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抱歉,我等不了七天!

在龍鳶去叫管家安排葬事之時,說要到處轉轉的一天齡卻是緩緩來到了靈獸城城主府大門外。

隻聽他駐足低喃:“靈齡境四季,稀薄王裔,劫臨生死。可歎悠悠歲月,轉眼已成婢人。”

隨後,一天齡邁向大門。

大門的守衛自然要攔,不過,卻也去幫他通稟了。

而這和鳳尋熹一向親民的品性是有著密切關係的,可以說,城主府的下人們,都不會有太大的架子。

不一會兒,得訊的龍鳶就出來了。

一見麵,龍鳶即問:“一天齡,那位前輩她對你做什麼了?”

一天齡淡然而回:“龍小姐,那位老人家冇對我做什麼。”

龍鳶皺眉,沉思會兒,又問:“你之前不是很想離開我家嗎?如今又主動找來做什麼?”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龍小姐,我能見見你的侍女小養姑娘嗎?”

龍鳶怔了起來,迷惑不解:“你一個大男人竟突然想見我的卑微侍女,你見她做什麼?”

一天齡回:“龍小姐,實不相瞞,我,略懂相卜,日前,我,察覺小養姑娘似有死劫,於心不忍,故來一詢。”

龍鳶心頭頓震,這傢夥竟然提前就預知了她的生死?

“哦,是嗎?那你就給我看看吧,看看我最近氣運如何!”龍鳶似笑非笑地說來。

誰知,一天齡卻回:“抱歉,龍小姐,你的境為比我高出很多,我,看不了。”

龍鳶卻追問:“當真看不了?”

“龍小姐,我,這點相卜之術,得以自身境為為基礎,高出我境為太多的人,我,確實難以窺測,請見諒。”一天齡平靜而語。

龍鳶將信將疑,隨即一回:“她已經死了,為護我娘安危,她被乘胥打碎了五臟六腑。”

一天齡垂頭而默。

“我現在已經在給她安排葬事。”龍鳶又說來。

一天齡抬頭開口:“龍小姐,可否讓我再見一見小養姑娘?”

龍鳶皺眉,問:“一天齡,她不過就是我的一個侍女,你不覺得你現在這樣有些太反常嗎?”

一天齡接聲:“龍小姐,小養姑娘領我去住最東邊小院,於我有一種‘領情’,如今就讓我再送她一程,以作還彆吧!”

“領情?還彆?一天齡,你這人還真是自有一套怪詞!好吧,那你跟我來吧!”龍鳶,說完,轉身而邁。

一天齡跟上。

當兩人來到大花園,管家則正叫著兩個仆人要把小養的軀身抬離。

龍鳶輕抬手,示意停下。

一天齡緩緩走近去,伸手摸了一下侍女小養額心。

龍鳶在後緊緊盯著,似乎就想看一天齡能弄出什麼花樣來。

好一會兒,一天齡才轉身對龍鳶說來:“龍小姐,如果你還能救她,你會救嗎?”

龍鳶一震,難以置信:“不可能!她此時確實已經了無生息!”

一天齡卻隻盯著她,又語:“龍小姐,請你直接回答我,好嗎?”

龍鳶緊皺眉頭,看著一天齡此時的嚴肅,她有些出神,難道他竟真的還有辦法救活她?

這……怎麼可能?

“一天齡,如果能救,那我當然會!隻是你這麼說,莫非真的有辦法起死回生?”

一天齡接聲:“龍小姐,我,需要你再等七天。”

龍鳶一愣,下意識問:“等七天?為什麼?”

一天齡隻語:“龍小姐,你可以等七天嗎?”

龍鳶深吸一下,語:“抱歉,我等不了七天!再有兩天,我就要離開這小小靈獸城了!”

“龍小姐,她應該是常年陪伴你的侍女吧?你就給她七天吧,就算回謝她這麼多年陪伴你。”一天齡語重心長。

龍鳶真的越聽越迷惑,但嘴上卻冷哼:“回謝?我乾嘛回謝?她不過就是我爹當初撿來的一個下人而已!”

“好,那不回謝,就以她捨身一護令堂之忠心,來乞求龍小姐你再等七天,好嗎?”一天齡眼神充滿了憂傷。

龍鳶皺眉,不耐煩了:“一天齡,你到底在裝神弄鬼什麼?她明明都已經死了,你一個小小靈齡境,如何能將她起死回生?”

一天齡微歎,一接:“龍小姐,不是我能起死回生,實際是你能。”

龍鳶一愣,但語:“一天齡,你這話我可不敢當,我自身亦不過是一個獸齡境,可冇到你說的這般境力無邊!”

一天齡黯然,接聲:“龍小姐,那……請你讓我帶走她吧!”

龍鳶又一呆,頗為警惕一問:“你要帶她去哪兒?”

一天齡轉身,麵向侍女小養,輕輕一抬手,以自身境力將其軀身收入了自身一個普通界環中。

龍鳶一見,有些怒了:“一天齡,我問你話呢!你要帶她去哪兒?是不是去見那位……前輩?”

思來想去,龍鳶覺得還能起死回生的可能,那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神秘前輩!

而一想到這樣的逆天機緣竟要被自己的一個小小侍女獲得,她就充滿了嫉妒!

一天齡看向她,淡淡而語:“龍小姐,不是的,我,是想將她安葬在一個她可安葬的地方。”

龍鳶再次糊塗了,一個她可安葬的地方?這話是什麼意思?

“哪兒?”

一天齡接聲:“龍小姐何必再問呢?此後,你與小養姑娘之間的主仆之情,就徹底了結了。龍小姐,告辭了。”

“站住!”龍鳶頓喝。

一天齡停下,問:“龍小姐,你還有何事?”

“一天齡,你不覺得你今天的這一切所為,太讓人起疑嗎?一個與你相識不過一天的小小奴婢,你竟然如此大費周章地為她善後,你這到底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說!”龍鳶緊盯,冷語。

一天齡似是失笑了,他回:“龍小姐,你想多了,一切隻是你我對生命的理解完全不同而已。於我而言,小養姑娘就是一個微笑著領我去住最東邊小院的可愛又……可憐的女子,她的真誠笑意,我,在此時謹記於心,我,現在隻想儘自己所能,為她一結此生。龍小姐,告辭了。”

龍鳶這次沉浸起來,冇有再開口,冷冷地看著一天齡離開。

而在一出城主府後,一天齡卻是停了一下,將放著侍女小養軀身的普通界環,拿在了手上!

隻一瞬,它就消失不見了!

若是那羨央兒在,她必然能察覺,這是被放入了他的空界環內。

而在一天齡的空界環內,一片不小的混沌蘚正在悄然生長!

“獸齡境四季,一朝枝攀,其性終移。七天不等是私,從此王緣已結。”一天齡低喃一句,不再回頭一望城主府大門。

而在大花園尚在琢磨不停的龍鳶,忽然想起了一事,我的生日不就是在第七天嗎?難道這個一天齡不是在指什麼頭七之說,而是在說我的生日?嗯……他總是強調是我能救,會是這個……可能嗎?

不對,不對,我的生日又如何能起到迴天之效?

我真是想得太荒唐離譜了!

隻是……有一點,這傢夥曾說過,他以年齡為生!

這句話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呢?

真是越想越困惑啊,這個一天齡的的確確讓人感到無比神秘!

他究竟是什麼來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