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老身出生於壬戌紀

純白麒麟再一出現之時,自然是到了城主府最東邊的這個小院。

一天齡猛地驚醒了!

因為他已察覺整個小院已被無形隔絕!

這種無形隔絕,是其他任何人都無法感知的,這是一種至上頂力!

一天齡環顧四周,想確認一下這位突然而至的獸界至上在哪兒。

是的,他能夠分彆這就是一位來自獸界的至上!

在九界,至上其實就是頂層!

在九界,唯有逆頭大尊,可與之相提並論!

然而,目尋了好一會兒,他卻冇有見到,因為這位雪袍老姥已經刻意隱去了純白麒麟。

彷彿,隻要這頭純白麒麟消失,她本身的隱身之態就更加難以窺探了。

隻不過,一天齡不知道的是,雪袍老姥此時的眼神內卻是充滿了怒火!

彷彿,她從一天齡身上看到了一樣他不該有的東西!

“小子,誰給你的混沌蘚?”雪袍老姥慍然而語。

一天齡頓震,臉上流露出了一絲苦澀,就像他當初在荒野初次遇到九茸醉蛇時,不禁流露的一樣,小傢夥就是喜歡了他身上散發的一絲微弱蘚能,從而死皮賴臉地纏上了他!

如此,堂堂獸界至上能發現,應該也是情理之中。

“老人家如何稱呼?”一天齡保持平靜。

雪袍老姥目光微變,對一天齡的平靜明顯有些意外。

“立刻回答老身的問題!”不過,她還是專注於自己想知道的。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是一位叫羨央兒的小姐。”

“她為何給你?”雪袍老姥追問。

一天齡聽這話意,卻是反問:“老人家認識羨大小姐?”

雪袍老姥慍聲要起:“小子,你想受皮肉之苦嗎?”

一天齡有些無奈,隻得一語:“老人家,是我……從羨大小姐那兒借來的。”

如此話語,可以看出一天齡是想將事情全都攬到自己身上。

“借?小子,你和羨央兒是何關係?”雪袍老姥有點氣極反笑。

一天齡接聲:“隻有幾麵之緣。”

雪袍老姥終於不再忍,眼神一動,自有一股無與倫比之力將一天齡緊緊束縛來!

頓時,一天齡快要窒息了。

“小子,你說不說實話?你身上混沌蘚到底怎麼得來的?”雪袍老姥再次一喝。

一天齡猶豫著,猶豫著,最終卻是一回:“老人家,其實我身上並無真正的混沌蘚,我,隻是聚留了一些蘚能滋養自身,而這些蘚能就是我從羨大小姐偷偷借來的。”

雪袍老姥有些將信將疑,因為她從一天齡身上察覺到的蘚能確實隻有丁點,若不是她自身對九界混沌之物有著特殊的感應之能,她也不會也第一時間就察覺過來。

“小子,你傳授他人的藥界士練法從何而來?”雪袍老姥隨即回到自己原本的正題。

一天齡似怔了怔,才語:“老人家,你說的什麼藥界士練法?”顯然,一天齡又打算作一番隱瞞。

雪袍老姥冷哼一聲:“小子,你心緒保持得是不錯,說謊不打稿!”

一天齡神色不變,語:“老人家,我自己所會的界藥練法,基本都是自己所悟,並無欺騙之言。”

“自己所悟?看來,真得讓老身動手一探你之腦識了!”雪袍老姥冷笑起來。

一天齡沉默起來。

雪袍老姥再次一喝:“那老身就不客氣了!”話落,隻見一片雪白麟鱗隨即就飛向了一天齡額心泥丸之處!

一天齡無法躲避,因為它充滿著至上頂力。

不過,他似乎也不想躲,靜靜地凝視著這片雪白麟鱗!

就在鱗片和泥丸之間距離隻差一絲之時,鱗片卻是消失了。

雪袍老姥眉頭微鎖,出聲來:“小子,你是什麼人?”

聽這話意,似乎雪袍老姥對一天齡終於有了格外的慎重,似乎她內心忽然有了某種難以言喻的異感!

一天齡朝雪袍老姥隱匿的虛空,望來,回:“老人家,你是獸界麒麟一族的,對嗎?”

雪袍老姥心神微震,但冷語:“冇想到,你竟能從老身鱗片中覺察老身來曆!”

麟鱗,可不是一般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不,隻是老人家手下留情所致。麒麟者,素來祥瑞,仁愛,是不會輕易對弱小施以嚴厲手段的。當然,若老人家真的探我腦識來,我,也相信,對我也不會有什麼傷害。謝謝,謝謝老人家最終終止了探識。”

雪袍老姥神色已然有些凝重,她內心很是不明白為何這個小小的靈齡境,此時竟能給自己一種莫測高深的奇異之感!

“小子,你究竟是誰?”

“老人家,我,叫一天齡,以年齡為生。”一天齡坦然而對。

雪袍老姥眉頭緊鎖,迷惑不已!

“老人家,你是隔著靈界界壘,就感應了我傳授給鳶小姐的那種練法嗎?”一天齡這時主動問來。

雪袍老姥深吸一絲,語:“小子,你想說什麼?”

一天齡回:“能隔著靈界界壘便能感應一種界藥練法,當說明老人家已是九界頂尖界藥師!另外,還有兩個可能,一個就是,老人家自身所擁有的界水和界火,乃是傳承於某位暗中規變了九界界藥練法之則的逆譜界藥師!另一個就是,老人家即將……壽終,是即將壽終的回光之力幫助了老人家的應感能夠輕易穿透九界的界壘!”

話儘,雪白麒麟現,雪袍老姥亦現,更是一臉震撼,駭然!

“你……你……”雪袍老姥久久說不出話來。

顯然,是一天齡剛纔話的說對了。

也許,兩個可能,在這位雪袍老姥身上是同時存在的!

“壽終,當是一般人的叫法,在九界頂層,應該還有一種,那就是叫極滅,因壽數到了極限而完全無法阻擋的消逝,對嗎?”一天齡有些沉重地望著雪袍老姥。

雪袍老姥深吸一口,緊盯一天齡,漠然而回:“老身出生於壬戌紀。”

壬戌紀,也就是現在癸亥紀的上一紀!

一個甲子輪迴紀,總共有六十紀,即:

甲子紀,乙醜紀,丙寅紀,丁卯紀,戊辰紀,己巳紀,庚午紀,辛未紀,壬申紀,癸酉紀;

甲戌紀,乙亥紀,丙子紀,丁醜紀,戊寅紀,己卯紀,庚辰紀,辛巳紀,壬午紀,癸未紀;

甲申紀,乙酉紀,丙戌紀,丁亥紀,戊子紀,己醜紀,庚寅紀,辛卯紀,壬辰紀,癸巳紀;

甲午紀,乙未紀,丙申紀,丁酉紀,戊戌紀,己亥紀,庚子紀,辛醜紀,壬寅紀,癸卯紀;

甲辰紀,乙巳紀,丙午紀,丁未紀,戊申紀,己酉紀,庚戌紀,辛亥紀,壬子紀,癸醜紀;

甲寅紀,乙卯紀,丙辰紀,丁巳紀,戊午紀,己未紀,庚申紀,辛酉紀,壬戌紀,癸亥紀。

而如今的每一紀,都隻有一萬年!

雪袍老姥如此道出自己年齡,也許就是帶著某種試探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