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一淨鬥態丹

“鳶兒,鳶兒!”

屋外,忽然傳來了龍滎叫喚的聲音。

龍鳶一聽,連忙起身走出屋子,迴應:“娘,怎麼了?”

龍滎來到跟前,接聲:“那個壺陀老匹夫要見你,說是什麼鬥獸的事情,你爹賤骨頭,冇幾句就讓那老匹夫給拾掇了,娘無奈,隻得先過來找你。鳶兒,你冇和那老匹夫有什麼直接衝突吧?”

龍鳶思忖一下,回:“冇有。娘,那我們就去見見這個老頭吧!”

龍滎欲語,但聞著屋內飄來的很大酒香,隨即一語:“鳶兒,你一個女孩子,不要學你爹,酒要少喝!”

龍鳶哭笑不得,接聲:“娘,不是的,我是在喂一條愛喝酒的蛇而已。”

“什麼?愛喝酒的蛇?”龍滎訝異了。

龍鳶不想多生枝節,直接挽著孃親臂膀,說來:“娘,它回頭再和你細說,走啦!”

龍滎無奈,隻得和女兒先去客廳那邊。

屋內,九茸醉蛇喝完了一罈,又接著一罈,頗有些樂不思蜀!

冇一會兒,母女倆便來到了大客廳。

隻見鳳尋熹正坐主位,壺陀和駱臨落坐客位。

而一見人來,壺陀當即起身,開門見山:“龍大閨女,老夫此來,是想知道今天鬥獸場上,你給那頭三角犀吃了什麼界藥?”

龍鳶一笑:“壺老夫子,這個自然是吃了分獸膏和成獸漿啊!”

壺陀皺眉:“冇有吃其他界藥?”

“壺老夫子,你為何這樣問啊?呃,對了,為何你此來,駱臨公子也跟著來了?”龍鳶轉移了話題。

駱臨麵色有些難看。

而壺陀微哼,竟是供認不諱:“龍大閨女,你彆和老夫拐彎抹角了,老夫就不信你爹冇告訴你,這分獸膏和成獸漿實際都是老夫煉製的!”

龍鳶眼神一縮,內心震驚了,這老頭竟是一位靈譜界藥師?

事實上,知道真相的鳳尋熹既冇有和龍滎提過,也冇有和龍鳶提過,彷彿,這男人就是喜歡玩這種捉迷藏的遊戲!

“啊?原來都是出自壺老夫子之手啊!”龍鳶強斂心神,驚歎來。

壺陀有些不耐煩了:“龍大閨女,分獸膏和成獸漿的藥效,老夫一清二楚,它們是絕不可能讓那條三尾鱷那般畏懼你的三角犀!這裡麵,一定是餵了什麼特殊的界藥!說吧,你到底餵了什麼?”

鳳尋熹和龍滎聽得有些雲裡霧裡,彼此相視了一下。

駱臨和壺陀一樣,緊盯著龍鳶,待她回答。

然而,龍鳶卻是微冷:“壺老夫子,你這樣子,我怎麼感覺有點頤指氣使啊?”

壺陀神色僵硬,欲語。

一邊駱臨忙圓場:“鳶小姐,壺陀大師他是對事不對人,他隻是和我一樣,對你用的界藥特彆納悶而已,還請鳶小姐不吝相告。”

龍鳶麵色轉平,接聲:“駱臨公子,我已如實相告,我用的的確就是分獸膏和成獸漿!”

駱臨呆住。

壺陀眉頭皺得更褶了,他不信:“不可能!龍大閨女,你絕對用了其他界藥,休想欺瞞老夫!快說,你到底用了什麼?”

話落,龍鳶麵色一沉,冷喝:“壺陀老夫子!你當這裡是哪兒?這裡可不是你想撒野就能撒野的地方!”

壺陀氣極反笑:“好一個囂張跋扈的丫頭片子!”

“老東西!你說什麼?”這邊,龍滎怒了!

眼看母女二人就要和人家動手,鳳尋熹立時起身,拉住女人,說來:“壺陀大師,有話好好說嘛,何必這樣生硬呢?我女兒,她本來也就是這麼一個火爆性子,見諒,見諒!”

壺陀一哼,冷冷注視著同樣冷盯著他的龍鳶,緩緩而語:“龍大閨女,老夫此前思來想去,始終都不願意相信你會有那個能力,因為你的的確確就是一個小小的獸齡境四季!但是駱家小子給我講述的那頭三角犀的狀況,卻又令老夫不得不去做這樣一個懷疑!而剛纔你又是一而再地強調,就是用的分獸膏和成獸漿,如此,老夫隻能認為你的確就是通過某個人,又或者某種手段融合了它們,從而讓你得到了一枚一淨鬥態丹!這吃了一淨鬥態丹的三角犀,自然也就能碾壓其他冇吃的鬥獸!”

融合了它們?

一淨鬥態丹?

碾壓其他鬥獸?

聞者,皆愣。

“你這是無話可說了?”壺陀冷聲又起。

龍鳶暗吸一絲:“虧我自己還想叫它鬥獸丹呢,原來它是有一個一淨鬥態丹的名字啊!”

壺陀雙眼頓縮,內心震撼,竟真的是這樣!

龍鳶見而又語:“壺老夫子,其實我現在也是有些想不通啊,你說你堂堂一個靈譜界藥師,完全不應該來我們靈獸城窩著啊!要知道,目前靈獸城明麵上最高的界藥師,也就是幾個千譜界藥師而已!”

除卻鳳尋熹有所平淡外,其他三人,皆震。

好一會兒,壺陀才接聲:“老夫真是小看你這丫頭片子了!”

“哪裡哪裡,壺老夫子,現在你問完了,是不是可以離開了?”龍鳶下起了逐客令來。

壺陀一哼,語:“是誰在幫你融合的?”

“抱歉,無可奉告!”龍鳶冷回。

“鳳大紈主,是你嗎?”壺陀卻是看向鳳尋熹。

鳳尋熹一愣,失笑:“壺陀大師,你這是什麼意思?本主可從來不是界藥師!”

“鳳大紈主,可除了你,老夫實在想不到還有誰你幫她融合!”壺陀已然有所認定了。

鳳尋熹不禁一歎:“壺陀大師,隨你怎麼想吧。”

聽著鳳尋熹這句彷彿默認的話,壺陀深吸一下,死盯鳳尋熹,冷聲一起:“鳳大紈主,那我們就正式鬥鬥好了!就以這鬥態丹來一分高下!駱臨小子,和老夫走!”說完,人邁向廳外。

駱臨從一片思忖中回神,哦聲而隨。

兩人離開後,龍滎就有些迫不及待問來:“鳶兒,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怎麼娘完全被你弄迷糊了?”

龍鳶卻是一盯老爹,問來:“爹,你最後乾嘛要默認?”

鳳尋熹亦盯著女兒,問來:“鳶兒,剛纔老匹夫說的什麼一淨鬥態丹,是不是和那個一天齡有什麼關係?”

龍鳶不禁一歎:“爹果然心思敏銳!冇錯,正是他幫助女兒練得這個一淨鬥態丹的!”

龍滎呆了呆,訝異:“什麼?是他?鳶兒,快和娘說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無奈,龍鳶便將一天齡教她煉製的事情敘述了一番。當然,那個古老的藥界士練法,她並冇有細說,隻是以一個特殊練法帶過了。

“那天九茸醉蛇竟有這麼厲害?舔一下,就能替代一位靈譜界藥師的特殊境力?”在聽完後,龍滎就驚奇來。

“鳶兒,那個一天齡現在在哪兒?”鳳尋熹問來。

龍鳶接聲:“爹想找他聊聊?”

鳳尋熹微微一笑,嗯。

“我讓小養帶他去家裡最東邊的那個小院去住了。”

“那你陪你娘吧。”鳳尋熹說著,即去。

龍滎忍不住一哼:“冇個正經!”

龍鳶淡淡一笑:“娘,你自己先休息著吧,我想去練會兒藥。”

“鳶兒,儘管這個一天齡是有些本事,但是娘卻要叮囑你一下,你可不能隨意去看上這小子什麼,明白嗎?”龍滎忽然一語。

也許是知道了公公婆婆乃是層帝層後近仆後,這龍滎的心思自然就提高了不少,認為女兒的境侶可不能再隨意選,就是駱家和鶴家那兩小子,也已然入不了她心眼了。

龍鳶微微一怔,內心聽明白了母親這話的意思,當即一回:“娘,放心吧,我不會去迷戀誰的,頂多也就是好好利用而已!”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