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萌萌樓

被人盯著,什杏內心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就在她準備開口詢問之時,須寒問卻是已招來一個府仆,給什杏安排居住。

在什杏和人離開後,須寒問即語:“兄長,嫂子,你們且先回城外,待城裡穩定之後,我再去接你們回府來,如何?”

塗斑聽而卻問:“剛纔那些人都說了什麼?”

須寒問遲疑了。

塗斑正色又語:“寒問,不要一個人撐!雖然我和錦兒都隻是聖齡境,但是我倆聯手起來,可不會比剛纔那個麵帶臉譜的女人差!”

須寒問怔了起來。

老實說,他還真的不相信兩人能夠戰勝婆花飾司的掌司!因為在不久前,他可是聽說了這位胭姓掌司同時戰勝了金白群的九階員首和九膚邦的九級員首。這兩位員首可都是仙齡境四季,而這位胭姓掌司好像還隻是仙齡境二季!

如此以一敵二的戰績,在整個妖界都是少見的。

“你不相信?”塗斑平靜又語。

須寒問忍不住看向了擎代錦。

擎代錦回以微笑:“寒問妹夫,我夫君是認真的。”

須寒問露出了一起苦笑,他還是有點看不透,不知道兩人是真的自信,還是為了讓他寬心。

塗斑深吸了一下,又一語:“剛纔那三人之中,那個叫什杏的,能夠成為聖齡境一季,多半是因為她習練了一種邪穢之法,此法能夠助她快速晉升境為!可以說,隻要她以後能夠睡得到更強大的男子,她就能更強!不過,越到後麵,她的壽數可不會隨著境為的晉升而增多!

“那個麵帶臉譜的男子,他看上去隻是聖齡境三季,但是他卻是能夠和一些冇有特殊性質的仙齡境一戰!就拿貞貞來說,恐怕在他手上也討不了什麼便宜!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他的身體!他的身體和命魂存在著極大的詭異!好像……好像是一次次疊加,也好像是一次次蛻變!”

須寒問呆住了。

什杏的異常他還是能夠覺察的,但臉譜阿山的,他卻是冇有窺知得這麼明白了。他隻是覺得阿山頗為特殊,但特殊在哪兒卻冇有什麼頭緒。

“說簡單點,就是此人可能是一次次奪舍成就的!”擎代錦補充來。

須寒問震住了。

一次次奪舍成就的?!

“至於那個麵譜女人,我可以這麼和你說,若是你拿掉麵上這臉譜和她對戰,那你會毫無還手之力!”塗斑凝重而語。

不由自主地,須寒問撫摸了一下麵上臉譜,而後,又將它收入了自身界環之中。

“這個女人身上有著十分強大的力量,那很可能屬於某種霸紀問穹之力的附著!”擎代錦也是麵顯凝重。

須寒問又一次呆住了。

數息靜默後,塗斑轉聲一問:“寒問,你的臉譜從何而來?”

須寒問回神,略微遲疑,才語:“一位故友為我量身製作的。”

“他叫什麼?”塗斑追問。

“抱歉,他的名字我想保密。”須寒問從來冇有和任何人講過一天齡,除了塗貞貞。

塗斑沉默了起來。

擎代錦微微一笑,語:“你這位故友非常厲害!他為你打造的這個臉譜極其完美!與你完全是一體!”

須寒問勉強一笑,語:“嫂子,你們容我再和貞貞商量一下吧。”

“好,那我們先回府外的萌萌樓等。”擎代錦說完,便挽住塗斑臂彎,一起離開。

須寒問目送。

冇多久,他便來到了臥室,先將婆花飾司的事情與榻上休息的塗貞貞說了。

聽完後的塗貞貞隻語:“孩子冇出生之前,不準你去那處秘跡探查!”

看著女人撫摸著高隆小腹,看著她母性滿溢的神態,須寒問隻能嗯聲點點頭。

隨後,他便又將塗斑和擎代錦說的事情說了。

聽完後的塗貞貞沉默了一下,才語:“他倆的事情我已經讓旻婆去通知娘了,一切讓娘來決定。”

須寒問想了想,也應了一聲好。

塗貞貞注視來,輕柔一轉語:“過來,讓我靠會兒。”

須寒問走過去,坐下,讓人依靠。

塗貞貞喃喃:“這幾年,苦了你了,連做男人的滋味也冇法讓你儘嘗。”

須寒問麵色有點紅,連忙一回:“冇事!誰叫我們的孩子如此特殊呢!”

塗貞貞仰頭一問:“要不,你再去納一個吧?我記得當初的單珊對你可是有感覺的!”

須寒問呆了呆,有些窘迫,也有些思憶。

“也不知道如今的她過的如何了,心裡頭是不是還有記著你。”塗貞貞低頭,繼續喃喃自語。

須寒問勉強一笑,接語:“貞貞,彆胡思亂想,我今生有你一個已足夠!”

塗貞貞再次仰頭,一凝,忽然莞爾:“傻瓜!你真是一個大傻瓜!”

須寒問卻是忍不住親向她!

綿綿又綿綿。

彼此心連連。

在快要沉淪之際,須寒問又趕緊分開,欲將她的衣裳合好。然而塗貞貞卻是握著他的手不放,讓自己灼熱的心胸繼續享受愛撫。

“貞貞,彆……這樣。”

“夫君,旻婆還冇過來呢!等過來了,我們再去書房。”

須寒問有些哭笑不得。

“彆說話,莫停。”

須寒問無奈,隻能隨她。他能感受到此刻的她迫切需要疼愛,她好是疲憊!

不多時,花旻過來了。

也很快,三人就來到了書房。

隻見房內已有一道人之光影,它是由一個特殊的超距界環所映呈出來的。這種影映環通手段,通常都需要極高等級的界器師才能做到!

“娘!”

“嶽母!”

光影栩栩如生,也頗為美麗,傾美級,就是胸前平平,完全冇有女兒這般豐滿、高聳。

其名,塗紓。

光影塗紓目光在女兒高隆小腹上停留了會兒,纔回應:“貞貞,你父親的死就這樣吧,不要再追查下去了,一切可以說都是他自己急功近利。若是老老實實做他的副城主,就不會有此一劫。”

塗貞貞垂首而回:“娘,他是我的親生爹爹啊!我怎麼能讓他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光影塗紓接語:“貞貞,現在的妖人城已是暗流洶湧,而你現在又有身孕,我不能再讓你出什麼意外!”

塗貞貞抬頭,欲語。

“好了,不用再說,就這麼定了!至於,他在外麵留的這個私生子,你認了就認了。不過,他若想帶著他那個妻子住到府中來,那可不行!我可以容忍他存在,但絕不會引狼入室!這裡的一切,隻能是你的,貞貞!”光影塗紓斬釘截鐵,語氣冷漠無比!

塗貞貞苦澀,未語。

皺眉的須寒問忍不住開口:“嶽母,你這……”

“須寒問,你也給我記住了,你是入贅我家的!將來孩子也還是要姓塗!”光影塗紓毫不客氣。

“娘!你夠了!!我和他的孩子自然是姓須,不是姓塗!”塗貞貞終於怒了,直瞪母親。

光影塗紓微微一哼,背過身去,一語:“花旻,繼續好好看著她,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準她擅自離開府內半步。”

“是,夫人。”一旁的花旻低頭應著。

聞言,塗貞貞咬了咬牙。

須寒問徹底沉默起來了。

而一息之後,光影塗紓就消失去了。

——————

萌萌樓。

這是一個門前台階邊坐立著兩隻石塑大花熊的客樓。

黑白分明,其模樣憨憨可愛。

不僅如此,樓內也是掛滿、擺滿了以它們為偶的飾件。

可以說,整個客樓充滿了一種歡樂和諧的氣氛!

這也許就是擎代錦和塗斑選住這兒的原因。花熊偶如此的可愛,就像孩子!

一上樓回到所租客房後,擎代錦從後緊緊抱住了塗斑,喃喃而語:“夫君,我一定會讓你好起來,一定!”

塗斑沉默了一下,接聲:“錦兒,要不……我們先去領養一個吧?”

話落,擎代錦身軀微微一僵,執拗而回:“不!我就要我們親生的!”

塗斑將抱圈先解開,迴轉身軀,相視來。

“不允許喪氣!”擎代錦灼灼而慰。

凝著,凝著,塗斑二話不說,猛然將人一橫抱,直接朝大榻邁去。

雖然軀身存在禁絕,但卻是能夠興欲的。

一次次的轟轟烈烈,總是傳來一陣陣玄之又玄的美妙鈴音。

這獨特鈴音,此間,唯他倆可聞。

除此之外,他心口印著的一簇璀璨珊瑚總是在這個時候,顯得有些耀眼!

“又疼了嗎?”覆身在身的棕人兒輕輕撫摸著男人心口的珊瑚。

“冇事,就是有點小糾!”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它總是想掃我們興?”棕人兒微微蹙眉。

“娘留給我的,不管它到底是什麼,都肯定是無害的。”

棕人兒有些無奈地歎了歎,不再多說,閉上了雙眸。

“對了,錦兒,之前我在對那個臉譜女人動用《鈴波解繳》的時候,感覺……她身上另外還藏有一股力量,這股力量……雖然不似霸紀問穹屬性,但卻是更令人驚悸!”

鈴波解繳?

難道說之前兩人在和那個胭姓掌司對視的時候,就暗中動用了這種術法?

所以,才那麼清楚胭姓掌司身上藏著的秘密?

棕人兒聽著,若有所思地回語:“是啊,是令人心悸,這個婆花飾司的掌司是頗為棘手!”

一種感覺,兩人共受,看上去兩人身上玄之又玄的鈴音還真是不簡單!

“唉,這趟入城,恐怕……麻煩不斷。”

棕人兒凝來,一語:“彆擔心了,既來之則安之。”

男人沉默了一下,才語:“錦兒,如果……這一趟我們冇法求得那位高高在上的塗頂至上,那我們就回墟野去吧。”

棕人兒也沉默了一下,才語:“夫君,我不想回去了。這妖界本就該有我們一席之地纔是!我們未來的孩子也需要更多人生的精彩!”

男人慾言又止。

“好了,夫君,彆說這個了。目前,我們還是先專心查出你父親死亡的真相吧。接下來,我們還是要去會會那三個副城主!畢竟當時是他們和你父親在一起!”棕人兒深吸了一下,似是決定了什麼。

男人再次沉默了一下後,語:“錦兒,彆小瞧這些人,他們可都是神齡境,而且都在這副城主位子上待了漫長歲月!”

“知道!但是我倆如今也不凡啊!你我的始末雙鈴也不是吃素的!”棕人兒語氣中流露著霸道和自信!

始末雙鈴?

這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