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32簌六妃的遺約

時間流逝,很快來到了競奪的最後一天。

其餘七個戰台的競奪結果依舊冇有任何改變,凡女態劫馨七人依舊是無敵之姿。

由此,這七個戰台的競奪名額便迴歸了簌筱篤手上!

而簌筱篤自然是把這些名額給了聻族和夷族的優秀鬼齡境境者,畢竟聻族和夷族絕大部分頂層人物都在支援她上位。

接下來,就是鬼眼的全部開啟了——後天辰時正刻。中間還有一天空閒,算是給諸位盛事名額者用作最後的準備。

簌筱篤寢屋。

一個女仆進來回稟:“大人,城君(我允晨)他還在書房伏案休息。”

身著睡袍靜坐梳妝檯的簌筱篤聽後,沉默了一下,才語:“知道了,下去吧。”

女仆應是,低頭退離了。

好一會兒後,簌筱篤又閉目喃喃自語起來:“夫君,已經這麼多天了,你就這麼生氣嗎?”

自從固獸屋回來之後,我允晨就冇有再與簌筱篤同房,他一直睡在書房之中。而這似乎就是他我允晨管束簌筱篤的方式。

緩緩地,簌筱篤站起身來,神情十分低落。

就在她準備朝屋外走去的時候,忽然——她的腰際呈現一道楓紅之光!

一片格外美麗的楓葉飄在了她麵前!

簌筱篤見而一震,但很快就又低頭躬身,禮呼:“妃母。”

隨後,一聲歎息自楓葉中傳來。

緊接著,便是一道無比空靜的女音:“吾,本來不想再出現的,因為這會消耗吾僅存的約力,但是……再讓你和人這麼分睡下去,也勢必會影響你完美承繼吾之真身所留。

“吾叮囑過你,你和他必須多真心親近彼此軀身,唯有如此,你和他的力量才都會越來越強,而吾之靈身當初和我魔始祖的約定也纔會產生更好的結果!”

原來,簌筱篤能夠晉升如此迅猛,竟是要和我允晨多多雙修!

撲通!

簌筱篤跪了下來,低頭,咬唇而語:“妃母!我真的隻是想弄清那對夫婦的底細!”

“唉!”空靜女音再次一歎。

簌筱篤欲言又止。

“丫頭,吾可以告訴你,他倆不是你現在能去窺探的,就是吾這道約身也……恐怕不能!”空靜女音語來。

簌筱篤心中大震,難以置信!

在她看來,這世上,誰能夠讓一代霸紀問穹者簌六妃的絕世約身如此慎重呢?

“好了,你快去向他好好認個錯吧。至於這對夫婦,吾……會幫你去緩和關係!”空靜女音又語來。

簌筱篤聽而,一時間忘了回答。

“快去吧,我魔族這個孩子他並不是鐵石心腸,他隻是對你有些怨氣而已,隻要你肯真心認錯,他會立馬原諒你的,畢竟你們已經是一體。”空靜女音再次催促來。

簌筱篤緩緩起了身,咬唇忽語:“妃母,我和我夫君未來會出現……不可調和的矛盾嗎?”

空靜女音沉默了一下,才應語:“丫頭,我魔一族是他的根,你想讓他斬斷,可以說就是讓他背叛。若真是斬了,如此叛宗忘祖的男人,還值得你去為他生兒育女嗎?

“丫頭,愛一個人到最後,其實都是付出,可不是索取。這鬼界和魔界的矛盾,絕不應該是你們夫妻之間的隔閡!來日為帝,於外,你自可強勢一些,但於內,你卻真要好好珍惜你與他的緣分。女人這一輩子,能有個相知相愛的男人相守一生,已是莫大的幸福!”

簌筱篤默然了會兒,才語:“妃母,你說的,我記住了。”

“女人為帝,於內的分寸總是有些難以把握的,不過,就算你偶爾有些失度,那也冇什麼,因為吾相信我魔族這個孩子他是能夠對你忍讓的,誰叫他守的就是一尊大女帝呢?”空靜女音說到最後笑了起來。

簌筱篤麵色微微泛紅,聽而接聲:“妃母,你彆說了,這些天,我已經倍受煎熬,實在不想再空守這屋子了!我想抱他入睡!”

說完,人便化作了一道火紅之光消失了。

美麗的楓葉則是在好一會兒後,才喃喃起來:“我魔紀先,你……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絕密呢?唉,不管如何,也是時候替當初的靈身與你做一個最後的了結了。”

說完,楓葉消失無蹤。

——————

我允晨所在書房。

在那女仆悄悄前來探望的時候,伏案的我允晨自是察覺了。

不過,他還是繼續裝睡。

他必須等人主動過來認錯!

不然,兩人往後日子會越來越不好過。

當然,這些天,他也有過動搖,因為他也想念她身上那種迷人的芳香。

聞著,能讓人舒心,能讓人愜懷。

當火紅之光綻現來,他心頭終於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是有些怕她賭氣!

不過,他還是繼續伏案。

輕輕地,簌筱篤走近了書案,走到了他身邊。在咬唇凝視了數息後,她才帶著幽怨地語氣開口來:“你欺負我!”

話落,我允晨冇法再繼續,隻能抬頭,對凝來。

望著人眼眸中漸起的水霧,他自是心軟無比,隻是嘴上卻還是應了一句:“是你逼的。”

嘩啦。

有人淚水滑落,哽咽之聲隨即低嗚來:“如果不是妃母再次為了我們消耗,我纔不會讓你稱心!為了兩個外人,你就敢這麼對我,以後還不知道你會越來越放肆!”

說到最後,簌筱篤又拿出氣勢狠狠瞪來。

我允晨目光微微一避,但語:“夫人,請你罷手吧,這兩個外人,不是我們的敵人,相信我,好嗎?”

誰知,簌筱篤卻是一回懟:“這世上就冇有永遠的朋友!”

我允晨正視,反問來:“你不相信我會永遠守著你?”

這次,簌筱篤避開了他的目光,微微一哼:“至少這些天就不是,一直在害我難受!”

無奈一歎,我允晨終究是伸手一摟,將人抱在了腿上,用臉頰蹭了蹭她絕美的麵龐。

感受這種耳鬢廝磨,簌筱篤整個身子酥軟下來再也裝不下去。在頃刻之間,她雙手一勾他脖子,灼灼而語:“把這些天你該乖乖上交的都還吾!”

我允晨雙目也是一熱,但語:“我的陛下,還你可以,但你的承諾呢?”

簌筱篤一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話落,我允晨倏然就將書案上的東西一掃,將人直接放躺在了上麵。

刹那,衣碎紛飛,有纏綿如燎原之火!

——————

固獸屋。

永七正在一邊喝著花羨貝,一邊與人兒下著艦行棋。

門外,一片楓紅悄然亮來!

屋內的永七和凡女態劫馨自是瞬間察覺過來了。兩人相視一下後,永七收起了手中的花羨貝壺,凡女態劫馨則是收起了艦行棋。

緊接著,屋外的簌六妃約身傳來空靜聲音:“永七公子,吾乃簌筱篤的師尊,可否一見?”

話落,門開來。

火紅的楓葉依舊冇有變化出人態。

永七和凡女態劫馨攜手而出。

靜靜地凝視了一會兒楓葉後,永七語來:“請入內吧,約尊。”

一聲稱呼,自是可見此時的永七已經解封了曾經那段古老的記憶。

而這種解封,也很可能和當初的約定有著密切關係,興許就是與人再見,彼此之約便自然能夠讓他腦海中的這段塵封自然呈現來,就像當初他和少女姝之間的九縷妖烏一樣!

曾幾何時,他妻子的師尊——那位至今想來都感覺匪夷所思的霸紀問穹者南尤太姬曾帶著他前往一處絕密之地,在那裡,他見到了當時的簌六妃的靈性之身。

正是因為這次相見,才讓他後來創造出了《榜靈終印》,讓他最終有了《於我域之諸征止境》!

可以說,南尤太姬就是給他找了一個師父,這簌六妃的這道靈性之身實際就算是他的一個師父!

隻不過,不論是曾經還是現在,他似乎都冇有打算承認這個!

就像她妻子始終不願主動承認南尤太姬是自己師父一樣!

一合門,火紅的楓葉終究是化成了一道虛影,無比美麗的虛影!

凡女態劫馨見狀,內心不禁有些自慚形愧!

因為這是塔外級的美麗!

“你……是我魔紀先本尊?”凝著永七,簌六妃約身略帶猶豫地問來。

永七沉默了一下,纔回語:“約尊,有些事情,恕我不能直言。”

簌六妃約身也沉默了一下,才轉語:“此來,吾想厚臉皮一次,無論將來你師妹簌筱篤她有什麼過錯,還請你這位師兄得饒且饒。”

話出,永七平靜而對,未語。

凡女態劫馨則是目瞪口呆起來,你師妹?你這位師兄?

數息之後,簌六妃約身緩緩凝向凡女態劫馨,頗為感慨地語來:“以禁術兩身合一,丫頭你好勇敢!”

凡女態劫馨有些麵紅,緩緩現出了真身。

既然眼前這位與自己的天郎有著師恩,那她自是當以真身尊敬!

“前輩,快請坐吧。”劫馨連忙伸手一語。

簌六妃約身微微一笑,接聲:“丫頭,來,伸出你的手來。”

劫馨有些愕然,隨後朝自己夫君看去。

永七對視來,輕輕點了點頭。

得到確認之後,劫馨這才伸出手去。

一刹相握,劫馨隻感覺有兩道印識直入腦海,同時又聽簌六妃約身喃喃而語:“初次相見,無以為贈,唯予兩闕息照,願你易天更全。”

話落,劫馨心頭大震!

她腦海裡竟是有了息照易天的《魔闕》和《聖闕》!

緩緩地,簌六妃的約身鬆開了手。

劫馨回神,即語:“前輩,你這是乾什麼?如此珍貴的闕物,我……怎能接受?”

簌六妃約身又是微微一笑,接聲:“丫頭,這就當是簌筱篤對你的賠罪,往後,也希望你夠對她多些包容。”

劫馨內心五味雜陳。

老實說,她是真的不怎麼喜歡簌筱篤的。可是如今有了這樣一種受予,還有她男人和人的師徒關係,她是真的有些手足無措。

最終,她深吸了一下,對簌六妃約身鄭重語來:“前輩,你放心,我會牢記你的叮囑。”

“謝謝了。”簌六妃約身笑應,又看向了神色亦是有些複雜的永七。

永七見而語來:“約尊不必如此,我既然兌現了當初的約定,那就會讓它有一個好的結果。”

簌六妃約身凝著,凝著,接語:“吾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