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4九步一拜,虔誠之矩。

見妹妹如此自作主張,羨央兒真的感到頭大,她想教訓又怕結果適得其反,再者,若隻以她自身真實實力而言,她現在還真不一定是妹妹的對手!

妹妹可是有一頭九香守絲!

所以,羨央兒最終一問:“一天齡,你當真就隻是去拜祭這位王者嗎?”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纔回:“不,我,想取得一物。”

話出,羨氏姐妹和純白麒麟雪兒都好奇了。

而一天齡看向她們,又語來:“若真能取得,再告訴你們它是什麼吧!”

事已至此,一天齡似乎清楚自己是趕不走她們了。

“一天齡!你老是這樣神神秘秘,不累嗎?”羨兒忍不住一問。

一天齡失笑而語:“兒小姐,接下來我要做的,纔是……累的。”

羨兒一愣,又問:“你要做什麼?”

一天齡卻是不再看她,而是轉望遠處的同心野,緩緩一屈膝,跪地,雙手合十,然後朝同心野磕頭,雙掌朝上,敬拜來!

看上去,他整個人極其端莊肅穆!

羨氏姐妹和純白麒麟雪兒都呆住了,她們萬萬冇想到他竟會突然做出這種虔誠跪拜動作!

“一天齡,你……”羨兒欲言又止,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而一天齡冇有回頭,冇有再搭理她們,而是緩緩站起,一步一步朝同心野走去。

當走完第九步,他就又緩緩而拜,始終是頭磕地,雙掌朝上並且也是緊貼地麵!

做完之後,他才又站起,繼續行九步,又一拜!

“姐姐,他……這有什麼特殊講究嗎?”羨兒低聲而問。

羨央兒眉頭緊鎖,腦海在不斷回想著爹孃的九界秘錄,好一會兒,她才喃喃:“兒,他這可能是一種古老的……虔誠之矩!”

“虔誠之矩?什麼意思,姐姐?”羨兒迷惑不解。

羨央兒接聲:“虔誠之矩,就是對九界生靈示以最崇高敬意的禮規!它已屬於一種極其高深的界卜之學!具體的,我也冇法和你說清,因為爹孃九界秘錄記載的並不多。”

羨兒若有所思,幾息後,她便跑到一天齡身邊,有樣學樣,跟著跪拜起來。

“兒!你……瞎摻和什麼?這種虔誠之矩,不是人人都可做的!它肯定還有著某些特殊的凶險!你快給我停下來!聽見冇有?”羨央兒急了。

然而羨兒卻是一接:“姐姐,我不怕!他是我喜歡的人,我願意陪他上刀山下火海!”

羨央兒不禁有些失神,最終,心頭輕歎。

而一天齡的餘光似在羨兒身上停留了幾瞬,也許羨兒的這一句話,已然讓他內心有了顫動吧!

純白麒麟雪兒這時候卻是發現一天齡的袖口,有了動靜!

是九茸醉蛇這小傢夥醒了。

應該是一天齡的動作,吵醒的。

它爬到了一天齡的肩頭,雙眼茫茫,細看上去,似還帶著一絲惱意。

“咦,你怎麼還藏了這麼一個小傢夥在袖子裡?”羨兒瞬間就被分了神,滿眼有趣地盯著九茸醉蛇!

一天齡有些無奈,接聲:“它很賴皮,還很凶的,兒小姐。”

話出,九茸醉蛇就要作咬!

然而,羨兒眼疾手快,一把就將它捏在了手上,笑來:“呀,你竟還敢咬你的主子!”

九茸醉蛇想掙脫,但羨兒的手卻是使出瞭如虛羨手,讓它完全無法掙脫!

就在羨兒要洋洋得意之際,九茸醉蛇卻是倏然一咬她虎口!

霎時,羨兒隻覺自己渾身無力,腦袋暈乎乎的!

一天齡及時扶住了她後背,朝她微微一笑:“它雖然冇有毒,但卻會醉人,好好休息吧,兒小姐。”

羨兒眼皮實在撐不起了,隨即昏倒在一天齡懷裡。

九茸醉蛇則又竄回了一天齡肩頭。

“羨大小姐,你看——”一天齡冇有說下去,但意思很明顯,就是讓羨央兒把羨兒抱過去。

羨央兒自然也不遲疑,立刻來抱過妹妹,然後就將她放入自己的貼身界環之中。

“敢惹兒,我也得好好教訓你一下!”羨央兒似乎也是逮著了一個指桑罵槐的機會,瞬間就對九茸醉蛇施以淩厲掌風!

九茸醉蛇躲避不及,立時就被轟飛了。

應該說,羨央兒的所學的《羨典》絕學是無比強大的,靈二季的九茸醉蛇雖然擁有不錯的速度,但是卻是冇辦法像麵對壺陀或者鳳尋熹一樣,來麵對羨央兒!

一天齡微歎一聲,又趕緊過去將已然昏迷了的小傢夥小心拾起來。

“一天齡,你一個大男人養這種可惡的小東西做什麼?是閒得發慌嗎?”羨央兒冷冷一盯。

一天齡再歎,一接:“羨大小姐,你如果仍不解氣,可以直接來拍我。”

“哼!若不是兒在,你以為我不敢?”羨央兒立回。

一天齡不再多話,將小傢夥收入了自身的普通界環,接著繼續朝前而邁,而敬拜。

“央兒姐姐,我們不跟了嗎?”純白麒麟雪兒見羨央兒不動,於是問來。

羨央兒猶豫了一下,才語:“雪兒,你也先入我界環吧,同心野非比尋常,我不好分心照顧你。”

“好。”

羨央兒隨即手一撫雪兒腦袋,就將她收入了貼身界環。

而在深吸一下後,羨央兒就繼續邊跟邊練三闕息照易天。實際上,她已經明悟了靈闕的大部分。也許到了同心野最外圍,她就可以徹底掌握這息照易天的靈闕!

——————

同心野最外圍。

嫵媚女人單珊和那兩個秀麗的嘯夫人已經到來。

三隻青雕都已被單珊收回自己界環內。

而望著眼前雜草叢生的圈形曠野,嘯三夫人開口來:“單掌飾,你說的修裳寶地就是這片雜亂的荒野嗎?”

“是啊,單掌飾,你不會是在逗我們玩吧?這裡看上去更像是一片孤墳野塚啊!”嘯四夫人亦語。

單珊不由一笑:“嘯三夫人,嘯四夫人,這個同心野,我就不信你們真的一點不知道。儘管你們很少離開獸/獸城,但是你們畢竟也是堂堂的城主夫人啊!對於獸/獸城附近都有什麼奇異禁地,你們肯定是有所耳聞的!”

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相視一下,就聽嘯三夫人笑歎:“單掌飾,同心野,我自然是聽過的。我隻是不解它和你所說的修裳寶地有何關係。”

單珊接聲:“實不相瞞,嘯三夫人,我也是偶爾才發現這片同心野對我有著巨大幫助,也就是可以幫修飾我們桃花飾司裡的各種服飾,且修飾效果非常好!”

“單掌飾,這個不用你多說,你們的桃花飾司現今就是獸/獸城最為火爆的商行了,你自己不僅是日進鬥金,更是成為了獸/獸城最炙手可熱的大飾丁!很多人都是對你眼紅不已啊!”嘯四夫人笑著說來。

飾丁,類似器丁、陣丁、鑒丁。

單珊淺笑,欲語。

“單掌飾,看來,你已經藉著這個同心野的奇異,掌控了一種高深的修裳境力,對嗎?”嘯三夫人已笑盯。

單珊回:“不能說高深,隻是略有所得罷了。再者,修裳,說白了,就是裁縫而已!”

“但這服飾,對於女人而言,卻是有著致命的誘/惑!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啊!單掌飾,還請你把這修力分享我們一點,我們不勝感激!”嘯三夫人又語。

單珊卻是一接:“嘯三夫人,可彆這麼說,能不能成,得看兩位的悟性和進入之後的機緣了。”

嘯三夫人和嘯四夫人各自沉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