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麟之召現!

“老人家,你為了練法而來,是隻為關注,還是要杜絕這種練法的出現?”一天齡繼續問來。

雪袍老姥卻是一接:“小子,老身此時更想做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召人落實一下你先前的說辭!”

話落,雪袍老姥手一揚,無數麟鱗乍現,它們浮空成鏡,緊接著,雪袍老姥沉聲一頌:“契羨麟約,以蘚為召,吾徒現來!”

赫然,麟鱗鏡中,一道金色美影逐漸呈現來!

她,正是羨央兒。

“拜見師尊!”羨央兒對著雪袍老姥蹲身行禮。

原來羨央兒竟是這位雪袍老姥的徒兒。

“嗯。央兒,我問你,你可認得此人?”雪袍老姥一指一天齡。

此時的一天齡是有些發呆的,因為這時候的羨央兒是冇有戴那金色帷帽的。

如此,他就感覺自己是見到了羨兒!

而聞聲轉首的羨央兒神色立時變得有些複雜,原本她還很納悶,自己這位獸界師尊為何突然要以暗含蘚能的契羨麟約召現自己的。

“央兒?”雪袍老姥喚來。

羨央兒緩緩起身,回答來:“認得,師尊。”

雪袍老姥繼續問來:“那他身上的混沌蘚能,你可知曉?”

羨央兒點頭回答:“知曉,是我……給他的。”

“為何這麼做?”雪袍老姥語氣轉瞬嚴厲無比。

羨央兒猶豫起來。

“央兒,當初與你爹孃達成協定之時,我就對你要求過,除了你妹妹,以及你未來的境侶外,絕不可將混沌蘚外泄一絲!可你現在……央兒,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雪袍老姥有些痛心。

羨央兒不由立語:“師尊恕罪,我……有不得不給的緣由。”

“什麼緣由?”雪袍老姥收斂了神色。

“師尊,他是我妹妹喜歡的人。所以,我就給了他一點混沌蘚。”羨央兒深吸後,說來。

雪袍老姥怔了怔,才語:“央兒,你是說你給他的是一點混沌蘚,而不是一點蘚能?”

羨央兒一愣,心中旋即明白過來,一天齡你這個混蛋,竟然對我師尊撒謊!

“師尊,他都說什麼了?”

雪袍老姥卻隻語:“央兒,那為何連我也冇能發現他將混沌蘚藏在何處?”

事已至此,羨央兒隻得解釋:“師尊,這是因為他有一個空界環,所以師尊無法察覺。”

“他……竟有空界環?!”雪袍老姥吃驚不小。

“是,師尊。”

雪袍老姥緊緊注視著一天齡。

而此時的一天齡,看上去有些苦澀。也許,他之前做得隱瞞全都白費了。

“小子,你一個小小靈齡境,怎麼會有空界環?”雪袍老姥說這話,其實還是要問一天齡來曆。

一天齡緩緩而語:“老人家,如果回答了你,你能帶我進入獸界一趟嗎?”

雪袍老姥再次一怔,接聲:“你想進獸界?”

“是。”

“去做什麼?”

一天齡答:“老人家,抱歉,我隻能回答你一個問題。”

雪袍老姥一哼,語:“小子,但你想讓老身帶你進獸界,那卻要看你回答得如何!”

一天齡神色有些黯然,緩緩說來:“老人家,我,擁有空界環的原因,無法和你一一說清,我,隻能告訴你,它是我這一生非常珍視的東西,它更代表著我曾經犯下的……可能永遠也無法償還的罪孽,它是由一條……心甘情願的人命為我凝鑄。”

雪袍老姥沉默起來。

麟鏡中,羨央兒有些發呆,她似乎冇想到一天齡會流露一種難以釋懷的哀傷!

在靈靈城遇到他的時候,他總是顯得那麼淡然,幾乎看不到這樣濃烈的自我情緒流露!

到底這個傢夥都經曆了什麼?

他的空界環竟是由人命凝鑄?

空界環的鑄製,竟是需要人命嗎?

種種疑問,隨即在羨央兒心頭生起。

“好,老身可以帶你去獸界。”最終,雪袍老姥平靜說來。

“多謝老人家。”一天齡由衷感激。

“央兒,你現在立刻動身,來這靈獸城一趟。”雪袍老姥隨即對羨央兒說來。

羨央兒有些不解:“師尊,這是為何?”

雪袍老姥微微一笑:“央兒,我需要對你做最後一番交代,當然,這也是單獨的。”

羨央兒聽而立語:“師尊,你彆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央兒,你爹孃應該早就告訴過你了,我很快就會壽終正寢了。”雪袍老姥微笑依舊。

羨央兒垂頭沉默,爹孃,的確是和自己說過。

“就這樣吧,央兒,記住,你爹孃,還有你那妹妹,我都不想見到,我隻許你一個人來。”雪袍老姥再次叮囑著。

羨央兒卻是有些為難:“師尊,可我不得不讓爹孃知道,還有,兒她現在的情況也有些糟糕,我隻能將一天齡在這兒的資訊告訴她。”

雪袍老姥沉吟會兒,說來:“讓你爹孃知道可以,但要不要告訴你妹妹,我認為你應該先聽聽這小子的想法。”

羨央兒聞言,有些不滿:“師尊,我乾嘛要聽他的?”

雪袍老姥失笑而語:“央兒,我雖然不清楚你妹妹和這小子究竟有著怎樣的瓜葛,但是我卻看得出來,這小子現在是有些站立不安的,他似乎是有些不想你告訴你妹妹。”

的確,此時的一天齡是有些惆悵。

“哼!一天齡,這三年,你去哪裡了?”羨央兒見而一喝。

一天齡不語。

羨央兒又喝:“一天齡,若不是我妹妹如今每日鬱鬱寡歡,你以為我就想去說嗎?在冇弄清你的真實來曆之前,我始終都認為你不能和我妹妹在一起!”

一天齡欲言又止。

雪袍老姥愣了愣,似乎冇想到羨央兒在她那個寶貝妹妹的事情上會是這個冷硬態度。

“怎麼啞巴了?你此前和我師尊不是很能說嗎?撒的謊,恐怕是一個又一個吧?”羨央兒動怒了。

似有無奈,一天齡接聲:“羨大小姐,請你這樣告訴羨小姐,我,其實早已有妻子,請她忘卻在靈靈城的那一點經曆。”注意,用的是樸實的妻子兩字,而非以境為先的境侶。

羨央兒呆住。

雪袍老姥若有所思。

“你說的是真的?”羨央兒最終忍不住一問。

一天齡眼神微垂,點點頭。

“你這妻子她叫什麼?”羨央兒緊接又問,似乎想瞭解得更多一些。

然而,一天齡卻是回答:“羨大小姐,抱歉,我,已經很久冇念過她的名字了。”

聽到這樣平淡的話,羨央兒卻是察覺了一份黯然神傷!

雪袍老姥暗暗一歎,悲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