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8這裡熏味太重了

“都是老傢夥了,自然厲害。”永七態一天齡仙音一解釋。

凡女態劫馨一聽,隨即一語:“那快過去看看吧。”

永七態一天齡點點頭,攜起人兒手,同邁。

待來到府內大廳之時,隻見渾身是傷的黁甫已被以一個圓形光陣鎮壓在廳中央,神色極其頹廢,彷彿已經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而在主階之上,簌筱篤和我允晨並肩而立,神態肅然。在兩人身側,則是立著數個鬼界老者,他們自然就是鬼界夷族和聻族中支援簌筱篤的頂層!

看著這一幕,到來的固定名額者和守護者都不由怔了怔。

很快,那論玨就先出聲問來:“簌城主大人,今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簌筱篤回語:“論玨層子,你且稍等,待戰靈台和戰仙台那邊的名額者和守護者過來了,本主再來說。”

此時此刻,也就隻有戰靈台和戰仙台這兩台的名額者和守護者冇有過來了。想來,定是那稷旺和赦雨的傷情極其嚴重,需要長時間療複。

聞言,論玨閉嘴了,但一雙目光卻是緊緊盯住了光陣之中的黁甫,和其他人一樣,繼續思忖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才見繆未妄領著赦蔓、璧鴻、龍鳶、帕梅拉、鳳薛以及稷旺的守護者們等人來到了大廳。

而那兩個被擒的鬼齡境境者也在其中。

至於稷旺和赦雨兩人倒是不見身影,可能是被人暫時收入界環靜養了吧。

一入到廳內,赦蔓等人也是怔了起來。

簌筱篤緩緩而語:“諸位,引發今日事端的罪魁禍首,就是此人,他乃是魔界叛王黁甫!該如何發落,本主可以交由諸位來決定!”

話落,不少人皆是一震。

一時之間,聽內陷入了一片沉寂,似乎都在消化這訊息。

數息之後,赦蔓率先開口語來:“簌城主,請解開這個束縛光陣,讓我先問問他,到底為何要對我靈界一個後輩下此毒手!”

簌筱篤聽而對身旁一老者語來:“簌上,請幫忙解開。”

話落,簌姓老者隨手一揮,光陣消失。

被禁的黁甫頓時有了一絲振作!

緩緩地,他抬起頭,一一看向眾人,目光漠然,隻有在看向永七態一天齡的時候,纔有絲絲陰沉不定!

這一點,自是讓一些人注意了。

凡女態劫馨內心不由犯起了憂,這人什麼意思?難道……他還想拉天郎下水不成?

“黁甫!我赦家到底與你有何仇怨?竟然要如此針對赦雨!”赦蔓冷聲一喝。

黁甫對視來,一哼:“九個柿子,本王自是先挑兩個最軟的來捏!”

話落,不少人皆是一怔。

這是……什麼理由?

這是說九個固定名額者,隻有稷旺和赦雨最差勁嗎?

赦蔓眉頭一皺,冷聲又問:“你什麼意思?”

黁甫閉上了雙眼,但回:“都聽好了,一切隻是本王與簌筱篤和她弟弟繆未妄有仇!本王此番作為,就是想破壞這鬼眼盛事,來報複這對姐弟!你們要怪就去怪他倆吧!哈哈哈哈……”

話落,蒙紗之下的簌筱篤沉下了臉,但並未急於辯解什麼。

繆未妄怒火中燒,但也是強忍不發!

我允晨平靜無波。

廳內不少人則是陷入了思疑,不時看向簌筱篤和繆未妄兩人。

“胡說八道!黁甫,你彆以老夫一點不知道你們魔界魔鬼城當初的戰事,那時,你就已是那壬戌妖帝的終仆!如今,你來我鬼界挑事,就是想讓我鬼界與其他界發生爭端!”那簌姓老者怒不可遏。

顯然,這簌姓老者也不是省油的燈!

話落,廳內一些不知情的人再次一震,堂堂魔界叛王竟是壬戌妖帝的終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黁甫倏然一睜眼,回瞪這簌姓老者,喝:“老匹夫!要殺要剮隨便!本王隻恨自己當初太蠢!竟冇把這女人先睡上一遍!害得自己到頭來,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簌姓老者欲動手。

簌筱篤卻攔住了,一語:“簌上,由他亂吠吧!他也就眼下這點嚼舌機會了。”

簌姓老者深吸了一下,閉上了雙眼。

黁甫咬牙切齒,死盯簌筱篤,再喝:“臭女人!本王承認,本王的確是看走了眼,完全冇有想到你身上竟是蘊藏著如此巨大的底蘊!竟然連堂堂鬼界層帝盲棠也不得不來認可你!哈哈哈哈……真是可恨啊!本王本來可以坐擁你這麼一個絕世尤物的!而今卻是便宜了這個臭小子!”

說到最後,又瞪向了始終平靜無波的我允晨。

可以想象,這黁甫是有多麼不甘!

廳內不少人聽到這話,再次震動,連鬼界層帝盲棠也不得不認可?

“狗東西!你嚷夠了冇有?!”簌筱篤終於怒了。

黁甫聽而深吸了一下,接聲:“臭女人,今日本王淪落至此,本王……認命!隻是……你能不能告訴本王,你和這些老傢夥到底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鎖定本王的?”

簌筱篤微微一哼,未語。

“彆告訴本王,你和這些老傢夥能耐如此之大!不管怎麼說,本王可是創造過昧雉嵌性陣的魔界層王!本王的實力,本王自己清楚得很!

“要想在這鬼界第一時間鎖定本王,除了你們掌握層帝證的層帝盲棠,其他鬼界之人幾乎不可能做到!隻有你們事先早就有覺察,早就有了充足的準備,纔可能讓你們做到這一點!”黁甫再次語來。

簌筱篤仍舊一哼,不語。

廳內不少人再次一怔,再次思疑起來。

這時,黁甫緩緩看向了我允晨,語來:“是因為你這我魔族小子嗎?是因為你們我魔一族在暗中幫助這臭女人嗎?如果是這樣,本王倒是能夠……接受了。尤記得當初,就是你們我魔一族破解了昧雉嵌性陣,害得本王再也冇法自己在魔界立足!”

我允晨淡淡應聲了:“甫王,你不該再來鬼鬼城的。”

黁甫聽而冷冷而笑:“是嗎?臭小子!你不覺得你也不該來嗎?你們我魔一族的根永遠都是在魔仙城!而今你和這個鬼界臭女人結合,你未來也已註定不得安寧!”

簌筱篤火冒三丈,猛然一喝:“簌上!碎了他!”

姓簌的老者立刻就要動手來。

“等等!簌頂至上!”赦蔓這時候立刻叫來。

姓簌的老者停手,接聲:“赦頂至上,還有何話要說?”

赦蔓應語:“簌頂至上,我族後輩赦雨不能白白遭罪!本頂要先探取他的腦識!”

話出,廳內很多人皆是一怔。

黁甫則是狂笑起來:“赦蔓!你是想要獲取本王身上的昧雉嵌性陣吧?”

話落,很多人恍然過來。

赦蔓不動聲色,一哼:“你身為一個魔界叛王,卻不知廉恥地對一個小小鬼齡境後輩出手,本頂豈能隨意聽信你的嘴上之詞?”

黁甫一笑:“赦蔓,你儘管來試!”

赦蔓不再搭理,轉向簌筱篤,語來:“簌城主,本頂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

簌筱篤沉吟了一下,才問向稷旺的守護者們:“仙界的各位,稷旺也是受害者,你們的意見呢?”

這些守護者們彼此相視了一下,最終聽其中為首的一人語來:“簌城主,我們也想探取,以驗真相。”

簌筱篤聽而一接:“好,但本主得先聲明,不論探取結果如何,這次事端都得到此為止,本主可不希望事情再來影響鬼眼盛事的開啟!這畢竟關係到在場所有人的利益!相信這一點,大家應該能接受!”

話落,這為首之人即應:“行!”

赦蔓聽而一回:“簌城主,隻要事情真的隻是這黁甫一人所為,本頂自然能夠接受。”

簌筱篤看了她一眼,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看向廳內其他人,問來:“諸位的意思呢?”

論玨立刻笑回:“簌城主,如果要探取,那麼讓我等也探取一番好了,就算是公平起見。”

話落,黁甫麵色極其難看!

他堂堂魔界叛王,竟然要成為人人可探取腦識的可憐蟲?

就在這時,梵嬋出聲了:“論玨!你敢動手試試!”

話出,全廳人一怔。

就是黁甫也怔住了。

“都給本殿聽好了!這人就算是我魔界的叛王,也輪不到他界任何人來淩辱!今日誰想動手探取,那本殿發誓,來日必會加倍奉還於探取者!”梵嬋言語間,一身魔氣滾滾,活像一尊煞魔!

黁甫神色變得複雜起來。

曾幾何時,他對這個侄女也是厚待有加的。

“好大的口氣!”赦蔓最先回神,不屑一顧。

然而,話落,永七態一天齡淡淡出聲了:“夫人,我們回固獸屋去吧,這裡熏味太重了。”

凡女態劫馨會意,嗯聲,與人一道邁離。

然而,就在這時,那龍鳶忽然出聲來:“姓永的!你剛纔在說什麼?”

永七態一天齡冇有停步,冇有回頭,但語:“在說利慾薰心。”

“站住!”龍鳶怒了,倏然發生一掌拍來!

永七態一天齡一頓,凡女態劫馨霍然回身,一掌回轟!

砰!

龍鳶倒退數步,都冇有站穩,還是璧鴻連忙扶來,才堪堪立穩!不過,她的嘴角卻是浸出了血,其眼神也是駭然!

因為凡女態劫馨紋絲不動,其態如山!

一回合,便輕而易舉地擊敗了堂堂靈界魔齡境帝儲小妃,真是讓廳內不少人為之震動!

“好個囂張的小丫頭!”赦蔓慍色而語。

凡女態劫馨直視於人,冰冷而回:“怎麼,你想以大欺小?”

赦蔓麵色瞬間陰沉無比,一時之間竟是未語,也不知道是有所思疑,還是被凡女態劫馨身上那股若有若無的睥睨之勢懾住了心神。

凡女態劫馨緩緩轉移眸光,看向有所怔愣的梵嬋,淡淡一語:“這次,你做的對,我支援。”

梵嬋回神,一哼,罕見未語。

凡女態劫馨隨後又看向了簌筱篤,一語:“簌城主大人,彆總是想著去撇清什麼,這次鬼眼盛事,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是責無旁貸!如果連這點風險你都承受不起都不想去承受,我看你還是早點卸下這個城主位子的好!言儘於此,告辭!”

說罷,她便拉起永七態一天齡一閃而去。

簌筱篤陷入了沉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