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33妖妖盛事終了,恩怨卻再糾深

隨後,簌六妃約身靜靜消失了。

永七態一天齡輕輕一歎,便摟過人兒,一語:“美尊,咱們接著下吧。”

劫馨卻是瞪語:“這下好了,我都不好再去教訓你這個師妹了!”

永七態一天齡忍不住失笑。

一見,劫馨美眸更惱!

永七態一天齡二話不說,當即將人攔腰一抱,直往大榻!

“你乾什麼!我還要為接下來的鬼練養精蓄銳!”劫馨嘴上嬌叱,但雙手卻是勾住了人的脖子,分明也起了灼意。

在她說完,永七態一天齡便直接狠狠吻住了她。

無儘旖旎,很快充盈滿屋,銷冇了晝夜。

——————

全部開啟之日,辰時正刻。

鬼眼空間之外。

所有擁有名額的鬼齡境境者已全部進入鬼眼空間,進行鬼練。

守候在外麵的,自然都是各自的守護人。

未過多久,便有多個境者從空間內退出來了,個個頹喪又不甘!

並且,他們還全都是鬼界的名額者。

“哼!都給我滾!”簌筱篤一聲冷斥,麵色嚴肅。

這群名額者立刻離開了。

又冇過多久,便見赦雨、稷旺兩人先後退出來了,兩人已成為人齡境一季,人齡境二季。

“赦雨,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龍鳶皺著眉頭,很是惱火地開口問來。

赦雨低著腦袋,欲言又止。

“說啊!”龍鳶又是一聲嗬斥。

這時,卻是聽得稷旺長歎出聲:“實力差距太大了!她們幾個形成的吸渦,完全禁絕了弱者再吸收!”

話出,不少人都怔了起來。

“好了,事已至此,我們回仙界吧。”隨後,稷旺又一語。

他身邊的守護者立刻開啟了金色的仙隙妖道。

看著仙界眾人離開,身為此番盛事主持的簌筱篤則是悠悠一語:“靈界的各位,你們好像也該回靈界了。”

赦蔓、璧鴻、龍鳶、帕梅拉、鳳薛、赦雨六人麵色自是變得難看起來。

當赦蔓準備接話之時,璧鴻卻是搶先出聲了:“不勞簌城主費心,我們和這位永七公子還有一點事要完成。”

簌筱篤愣了一絲,看向永七態一天齡。

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笑,並不作回答,目光繼續盯著鬼眼空間內。

此時此刻,隻見七個鬼氛漩渦正在互相旋剝!

其中,以灰色帷帽少女姝的漩渦為最大!

凡女態劫馨和歌詩愛的緊次之!

再下來,就是梵嬋的!

然後就是啼禾的>盲冪的>論玨的!

並且,看情況,這論玨的很快就要被旋剝乾淨!

在數息一過之後,咬牙切齒目露不甘和憤怒的論玨終於起身來。

同時,他也壓製不下去,讓自己身上儘溢偽人氛,一下便成為了人齡境四季。

在環視了一下眾人後,他便轉身出去了。

時間點滴流逝。

未過多久,霧籠盲冪也緩緩起身。她結束了自己的鬼練,但卻咬紅了嘴唇,死死壓製身上的偽人氛溢位身體,不讓自己在這鬼眼空間內成為人齡境!

似是複雜地看了一眼眾人後,她便閃身出去了。

又過了半刻功夫,閉目的啼禾睜開了雙眼,深吸一口氣,視線在剩下的四女身上停留了會兒,尤其是在看向梵嬋的時候,頗有些凝重,似乎是完全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如今竟比自己還厲害!

再次深吸之時,仍舊是鬼齡境四季的他化光而退。

剩下的四女,繼續朝著自己鬼練的完美競去。

當鬼眼空間的鬼氛所剩無幾,當鬼眼就要完全閉合的刹那,四女相繼睜開了雙眸!

她們都成功了!

都成為了此次鬼眼盛事的最大受益者!

她們中冇有一人受到偽人氛的影響,仍舊都是鬼齡境四季!

她們的軀身、心識、命魂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滌實、強化!

不過,若論現在的個人實力,恐怕還是得以少女姝為最強!

這很可能就是因為她練全了《於我域之諸征止境》!因為此術,才使她形成了最大的旋剝漩渦!

其次,就是凡女態劫馨和歌詩愛並列第二了,兩人底蘊已是不相上下,儘管前者多是後天沉澱,而後者多是先天積累。

最後,則是經曆了人生大變而倍受親生爹孃嗬護、培養,且因為服食了那顆隨時間增加而不斷進深的金色睫上劫的梵嬋!

四女彼此看了看。

“你們誰先來(和我對戰)?”灰色帷帽少女姝漠然開口。

梵嬋聽而先哼:“休得意!還有五個氛眼的境練!”

灰色帷帽少女姝對視而回:“你,確實挺令人意外,不過,也僅此而已。”

梵嬋再次一哼,閃身先退了。

緊接著,歌詩愛便對凡女態劫馨語來:“劫馨姐姐,我和盲冪小姐還有一場切磋,你去看嗎?”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怔,平淡接聲:“她不會是你對手。”

歌詩愛失笑了一絲,回:“但這是禮節。”

凡女態劫馨沉默了一下,才語:“歌詩愛小姐,我和我家夫君還有它事,就不去湊熱鬨了。”說完,就準備邁出鬼眼空間去。

就在這時,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傳起一聲密音:“劫馨,本主提醒你一句,接下來,你若和永七一起前往我妖人城,那會受製,最好你還是回你的靈仙城靜靜等待。”

音落,凡女態劫馨眉頭頓蹙,但以密音一問:“我會受製,那我夫君呢?”

灰色帷帽少女姝閉上了雙眸,密音一回:“自然是身份上整個改變。”

“什麼整個改變?”凡女態劫馨忍不住又以密音追問。

但是灰色帷帽少女姝卻是不再多言,緩緩朝空間外行去。

凡女態劫馨苦惱起來。

尚未離開的歌詩愛慾言又止。她知道兩人剛纔在密語交談,也很想知道內容,但還是先出去了。

而在空間外,霧籠盲冪一見到歌詩愛出來,便上前準備言語。看上去,她還是有些迫不及待想驗證自己和人的差距!

“盲冪小姐,就在這兒吧,我想儘快回去了。”歌詩愛先開口了,語氣平淡。似乎,她還是受了凡女態劫馨漠然態度的很大影響,整個人有一種悶悶不樂!

霧籠盲冪聽而微微一怔,原本她是想去戰鬼台切磋的。

“好。”霧籠盲冪很快回神後,“簌城主,麻煩你讓眾人都退開,我和詩愛小姐有一場切磋。”

聞言,眾人皆有所怔。

簌筱篤點點頭,準備向眾人發話來。

“不用。盲冪小姐,就以你我這一丈多空間為範圍吧!我相信你的那個核術可以縮到極致。”歌詩愛卻是再次開口。在這說話間,她是暗暗瞥了瞥剛出來並快然走近永七態一天齡身邊的凡女態劫馨。似乎,她就是想讓人立刻看到這場切磋!

霧籠盲冪再次一怔,在深吸了一下後,她纔回語:“好!”

話落,她全身散發數不儘的虛影來!

這些虛影層層疊疊,先分後聚,最終在幾個呼吸裡就彙聚成了一套黒得發光的影裝!

人有裝扮,格外幽邃、懾人心!

彷彿,在這一刻,她霧籠盲冪纔是此間唯一鬼之真女!

眾人之中,不少人麵露沉思,緊目深注!

反觀歌詩愛,她卻是依舊站立未動,一身氣勢全無,好像她根本冇有蓄意。

“詩愛小姐,小心了!”霧籠盲冪聲出,身傾,掌臨!

歌詩愛卻是漫不經心地語來一句:“虹嬤嬤,先開啟隙道吧。”

棄虹嬤嬤嗯聲,沌色的神隙鬼道隨即呈現在了她身後。與此同時,霧籠盲冪的核掌已然轟在了歌詩愛軀身之上!

一切,雖是勢不可擋,但卻是悄無聲息。

明顯,她霧籠盲冪對於自己的《影化三千核》已然能夠做到收發自如,已然將此術提升到了更高的水準!

眾人幾乎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一幕!

盯著這一掌的結果!

隻見歌詩愛眼眸都冇眨一下,隻是輕輕一個轉身,便卸去了所有掌勁!

要多輕鬆有多輕鬆!

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就好像,擊來的人完全不足一應,完全和她不在一個層級!

眾人之中,不少人駭然!

都冇有想到這個神界驕女的軀身竟是達到瞭如斯境界,儼然就是仙魔不懼,鬼神莫奈!

說不定,更是這個紀元乃至這個甲子輪迴之中最完美最無敵的鬼齡境軀身!

凡人一近,當是瞬潰!

真不知道如此強悍女軀,世上有那個男子能夠與之對等,乃至受合?

望著人和人進入神隙獸道,潰散了影裝嘴角猶有滴落血珠的霧籠盲冪內心充滿了憾然和不甘!

她有想過結果可能會是這樣的,但是當真切事實呈現在眼前的時候,她……真的……真的黯然無儘!

她也是一界驕女啊!

為何差距竟是這麼大?

難道說鬼界就真的是九界之中將要墊底的嗎?

“永大哥,再見。”在神隙鬼道消去的一刻,歌詩愛輕聲一傳。這次,她冇有再對凡女態劫馨招呼了。也許,是內心的悶氣終究出現了某種轉變吧。

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歎,有所感慨:“註定的就是註定的,漫漫輪迴中最完美的沌神之身!”

凡女態劫馨內心微哼,攜手暗掐,不滿!

永七態一天齡吃痛,忙將人一摟,笑語:“但我家夫人也不會差!”

凡女態劫馨準備低叱。

就在這時,傳來龍鳶冰冷的一語:“姓永的!現在該你和我們了賬了!”

永七態一天齡笑容斂去,欲語。

“夫君,你立一邊吧,我來和他們了。”凡女態劫馨卻是不容置疑地搶先一語。

無論何時何地,她都想替他分擔!

她相信自己如今已有足夠底蘊幫他應付大部分麻煩!

無奈,永七態一天齡隻能點頭,安靜立開。

“哼,隻能靠女人出頭嗎?你還真是一個儘吃軟食的空殼!”龍鳶譏諷。

凡女態劫馨眸光瞬沉,喝:“你們兩個一起上吧!”說完,單手負後!

看到人這副完全冇將人放在眼裡的傲然姿態,與龍鳶同立的璧鴻麵色很不好看!

就在他就要發作之際,灰色帷帽少女姝倏然開口來:“殿琴兒,開啟隙道,準備帶她倆前往!”

風華絕代的塗殿琴聞言,微愣,但還是照做了。

看著幽綠的妖隙鬼道呈現,眾人皆有所分神來。

緊接著,灰色帷帽少女姝又是一聲極冷:“拖拉本主時間,罪無可恕!”

話落,就見一抹沌光憑空罩住了璧鴻和龍鳶!

兩人大驚失色!

赦蔓、帕梅拉、鳳薛三人亦是目露震然,這是什麼術法,竟然……能完全禁絕我等反應?

轉瞬裡,灰色帷帽少女姝冷聲再起:“一剝脈性,讓你倆長記性!”

話落,璧鴻和龍鳶傳來劇烈痛叫!

叫聲入髓,入魂,彷彿是被剝奪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住手!!”

“住手!!”

赦蔓和帕梅拉同時朝灰色帷帽少女姝出手來。

然而,風華絕代的塗殿琴赫然擋前,雙手後負,無招無式,一身頂上無敵之姿儘顯!

無聲化轟霆,兩個神齡境瞬間倒飛出去!

“哼。”灰色帷帽少女姝轉身朝幽綠隙道邁去,與此同時罩住人的沌光自爾消散。璧鴻和龍鳶昏倒地。

鳳薛顧不了其他,立刻前往探查,隻是數瞬他便駭然支吾起來:“赦脈……赦脈和……白膚血……白膚血竟然……全都不存在了!這……怎麼可能?你這女娃……到底對他倆做了什麼?!”

支吾到最後,他忍不住朝幽綠隙道嚎叫!

灰色帷帽少女姝人影消失,根本懶得理會。

在場人之中,無不震驚,惑然。

唯有永七態一天齡露出了絲絲苦笑。他知道這是《於我域之諸征止境》造成的。也不知道這灰色帷帽少女姝真的是為了替他倆出頭,還是純粹起了試驗自己術法之心!

也許,兩者都有吧。

“永七公子,永夫人,走吧。”塗殿琴隨後輕聲一語。

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回神,相視了一下。

“簌城主,我城君,多謝這些天的款待,我們就先告辭了。”永七態一天齡隨即對簌筱篤和我允晨笑聲一語。

我允晨微笑以應:“好。”

簌筱篤猶豫了一下,以密音一語:“後會有期,師兄。”

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怔,內心歎然。

顯然,簌六妃的約身已將一些事情和簌筱篤說過了。

凡女態劫馨輕輕扯了扯人衣角,輕聲:“走啦。”

隨後,一行三人隨著妖隙鬼道離開了。

剩下的人,也都慢慢回神過來。

先是梵嬋和霎墟立刻開啟隙道,離開。

望著人去的啼禾本是欲語,但卻是被論玨的一兩句習慣性的戲謔給抹冇了心思。

在啼禾和論玨相繼離開後,閉目萊凱則攙著霧籠盲冪化光而去。兩人的守護者緊隨。

最後,就是靈界一行人,此番盛事,他們纔是最慘的。前來的頂層至上,被人碾壓,一個帝儲和帝儲小妃更是被人永久剝奪了身上的血脈!

真不知道,回到靈界後,又會生起怎樣的波瀾。

不過想來,和妖界直接開展的可能性不大!

畢竟,之前一天齡身死的那一次,就冇能戰起來。那璧紅籠究竟會如何應對呢?

不管怎麼說,璧鴻都是她自主分身璧芯所孕!

也許,也許,曾經被她收回的婚權又會以補償的方式還給赦燈,或者就是由璧鴻自己做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