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被封印的替命丹譜

夜幕全臨。

靈獸城燈火點點。

龍鳶院屋。

侍女小養還在廊外冰冷石階跪著!

因為她看失了九茸醉蛇,而龍鳶很是惱火,便罰她這般跪著。

那麼九茸醉蛇為何不見了呢?

其實,在一天齡氣息在城主府消失後不久,九茸醉蛇就驚醒了,它轉瞬就趁侍女小養不備,溜離了龍鳶院屋,溜出了城主府!

然後,它就雙眼汪汪滿城尋找著一天齡!

“起來吧!”鳳尋熹來到了侍女小養身後,忽然說來。

侍女小養猶豫起來。

鳳尋熹一歎,朝屋內的女兒一喚:“鳶兒,讓她起來吧,不就是一條小東西嗎?”

龍鳶聞聲而出,瞥了一下侍女小養,才語:“爹,我都已準備好了,爺爺奶奶什麼時候來?”

鳳尋熹再歎,一語:“他們暫時脫不開身,還有,他們也得為你去好好準備一下,所以你可能得等上三天。”

龍鳶聞言一笑:“冇事,三天女兒能等!”

“讓她起來吧。”鳳尋熹一轉。

龍鳶隨即對侍女小養微冷一語:“你起來吧!”

侍女小養如蒙大赦:“是!”

應完,人恭恭謹謹地退到了一邊。

“鳶兒,她,你可要帶上?”鳳尋熹看著侍女小養,問來。

龍鳶皺眉,接聲:“爹,你想我帶上嗎?”

鳳尋熹搖搖頭,語:“冇有,隻是隨便問問。”

“爹,她還是留下來侍奉你們吧!”龍鳶決定了。

鳳尋熹微微一歎,語:“好,那就隨你意願吧!早點休息,爹先回了。”

“爹慢走!”

鳳尋熹邁離之時,又一停,對侍女小養說來:“小養,那你先跟本主來吧!”

侍女小養卻是看向龍鳶,低問:“小姐,你……真的不要我了?”

龍鳶漠然而接:“我要去的地方,你已不適合,從今以後,你就好好侍奉我爹孃,知道了嗎?”

侍女小養垂下了頭。

鳳尋熹暗歎一聲,不知道自己這一次送女兒走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走吧,小養。”

“是,大人。”侍女小養跟上了鳳尋熹。

龍鳶望了一下後,便轉身回屋了。

而一出女兒院屋,鳳尋熹就停下,問來:“小養,本主問你,你可想要獲得屬於自己的自由?”

侍女小養一聽,當即跪下,泣聲:“大人,請您不要趕我走!”

鳳尋熹一歎,先把起她,才語:“小養,本主隻是覺得這其實也是你自己的一個機會。人活一生,與人為奴為婢,實不可取!而如果你想要徹底自由,本主則可以趁此時機還給你,懂嗎?”

侍女小養怔了起來。

“好好想想吧,不要急於給本主答覆。”鳳尋熹說完,先離開了。

侍女小養默默望了會兒後,又默默回了自己住處。

——————

當鳳尋熹正準備進到自己和龍滎的主屋之時,壺陀已在暗處等著他!

“鳳大紈主,借一步說話,如何?”壺陀傳來密音。

鳳尋熹微怔,但以密音一回:“要去哪裡?”

“就那個亭子吧!”壺陀接聲。

“行!”

話落,兩人同時消失,再一現之時,兩人皆已來到幽靜美亭。

“壺陀大師,是什麼事讓你變得這麼鬼鬼祟祟?”鳳尋熹打趣說來。

壺陀卻是一臉嚴肅,語:“鳳大紈主,老夫一生很少求人,今次卻是不得不向你求一物!”

鳳尋熹收斂了笑意,接聲:“什麼?”

“一個偷越獸界界壘的臨時道鑰!”壺陀答來。

鳳尋熹瞬間凝重起來,回:“壺陀大師,不管是臨時道鑰還是長久道鑰,那都是需要嚴格備案的!而你的身份卻是有些不清不楚啊!還有,道鑰的發放,通常都是給名額者的!本主可不能隨意而為,不然,弄不好,本主這個城主之位可是都會被弄丟!”

“鳳大紈主,老夫來曆其實很簡單,就是靈妖城一個遊散界藥師,長期混跡在靈妖城低等人群之中!至於你說的名額者,老夫自然也不會讓你太為難,老夫拿一價值相當的東西和你換,如何?”壺陀認真說來。

鳳尋熹不由一問:“壺陀大師,你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何要這麼迫不及待地前往獸界?”

然而,壺陀卻不欲多言,隻語:“鳳大紈主,老夫自有難言之隱,現在隻問你一句,你可否一換?”

鳳尋熹沉默起來。

“鳳大紈主,老夫承認,來靈獸城這些日子,是有故意找你茬,但是你也應該明白老夫並無真正惡意!老夫說到底,也就是糟老頭一個,一直就隻會與人弄點口舌之爭,或者就是到處尋覓一些遺蹟找點寶貝,總而言之老夫這個人,從來就冇什麼大的野心!還請你通融,與我一換吧!”壺陀微微鞠了一下。

鳳尋熹有些無奈,接聲:“壺陀大師,你想拿什麼來換?”

壺陀一聽,當即從自身界環中取出一張昏黃無比的藥箋,一遞,說來:“就這個!”

鳳尋熹緩緩接過,隻見藥箋上隱約流動著四個字:替命丹譜!

“鳳大紈主,此替命丹譜,經老夫多年研究,可以完全肯定,按照此譜所煉成的界藥,是能夠代替生靈的一次死亡!隻不過,它上麵蘊含著一個極強的封印,難以讓人一窺具體!”壺陀說著,有些懊惱。

鳳尋熹心頭震了震,這東西的確有很大的價值,由它換一個一次性(來回一次,有一定時限)的臨時道鑰,的確不算虧!

“壺陀大師,你當真捨得這麼來換?”

“鳳大紈主,不要廢話了,想換的,就趕緊把通偷越獸界界壘的臨時道鑰給老夫!”壺陀伸出老手,索要來。

鳳尋熹有些感慨,但最終將這替命丹譜一收,說來:“好吧,給你!”

話落,一個形如九芒星且中間印有“靈”之一字的道鑰,就從他自身界環之中飛出,落到了壺陀手上!

壺陀見而大喜,立刻以自身境力催動,又朝鳳尋熹一語:“鳳大紈主,多謝了!以後若有機會,老夫肯定還會用其他東西來找你換回這份替命丹譜!請你務必替老夫保管好啊!”

鳳尋熹看著道鑰綻放光芒,一個繽紛光洞隨之而現!

壺陀走了進去。

“壺陀大師,想再換,本主可不會如你所願了。你多保重吧!”鳳尋熹淺笑說來。

壺陀欲語,然而,由臨時道鑰開啟的這條靈隙獸道卻是不容他再多言,迅即就將他消冇了。

鳳尋熹喃喃:“這東西倒是來得挺及時,把它給鳶兒,可當是臨彆之禮!相信爹孃他們應該可以破開這封印,讓鳶兒她將來能試著去煉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