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3.我,無所贈,隻有一點齡光給你

“師尊,我會儘快趕來。”羨央兒話完,從麟鏡中消失了。

雪袍老姥隨即手一揮,麟鏡消散。

一天齡選擇了靜默。

雪袍老姥緩緩而語:“小子,藥界士練法,你不該那麼輕易傳授於人。”

一天齡接聲:“為何?”

“因為這種練法會促使界藥師們對自身界水界火產生更深更不可控的追求**!如此一來,勢必會讓整個九界產生劇烈的界藥師動盪!而這恰恰是老身師尊生前最不想見到的局麵。”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老人家,這就是令師暗中規變界藥練法之則的原因嗎?”

雪袍老姥不置可否。

“老人家,但以令師之能,當完全可以將這種藥界士練法施以禁變,而不是做一種尚可由人傳授的規變。”一天齡又語。

禁變,其意重在禁止。

規變,其意重在規勸。

“小子,有禁就有解,最終隻會是徒勞。而老身師尊最終將囑托交於老身,由老身來實行規勸,那就是明白這是一種較為可行的手段!”雪袍老姥肅聲而應。

一天齡又沉默了一下,才語:“老人家,那在你之後呢?又由誰接替你繼續實行這種規勸呢?”

雪袍老姥沉吟會兒,才語:“自然是老身之徒!”

“羨大小姐嗎?”一天齡接聲。

雪袍老姥隻語:“小子,這就是傳承!”

一天齡一聽,注視來,問:“老人家,那你可有想過,你和令師做卻是斷了曾經藥界士們的寶貴傳承?”

雪袍老姥沉默起來。

“老人家,我,不想否認令師的初衷,他應該隻是希望九界太平。但是,將**去規勸,還不如因勢利導!追求更好的界水界火,其過程自然是會充滿凶險的,將這些凶險一一公開來,界藥師們自然會去權衡利弊,如此,總比老人家一個人默默規勸來得強啊!”一天齡憂語。

雪袍老姥卻是盯來,語:“小子,這種藥界士練法在整個九界實際早已斷承,即使少數界藥師們知道它,但也都隻是知道零星半點!哪怕是老身師尊當初,她也知道得不是特彆多!所以,你所說的一一公開凶險,又從何談起呢?”

一天齡微歎了一聲:“老人家,煉製界藥,本身就是帶著凶險的。界水界火皆是以自身境力為密切契合,實際就蘊含著一種不可控!”

雪袍老姥盯而不語。

一天齡又說來:“老人家,誠然,未知凶險固然可怕,但畏懼凶險,卻不應是境者之心,更不該是界藥師之誌!”

“就以你的空界環來說嗎?”雪袍老姥反駁犀利,亦傷人!

一天齡閉上了雙眼,有些無力再論。

“小子,儘管老身對你和羨兒的瓜葛一無所知,但是老身卻是清楚,羨兒這丫頭和她姐姐一樣,品性是不差的,所以老身想勸你,可彆去辜負珍惜你的人!”雪袍老姥語重心長。

一天齡露出了一絲苦笑。

“另外,你傳授練法的那個丫頭,老身奉勸你,以後儘量少和她來往!她之心性,不是你這種內心純粹的人,可以及時應付的!”雪袍老姥隨即又一轉。

一天齡接聲來:“老人家,你說的,我,會去認真思量的。”

“嗯。對了,那個一淨鬥態丹也是你教她的嗎?”雪袍老姥問來。

一天齡搖搖頭,語:“也不算是,我,隻是教她合成而已。”

“合成?”

雪袍老姥有些迷惑。

一天齡接聲:“老人家,這件事情,應該是和一位腰掛九腰蘆的老者有關係,應該是他將一淨鬥態丹分成了分獸膏和成獸漿。至於他為何這麼做,我,難以猜測。”

“九腰蘆?”

“嗯,就是那個可以隨時將各種各樣的酒再次釀純的九腰蘆。”一天齡答著。

顯然,一天齡對壺陀的底細還是清楚一些的。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鬥獸場外圍那會兒,他願意將九茸醉蛇交於壺陀的原因。

“小子,那你可知道,九腰蘆除了釀純之外,還有何用?”雪袍老姥似乎有了一種考究之意。

一天齡微笑而應:“通常情況下,九腰蘆還可為五淨以下鬥態丹輔藥材,以及一淨脫竅丹的主藥材。”

雪袍老姥不由一盯:“小子,你——從哪兒來?”

一天齡猶豫起來。

雪袍老姥一見,又語:“算了,雖然你的來曆的確已讓老身充滿了凝重,但老身卻不願強人所難。”

“老人家,為什麼?”

雪袍老姥微微一笑,回:“因為老身相信央兒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一天齡忍不住欲語。

“你剛纔說及了脫竅丹,那你可知鬥態丹和脫竅丹是何關係?”雪袍老姥卻是又語。

一天齡接聲:“老人家,鬥態丹和脫竅丹之間的關係,可以追溯很遠了,你是想問最初的那一個嗎?”

雪袍老姥點點頭,語:“看來老身還是低估了你之界藥學識。”

一天齡略顯尷尬,但語:“鬥態丹和脫竅丹的最初之源,乃是一份道性藥譜!此藥名為——多重解格丹!據傳,它是由九界某一甲子輪迴紀中某位逆譜界藥師所創。它的最主要作用,就是幫助擁有多重人格分裂的病者,完成一場逆天解脫!也就是將此人解成數人,每一人擁有一個純粹的人格!這數人都是完全獨立的軀身,獨立的命魂,都不再互相乾擾!甚至,他們的軀身模樣、性彆都可以完全不同!”

雪袍老姥呆了起來,似乎她都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源頭。

半晌,她才語:“老身所知的最初乃是,九命一體丹!服者,可以擁有九條命!”

一天齡緩緩接聲:“擁有九條命,那隻是在受到外來傷害之時能夠呈現的,但若是自身壽數到了極滅之時,那這九條命都是無力抵抗的。還有,煉製不純的九命一體丹是會帶來很大的副作用的,譬如,會讓服者心智下降,變成癡傻,最終淪為他人的作戰工具!”

雪袍老姥盯著:“小子,你似乎對九界極滅之象很有瞭解?”

一天齡沉默起來。

“小子,你是不是知道抵抗極滅之法?”雪袍老姥追問來。

一天齡失笑一絲,搖搖頭,語:“老人家,古往今來,九界無人可以真正抵抗。”

雪袍老姥皺眉,未語。

“任何術法,任何界器,任何界陣,任何界藥,任何血脈,九界所有所有一切,都是無法讓九界生靈真正抵抗這種極滅!最多的,也就是能稍稍延緩一絲,以作殘喘而已。”一天齡繼續說來。

雪袍老姥聽著,漠然接聲:“小子,你——憑什麼這麼肯定?”

一天齡目光微垂,好一會兒,纔對視來,語:“老人家,這就是九界的甲子輪迴。”

雪袍老姥心頭莫名一震,沉浸起來。

“甲子輪迴,與九界同為一體,隻要九界尚有一界存在,它便不會消失。另外,就算有哪位層帝準備將九界合而為一,那也隻是稍作殘喘而已!”一天齡淡然說著。

“小子,你……似乎一直在強調九界?”雪袍老姥忽有所觸。

一天齡不語了。

“小子,九界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界?”雪袍老姥再次問來。

一天齡凝視著老姥,凝視著。

雪袍老姥有些迷惑起來,不知他為何這麼盯著自己。

“老人家,我,無所贈,隻有一點齡光給你,願你終有所得!”一天齡說著,他額心小燭倏然燃起,一點微末燭火朝雪袍老姥額心泥丸飄來!

雪袍老姥震住,她其實早就對一天齡額心的小燭圖案上了心!如今一見,它竟是能給她自己一種極其溫暖的感覺!

這小燭到底是什麼呢?

當微末燭火隱入雪袍老姥額心,一天齡再次一語:“老人家,最後請你記住,極滅其實還有一種叫法,它叫齡——化。”一天齡似乎故意停頓,故意分開來念。

雪袍老姥緊鎖眉頭,心中迷惑更深了!

此時此刻,她已然對一天齡的神秘,有了一種無從適應的感覺!

明明他就是一個年輕小夥子,明明他就是一個小小靈齡境,為何自己卻對他始終充滿著一種難以俯視的感覺呢?

彷彿,他根本就不是弱小!

彷彿,他本就是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