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從獸隙靈道走出來的麒麟

在龍鳶贏得駱臨100萬齡幣的時候,靈獸城城外不遠的一處幽靜虛空,忽然,就出現了一個圓圓白洞,緊接,一頭純白麒麟,悠然而現!

這一幕,靈獸城內並無一人察覺。

就是身在城主府的一天齡,他也冇有什麼明顯感應。不過,若是此刻他在,他應是能夠發現在這純白麒麟背上,是有一位滿頭銀絲且又精神矍鑠的雪袍老姥(音mu)安然坐著!

是的,尋常之人是無法看到這位雪袍老姥的。

而她則正是借獸隙靈道悄然越過靈界界壘的。

這裡得略微說明一下:

獸隙靈道,隻是獸界獸隙之一!它的一端是獸界,一端則是靈界。

其他的,還有獸隙妖道、獸隙鬼道、獸隙人道、獸隙魔道、獸隙聖道、獸隙仙道、獸隙神道。

需要一注的是,獸隙靈道和靈界的靈隙獸道,那並不是同一條隙道!

九界每一界,都是擁有各自的八條隙道!

隙字之前的界名,就代表主端,道字之前的界名,就代表分端。

其他八界的隙道之名,如此類推即可。

而開啟這些隙道則需要道鑰,道鑰一般分為臨時的和長久的,且臨時的,通常都屬於固定的、短時限和一次性的,而長久的,通常都屬於自由的、長時限和多次性的。

打個比方:一個人在靈獸城使用靈隙獸道的臨時道鑰,那他通常隻會偷越到獸界的獸獸城,並且這道鑰很快就會失效,而若使用長久的道鑰,那他則可選擇到獸界任何地方,也就是比較自由的,同時,這道鑰不會輕易失效,還可重複使用!

另外,九界各自的界壘是能夠完全隔絕這些隙道的,隻不過目前每一界都冇有這麼做,都是留了一定餘地,讓這些隙道能夠在規定時間內通過少許的人。

這個規定時間,有的是一個月,有的是一個季節,有的是一年,更有的是十年,等等。

而這也就是人們時常偷越界壘的由來。

“嗯……那種古老的藥界士練法波動,的確是來自這靈獸城。”雪袍老姥雙目鎖定靈獸城上空,似乎在她眼裡,這上麵懸浮著什麼殘餘之物!

而聽她這話語,顯然,她來這靈界,就是因為一天齡傳授給龍鳶的藥界士練法!

另外,她知道藥界士練法,並且又能通過練法波動追蹤而來,這就足以說明她的來曆極不簡單!

那麼,她究竟是什麼人呢?

麒麟落地,馱著無影的雪袍老姥一步一步邁向靈獸城城門。

——————

靈獸城。

多塔園。

這是一個建有很多高塔的美麗遊園。

在這過午時分,園中休息的人不少。

其中,就有壺陀,他正躺在一個塔頂呼呼大睡。

當駱臨以界環傳來聲音之時,他隻是翻了個麵,並不想迴應。

“壺陀大師!你最近幫我們家煉製的成獸漿是不是偷工減料了?”駱臨思來想去,又想到了這個可能。

“你說什麼?!老夫偷工減料?!”壺陀睡意全無,火冒三丈!

“壺陀大師,你人現在在哪兒?我當麵和你談!”

“多塔園,最西邊的塔頂上!”

“好,我馬上到!”

壺陀拿起九腰蘆猛的喝了一口,氣呼不已:“竟然指責老夫偷工減料,花花個界!老夫待會兒非扒了他皮不可!”

然而,當駱臨來到,並把鬥獸場的發生情況講給他聽後,他就徹底呆了起來。

好半晌,他纔回神,一臉凝重地問來:“小子,老夫要去找一下鳳大紈主的那個閨女!”

“壺陀大師,你這樣去,就不怕幫我們家煉製成獸漿的秘密泄露了?”駱臨卻是一盯。

壺陀聞言,一哼:“小子,你以為那鳳大紈主是吃素的?他恐怕早就猜到是老夫暗中幫助你們駱鶴兩家,和他家作對!”

“什麼?壺陀大師,那鶴家的分獸膏果然也是你煉製的?你……這不是左一套右一套嗎?”駱臨有些氣憤。

“小子,老夫做事,向來公道!可不會輕易偏向誰!好了,老夫現在冇空搭理你,得去找那女娃查查,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壺陀說著,就要走。

“等等,壺陀大師,我和你一起去吧!”駱臨連忙一叫。

壺陀又是一哼,未再搭理。

——————

城主府。

盎然花園。

一天齡在石凳上,閉目安坐。

得勝歸府的龍鳶很快就過來找他了。

“一天齡,那枚丹的效果非常好!我想照你說的方法再多練一些,你讓那條九茸醉蛇幫我把這些分獸膏和成獸漿都舔一下吧!”說著,龍鳶就拿出不少分獸膏和成獸漿來。

一天齡睜開來,看向她,微笑而語:“龍小姐,你想讓這小傢夥多乾活,就應該給它一些好處。”

龍鳶不由一笑:“好!我這就讓人把家中窖藏的美酒拿幾壇來!”

一天齡見她就要走,卻是叫住:“龍小姐,這條小傢夥還是先跟著你吧,你練藥肯定要練不少,再者,你也需要專心投入,我,就不在你旁邊多打擾了。”

話落之時,一天齡將九茸醉蛇從袖中輕輕捏了出來。

隻見小傢夥似乎頗為不滿,還有些睏意。

龍鳶也不多推辭,對九茸醉蛇笑來:“小傢夥,你主子說得也挺對!你就暫時先跟著我,我保證每天都給你好酒喝!”

九茸醉蛇看著她,濛濛雙眼似有猶豫,但最終還是任龍鳶捧著,然後就又閉上了雙眼。

“一天齡,你的住房,我讓我的貼身侍女帶你去!小養,過來,你帶一公子去他的住房吧!”龍鳶隨即伸手一招不遠處的侍女小養。

“是,小姐!”侍女小養立刻小跑過來。

一天齡看向侍女小養,目光似含微思(注意,這個眼神比較重要)。

“一天齡,你這境為也該多努力了,連我的侍女都要比你強,她都已是靈齡境四季了。”龍鳶注意了一天齡目光的異樣,隨即笑來。

一天齡失笑,未語。

“一公子,請你和我來吧!”侍女小養低著頭,頗為恭敬地語來。

“有勞了,小養姑娘。”一天齡也是十分和氣地接聲。

侍女小養不由莞爾:“一公子您可是我家小姐看重的客人,請彆客氣,隨我來吧!”

一天齡跟上了。

而龍鳶則是捧著九茸醉蛇走向了她的院屋。

不多時,她就從屋內取出了幾壇十分濃鬱香醇的美酒來。

頓時,九茸醉蛇立刻興奮起來。

隻見,它嗖的一聲就竄進了其中一個壇內!

龍鳶不禁一笑:“真是一條小酒鬼!喝吧喝吧,像這樣的好酒,我還是能夠供應得起你!”

九茸醉蛇擺了擺壇外的小尾巴,似乎是一種淘氣!

龍鳶也不急,索性在旁坐了下來,慢慢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