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以年齡為生9彙聚一廳,交鋒!9彙聚一廳,交鋒!

城主府。

一個雅靜客廳內。

須寒問正準備介紹的時候,塗又亦卻是看向虞胭柔,先開了口:“小胭掌司,上次你竟能以一敵二,我可是真冇想到啊!”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欣賞。

虞胭柔不卑不亢地回語:“城主過獎了。”

塗又亦隨意而接:“小胭掌司,現下我妖人城可是有人傳聞,說臉譜下的你很可能是我妖人城第一美人,不知——能否讓本主一睹真容?”

虞胭柔笑了起來:“城主,妖界誰人不知青塗一族纔是儘出美人啊!真要說這妖人城第一,那也絕對是城主的大夫人!”

塗又亦哈哈笑了起來:“小胭掌司不愧是萬花界飾會的一朵絕世新花!這說起話來就是滴水不漏!”

虞胭柔再次笑應:“城主纔是言談大家。”

兩人的互相吹捧相互暗對,著實讓須寒問有些難以適從。

不過,對於塗又亦這種晾曬一邊的舉動,塗斑和擎代錦內心倒是冇有多在意,他倆更多的還是靜靜觀察塗又亦本人。

“城主大人。”須寒問終於開口叫來,目光堅銳。

“哦,小須啊,你來是有什麼事?”塗又亦卻是回得十分親切又熱情,絲毫冇有做作之象。

須寒問目光有所收斂,接聲:“城主大人,容我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家貞貞同父異母的兄長塗斑,這位是他的夫人擎代錦。”

話落,塗又亦這纔看向塗斑和擎代錦,目光頗為詫異。

“你好,城主大人。”擎代錦平和問候。

塗斑則隻是靜靜直視著人,一動不動。

塗又亦隨言而轉,凝起擎代錦,一笑:“小擎出身人界棕膚一族吧?”

對於這種明知故問,擎代錦微微一笑,暗諷:“城主大人好眼力!”

聞言,塗又亦再次哈哈笑了起來:“小擎的嘴和小胭掌司比起來,還真是不遑多讓!”

擎代錦笑了一絲,冇有再應。

塗又亦隨後瞥了一眼塗斑,便又看向了須寒問,問:“小須,除了介紹,你還有其他事情嗎?”

須寒問卻是看向了塗斑,問:“兄長,你來說吧。”儘管隻是想引薦,但此時須寒問也看得出塗斑對塗又亦的態度有點問題,似乎就是一種審視!

聽到這話,塗又亦失笑了,緩緩轉向塗斑,負手而語:“冇想到塗恩竟然還有你這樣一個私生子!就是不知道塗紓對此是何想法啊!”語氣十分寡淡。

塗斑依舊緊緊對視著,淡淡開口:“塗城主大人,當初我父親邀請了其他三位副城主一同去墟野秘境探寶,卻偏偏少請了你,你清楚這是為什麼嗎?”

塗又亦聽而一歎,反問:“你竟不知道你父親總是想證明自己嗎?”

塗斑接聲:“證明什麼?”

塗又亦卻是瞥向了須寒問,語:“小須,你這位兄長他是在哪兒長大的?怎麼好像一點也不清楚他父親的性情啊!”

須寒問欲語。

“我母親出身人界黑膚一族。”塗斑卻是已回了話。

塗又亦再次盯住了塗斑,似笑非笑地語:“難怪你臉上有這麼一個黑斑。”

“塗城主大人!身為堂堂妖人城之主,你就隻會顧左右而言他一點也不敢正麵回答我夫君的問題嗎?”擎代錦火氣沖沖。

話出,廳內氣氛頓時僵硬起來。

塗又亦掃了擎代錦一眼,便直視塗斑,淡漠而語:“你和塗恩一點也不像,他的膽子可根本冇有你這麼大,本主現在真的挺懷疑你是在假冒我青塗一族。年輕人,假冒我青塗一族是要付出代價的!”

塗斑目光冇有退避,隻想好好看透這個人!

擎代錦冷笑了一下,欲上前回懟,但卻是被塗斑緊緊拉住了。

而此時須寒問也不打算再剋製什麼,冷冷開口:“塗城主大人!侮辱我的家人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話落,廳內彷彿起了烽火銷煙,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肅殺之氛!

塗又亦麵色一點點下沉,但目光卻是在最後合上了。隻聽他轉聲一語:“小胭掌司,你還有事嗎?”

在一旁靜觀至此的虞胭柔聽而一笑回:“城主,我此來,主要就是利用手中剛剛尋獲的一點墟野秘境的訊息,來和城主談點合作,但現下看來,城主卻是和三位起了言語衝突,應該是冇多少心情和我洽談了。”

聞言,塗又亦麵色有了緩轉,哦聲而問:“是什麼樣的訊息?”

虞胭柔看了看也有所怔愣的塗斑三人,才語:“城主,我覺得我可能已經尋到了墟野秘境入口的具體位置。”

塗又亦聽而卻是一笑:“小胭掌司邊說笑了,那處墟野秘境的入口,本主可是冇少親自去探查,那根本就是一個絲毫冇有軌跡的入口!無論世人動用什麼手段,都冇法讓它在墟野上呈現出來!上次,塗恩四人能進入,有著太多太多運數的存在!”

虞胭柔也是一笑:“城主,這就是我一個模糊的感知,信與不信,全在城主一念之間。”

塗又亦凝視著人,數息後才語:“好,本主姑且信你一回又何妨!說吧,你想怎麼合作?”

虞胭柔再次看了看塗斑三人,語:“城主,你想要他們三位也參與進來?”

塗又亦卻是踱向了主位,坐下,然後隻看著須寒問,猶似苦口婆心地一語:“小須,本主從來不願對你擺什麼架子,隻是希望你清楚這一切都不過是看在吾族殿琴族主以及我界小姝主的麵子上。若不是這兩位存在,你真的以為你能在我妖人城的貞貞域裡獨當一麵嗎?”

須寒問聽而沉默了一下,接聲:“塗城主大人,我知道目前即使我戴上茉莉圓香譜,也可能完全不是你對手。但是——生與死,榮與辱,我須妖一族從來都知道怎麼抉擇!何況這次還是關乎我須寒問的家人!所以,塗城主大人,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明白一點,就算來日真要我須寒問粉身碎骨,那我也必會讓整個妖人城見證妖界最後一個須妖的決意!”

一番話落,塗又亦罕見靜默了。

虞胭柔凝著這一刻身上彷彿散發著某種光芒的須寒問,也是若有所思。

而塗斑和擎代錦則是眉頭緊鎖。

就在這會兒,廳外,一個輕輕曼曼的女音由遠及近:“又亦大哥,今天你竟是這麼閒嗎?那是不是該去我那兒好好坐坐了?”

屋內之人紛紛循音而望。

隻見一個塔腰傾城級的白膚美女人扭著腰盈盈而入。

她的目光稍微打量了一下塗斑四人,便直接朝主位上看起來我那麼一點無奈的的塗又亦走了過去。

“亦哥,你這是什麼表情嘛?難道不歡迎人家過來找你?真冇良心,哼!”白膚女人來到近處一說完,便直接摟著塗又亦脖子,在他大腿上坐了下來!

極具風騷!

這一幕——

讓臉譜下的虞胭柔目光不可察地一諷!

讓須寒問立刻移轉了視線,避免尷尬。

而塗斑和擎代錦兩人則是相視了起來,兩人並不認識這個女人。但從情況來看,這女人和塗又亦關係明顯不淺!

如此明目張膽地摟摟抱抱,不是妻妾,那也是情人!

“瑪妹,你先去花園那邊吧,莎莎她們都在,我在這談正事呢。”塗又亦雖冇抗拒白膚女人的挑逗,但還是平靜一語。

白膚女人聽而還是先下了他身,笑問:“是什麼正事?人家也想聽聽!”

塗又亦猶豫了一下,便看向了虞胭柔,問:“小胭掌司,既都聚於一廳,那也當作是一種運數。說吧,你想怎麼合作?”

虞胭柔卻是沉吟了起來。

這時,掃了她一眼白膚女人對著須寒問一笑:“須公子,你身邊這兩位看著挺眼生,不知他倆是你什麼人?”

須寒問並冇有理會,隻是對塗斑和擎代錦一語:“兄長,嫂子,這位是金白群的旺瑪紫禦,神齡境,和我交過一次手,未勝未負。”

話出,白膚女人旺瑪怔了怔,似是頗為詫異。

塗斑和擎代錦則是細細打量起人來,和須寒問不分上下,應該是她這個神齡境做的某種試探。

同時可以想象,目前金白群能夠在妖人城的青塗域中立足,那十有就是因為這個旺瑪!因為她和塗又亦這種親密情人的關係!

真不知道塗又亦的那三個夫人又是如何接受這個女人的!

“須公子,你叫的這聲兄長和嫂子是……”旺瑪還是有些不確定地問來。

“瑪妹,這黑斑年輕人據說是小貞貞同父異母的兄長,名為塗斑,旁邊的棕膚女娃是他的妻子,名叫擎代錦。’”塗又亦隨意開口。

旺瑪再次怔了怔,目光有所思。

數息後,她笑了起來:“真是讓人意外啊!恩副城主竟然還有一對和我人界有瓜葛的子媳!”

話落,塗斑接了話:“旺禦,你和寒問交手是為什麼?”

聞言,旺瑪失笑而語:“斑兄弟,你不知道你妹夫實力很驚人嗎?還不是神齡境便能夠和很多神齡境對抗!他可真不愧是當下妖界最後一個須妖!在我瞭解的一些紀史資料中,曾經的須妖一族那可是十分厲害的妖界種族!以最終係天浮空而存的須空樹為圖騰,世世代代都掌握著極其不凡的須空道詣,令輪迴中很多頂層至上逆頭大尊都十分忌憚!

“當然,除此之外,他擁有的那個茉莉圓香譜,可算是我人界眾多製譜界器師感慨不已的!總是能夠讓他超水平發揮實力,化險為夷!再過些年,興許妖界也將見證一個新起之秀!唉,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逆譜師為他量身製作!要是能找到這位逆譜師為本禦也製作這麼一個名字又好聽功能又完美無瑕的臉譜,那該多好!”

聽著這些話,塗斑略一沉思,便又問:“旺禦,那在你瞭解的紀史資料中,可有記載須妖一族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

誰知,旺瑪卻是一笑:“斑兄弟,這變故,你其實不該替須公子來問我這樣一個外人,一,這其中的變故我瞭解得還是十分有限,二,在當今妖界,誰會無所不知呢?我想,除了你們那位深不可測的壬戌陛下,彆無他人!”

塗斑思忖了數息,語:“旺禦,既然這位壬戌陛下如此深不可測,那金白群又為何還來妖界圖謀發展呢?你們就不怕她一朝震怒把你們所有的基業毀於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