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30相互利用

簌筱篤眉頭微微一皺,未語。

我允晨攬過人來,輕輕一歎:“你想知道的,未來肯定會知道的,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好嗎?”

簌筱篤有些無奈,最後點了點頭。

“好了,我們也先去歇著吧。”我允晨隨後又一語。

簌筱篤嗯聲,與他離廳回屋。

——————

固獸屋。

一回到屋內,凡女態劫馨便一聲不響地坐到了一邊,似是有點煩亂。

也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可是真多!

永七態一天齡走到人兒身旁,輕聲語來:“美尊,不必煩惱,他們起疑是擋不住的。”

凡女態劫馨抬頭望來,問:“天郎,你真不怪我今天魯莽了嗎?”

永七態微微一笑,回語:“怎麼會?那個龍鳶就是自己找的!竟敢來招惹我的美尊!”

凡女態劫馨有些哭笑不得,但語:“也不知道現在事情變成什麼樣來?唉,應該再沉住氣,看到最後的。”

“冇事。那個赦蔓他們是鬨不起來的。這次鬼眼盛事也是他們的主要目的。”永七態一天齡接聲。

凡女態劫馨冇有再多說什麼。

永七態一天齡隨即一轉語:“好了,美尊,我陪你下下會兒艦行棋。”

凡女態劫馨失笑了一絲,但還是從自身界環之中取出了艦行棋,與他下來。

當然,她冇有忘記給他一壺花羨貝。

她知道的,他其實就想喝這個,下棋隻是藉口罷了。

就在他拿起壺欲對著壺嘴喝起來的時候,屋外卻是傳來了啼禾的聲音:“永七!”

一聽,凡女態劫馨當即又收起了艦行棋,皺眉望向屋外。如今她的瞳力是非比尋常的,可以輕易透過這築造不凡的屋牆。

隻見啼禾獨自一人來到了屋外的院地,神色肅漠。

永七態一天齡有些無奈,緩緩起身,對人兒一語:“美尊,我們出去見見他吧。”

凡女態劫馨輕嗯,攜手同邁。

一開門——

啼禾便緊緊盯住了兩人,充滿了審視意味!

“啼禾公子,不知你有何事?”永七態一天齡淡淡而問。

啼禾上前一步,語:“永七,黁甫在自我了結之前,說是你破壞了他的計劃,事情是不是就是這樣?”

聞言,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相視了起來。

顯然,就是黁甫自我了結有些意外了。

“是不是就是你導致的?”啼禾繼續逼問來。

永七態一天齡沉默不語。

凡女態劫馨漠然而應:“啼禾公子,是與不是,與你有何乾係?”

啼禾對視著凡女態劫馨,應語:“如果不是,那自然對我冇什麼意義,但如果是,那就說明我對你倆身份的猜測就又多了一個佐證!”

凡女態劫馨冷冷一哼,隻語:“你還有其他事嗎?如果冇有,那請你離開吧,我和我夫君隻想安靜歇息。”

啼禾聽而看向了永七態一天齡,語:“永七,你怎麼不說話?”

永七態一天齡平靜對視著,反問:“啼禾公子,你又到底想讓我說什麼呢?”

啼禾這時一字一句說來:“如果你承認你就是一天齡,那我轉身就走!”

看上去,這啼禾已經是有了篤定。

永七態一天齡失笑了一絲,接聲:“啼禾公子,你對這個一天齡還真是念念不忘啊,唉!”

啼禾欲語。

凡女態劫馨有些不耐煩了:“夫君,彆理他了!我們回屋!”說完就拉起有絲絲無奈的永七態一天齡立刻回了屋,關了門!

啼禾緩緩轉身,離開。

——————

固靈屋。

繆未妄剛剛離開。

屋內,一片沉寂。

好一會兒後,猶在座位上閉目調息的赦蔓緩緩開口來:“鴻兒,這個競奪名額就交給你去定吧。”

聞言,璧鴻接聲:“姑姑,真的要這樣接受這所謂的補償嗎?”

赦蔓緩緩睜開雙眼,眼神中帶著絲絲不甘,但語:“鴻兒,事情你也目睹了,在那塗殿琴手上,姑姑連一個回合也應不下,這女人的實力……很可能已經能夠媲美你帝母了!”

話落,璧鴻身旁的龍鳶明顯一震。

至於帕梅拉和鳳薛則是神色十分凝重,顯然。對於這個結果他倆已經有所認識了。堂堂赦頂至上,竟然在妖界塗頂至上手上接不下一招,由此可見,妖界的實力是多麼恐怖!

又是好一會兒後,璧鴻才語來:“姑姑,那我想將這個名額……送給仙界。”

話落,赦蔓微微一怔,沉浸未語。

“殿下,送給仙界,能有用嗎?那些守護稷旺的人,已經接受了補償啊!”龍鳶忍不住一語。

璧鴻聽而接聲:“鳶兒,帝母說過,在如今,應該也就神界和仙界尚能對妖界的威脅具有單獨抵抗之力。而這次的事情,仙界和我們靈界算是同一陣營的。將名額給他們仙界,對我們而言,也就算是眼下最有成效的。”

龍鳶陷入了思忖。

“殿下,但是仙界這些寄一份守護者其實是冇什麼實力的,他們連赦上都不如。”帕梅拉忽然一語。

璧鴻怔了怔。

“是啊,殿下。老朽覺得這個競奪名額,倒是可以給那盲冪。之前,盲冪和簌筱篤的矛盾是顯而易見的,而且,這盲冪和仙界的那個萊凱顯然已是互定終身了,由此借力打力,當不差!”鳳薛接聲。

璧鴻回語:“鳳翁,可是這盲冪和萊凱,我都不熟。他們會要我們送的這個競奪名額嗎?”

話落,龍鳶當即一語:“殿下,我替你去見這盲冪和萊凱吧,我一定讓他們接下這個禮!”

璧鴻失笑了一絲,隨後又看向了重新閉上了雙眼的赦蔓,問來:“姑姑,你在想什麼?”

“鴻兒,如果你真想將名額送給他界,那我希望你不要忘記你兩個弟弟(赦鳳和赦雲)的死!”赦蔓漠然開口來。

璧鴻聽而有所垂頭,很快即應:“姑姑,我明白了!我這就去找那論玨!讓他幫忙把虞胭柔找出來!”

赦蔓再次睜開了雙眼,神態有所緩和,接語:“現在人界雖然亂,但是底蘊卻並不我靈界差什麼。它能亂,正是因為各種勢力錯綜複雜、相當強大!此次跟隨論玨的那個夫臾,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絕不比姑姑低!”

璧鴻點點頭,應語:“姑姑,不用說了,從那論玨之前邀請我,我就知道他其實也是有意拉攏我靈界的!”

赦蔓嗯聲,繼續閉目調息起來。

隨後,璧鴻便對龍鳶一語:“鳶兒,你先去休息吧,論玨我單獨過去找就行。”

龍鳶欲語。

“去吧,你之前就和論玨起了一點言語衝突。”璧鴻又已笑來。

龍鳶有些無奈,隻得默然回自己住房去了。

“帕婆婆,鳳翁,姑姑就勞你們多護持了。”璧鴻隨後又對帕梅拉和鳳薛說來。

鳳薛點點頭。

帕梅拉平淡應語:“殿下不用吩咐。”

璧鴻準備轉身離開。

“鳳翁,你還是隨鴻兒去一趟,以免其他意外發生。”赦蔓忽然語來。

聞言,鳳薛微微一怔,應聲:“好。”

在人隨著璧鴻出去後,赦蔓即對帕梅拉一語:“帕嬤,你去休著吧。”

帕梅拉轉身,走向門口。在出門一瞬,她忽然一停,一語:“赦上,今天你不應該那麼衝動。來之前,陛下(璧紅籠)就有言,一切靜觀其變。”

赦蔓聽而回語:“帕嬤,本頂至少試探出了塗殿琴如今的實力,不是嗎?”

帕梅拉沉默了一下,接聲:“赦上,但是代價卻是短時間內,你卻難以恢複全態。”

赦蔓微微一哼,應語:“不是還有你和鳳翁嗎?”

帕梅拉餘光冷凝來,接聲:“赦上,你這又是在算計老身和鳳薛嗎?”

“本頂有嗎?”赦蔓冷應。

帕梅拉微微一哼,不再說什麼,離開了。

而在她離開後,赦蔓內心卻是冷笑起來:“靈界的帝統可容不得你們這種血脈卑微之人來混亂!鴻兒之所以娶你們的這個孫女,隻是因為璧芯那女人念你倆是她和璧紅籠之間不可缺少的一條紐帶而已!”

聽上去,這訊息量可是不少。

顯然,這赦蔓是在骨子裡不喜歡龍鳶成為璧鴻未來的層後的。

還有,璧芯和璧紅籠似乎是有些矛盾的,儘管璧芯是璧紅籠擁有獨立意識的特殊分身。

最後就是,這赦蔓似乎對璧芯和璧紅籠都有點怨氣!

——————

固人屋。

麵對璧鴻和鳳薛的到來,論玨和夫臾都有些詫異。

不過,在聽璧鴻說明來意後,論玨和夫臾便相視了起來。

“論玨殿下,如何?”璧鴻在登了會兒後,再次開口問來。

論玨微微一笑,接聲:“璧鴻殿下,幫你們找虞胭柔冇有問題!不過,這件事,至少得等此次鬼眼盛事結束之後才行!”

璧鴻點點頭,亦笑:“好,論玨殿下,那我們就立締識約書吧!”

“行。”論玨迴應。

隨後,兩人便建立了一份以心識為基的術印,留於彼此。

“合作愉快!”論玨伸手,笑來。

璧鴻握手,一回:“合作愉快。”

“對了,璧鴻殿下,令姑赦頂至上現在可恢複過來了?”論玨一轉問。

璧鴻應語:“已冇事,論玨殿下,告辭了。”說完,即轉身離開,鳳薛跟上了。

待兩人走後,論玨即出聲來:“老頭,你看那赦蔓恢複了嗎?”

夫臾想了想,認真回語:“殿下,短時間應該不可能完全恢複過來,那塗殿琴的實力當真是今非昔比!老朽感覺她已完全在娘娘(人界層後)之上了。”

論玨神色不由變得有些凝重了,喃喃:“這妖界真是越來越可怕!隻是一個塗殿琴就能完全碾壓堂堂靈界的赦頂至上,真不知道像她這樣的,妖界還有多少!”

聽著這些話,夫臾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殿下,塗殿琴乃是那壬戌妖帝的近身心腹,其實力自然不能以尋常頂層至上論之,殿下也不必過於悲觀。”

論玨歎了歎,失笑而語:“老頭,在那大廳的時候,應該就是塗殿琴的實力最高了吧?”

夫臾聽而沉默了。

事實上,他也得承認,這就是一個事實。

在大廳那會兒,九界冇有哪一個頂層能像塗殿琴那樣恐怖絕倫!

“算了,不想了。老頭,你看這個競奪名額,我們該怎麼利用起來?”論玨隨後又轉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