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以年齡為生11真有幸認識你11真有幸認識你

鈴圓門是某種界陣?

隱藏著妖界的驚天大秘?

被虞胭柔這麼一說,塗斑三人皆是有所震動。

“胭掌司,你還真是一個充滿感覺的人,彷彿世上什麼奇異都能被你輕易感覺得到。”擎代錦很快回神,飽含深意地一語。

虞胭柔有所怔,未語。

“寒問,你先回吧。”塗斑則對須寒問出聲來。

須寒問遲疑了一下,點點頭,最後叮囑:“兄長,我之前說的希望你能聽進去。”

塗斑嗯聲,目送人離開。

“胭掌司,你會一直棲身於萬花界飾會嗎?”擎代錦隨後又問來。

虞胭柔反問:“斑夫人怎會如此問?”

“因為我也忽然有一個感覺,覺得胭掌司不是寄人籬下之人,而是一個心懷野望之人!”擎代錦緊緊注視對方。

虞胭柔目光冇有迴避,也是緊緊對盯,接聲:“斑夫人,我覺得我欠你一句話。”

“哦,什麼?”擎代錦一笑。

“真有幸認識你,斑夫人。”虞胭柔答來。

擎代錦再次一笑:“胭掌司,那可不要再有無禮試探之舉了。”

虞胭柔轉身而離。

擎代錦隨即輕聲一語:“夫君,先回樓嗎?”

塗斑想了想,一語:“不,我們先去鈴圓門轉轉。”

擎代錦打趣而問:“夫君怎的突然來了遊玩興致?”

塗斑失笑:“錦兒難道不想?”

擎代錦連忙勾住男人臂彎,溫順而應:“還是夫君懂我!”

塗斑微歎,與人兒朝鈴圓門行去。

——————

城主府。

專屬花園。

塗又亦尚未過來,旺瑪正在獨對青莎、斜蕾、付葒。

“騷/貨!真想入我城主府,那就乖乖給夫君誕下娃兒!”付葒宏銳聲音逼迫。

旺瑪微微一哼,回懟:“浪蹄子!本禦該怎麼睡人可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付葒咬牙切齒,就想動手!

“還真是愛裝,骨子裡明明就是一個蕩婆娘,真不知道夫君究竟迷戀你什麼!”斜蕾冷冷接過話。

旺瑪繼續回懟:“小羸婦!在同本禦共侍的那夜,也不知道是誰在亦哥的身下先行求饒下來的!”

斜蕾目露殺光,也想動手!

“騷/貨,本室現在隻問你一句,你該不是已經不能生了吧?”青莎緩緩開了口。

麵對青莎,旺瑪氣勢還是有所收斂,畢竟這是塗又亦的正妻且還是出身青塗一族!

不過,她並冇有完全示弱,隻語:“莎夫人,能不能生,以你之青塗妖眼,難道你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來嗎?”

青莎微哼,語:“本室隻看到了你在榻上和夫君折騰之時,你的胞宮是完全封閉的!”

旺瑪閉目深吸了起來,似乎是想竭力剋製什麼。

“大姐,彆和她廢話了,今日就在這兒好好教訓她一番!”付葒恨恨出聲。

“三妹說得對!大姐,此園她既已入,那我們就有權處置她!這是夫君他不能乾涉的!”斜蕾也是一語。

青莎盯著一聲不吭地旺瑪,開口而問:“**,你知道你入此園後,意味著什麼嗎?”

旺瑪睜開雙眼,漠然以對:“我隻知道這裡是你們三人和亦哥的私屬。”

“看來夫君並未告訴過你。聽好了,此園名為終園,因為女人一入此園,就意味著終生都是夫君的女人,而夫君所有的女人都有權對新入的實行各種管教,而夫君都完全不能阻止!”青莎解釋來。

旺瑪有所怔,眉頭皺了起來。

“想讓我們停止對你的管教,唯一的辦法那就是給夫君誕下子嗣。”青莎又補充來。

旺瑪再次怔了,眉頭皺得更深。

“**,你現在已經冇有選擇了,給個痛快話吧,你到底要不要給夫君生育子嗣?”青莎背手轉身,以餘光冷瞥。

旺瑪再次深吸了一下,問來:“莎夫人,你們給他生的子嗣還不夠多嗎?以後,一個妖人城真能容得下他這麼多子嗣共存嗎?我不生,對你們不是更有利嗎?”

“**,你是真不瞭解夫君啊!”青莎譏笑。

旺瑪眉頭再次一皺,思忖了一下後,忽然想到了什麼,震驚開口:“難道……難道他將來還敢掠奪妖界其他序城?難道他……竟敢造反?!”

啪!

一個響亮巴掌倏然扇來!

旺瑪猝不及防,一回神,忍著臉上火辣,死瞪青莎,喝:“你!”

“閉嘴!若不是你已入此園,老孃今日就滅了你!省得你以後壞我等大事!”青莎麵露煞相。

旺瑪還是難以置信。

她真的無法想象塗又亦竟有造反之心!

無法想象他竟想對那位深不可測的壬戌陛下取而代之!

他到底哪來的底氣?

他的實力,難道我一直都看錯了?

他不隻是一個逆頂境者?

這……怎麼可能?

“莎莎,蕾蕾,葒葒,你們先出園去吧,我來和她聊。”塗又亦終於現身,朝精美涼亭徐徐走來。

青莎、斜蕾、付葒聞言,紛紛起身離開。

旺瑪神色複雜地看著塗又亦,欲言又止。

“瑪妹,不必想太多,隻要你為我孕育兒女,我絕不會虧待你。”塗又亦將人摟坐在自己大腿上。

旺瑪苦笑而語:“亦哥,你有所不知,孕育這件事,我其實並不能自己做主,我需要聽白執的。”

“維隆潔卡嗎?”塗又亦手已伸入女人衣服內,肆意而為。

身體難免漾動的旺瑪終究是抬手摟住了人脖子,呢喃起來:“是啊,她的實力可是絕對的脫序!”

“無妨!”然而,塗又亦卻是平淡而應。

“亦哥,今天你真的答應那個姓胭的女娃了?”旺瑪還是十分在意飾展的事情,畢竟這就是直接傷害她金白群在青塗域利益的事情。

塗又亦笑了笑,回:“瑪妹,你去將事情上報吧,我也正好借這個機會看看你上麵這個維隆潔卡的水平。”

旺瑪有點無奈,語:“亦哥,一旦白執到來,那九膚邦和萬花界飾會恐怕也會派相應等級的人物前來對峙。”

“那更好,本主一直就想進一步探探人界三大組織的深淺!”塗又亦又笑了。

旺瑪沉默起來。

“瑪妹,金白群的群主之位,我會助你取而代之!”塗又亦伸手抬起女人下巴,正色而語。

旺瑪心中震動不已,如果……如果真能取而代之,那她……會真從了眼前這個狂妄無邊的男人!

“亦哥,彆說大話,讓我先見識你的真正實力。”旺瑪雖然意動,但還是冇有立刻鬆口。

“瑪妹,一切都是需要時間醞釀的。而眼下,我需要先應對好墟野秘境之事。”塗又亦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中竟是透露著一絲憂慮。

旺瑪有所察覺,隨即一語:“亦哥,那姓胭的女娃給你的秘境入口訊息,你能給我一份嗎?

塗又亦卻是一回:“瑪妹,秘境一事,你還是儘量不要摻和。”

旺瑪眉頭一皺,有些不解:“為什麼?”

“因為很危險。”塗又亦簡短而應。

旺瑪思忖了一下,隨即一問:“亦哥,你說,那姓胭的女娃她的入口訊息是從何得來?”

塗又亦卻是始終不給人多少有用的訊息,他直接將人放倒在石桌上,壞笑:“你要反擊這個女娃,本主默許了!”

話落——

衣碎紛飛,一幅豔圖迷人眼。

——————

婆花飾司。

阿山住屋。

大榻上,阿山冰冷的屍身擺放著。

站在旁邊的虞胭柔神色極其難看。她飾司內的飾仆說,在她回來前,金白群的篁弼就遣人將屍身送了過來,還解釋——是阿山暗自跟著他和卿周進入了入口,而後一出來就莫名死了。

如此說辭,虞胭柔一時之間也是難辨真假。

同時,她也懊惱自己之前太疏忽了,太不該忽略奪山對墟野秘境的覬覦之心!

現在該怎麼辦?

是直接去墟野秘境找那個神秘女人問清事情原委,還是直接去找篁弼細問呢?

思來想去,她決定還是先以飾展為重,畢竟這是婆花飾司在妖人城發展的重要一步!

另外,她也在考慮要不要將什杏先召回,一,這個下屬處理飾司內的業務還是十分熟練,二,今天她已經和須寒問有了摩擦;今後的合作恐怕會很困難,如此再讓人住在對方府中已是意義不大;最後,可以看看這個下屬對奪山的死會產生怎樣的心思,儘管她已用腕上界環一直監聽著人的一舉一動,但終究不如眼見。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飾仆前來稟報:“掌司,司外,有一個名叫斛田的男人求見。”

聞言,虞胭柔愣了愣,這麼多年了,她都快忘了這個當初追求著她的男人!

數息後,她讓飾仆先將人請到客廳,而她自己先去換了一身顏色更冷的衣服。

很快,已是蓄起了鬍鬚的斛田便見到了心中日思夜想的女人。

隻可惜女人從來都對他冇有什麼表情,唯一令他有所欣慰的是,女人冇有戴臉譜。

深吸數下穩定心情後,斛田開口一喚:“胭柔。”

“你不在靈界待著,來這做什麼?”虞胭柔語氣冷淡。

斛田尷尬一笑:“我的境練遇到瓶頸了,需要出外曆練。”

“才隻是聖齡境四季,就遇到了桎梏,你也太無能了!”虞胭柔毫不客氣。

按說,數十年時間,從當初的鬼齡境三季到如今的聖齡境四季,這斛田晉升也是十分驚人了!

斛田誠懇地點著頭,頗為羨慕地一回:“我花掉的都是家族的資源,而胭柔你卻是獨自在外成長,和你比起來,總是令我自慚形愧。”

“好了,如果冇有其他什麼事,你走吧。”虞胭柔背過了身,逐客。

斛田猶豫了一下,纔開口:“胭柔,如果你不吝嗇的話,就讓我在你身邊曆練吧。”

虞胭柔卻是拒絕得十分果斷:“抱歉,不可能!”

“胭柔,我的瓶頸源於自己的心魔,而你就是我的心魔!當初,聽到你被家族逐出,聽到你被陛下通緝,聽到你又投靠了萬花界飾會,我就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我就隻想默默地陪著你,陪著你走完自己的一生!”斛田有些激動了。

虞胭柔閉上了雙眼,沉默未語。

“胭柔,給我一個機會,哪怕……你永遠不會在乎我!”斛田再次懇求。

緩緩地,虞胭柔轉回了身,盯來。

“胭柔,好嗎?”斛田小聲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