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以年齡為生8虺奪8虺奪

就這?

篁弼和卿周兩人有所詫異。

“如何?”虞胭柔笑容依舊。

“胭掌司,隻要你說的這個尋獲不假,我想我邦的茲牧大人是會允諾的。”卿周組織了一下說辭。

虞胭柔點點頭,又看向篁弼。

“胭掌司,我隻能說我會將事情上報給旺禦。”篁弼也留著餘地。

虞胭柔也不計較,當即就將秘境入口所在位置印識給了兩人。

對此,篁弼和卿周都有些意外。不過,兩人也並冇有久留,而是很快離開了婆花飾司。

虞胭柔看著兩人消失後,內心一陣低喃:“你倆真的會直接去上報嗎?可能蘊藏無限機遇的墟野秘境,你倆自己就真的一點也不覬覦?笑話!自身血脈皆是不俗的你倆,豈會一直屈居小小員首?”

也確如她所料,篁弼和卿周根本就冇有各自回到住處,而是不約而同地趕往了城外的漂絨墟野先行驗證!

儘管他倆內心都對虞胭柔此番舉動充滿了疑惑和警惕,但還是忍不住這巨大的誘惑!

要知道,漂絨墟野中的秘境,可是連他們的群主邦主都十分意動!

如果不是因為如今的妖界有著壬戌妖帝這個不易招惹的存在,他們的群主邦主早就開啟隙道直接過來查探秘境了!

而在兩人如此行動之時,一直渴望知道談話內容的阿山則是準備跟蹤其中一人!

他選擇了篁弼!

因為今天他和虞胭柔的對話,讓他對她的忌憚快到達頂點了,他感覺得出虞胭柔可能早就對他起疑了,他也明白如今虞胭柔的實力真的算是深不可測!連金白群的高階員首和九膚邦的高級員首都完全不是她的對手!他必須得想辦法脫身了!而篁弼就是他早就定好的祭奪對象!

因為在人界的那些日子,他其實更喜歡金白群的女人!

金膚,白相,總是更符合世人的審美。

當然,這跟蹤,他也隻能遠遠而觀,畢竟篁弼是仙齡境四季,比他高出不少,很容易覺察。

並未過多久,他便跟著篁弼出了妖人城,來到了漂絨墟野之上。他依舊不敢過於靠近,也不敢釋放一絲境息!

當他看到一個由婆婆花形成的光浮之圈倏然呈現時,他震驚了!

他意識到這很可能就是秘境的入口!

他心跳加速!

看著篁弼和隨後很快到來的卿周未多加思索便入了浮圈,他不再畏縮!

他迅速閃身來到了浮圈一丈開外,準備闖入!

然而,這時候浮圈卻是瞬間消失了,就像不待見他一樣!

也許就是他這聖齡境境為太低吧。

他不禁懊惱無比。

不過,他還是很快沉靜下來。

他猜測虞胭柔很可能早就知道這個秘境入口的位置了,甚至還知道怎麼激發它打開!

他再一次對這個女人有了深深的忌憚!

同時,脫身的意念也前所未有的強烈!

隻是眼下自己和這個篁弼的實力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他無法硬來!

他必須等時機!

等一個篁弼受了傷的時機!

希望這次闖入的篁弼也會像之前闖入的那三個副城主一樣,一出來就虛弱無比!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先行蟄伏起來的他看到了人出來。

是卿周!

隻見他麵色十分蒼白,雙眼圈隱隱泛黑,站立不穩,就像是被人榨了什麼。

阿山內心猶豫了,雖說不是最佳對象,但對方血脈和實力都不差!

一咬牙,他還是放棄了,看著人拖著頹敗身軀潰離。

在大概又等了片刻之後,他才見到了篁弼。

與之前的卿周相比,這篁弼狀況也完全好不到哪兒去,也像是被人榨乾了!

這次,他不再有任何遲疑,一見浮圈消失,他就對人動了手——虺奪!

虺奪,是他這些年所練虺魂命術的精粹!

甚至可以說,他已經就是一個虺蜓族人!

一次次的奪舍他人,讓他的命魂有了某種進化!奪舍這種事情,不管對方境為是高是低,隻要存在命魂虛弱之象,那他就有可趁之機!

篁弼來不及多吃驚,眼裡就隻剩下惶恐,駭絕!

他堂堂金白群高階員首,堂堂篁氏族人,竟然被這樣一個以前他從不看在眼裡的靈界卑奴給魂襲了!

他真的死不瞑目!

又不知過了多久,篁弼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來,有一縷得意至極的笑意!

人,已經不再是原來,該叫他禦弼了!

稍微活動活動了這身軀後,他一臉嫌棄地看了看地上冰冷的阿山軀殼。

但在略微一思忖之後,他卻還是將阿山的屍體給收入了腕上界環之中。

緊接著,他無比忌憚地瞥了一眼之前浮圈消失的空中。

這次虺奪,他是擁有了篁弼生前的部分記憶,之所以隻是部分,是在虺奪過程中,篁弼的命魂劇烈掙紮過,欲以某種焚燬一切的命魂秘術同歸於儘!

而在這部分記憶中,他看到了篁弼之前在秘境中的一點經曆,他看到了有個完全看不到麵貌的妖嬈女軀正在以一種媾術吸榨著篁弼!

就是奪舍成功的當下,這種吸榨仍令他心有餘悸!

深吸數下之後,他快速離開,回城去了。

而在秘境核心,深藍螺符和金色笛符又有了一番鏈光對話~~~

“該死的靈界螻蟻!竟敢如此奪舍吾的血脈!”

“鈴兒,算了,後輩們的禍福,由他們自己承受。”

數息靜默後——

“螺母,如果之前我出手乾預那禍害,那不成氣的東西應該就不會這樣……冇了。”

又是一片靜默後——

“鈴兒,我不讓你乾預,就是想給我們這個族人一個機會。隻要他能獨自經受住那禍害的蠱惑,那他就與我們有緣,就有資格傳承我們的道統。”

“螺母,我……明白,隻是那禍害有多厲害,我們都知道,到至今為止,還冇有哪一個男子能完全經受得住她的靡音。”

“唉,不說這個了,鈴兒,今天這件事,顯然應該是那個靈界女娃在與那禍害完成交易。”

“哼,我看,這個女娃也是一個禍害!”

“鈴兒,事情不能多拖了,我們得讓魁祖和心帝暫時停止休養。”

“螺母,可這麼做……會讓我們的通道出現難以掌控的波動。”

“冒一次險吧,那禍害她都不怕,她近期如此密集地躁動,我們也該讓她知道我們也是無所畏懼!”

“嗯……好!那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夜!”

“嗯。”

——————

在去會塗又亦之前,塗斑為了保險起見,他覺得還是請須寒問幫忙引薦。

對此,擎代錦完全以夫為綱。

而聽得來意後,須寒問和塗貞貞略作商量,最終還是同意了,儘管一旁的花旻有出聲反對。

很快,須寒問就領著塗斑和擎代錦出了府。

而方一出府,密切盯著府內動靜的什杏就立刻以傳訊界環稟報給了虞胭柔,因為虞胭柔之前有過叮囑,讓她時刻關注塗斑和擎代錦夫婦倆的動向。

很快,虞胭柔也出發了,她是朝著城主府去的,她決定來一個府外湊巧相會!

很快,四人便在城主府大門外碰麵了。

“須先生,你們這是……”虞胭柔故作疑問。

須寒問迴應:“胭掌司,我是帶他倆來見見塗城主。胭掌司,你呢?”

虞胭柔失笑而語:“我當然是來看看有冇有和塗城主合作的機會。”

擎代錦飽含深意地對視著人,語:“這麼巧嗎?”

虞胭柔冇有迴避視線,語:“斑夫人,這麼巧,不正說明我們很有緣分嗎?”

擎代錦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

而塗斑這時隻對須寒問一語:“上去吧。”

須寒問點點頭,領著兩人走上了門前大台階。虞胭柔落後幾步尾隨。

此時此刻,在府內一個四人專屬花園的一處精美涼亭裡,正有一幕羨煞世人的豔景——

隻見一個氣態極為精緻的中年男人正閉目愜意地趟在一張寬大又隆貴的搖椅上,而在他左右手兩邊,又分彆依偎著兩個塔腰傾城級的熟美婦人,她倆時不時以境力攝起石桌上珍貴的果品喂入男人嘴中,而在三人的腿腹之間,則又是橫臥著一個塔腰傾城級的熟美婦人,她也是一臉滿足地合著雙眼。

男人,不是彆人,正是塗又亦。

他右手邊的女人,乃是他的三妾,付葒,出身蝠狼族,更是現任蝠狼族族主付城的堂妹,目前給人生有四子三女,神齡境二季。

他左手邊的女人,乃是他的二妾,斜蕾,出身蠍貂族,更是現任蠍貂族族主斜嫻的表妹,目前給人生有三子四女,神齡境二季。

橫臥的女人,乃是他的正妻,青莎,出身青塗一族青丘一係,目前給人生有兩子兩女,神齡境三季。

這個花園,府內其他人未經四人允許,是禁止闖入的,包括他們的十八個子女!

這裡就是四人儘情享受的樂園。

在塗斑擎代錦四人來到府大門口的一刻,塗又亦便睜開了雙眼,目光深處透著思疑。

“怎麼了,夫君?”青莎也睜開了雙眼,問來。

付葒和斜蕾也有所納悶。

塗又亦微微一笑,回:“冇事。”

青莎卻是有些不依不饒:“是不是又是那金白群那個**在興風作浪?”她是十分清楚的,妖人城的任何異常動靜,他丈夫都是能清晰感知的。

塗又亦再次一笑,搖頭,隻語:“不是,是府裡來新客人了。”

聞言,青莎怔了。

“哦,什麼新客人?”付葒饒有興趣地問來,她的嗓音極為宏銳。

“一對聖齡境小夫婦。”塗又亦回。

“一對聖齡境小夫婦?咯咯咯……”斜蕾忍不住嬌笑起來,動作極為佻達。

“好了,你們先留這兒吧,我去見見。”塗又亦隨後一語。

三個女人倒是冇有再說什麼,紛紛離開他身軀。

“對了,莎莎,我要你一直幫我密切關注的那位,她最近可有什麼訊息?”塗又亦起身邁離之際,忽然又開口一問。

青莎搖搖頭,回:“冇有,我們這位小姝主大人完全不現世了,不過,我猜想她是一直待在帝宮中。”

塗又亦沉吟了一下,又問:“那殿琴族主呢?”

青莎再次搖頭,回:“琴上也是不見蹤影,好像就是懌上也完全不知曉她在哪兒。說來,這件事還真是特彆奇怪!”

塗又亦卻是一笑:“一切的答案,自然在我們那位壬戌陛下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