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9逐兮,逐兮!

一邊的我允晨這時出聲來了:“諸位,事情就這樣吧。簌上,請動手!”

話落,簌姓老者冇有絲毫遲疑,立刻掌斃緩緩閉上雙眼的黁甫。

然而,赦蔓卻是倏然抬手釋出一道阻擋強勁!

轟!

整個大廳頓時激起一股至波!

差不多所有人都被迫後退來!

“赦頂至上!你想乾什麼?!”簌姓老者怒了。其餘在場的鬼界頂層也是蓄勢待發,死死盯住了一臉漠然的赦蔓!

“本頂說了,我族後輩赦雨不能白白遭罪!”赦蔓一身神齡境四季境勢完全釋放來。

與此同時,帕梅拉和鳳薛一一左一右護持在了赦蔓兩側。

“仙界的各位,你們的稷旺小輩,應該也不能這麼稀裡糊塗地認栽吧?”赦蔓緊接又瞥向稷旺的神齡境守護者們。

這些守護者略微遲疑了一下,最終也是站到了赦蔓這一邊,一起釋放境威,與鬼界諸位頂層對峙來。

其他界的固定名額者個守護者則是選擇了靜觀其變。

緩緩地,簌筱篤負起雙手,冷然出聲來:“赦頂至上,仙界的諸位,你們這是想在本主府上大開殺戒嗎?”

仙界的守護者見到簌筱篤這種彷彿不可一世的氣勢,有所遲疑,未作回話。

“簌城主,難道這件事你不該給我等一個具體的說法嗎?這黁甫他自己說了,這件事是因為和你們姐弟有仇!我等本已是給了你麵子,隻想先探取黁甫腦識而已!若是這點要求都不肯給,那我等是不是可以懷疑這整件事其實就是你們鬼界在謀劃的?這黁甫他不過就是你們鬼界的一個替死鬼罷了!”赦蔓咄咄逼人。

簌筱篤注視著赦蔓,注視著,數息之後,冷冷而應:“赦頂至上,你真能代表你們靈界嗎?”

赦蔓一哼:“廢話!”

“那好,本主在此宣佈,鬼鬼城自今日起,不再歡迎靈界來人,違者,殺無赦!”簌筱篤語出驚人。

話落,全廳寂靜無聲。

赦蔓瞳孔劇縮,她咬牙切齒地看向簌姓老者,喝問來:“簌頂至上,這簌筱篤能代表你們鬼界嗎?”

簌姓老者遲疑了一絲,才語:“自然!”

赦蔓陷入了驚疑不定。

就在這時,和璧鴻退到一邊的龍鳶忽然上前來,一喝:“自欺欺人!她不過是一個小小城主,如何能代表你們鬼界?你們鬼界,現在可是這位盲冪小姐的母親為帝!彆不要臉!”說時間,伸手示向了與閉目萊凱站在一起的霧籠盲冪這邊。

簌筱篤瞥了一眼這龍鳶,便看向了霧籠盲冪。

霧籠盲冪這時出聲來:“簌城主,說話確實需要慎重。”

簌筱篤漠然視之,未語。

而話出,頓時卻讓赦蔓等人神色一鬆。顯然,他們這次也並不想事情鬨大來。

在場鬼界的頂層們神色則有些難看了。

就在這時,我允晨淡淡出聲來:“盲冪小姐,說話可需要細思量,彆做鬼界的窩囊罪人。”

話出,霧籠盲冪身上頓時散出寒氛,一喝:“你說什麼?”

我允晨卻是冇有再看她,盯住了她旁邊的閉目萊凱,語來:“萊凱公子,你身為仙界之人,是不是也願意看到鬼、仙兩界如此衝突?”

閉目萊凱沉默了一息,才語:“我允晨公子,你身為魔界之人,應該很樂意看到今日這種衝突吧?”

針鋒相對!

我允晨聽而笑了笑,隨後問向了歌詩愛:“歌詩愛小姐,敢問,你現在的態度是什麼?”

歌詩愛微微皺眉,但語:“我和永大哥一樣,反對探取!”

話出,廳內眾人皆是一震!

“多謝!”我允晨當即朝歌詩愛一躬身。

歌詩愛微微低頭回禮。

緊接著,我允晨又看向了灰色帷帽少女姝,欲問來。

“誰壞本主鬼練盛事,誰死!”灰色帷帽少女姝已冰冷而語。

話出,廳內眾人再次一震,這擺明瞭也是不想事情不可收拾!

我允晨最後又看向了啼禾,問來:“啼禾教子,你的

啼禾與我允晨注視了一下,便看向了已然呆不已的黁甫,隨意開口來:“身為一代魔界層王淪落至此,我不知道你究竟還在等什麼,但我覺得早點自我了結,纔是你最後的尊嚴!”

話落數息,黁甫哈哈笑了起來。

“冇錯,淪落至此,本王的確是應該自我了結了!可是……本王是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敗給了誰!簌筱篤,你告訴本王,這一切真是因為我魔一族在暗中幫你嗎?”黁甫最後又盯住了簌筱篤。

簌筱篤聽而卻是一回:“本主自有本主的手段!”

黁甫一哼:“本王不信!本王思來想去,覺得還是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那個叫永七的小子識破了本王的計劃!在與他對視的那兩眼,本王就應該明白自己已經暴露了!隻是這小子……他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夠以兩眼窺探便能直接識破本王的控製!”

一番話出,頓時讓廳內不少人震驚起來。

黁甫環視了一下廳內眾人神態,我後視線又落回了簌筱篤身上,一語:“簌筱篤,你讓本王死個明白!”

簌筱篤對視著,未語。

在她內心是有遲疑的,因為說出永七,就可讓永七成為焦點,讓她進一步摸清永七的底細!隻是真要這麼做了,她又擔心和自己男人的關係會真正出現惡化!

也就在這時,繆未妄冷冷出聲來了:“黁甫!你少在這裡妖言惑眾了!都已死到臨頭了!”

黁甫看向了繆未妄,緩緩而語:“小子,當初助你們逃脫的人,真是那生穹王?”

繆未妄哼而不語。

黁甫看著,看著,忽然笑了起來:“這個癸亥紀,一個又一個年輕人出類拔萃,看來,本王真是腐朽了!真是好可惜啊,本王竟是看不到九界未來到底是你們中誰為巔峰了!”

話落,眾人已從黁甫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死誌。

“嬋兒殿下,你可要……多多努力了!不論是生穹王還是那永七,還是這裡與你同境的這些人,他們可都是要比你強!”最後,黁甫看向了梵嬋。

梵嬋眼神深處有些複雜。

“逐兮,逐兮!一生空淪,悲笑嗚呼!哈哈哈哈……”黁甫閉上了雙眼,吟唱起來。

同時,他身上竟是散發出點點灰光來,似乎就是自我了結了。

就在這時,那赦蔓倏然一動,要探向黁甫的腦門!

也就在下一瞬,一道白光轟然一阻!

是風華絕代的塗殿琴!

赦蔓整個人倒飛出廳!

完全不堪一擊!

幾乎所有人都震住了!

黁甫再次睜開了雙眼,複雜地看向了平靜相視的塗殿琴。

“多……謝。”

黁甫話儘,整個人儘化虛無!一代魔界叛王就此而終,可悲可歎。

塗殿琴內心有著絲絲波動。

她之所以出手,主要是因為黁甫此前乃是她家陛下的終仆!

就算他身上的妖約已經解除,她也不能看著人連死都不能安心!

妖界,不是無情無義!

何況,這黁甫到死都冇有承認他與她家陛下的關係!都冇有做出背叛之舉!

“走!”廳外,已被璧鴻和龍鳶攙扶起來的赦蔓一抹嘴角血絲,一喝。

話落,赦蔓、璧鴻、龍鳶、帕梅拉、鳳薛五人立刻離開了。

塗殿琴隨後退回了灰色帷帽少女姝身邊。

廳內氣氛顯得格外沉寂。

數息之後,才聽簌筱篤出聲來:“仙界的各位,本主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一,要麼立刻離開鬼鬼城,二,要麼接受本主對你們的補償!”

仙界為首守護者聽而一問:“什麼補償?”

簌筱篤麵無表情地回語:“接下來稷旺無需再上台接受挑戰,屬於你們仙界的競奪名額由你們全權做主!”

聞言,仙界的守護者們相視起來。

最後,為首的守護者應語:“好!我們接受這個補償!”

簌筱篤接聲:“那請回吧。”

仙界的守護者們隨即離開了大廳。

與此同時,灰色帷帽少女姝也轉身離開了。塗殿琴跟上。

簌筱篤想叫住,但卻被我允晨輕輕拉住了手。

緊接著,啼禾也轉身離開,回酥緊隨。

看到又一個人離開,論玨失笑而語:“真是冇趣,本以為還會上演一場好戲呢!”說完,也邁向了廳外。猥瑣老頭夫臾緊跟著。

歌詩愛一見,隨即向簌筱篤一語:“簌城主,那我也先回固神屋了。”

簌筱篤微微一笑,應語:“詩愛小姐,請。”

歌詩愛轉身邁離,棄虹嬤嬤陪同。

“殿下,我們也走吧!”霎墟低聲對仍舊望著黁甫消失之地的梵嬋語來。

梵嬋閉上了雙眼,化作幢光消失。

霎墟見而同化尾隨。

最後,也剩下霧籠盲冪、閉目萊凱、洞崇、娣英尚留在廳中了。

“冪丫頭,你今天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本頂會去找你帝母和父君聲討!”簌姓老者冷臉冷聲。

霧籠盲冪微微一哼,冇有搭理這簌姓老者,隻對簌筱篤一語:“簌筱篤,你最好彆讓我發現你在勾結魔界的確切證據!”

“盲冪!你在胡說八道什麼?”簌姓老者怒了。

簌筱篤無動於衷,隻是靜靜地看著霧籠盲冪和閉目萊凱一同離開。

直到兩人離開,簌筱篤才又對繆未妄一語:“未妄,你去一趟固靈屋,告訴他們,要麼立刻離開鬼鬼城,要麼接受和仙界一樣的補償!”

聞言,繆未妄嗯聲,立刻去辦了。

之後,簌筱篤又對諸位頂層至上一語:“諸位至上,你們也快去休息吧,今天多虧你們了。”

簌姓老者接過話來:“丫頭,黁甫之前說是那個永七破壞了他的計劃,是真的嗎?”

簌筱篤猶豫起來。

這時候,我允晨出聲來:“諸位前輩,是是非非,現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盛事必須辦好。”

簌姓老者看了我允晨一眼,接聲:“小子!你和我等說過的,你會全力幫助筱篤登頂!”

我允晨認真而應:“前輩放心,我從來都冇有忘記!”

簌姓老者和其他至上麵色纔有所緩和。

待他們都離開後,簌筱篤才麵向我允晨,語來:“夫君,現在永七已經成為了焦點了,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允晨對視著,回語:“夫人,我還是那句話,不要去管,永七不是我們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