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羨氏姐妹到來。

城隅,空地。

一個約有一丈大小的九芒星圖案在純白麟鱗旁邊突然綻現來。

緊接著,一金一銀兩道帷帽美影就從這個星案緩緩走了出來。

這個星案,應該就是序壇。

“師尊。”

聲落,雪袍老姥和純白麒麟全然呈現。

“來了啊,央兒。”雪袍老姥微微一笑,應聲。

這一金一銀兩道帷帽美影,正是羨央兒和羨兒。

“兒,叫前輩。”羨央兒隨即對妹妹低聲說來。

羨兒自是恭謹而禮:“前輩好。”

雪袍老姥輕歎一聲,語:“央兒,你還是將她帶過來了。”

羨央兒欲語。

羨兒卻是立刻說來:“前輩,您彆怪我姐姐,是我先察覺了姐姐的異常,逼迫她說實話的!”

雪袍老姥看了她一下,隨即輕輕一揚手,一道雪芒就宛若一條釣線,瞬間就將正準備往這趕的一天齡拉回來了!

不用說,這就是頂層至上之力!

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老人……”一天齡回神,喚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因為他已看見羨兒正通紅著雙眸死死盯著他!

“雪兒,開啟獸隙靈道吧!”雪袍老姥淡淡而語。

“是,老姥。”純白麒麟一蹄輕頓,就見一個圓圓白洞赫然在虛空呈現來。

“小子,你和她有什麼話,都入了獸界再說吧!雪兒,我們回。”雪袍老姥語來。

“是,老姥。”純白麒麟光芒一閃,就馱著雪袍老姥先入了圓圓白洞之中。

羨央兒不由對妹妹說來:“兒,走吧。”

羨兒卻是一個閃身,緊緊抓住了一天齡的手,微哼而語:“這次你彆想再跑!”

一天齡麵上有一絲尷尬,有一絲苦笑。

羨央兒欲言又止,先行入了圓圓白洞。緊接著,羨兒就拉著一天齡也飛入了。

最後,圓圓白洞,無聲無息消失。

而在另一端,也就是獸界獸/獸城外不遠的一處幽靜虛空,卻是又呈現了一個圓圓白洞。

而在四人一麟全都從裡出來後,它就又消失了。

“小子,你之前隻說要進入獸界,但卻並未說明具體,而老身看這丫頭(羨兒)目前是獸齡境四季,所以就選擇了這獸氛最多最純的獸/獸城,你可滿意?”雪袍老姥問來。

一天齡忙語:“多謝老人家。”

“央兒,老身此次叫你來,隻有兩件事要交代於你。”雪袍老姥看向羨央兒。

羨央兒忙低頭而應:“師尊,請吩咐。”

“第一件,就是在雪兒尚不能完美化形之前,讓她先跟著你,可好?”雪袍老姥撫摸著純白麒麟背身。

羨央兒抬頭,看見了純白麒麟雙眼之中的淚瑩,她沉默了一下後,才語:“師尊放心,我會視她為妹妹。”

“嗯,第二件就是,在老身極滅之後,你便是我獸界麒麟一族的守護者!將來不論在什麼情況下,你都必須為我獸界麒麟一族擔當守護之責,儘一生全力為我獸界麒麟一族謀得一個可以一直延續的美好未來!能做到嗎?”

雪袍老姥認真說來。

羨央兒心情沉重,接聲:“師尊,儘全力去守護,我當然可以做到,隻是目前我不過是鬼齡境而已,所以這守護者之稱,還請師尊慎重指定。”

“央兒,這個守護,自然是在你完全成長起來後,這一點,老身也早已告知我族的九大族老。”雪袍老姥微微一笑。

羨央兒忍不住又問:“師尊,那您指定的少族主是——”

雪袍老姥撫摸著純白麒麟的腦袋,話語慈和:“當然就是雪兒了。”

羨央兒不得不深吸一下,來緩解內心的沉重!

“央兒,你是不是感到壓力很大?”雪袍老姥凝來。

羨央兒點點頭,回:“師尊,我覺得讓雪兒待在九大族老的守護下,要比我一個鬼齡境強!”

雪袍老姥微微一笑,語:“央兒,老身最近已卜過雪兒真命,在她正式成為麒麟族主之前,她需要你!”

羨央兒忍不住一語:“師尊,你這又是何苦呢?你身體……已經就不好!再施展這種卜命之法,隻會讓你難堪負荷啊!”

雪袍老姥微笑依舊,語:“央兒,老身從來不想有負傳承!再說,以將滅之軀換一個未來卜見,它很值得!”

羨央兒沉默了。

純白麒麟眼淚汪汪,低喃著:“老姥……老姥……”

羨兒也有些感傷。

唯有一天齡麵色顯得有些平靜。

“雪兒,你也記住了,以後央兒便是你的姐姐,不可再處處任性,要多聽她的話,知道嗎?”雪袍老姥輕囑。

純白麒麟哭啼著:“老姥,我……知道了,以後她是……央兒姐姐。”

“嗯。”雪袍老姥合上了雙眼。

而這一合,她的身軀卻是散發起光點來。

一點,又一點,漸漸無數!

就像某種潰散,終於到來!

羨氏姐妹呆住了,純白麒麟也呆住了。

一天齡對視著雪袍老姥,似有憶,亦似有傷。

“小子,想說你是多情之人,可你卻又讓老身感到了某種狠心,唉。”雪袍老姥喃喃著,光點已散至她麵龐了。

一天齡微微垂頭,回:“老人家,我,隻是一個覆滿塵埃的人。”

雪袍老姥微怔,光點已散到了她雙眼。

數息後,她身軀全無,唯有無數光點四散,然而就在這所有光點四散之時,又有一點微末燭火倏然亮起!

隻見它似乎有著某種吸附之力,竟將所有四散光點全部吸收起來,最後全都被燒燃!

最後,微末燭火往上飄,往上飄,越飄越高,直至無人可見!

羨羨氏姐妹和純白麒麟都有些疑惑起來。

這微末燭火是什麼?

莫非就是極滅所帶來的景象嗎?

就在這時,一天齡悄悄脫開了羨兒的玉手,準備轉身。

誰知,羨兒非常警覺,轉瞬又死死抓住不放,冷瞪而語:“你彆想溜!”

一天齡有些哭笑不得,但語:“羨小姐,你……”

“叫我兒!”羨兒氣鼓鼓。

一天齡微歎,語:“兒小姐,我,有妻子了。”

羨兒先一怔,然後卻是劈裡啪啦一連問:“哦,是嗎?那她在哪兒?叫什麼?多大了?長得有我漂亮嗎?比我喜歡你不?”

一天齡目光他移,不語。

一見,羨兒忽然又語:“好了,我不問了。”看神態,聽語氣,她應該是後悔了,她應該是覺得自己勾起了他的傷心。

一天齡緩緩注視來,語:“兒小姐,回去吧,我,真的有妻子了。”

銀色帷帽下,羨兒頓時黛眉緊蹙,美眸含惱,嬌唇吐火:“那我做你情人好了!”

一天齡呆住。

羨央兒頓叱:“兒!你在瞎說什麼?”

純白麒麟有些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