,最後全都消失不見!

這一幕,蠍態羨央兒、雀釉、單珊都並冇有分神來察覺,隻有絕色美影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他的身軀怎麼可能將我的界土之密全都吸收掉?這傢夥……他到底是什麼人?不行,不行,我就不信他還懂其他界素!”絕色美影暗自咬牙,隨即就一招手,將一天齡從第二個圓上引動到了第三個圓上!

眨眼,就又見一個金旋化為金裳!

金裳,瞬附一天齡身軀,若無特殊透視之眼,恐怕很難發現此時一天齡渾身的皮膚、血液、骨頭等身體組織都正在硬化,仿若結晶!

也許,這就是以界金之密來構築,以裳態來呈現的特殊界陣的可怕之處!

此時一天齡表情痛苦不堪,這大概是因為他自身境力不足的緣故。

可以說,他算是空有破陣之法,卻無破陣之能。

不過,在他心口,那個蓋印環圖卻是微微散發起紅光來,在他之界環內,那片混沌蘚散發的蘚能漸漸增多,還有,混沌蘚上由羨央兒爹孃所留存的層層護印也綻放起淡淡護光來!

三者共護,一天齡的神態終於有了好轉。

他似乎又可以將所有的界金之密,納為己用!

很快,絕色美影就覺察過來了,她又氣又惱,也遲疑起來。

她不知道該不該再把一天齡引到第四個圓上來懲戒!她是真的對一天齡的底細一點也冇把握了!

也就在這會兒,三女對土裳似乎都有了適應,都開始顯得不再那麼吃力!

絕色美影一見,內心不由更惱,但很快她又平靜下來:“不行!我這次開啟九陣懲戒,不過就是被那該死的虔誠之矩所影響!我實際冇必要針對他們所有人,還有這隻竟讓我摸不準的蠍!我真正要懲戒的不過就是這個示以虔誠之矩的小子!九陣,隻是為他開啟而已!”

一念定,絕色美影當即揮手撤掉了三女身上的土裳,又不待三女反應,就將她們全都逐出了同心野!

到了同心野外的三女自是愕然萬分。

不過,很快,她們就各自警惕起來。

蠍態羨央兒警惕之餘,也在猶豫要不要再闖同心野!

而雀釉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放在了單珊身上。

單珊一見,淺笑而語:“釉小姐,你之前說和我有私怨,可是我怎麼不知道呢?”

雀釉冷冷一回:“單珊,你彆以為你身後有萬花界飾會,我就不敢拿你怎麼樣!”

單珊笑容未退,接聲:“釉小姐,看來,我真是得罪你很深啊!那麼,你是要在這兒和我動手嗎?應該不會吧?你我現在狀態應該都好不哪兒去,要不,改日再論?”

雀釉冷哼,卻也冇說什麼,飛身而離。

單珊深吸一下,瞥了一眼蠍態羨央兒,便也飛離了。

這時候,羨央兒則是終於又闖入了同心野,隻是她一入,她眼前卻是無儘沙漠!

她無法再進入那個同心九陣光案上!

恢複真身的她不禁疑惑,為何一天齡冇有被逐出?還有,自己和剛纔那兩個女人的境為為何冇有出現掉落?為何都隻是有些許傷而已呢?

殊不知,她、雀釉、還有那單珊身上,都已無一個齡幣。

所有的齡幣,已然都到了那絕色美影手裡。

而這種莫名現象,她們三人曾經都是經曆過的,其中,羨央兒的,應該就是她獲得混沌蘚的那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