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31你就這麼想招惹本媧?!

夫臾想了想,才語:“殿下,你想給誰?”

論玨一笑,回:“老頭,對於簌筱篤真實容貌,你感不感興趣?”

聞言,夫臾怔了怔。

“老頭,走,我們去見盲冪,讓她把簌筱篤的麵紗拿下來。”論玨又一笑。

夫臾聽而忍不住一語:“殿下,這丫頭她會同你交易嗎?”

論玨回語:“對於這競奪名額,我相信她會要的,不然,鬼界這次也不會出這種競奪方式。”

夫臾想了想,接聲:“殿下,但是這丫頭明顯和簌筱篤關係不怎麼樣,之前就可以看出來。”

論玨渾不在意:“冇事,隻要她是當今鬼界層女就好。有了這個身份,她想要簌筱篤拿下麵紗談話還是輕而易舉的。”

夫臾冇有再說什麼,跟著人前往霧籠盲冪所住的固鬼屋去了。

不多時,兩人又從固鬼屋來了。

看上去,兩人神色還是比較愜意的。

而在固鬼屋的會廳內,霧籠盲冪和閉目萊凱又正在交談著——

“冪,這個競奪名額,我估計永七他是不會要的。”閉目萊凱淡淡而語。

霧籠盲冪聽而一回:“總得試試!”

閉目萊凱歎了歎,欲語。

“隻要能試出永七的真實境為,這個競奪名額花得值!好了,就這樣吧,待會兒,我就去找永七!”霧籠盲冪又已語。

聽上去,霧籠盲冪竟是想用這個交易而來的競奪名額用在永七身上,以此試探出永七到底是不是鬼齡境一季!

來來回回,兜兜轉轉。

真冇想到這個競奪名額竟是落到了一天齡的身上!

“我還是陪你過去吧。”閉目萊凱接聲。

霧籠盲冪嗯聲,點了點頭。

很快,兩人便一起來到了固獸屋外,求見。

屋內的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相視了一下,而後纔開門出來。

“永七公子,我開門見山,現在我手上有一個競奪名額,我想送給你。”霧籠盲冪直截了當地說來。

聞言,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再次相視了起來,都有點詫異。

數息之後,永七態一天齡語來:“盲冪小姐的好意,我心領了。這鬼練機會,我是真的不想參加。”

霧籠盲冪沉默了一下,接聲:“永七公子,這麼說,你其實根本不是鬼齡境一季,對嗎?”

永七態一天齡笑了笑,欲語。

凡女態劫馨已淡漠出聲來:“盲冪小姐,你還有其他事情嗎?如果冇有,請回吧,我和我夫君要休息了。”

霧籠盲冪靜靜凝視著凡女態劫馨,未語。

“永夫人,這個競奪名額它本是屬於靈界的。”閉目萊凱忽然出聲來。

話落,凡女態劫馨和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怔。

“是璧鴻和論玨作了一番交易,而論玨隨後又用這個名額來和冪交易,論玨他想目睹簌城主的真容。”閉目萊凱繼續說來。

凡女態劫馨和永七態一天齡又一怔。

“對於簌城主的真容,兩位應該也有一點興趣吧?傳聞,這位簌城主可以說是當今鬼界第一美人!”閉目萊凱語氣似乎始終平靜無波。

聽著這一句句訊息量大的話,凡女態劫馨和永七態一天齡都已是沉思起來了。

好一會兒後,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笑,語來:“萊兄,多謝告知這麼多。”

閉目萊凱回笑而語:“永兄不介意我試探,就好。”聽上去,剛纔閉目萊凱說這麼多全是為了試探永七態一天齡的反應。

永七態一天齡笑容依舊,應聲:“萊兄,有機會的話,我會好好體驗一下你的窗術。”

閉目萊凱聽而靜默了一下,纔回:“好,我隨時恭候永兄來驗證!冪,我們先回吧。”說時,拉起了霧籠盲冪轉身離開。

看著兩人消失,凡女態劫馨以羨語仙音術一語:“天郎,這兩個人已是深深懷疑你我的身份了。”

“嗯。美尊,將來也許他們會因為簌筱篤和我允晨,與我們對立起來。”永七態一天齡仙音回語。

凡女態劫馨忍不住一歎,轉語:“好了,不說這些了,抱我回屋。”說完,雙手一勾他脖子,魅然索歡來。

永七態一天齡欣然而抱,熱吻來。

很快,便是滿屋恩愛,儘情釋放。

——————

次日。

其他七個戰台的競奪依舊繼續。

戰仙台上,稷旺不再進行對戰,而是直接將競奪名額賜予了一位能入他眼的仙界鬼齡境境者。

這種賜予方式,自是引起了整個戰仙台的轟動!

不過,事情最後卻是由繆未妄向全場所有不知情者進行瞭解釋,當然,這種解釋也並冇有多細,隻說這是鬼鬼城簌城主對仙界昨日受損事故的一種補償!

至於戰靈台這邊,就更加熱鬨了。

首先,赦蔓、璧鴻他們冇有想到論玨會用競奪名額再次和鬼界層女盲冪去交易!

其次,本來正在戰人台與眾多人界鬼齡境境者對戰的論玨在突然接到閉目萊凱的一份隔空密音後,便臨時暫停了對戰,與夫臾一起來到了戰靈台這邊,他倆也都冇有想到盲冪又想將名額拿去送給永七態一天齡,而永七態一天齡又竟是冇要!

最後就是,簌筱篤和我允晨有些意外了,因為盲冪的守護者娣英則代表正在戰鬼台繼續對戰的盲冪向整個戰靈台宣告——戰靈台的競奪名額依舊會取決於鬼鬼城簌城主,隻要簌城主肯在戰靈台當眾取下遮紗、露出真實容顏,那麼這個競奪名額就會迴歸簌城主的手上!

如此宣告,自是軒然大波!

很快,簌筱篤和我允晨便一起現身戰靈台了。

隻是短暫靜默之後,簌筱篤就緩緩取下了麵上遮紗,露出了塔尖傾輪級的容貌!

一時間,全場幾乎徹底安靜下來。

太美了!

實在是太美了!

這幾乎就是戰靈台所有人的想法!

“本主宣佈,戰靈台的競奪名額歸獸魔城永七!”簌筱篤掃視全場,漠然開口來。

話落,我允晨眉頭微微一皺,握著妻子的手漸漸鬆卻了一些。

簌筱篤餘光有瞥著丈夫。

她還是忍不住想去試探永七一番,就算事情會讓自己丈夫生氣!

她隻能自己再牢牢握緊!

“對不起,夫君,請讓我任性這一次。”她又以輕音密語道歉來。

我允晨靜默了一下,才以密音一回:“稱帝後,彆再這樣。”

“嗯。”簌筱篤心頭頓鬆,旋即和他一起閃離了。

戰獸台上——

很快聞得訊息的永七態一天齡露出了一絲苦笑。

而台上正以無敵之姿輕鬆應對獸界鬼齡境境者的凡女態劫馨則是頗為惱火!

簌筱篤!

你就這麼想招惹本媧?!

哼!!

——————

向晚時分。

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在剛一回到固獸屋之時,我允晨便獨自過來了。

他是來道歉的。

不過,在他準備開口說話之際,凡女態劫馨卻是側身對身邊人一語:“夫君,你先回屋歇著吧。”

很明顯,凡女態劫馨內心的惱怒依舊濃烈,根本不想給我允晨直接言語的機會!

聞言,永七態一天齡內心無奈,嘴上輕應:“好。”

而看著永七態一天齡進屋去,我允晨自是有些尷尬,但他還是靜默下來了。

待人關門後,凡女態劫馨才冷冷一語:“閣下來此是有何事?”

我允晨略一猶豫,才接話:“永夫人,對不起。今天冒犯尊夫的事情,還請……多多包涵。”

凡女態劫馨漠然一哼,應聲:“可不敢當!我允晨大人!”

我允晨麵起黯色,欲言又止。

凡女態劫馨盯了他一會兒,即語:“閣下,請替我轉告簌城主一句話,我夫君從來不會去接受外人的東西!那個競奪名額,他可無福消受!”

我允晨沉默了。

凡女態劫馨隨後越過人去,又一語:“閣下請回吧,以後也請不要再來打攪我和我夫君!”

我允晨閉上了雙眼,似是有些無力。

隻是在凡女態劫馨推門而去之時,他忽然又睜開雙眼,回過身望來,一語:“永夫人,這次盛事結束之後,你和尊夫是否還會來鬼界?”

凡女態劫馨腳步一停,緩緩轉身看向目光邃靜的我允晨。

“這是未來的事,如果閣下很想知道這個答案,完全可以去求問你們族中那位極其擅長界卜學的那位我魔至上。”凡女態劫馨語氣淡淡,眸光平平。

我允晨聽而一接:“永夫人,你見過我族至上嗎?”

凡女態劫馨語氣依舊:“自然見過,在生穹王的那次婚禮上,你們那位我魔至上不就是生穹王的我族親嗎?”

我允晨失笑了一絲,但又接聲:“永夫人,你和王妃(妲道珊)關係很好,對嗎?”想來,對於凡女態劫馨當初出現在魔界婚禮上的事情,我允晨還是清楚的。

凡女態劫馨終於有些不耐煩了:“閣下,你問夠了冇有?”

我允晨忙語:“抱歉,永夫人,實在是我某內心存在不少說不清道不明的好奇異緒,故而忍不住多問,請彆介意!”

“哼!閣下和簌城主還真是登對,都是這般喜歡探究他人!”凡女態劫馨徹底冷聲下來。

我允晨目光垂落了些許,接語:“永夫人,我夫人她也並不是什麼人都想去探究,實在是因為永夫人和尊夫本身極為不凡,所以……”

“好了!請回吧!”凡女態劫馨板臉,打住。

我允晨無奈,緩緩轉身,邁了幾步,又一停,語來:“永夫人,雖然當初我族穹王和王妃的婚禮,我已離開魔界冇有去參加,但是對於整個過程,我還是通過族中的一種轉呈之術看到了的。

“那天,王妃見到永夫人出現的那一刻,我感覺得出來,王妃的眼神中,對永夫人有著很複雜的情緒!儘管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複雜,但是值得肯定的是,王妃她對永夫人你冇有任何的敵意!如此,我某,也絕不會視永夫人為我族的敵人!”

聽著這些話,凡女態劫馨內心有些感慨,這個我允晨還真是不簡單!

最終,她故作淡漠一接語:“閣下,你還是多用心管好你自己的妻子吧!”說完,就關門進屋了。

我允晨內心苦笑了起來——

管好?

一個能夠證帝的妻子,若是能用管的方式,她還能去證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