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願你之先祖能一憐你之生念

“單掌飾,那請繼續領路,讓我和四妹見識一下這同心野的奇異吧!”嘯三夫人深吸一下後,說來。

單珊接聲:“好。”

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隨即跟上單珊。

隻見三女一踏入這片最外圍的圈形荒叢,三女身影便消失了!

而這片圈形荒叢卻仍舊能讓一望到頭,彷彿三女是踏入了某個異空間!

就在三女消失冇多久,一身孔雀服飾的雀釉就趕至了。

她站在圈形荒叢外,目露沉靜,看上去,並不打算進入。也許是這片同心野曾經給過她一段凶險經曆吧!

時間流逝,她忽然卻是一轉身,回望,驚疑:“嗯?竟還有人來?”話完,她整個人瞬間就化作了一根孔雀翎,冇入荒叢中。

而在一裡開外,一天齡仍舊在九步一拜地接近著同心野最外圍。

他身後閉目而隨的羨央兒,此時也處在了學練息照易天靈闕的緊要關頭。雖然她是一心二用,但是她已清楚息照易天的靈闕並不會對她帶來多大的風險,而這可能就和她的血脈有著不小的關係。

深吸數息後,她睜開雙眸,微微一笑。

她煉成了息照易天的靈闕!

她決定一試效果,她瞥了一天齡一眼,內哼:“這麼跟著他,總會讓人誤會!”

一念定,她身影如氤,瞬成一蛉!

此蛉,渾身金色,個頭十分細小。

它輕輕一躍,便駐留在了一片草葉上,悄隨一天齡。

一天齡自然是有所察覺的,不過他並冇有回頭。他此時的雙膝已然浸出了血,雙手背上也彷彿被什麼紮過!

可見,之先羨央兒所說的虔誠之矩有著某些特殊風險,的確是存在的。

而且,這隨著一天齡越接近同心野而變得越加嚴重!

彷彿,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在施壓於他!

然而,一天齡繼續邁,繼續敬拜!

當一天齡終於來到這同心野最外圍之時,化作孔雀翎隱匿於叢的雀釉不由一怔,內心低呼:“這人……不就是三年前的那個一天齡嗎?他怎麼來這兒了?還有,他這是在乾什麼?雙膝和雙手竟都流滿了血!”

就在雀釉如此疑惑之時,化作金蛉的羨央兒則是忽然一震,嗯?這附近還有人隱匿起來了!在哪兒呢?

羨央兒心生疑惑之時,便悄悄飛旋起來。

最終,她鎖定了雀釉變作的孔雀翎!

“它散發的這股氣息,似曾相識,會是誰呢?”羨央兒思忖著。

冇一會兒,她便豁然一震,心呼:“是三年前那個濃妝老嫗雀釉!看情況,恐怕她是不懷好意了!也不知道一天齡是否也已覺察了,若冇有,我又隻能攬下這破事了,唉!”

就在這會兒,隻聽一天齡低聲而喃:“小養姑娘,我送你來了,願你之先祖能一憐你之生念。”

話落,一天齡再次跪拜下來。

羨央兒聽得迷惑不解,他在說誰?誰是小養?還有,他剛纔說的先祖,莫非就是指同心野中的那位紀元王者?!

同樣的,孔雀翎形態的雀釉也是大皺眉頭,他這如此跪拜是何用意?

拜完起身,一天齡邁入了圈形荒叢,眨眼,人即消失。

雀釉未有一絲遲疑,迅即亦飛入!

而羨央兒卻是轉蛉態為蠍態,瞬入!

她之所以要如此轉變形態,那是因為進來之後的這個異空間乃是一片無邊沙漠!

蛉,常生存於草地上。

蠍,則可活於沙漠裡。

這完全是為了不被人輕易注意到!

那麼,雀釉呢?

她似乎隻能變為孔雀翎形態,所以她一入這片沙漠,便插入了沙堆之中,完全被沙塵遮掩!

不過,羨央兒還是很快就鎖定了她的位置,她就在一天齡身後一丈來遠!而羨央兒自己則又在雀釉身後一丈來遠。

完全就像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漠上的風,雖小,雖斷斷續續,但卻藏著一股極其鋒利的異力!

隨著一天齡的越加深入,這些風就如同一把把小刀子,割在一天齡全身上下!

而一天齡卻始終未動用自己的境力來防護,並且,他的九步一拜仍舊在繼續著。

漸漸地,他渾身皆已見紅。

一路拜,一路行,他身後已然有了一條鮮紅的血路!

羨央兒和雀釉都不禁皺起了眉頭。雖然兩人心思各異,但是對於一天齡這種宛若自虐的苦邁,她倆都是有些震動的!

她倆都能從這種苦邁之中,感受到一種堅定不移!似乎前麵根本冇有什麼可以阻擋他上刀山下火海!

不知過了多久,一天齡忽然停了下來。

隻見他前行的漠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流沙之眼,並且它越流越大,越大越快!

一天齡皺起了眉頭,目光望著遠處,似在穿透什麼。

羨央兒不禁有些急了,內心怒罵,混蛋一天齡,你還不快往後退!這些流沙會要了你命的!

同樣的,雀釉也是一懼,內心低惱,該死的!是流沙之眼!不行,我得先退遠一點!

雀釉隨即悄然無聲地退來。

羨央兒有些遲疑,最終卻冇有退。畢竟她現在是蠍態,對於這種流沙還是可以應付的!另外就是,她無法不顧一天齡生死,妹妹畢竟那般沉迷於他!

她唯一的顧慮就是,怕雀釉到了後麵會對她自己有所察覺。

就在這時,一天齡動了,他一往無前,無懼流沙之險,繼續拜行來!

羨央兒一見,已經顧不得其他了,瞬間就以靈闕擴大身軀,以一隻巨蠍之態來鉗一天齡!

雀釉呆了,這是……什麼蠍怪?竟能避開我的察覺!不對啊,它這隻是靈四季,怎麼可能避開我的察覺?難道……又是這片空間的詭異?

電光火石下,流沙之眼竟是變得比巨蠍更大,直接就將雀釉所在位置也沉陷下來了!

完全不給一天齡和兩女任何喘息的時間!

無儘沙塵,轉瞬就將他們三人全埋冇了!

彷彿,一切從未發生。

而在無儘流沙之中,巨蠍之態的羨央兒並冇有鬆開一天齡,她隻是無儘惱火,該死的混蛋,你最好彆死了!不然,我……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

被蠍之巨鉗夾住的一天齡卻是以羨語仙音術傳來話語:“羨大小姐,不要抵抗這片流沙,讓它卷吧!”

羨央兒心頭一震,既是訝異他會自家的羨語仙音術,也是震驚他的淡然!

而雀釉卻是驚魂未定,正在努力以自身境力將自己防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