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第九代塚靈的命題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所有流沙都消失不見!而轉眼呈現的空間則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同心光案!

這個光案乃是由九個同心圓組成,其周圍是無儘虛空。

站在光案上的人,則有一天齡、單珊、嘯三夫人、嘯四夫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根孔雀翎和一隻巨蠍。

而在光案中心,卻是浮立著一個讓人看不清模樣,但卻又讓人無比震撼的絕色美影!

可以說,在場也就隻有羨央兒的真身能夠與之一較高下!

並且,這絕色美影的境為也是難以窺測。

“你們幾個擅闖我域,此罪難恕!”絕色美影冷冷而語。

聞言,正在互相打量地眾人,皆是一震。

“這位……前輩,我叫單珊,我來此,隻是為了增進自己的境力和術法,並未想冒犯於您!還請恕罪!”單珊神態謙卑。

嘯三夫人緊隨其後:“前輩,我隻是來探寶,並不知自己是擅闖,還請寬恕。”

嘯四夫人亦語:“前輩,我事先也並不知這是您的地域,請您大人大量,寬恕我吧!”

絕色美影冷哼一聲後,便轉向了孔雀翎,低喝:“一個命魂與孔雀結契的小小鬼齡境四季,你還不立刻現出你的真身來?”

話落,雀釉變回了原來模樣。

“釉女,怎麼是你?”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異口同聲,驚呼。

雀釉平靜一回:“三夫人,四夫人。”

絕色美影又是一冷哼,語來:“你每次擅闖都是鬼鬼祟祟,這次更是!說!你又來乾什麼?”

雀釉不卑不亢地接聲:“前輩,我隻是和這單珊有點私怨,故而追尋至此,請你見諒。”

絕色美影冷笑之後,便緊盯一天齡來,一喝:“小子!你是誰?為何會懂那該死的虔誠之矩?而這隻怪蠍可又是你養的寵物?”

一連三問,讓一天齡苦澀起來。

而蠍態的羨央兒更是惱羞不已,誰是他的寵物了?

不過,她轉念又一震,這息照易天的靈闕果然強大,這個境力好像不輸於爹孃的神秘女人竟然也冇法看破我的變化!

“小子!你最好老老實實回答!不然,我給你的懲懲戒,要遠比她們多得多!”絕色美影狠狠警告來。

眾女也是齊望一天齡,神色各異。

一天齡注視絕色美影,一語:“前輩,我,叫一天齡,略懂一些界卜之學,這隻巨蠍是我的——同伴。”

絕色美影一聽,思忖些許,才又冷語:“你來此做什麼?”

一天齡卻是隻語:“前輩,等你的懲戒結束後,我,再回答吧!”

絕色美影似是愣了愣,隨即一哼:“不管你是誰,來了我域,就彆想免戒!你們幾個,也都給我聽好了!接下來,你們都要麵臨九陣懲戒!這九陣就是你們麵前的這九個同心圓!在每一個圓上,都有一種界陣,你們闖過則已,闖不過,不僅會被立刻逐出我域,還會掉落境為!”

話落,除卻一天齡外,幾女皆是一震!

“前輩!可否以貢獻他物來免除懲戒?”單珊第一個回神,問來。

聽她這話,似乎是她以前有過什麼發現。

絕色美影卻是一哼,語:“說了,是你們都要麵臨九陣懲戒!”

單珊欲語。

然而,絕色美影話鋒卻是一轉:“不過,你們的確可以通過貢獻他物,來減少一部分界陣傷害!”

“真的?”單珊喜出望外。

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我說的這種界陣傷害,可不包括境為掉落!而且隻有一樣東西可以來減少!”絕色美影又是一語。

單珊接聲:“是什麼,前輩?”

絕色美影環顧了一下所有人,才說出兩字:“齡幣!”

眾人皆是一怔,其中羨央兒、雀釉、單珊三女更是若有所思,彷彿是觸動了三女以前的某些經曆。

“你們交的齡幣越多,那無論你們是闖陣失敗還是成功,這身上之傷便能越快痊癒!隻有境為掉落和逐出,是你們闖陣失敗之後,必然要付出的代價!最後,我再告訴你們一點,至今,還從未有人能全部闖過我的九陣!你們幾個,其實已經註定悲催!”絕色美影冷冷而笑。

眾女皆是心頭凝重。

“前輩,以前我來這兒的時候,您可是既未現身,也未這般懲戒於我啊!為何這次卻要如此嚴厲?”單珊有些急了。

而這一點,其實也是羨央兒和雀釉疑惑的,畢竟兩人都曾進入過同心野!

而曾經,她們也和單珊一樣,並未遇到絕色美影,還有這所謂的九陣懲戒!

“要怪,你們就怪這小子好了!是他不該對我行那該死的虔誠之矩!”絕色美影一指一天齡,分明就想讓一天齡成為眾矢之的!同時,也確實可以看出,這虔誠之矩對這絕色美影有著某種特殊的刺激。

而眾女一愣後,皆有慍色!

“小子!你到底對這位前輩做什麼了?”嘯三夫人喝來。

一天齡冇有看她們,仍舊凝視著絕色美影,他緩緩而語:“前輩,若我未說錯,你應該是第九代塚靈吧!身為薜蘿王衣塚的第九代塚靈,你該明白,我,示以虔誠之矩,就是對薜蘿王的一種致敬!”

話落,眾女皆呆,薜蘿王衣塚的第九代塚靈?什麼意思?

絕色美影更是驚愕無比,她已然降落在光案中心,不再浮立!她訥訥而語:“你……你到底是誰?”

一天齡微微一歎,卻隻語:“每一代完整的塚靈,自會給闖入者命題。前輩,請先開始你的這次懲戒之命吧,我,接受它們。”

絕色美影緊蹙眉頭,深吸一下,才語:“好,我就看你如何接受!”

話落,光案最外圈的圓上,赫然就出現了六股風旋!

一天齡和四女,還有蠍態的羨央兒,都被一股風旋瞬間旋住了!

又一瞬過後,這六股風旋又赫然化成了六件風衣!

此風衣,可非彼風衣!

它就像是風做的衣裳!

絕色美影並冇有去看四女和蠍態的羨央兒,她隻是盯住了一天齡!

彷彿,她就想弄清一天齡的來曆!

然而,一天齡隻是閉目安然,任憑風衣束縛、割虐!

一見此狀,絕色美影卻是忽然一震,內心低呼:“嗯?這小子他明白我之風陣玄奧!他是真的在接受它們!不,不對,就算如此,他也不該是這種無痛表情!我之風陣,內含諸多界風之密!他擁有的界風之密不可能比我還多!”

密之一字,有秘密、密切之意(可回看第15章界藥師與九界序城中,提及的界水和界火之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