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一界最高,層帝!

在當下九界任一界中,都有一位層帝!

層帝,有的乃是由一界所有頂層共舉,有的則是一界傳承,總而言之,其地位可以說是一界最高!

當然,每一界的具體情況,還是有差彆的,有的界,層帝權力自然是最大的,但也有的界,卻不是最大,已然被某些頂層製衡著,還有的,則是不如層後!也就是層帝的境侶!

龍滎緩緩轉身,望向自己男人,欲言又止。

此時的鳳尋熹看上去有些疲憊。

“小妾(已然就是昵稱),此事你知道就好,暫時彆和鳶兒去說,至少等她成長到了你這般(鬼齡境)之時,再找機會告訴她,好嗎?”

龍滎沉默了一下,才語:“好。”

鳳尋熹勉強一笑,接聲:“爹孃所在的地方,是充滿權力爭鬥的,我……隻是想給你們一份安寧而已。”

龍滎走近去,抱著他腦袋,揉著髮絲,輕語:“夫君,我知道了,你彆說了。”

鳳尋熹小心摟著女人的柔腰,未再多言。

也許說出來了,是一種輕鬆吧。

——————

鬥獸場。

中午的賽事就要開始了。

這次,是一頭獸二季三角犀和一條獸二季三尾鱷的對決!

場外,圍觀的人比早上的多了不少。

而在居高臨下的收費觀台中,龍鳶赫然在內,旁邊,還跟著一個侍女。

那枚由她融合而成的鬥獸丹(龍鳶自己命名的),已經被它用在了場上的三角犀身上,表麵看上去,此犀,並無格外突出的地方。

“鳶小姐,挺巧啊,你也來觀賽了!”一個長相十分俊朗的年輕男子突然來到了龍鳶旁邊,輕笑一語。

龍鳶瞥了他一下,回:“駱臨公子,近段時間,你不會是在派人盯著我的動靜吧?”

年輕男子駱臨卻是隻接:“多日不見,鳶小姐似乎又更動人了。”

龍鳶失笑而語:“駱臨公子,你們家的成獸漿賣得挺不錯吧?”

駱臨笑回:“還是比不上鳶小姐家的抽成收益。呃,對了,鳶小姐,下麵這場賽事,你可有下注?”

龍鳶隻問:“駱臨公子,你想說什麼?”

“鳶小姐,不如我們來對賭一下吧,我押100萬齡幣,買三尾鱷獲勝!”駱臨注視來。

100萬齡幣,對靈獸城大多數好賭的境者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龍鳶笑而不語。實際上,她早已算準了這個駱臨會出現在她麵前,因為她有故意將自己用來參賽的犀獸泄露出去。

同時,她也已清楚那條三尾鱷就是駱家選來的!

“鳶小姐?”駱臨喚問。

龍鳶接聲:“駱臨公子,100萬我感覺有點小了,不如500萬齡幣吧?我用500萬齡幣買我挑來的三角犀,最終獲勝!”

駱臨怔了怔,隨即一笑:“鳶小姐,你這樣說破,倒使得我不得不承認那條三尾鱷就是我弄來的了。”

龍鳶接聲:“駱臨公子,再和你說個實話吧,和你賭完,我還會去找鶴風公子對賭一下。”

駱臨眉頭微皺,問:“鳶小姐,你就這麼有自信?”

龍鳶隻是笑應:“駱臨公子,你就說,500萬齡幣,你賭不賭吧?”

駱臨沉默了一下,回:“鳶小姐,我可冇有你這麼財大氣粗,我的意思還是100萬齡幣。”

龍鳶不由一歎:“駱臨公子在氣量上,看來肯定是要輸鶴風公子一籌了。”

“鳶小姐,你可彆激將。你若真的在意氣量這種事情,那應該就不會和我說這麼多了。”駱臨保持著風度。

龍鳶凝視了他一下,才語:“好吧,100萬齡幣就100萬齡幣吧!”

駱臨接聲:“問一下,你挑來的這個三角犀,應該也是使用了鶴家的分獸膏吧?”

“駱臨公子,如今的鬥獸賽事,不都是在用你們駱家的成獸漿和鶴家的分獸膏嗎?”龍鳶自然不會將自己的底牌輕易泄露來。

“鳶小姐,不論是成獸漿還是分獸膏,都還有純度高低。不知你給這三角犀用的分獸膏是什麼純度的?”駱臨說話間,三角犀和三尾鱷已出現在了鬥獸場上。

龍鳶回:“自然是目前鶴家最好的(純度在九成以上)!”

駱臨一聽,卻歎:“鳶小姐,你這就有點浪費了,獸二季的獸類根本冇必要用純度在九成以上的分獸膏,用了的效果,其實和用純度在五成左右的差不多。鳶小姐,鬥獸,除了依靠適當的界藥外,還是要考慮獸的生性是否好鬥,不然,鬥起來是很容易讓鬥獸者自己吃虧的!”

“看來駱臨公子已是一個深諳鬥獸的鬥獸者了。”龍鳶輕輕一笑。

“一般一般吧!”駱臨嘴上不在意的回著,但目光卻是緊盯鬥獸場上的情況。

原來,場上纔剛一開鬥,那條三尾鱷就有些畏畏縮縮,似乎是怕了慢悠悠走近它的三角犀!

圍觀的人們立時有了喧嘩,訝異的訝異,焦急的焦急,得意的得意!

“小姐,咱們的三角犀好厲害呢!它光靠氣勢就完全壓製了這條三尾鱷!”龍鳶身邊的侍女忍不住高興起來。

龍鳶瞥了她一眼,一笑:“小養,你準備好接收駱臨公子的100萬齡幣吧!”

“是。”侍女小養笑嘻嘻。

駱臨聽著兩人的對話,麵色有些難看,不過他的注意力最終還是落在了鬥獸場上。

他真的迷惑了,怎麼會這樣呢?

就算龍鳶用的分獸膏是九成以上純度的,就算她用的成獸漿也是九成以上純度的,可也不該是這樣一邊倒的局麵啊!我的三尾鱷可都是按著適當的純度加以分裂和成化的啊!這種適當的純度,完全都是經過很多很多次鬥獸賽事驗證無誤的啊!現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不行,得找壺陀前輩去問一問才行!

在駱臨如此思索之際,鬥獸場上,那條三尾鱷已經灰溜溜地逃了起來,它完全不敢還擊三角犀!而三角犀則是始終不緊不慢地逼著它逃!

如此場麵,登時讓所有圍觀者都感到吃驚了。

因為自鬥獸賽事舉辦以來,就從未見過這等不戰即潰的場麵!

“駱臨公子,你認輸嗎?”龍鳶輕笑一問。

駱臨忍不住反問:“鳶小姐,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龍鳶卻是一回:“駱臨公子,現在可不能告訴你,因為我還準備找鶴風公子對賭呢!”

駱臨心頭一震,竟真是她用了手段才導致這種局麵的!可到底會是什麼呢?難道……是某種更厲害的界藥?

“鳶小姐,看來今天我是自以為是了。雖然事先猜到你可能是在給我下套,但是我還是一股腦地鑽了進來。我……認輸,這是100萬齡幣,給!”駱臨說著,就拋來一個普通的小界環,裡麵應該是有100萬齡幣。

像這樣大額的齡幣交易,人們都是習慣用一個普通的小界環來完成,畢竟將100萬齡幣拿出來,就會堆得像一座小山!而這種普通的小界環,又並不是很值錢。

龍鳶接過後,直接將它交給侍女小養。

侍女小養自然立刻轉到一邊清點起來。

“鳶小姐,告辭了。”

“慢走,駱臨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