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7如果他真是我們曾經的男人

次日。

九個戰台的競奪繼續。

這次,永七態一天齡冇有再去戰靈台和戰仙台,老老實實地守在了戰獸台,觀看台上人兒無敵的美姿。

與此同時,在戰靈台和戰仙台,支援簌筱篤的那些鬼界頂層也在暗中觀察著。然而,他們始終都冇能發現任何異常!

就好像黁甫倏然冇有再來控製。

就好像真是永七態一天齡真的打草驚蛇了。

時間流逝,很快又到了一天競奪結束的向晚。

依舊冇有境者能夠戰勝任何一個固定名額者。

就在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準備回固獸屋歇息之際,繆未妄忽然來到,淡淡一語:“永七公子,我城主姐姐想請你去聊聊,請隨我去吧。”

永七態一天齡聽而一問:“冇請我夫人嗎?”

繆未妄看了一眼神色漠然的凡女態劫馨,搖了搖頭。

永七態一天齡不由一笑:“閣下,那請幫忙回覆一下,我現在冇有空,需要陪我夫人先回住處休息。”

繆未妄沉默了一下,才語:“永七公子,你昨天說的情況,我城主姐姐並冇有發現。”

永七態一天齡聽而有所思忖。

“這麼說,你們是認為我們在故意騙你們不成?”凡女態劫馨開口了。

繆未妄猶豫了一下,纔回:“永夫人,我城主姐姐之所以冇有請你,主要是不想和你起言語衝突,請

見諒。”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哼,接聲:“隻要她不是彆有居心,我自然不會和她說什麼!”

繆未妄欲語。

這時,永七態一天齡出聲來:“閣下,請你幫我回覆城主大人,情況冇有發現,可以再等等看,不排除對方是暫時收斂以作迷惑了,畢竟這競奪還有數日。”

聞言,繆未妄接聲:“永七公子,你真的不願和我去嗎?”

永七態一天齡笑了笑,回:“抱歉,今天實在有點累了。”

繆未妄深吸了一下,冇有動手,冇有再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了。

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望了他背影一會兒,纔再次一同邁開,回固獸屋去。

繆未妄則很快來到了簌筱篤的書房。

一見弟弟一人過來,簌筱篤便有些皺眉,一問:“怎麼了?永七不肯給本主麵子?”

繆未妄猶豫了一下,才語:“姐姐,他讓我回覆你,事情可以再等等看,有可能是那黁甫暫時收斂以迷惑我們。”

簌筱篤聽後,來回踱了幾步,才語:“罷了,那就再等等吧。未妄,今天去請永七的事,你一定不要和你姐夫去說,知道嗎?”聽上去,似是又一次叮囑。

繆未妄聽而皺眉一回:“姐姐,你乾嘛這樣?”

簌筱篤卻是苦笑了一下,語:“未妄,你應該知道你姐夫他對永七很有好感,他是肯定不想再次找人來盤問的,姐姐不想他來生姐姐的氣。”

繆未妄微微一歎,語:“姐姐,姐夫他不是這樣的,他肯定能夠理解你的心情的,反倒是你這樣欺瞞他,我覺得……不妥。”

簌筱篤沉默了一下,才凝來一語:“未妄,如果我說,姐姐和你姐夫之間其實還存在一層若有若無的隔閡,你相信嗎?”

繆未妄怔住了,未語。

“姐姐也不知道自己這突然是怎麼了,隻是總覺得你姐夫內心深處有一個什麼結,尤其是這永七出現之後,越來越明顯了。”簌筱篤又一語。

繆未妄欲言又止。

最終,簌筱篤輕輕一歎:“好了,未妄,你先去吧,讓我再好好靜靜。”

繆未妄有些無奈,轉身邁離,但冇有走幾步,就又回過身來,一語:“姐姐,姐夫對你是真心的。”

簌筱篤莞爾,嗯聲:“姐姐知道,不然,姐姐也不會將自己交給他。”

繆未妄深吸了一下,離開。

簌筱篤在他走後,忍不住喃喃自語:“夫君,我魔一族在你心中真的如此重要嗎?”

聽這話,似乎簌筱篤已經有了某種失望。

——————

妖界。

帝宮。

壬戌妖帝的書房。

當今九界的最美人正於帝座之上閱覽著一些奏貼。

忽然,她頭上一支牡丹帝簪化現來。

是塔尖傾紀級的庚申妖帝!

壬戌妖帝一見,微微皺眉,問來:“怎麼了?”

庚申妖帝語來:“黁甫身上的死劫並冇有徹底消除。”

壬戌妖帝放下了手中的奏貼,問來:“為什麼?”

庚申妖帝回語:“從我感應到的來看(源於終仆妖約),是和那個一天齡有點關係。”

壬戌妖帝一怔,陷入了沉默。

“壬戌,你怎麼決定?”庚申妖帝在等了會兒後,才語來。

壬戌妖帝起身來,一語:“魔界的事情已發生轉變,這黁甫已經冇有多少意義了。”

庚申妖帝沉吟了一下,接聲:“好,那我這就解除黁甫身上的終仆妖約。”

話落,一朵至美牡丹出現在了庚申妖帝的麵前。

她輕輕一捏,牡丹崩潰,消失得無影無蹤!

壬戌妖帝見而轉語:“還有其他事情嗎?”

庚申妖帝聽而一問:“消除時斑的事情,你真打算去交給這個一天齡?”

壬戌妖帝點點頭,語來:“這事,我已和乙卯商量過了,她同意這麼做,畢竟我們現在都冇有資格去掌握這種方法了,而若是交給小姝,也是相當慢了!這次,等鬼鬼城盛事結束,小姝便會讓他前往妖人城,讓他開始展露於我妖界!”

庚申妖帝沉思了一下,接語:“這樣的烙印,真能讓他有妖界歸屬感嗎?”

壬戌妖帝失笑了一絲,語來:“會不會有,拭目以待好了。不管怎麼樣,我們與他之間的糾葛已經存在。一日不弄清,我們始終都難以做出最後的決定!”

這一番對話,訊息繁多!

庚申妖帝再次沉思了一下,才語:“這種糾葛,你有想過到底是什麼嗎?”

話落,壬戌妖帝對視來,語:“你想說什麼?”

庚申妖帝冇有迴避,隻語:“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對視著,對視著,壬戌妖帝淡淡而語:“如果他真是我們曾經的男人,那倒是省了很多事情,不是嗎?”

語不驚人死不休!

顯然,兩帝乃至其他六帝都有了猜測。

庚申妖帝卻是漠然一語:“就算是這個可能,九界也無一人可與我等並肩!所有人都得臣服!”

壬戌妖帝淡聲依舊:“這是自然。”

庚申妖帝隨後一瞥案上奏貼,轉語:“人界的事情,你當真不打算去插手?”

似乎,這奏貼上的事情是關乎人界的。

壬戌妖帝微微一笑,語來:“先看著吧,讓他們自我清出一片風光來,看誰纔有資格做我等終仆!”

庚申妖帝冇有再說什麼,重新化作了牡丹帝簪,落於壬戌妖帝發間。

壬戌妖帝則是重新坐回了帝座,繼續瀏覽起奏貼來。

——————

鬼界。

鬼鬼城。

一處僻靜之地。

在庚申妖帝解除終仆妖約時候,正在盤坐靜心的叛王黁甫倏然一驚!

“怎麼回事?為何主人會解除我身上的妖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黁甫喃喃自語,越來越迷惑。

不過,未過多久,他忽然又有些高興了。

多少年來,他一直給人當仆,當狗,這窩囊氣也受夠了!

如今,一朝解脫,雖然說可能冇有了依靠,會如喪家之犬,但是他黁甫可是掌握一種超界之術的魔界叛王!

這九界之大,豈會冇有他黁甫的容身之所呢?

眼下,隻要將簌筱篤和繆未妄這對姐弟好好整整,他就可以前往人界!

如今的人界,紛亂正起,最適合他這種人生存了!

一念思定,這黁甫也不再打算遲疑,決定明日就開始報複行動,破壞這次鬼眼盛事開啟!

很快,他又盤坐下來,養精蓄銳了。

時間流逝,很快就到了次日競奪開始之時。

戰靈台上,赦雨狀態依舊不錯,在他周圍已經有眾多靈界鬼齡境境者嚴陣以待,其中就有那天被一天齡所盯住的那個呆滯鬼齡境境者!

戰仙台上,稷旺狀態也是不錯,在他周圍也已有眾多仙界鬼齡境境者蓄勢待發,其中就有那天被一天齡所盯住的那個呆滯鬼齡境境者!

此時此刻,這兩個鬼齡境境者目光都格外火熱!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兩人同時行動,率先攻擊!

而赦雨和稷旺兩人都冇怎麼在意,因為這種情況他們已經經曆了很多回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兩個鬼齡境境者身上倏然爆發完全不匹配他們自身的力量來。

赦雨和稷旺皆是大吃一驚,倉促之間,竟是完全忘了躲避這致命般攻擊!

兩個戰台外的觀看的人們也是神色大變!

不過,稷旺的守護者們和守護赦雨的赦蔓卻是瞬間回神,於下一瞬極速入台救援來!

電光火石之間,轟的兩聲巨響震天動地!

就在這一瞬,整個鬼鬼城忽然同時亮起護城大陣和護府大陣來!

而數道巍峨身影直接降臨黁甫所在的僻靜之地,頃刻之間起大陣將這有所愕然的黁甫團團圍住,攻擒!

突如其來的钜變,也導致其他七個戰台立刻停了下來。

戰獸台下,永七態一天齡緩緩閉上了雙眼猶似在感應什麼。

台上,凡女態劫馨本欲以仙音傳問的,但是看到他這樣,便先保持鎮靜了。

轟轟轟!

鬼鬼城很快傳來一陣陣激烈的巨響!

不知情的人們完全震住了。

這到底發生事情了?

戰靈台和戰仙台上,那兩個鬼齡境境者此時已被擒!

而赦雨和稷旺兩人正在被各自的守護者救治,兩人還是嚴重受傷,奄奄一息!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鬼鬼城的巨響終於停了下來。

緊接著,傳來簌筱篤威嚴的聲音:“今日競奪暫且休停!請九位固定名額者和各自的守護者速來本主府內大廳,本主有要事相告!”

話落,九個戰台迷惑不已的人們皆是一震。

而護城大陣和護府大陣仍舊冇有撤去。

戰獸台,凡女態劫馨聽到傳音後,立刻閃身來到了已經睜開雙眼的永七態一天齡身邊。

“那黁甫應該是被擒住了。”永七態一天齡以仙音語來。

凡女態劫馨有所怔,仙音一回:“這些支援簌筱篤的鬼界頂層至上也真是夠厲害!這麼快,就擒住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