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4如此巧合!

“允晨大人,我隻能告訴你的是,需要頂層至上應對的,自然就是屬於你和簌城主暫時無法解決的。”永七態一天齡以密音回語。

我允晨眉頭一皺,以密音接問:“永七公子你為何這麼篤定我和我夫人無法解決?你——到底是誰?”

永七態一天齡歎了歎,密音又語:“允晨大人,我是誰目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你夫人需要辦好這次的鬼眼盛事,絕不能讓它出大亂子,不是嗎?”

我允晨心中一震,看人的目光不由變得更深了。

最終,他一語:“多謝。”

永七態一天齡微微一笑,回:“不用。”

我允晨應語:“對了,永七公子,你現在也是鬼齡境,這次盛事,你應該會參加的吧?”

永七態一天齡搖搖頭,語:“不會。我可不想和我夫人去打。”

我允晨有些怔愣,欲言又止。

“允晨大人,如果冇有其他事情,就請回吧。”永七態一天齡隨即又一語。

我允晨冇有再多說什麼,告辭離開了。

永七態一天齡則回了屋。

——————

次日。

九個戰台的競奪繼續。

除了稷旺和赦雨兩人依舊在最後顯得有些疲憊外,其餘七人都是輕輕鬆鬆贏到了最後。

若是照這樣下去,九個競奪名額恐怕都會由簌筱篤來全權分配了。

不過,其他八界的人應該不會讓鬼界如此獲利,應該會在最後故意放水,讓這競奪名額落於自己人的身上。

向晚。

簌筱篤書房。

一些頂層至上人物剛剛離開。

他們就是應簌筱篤之求,來暗中坐鎮鬼鬼城的。至於簌筱篤是用什麼理由說服他們的,那其實也挺簡單,就是她簌筱篤自己編造了一個不好的感應,說可能會有至上逆頭級的人物來盛事中搞鬼。

而對於簌筱篤這種感應,這些頂層至上人物卻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因為他們對簌筱篤身上蘊含的底蘊有所掌握的,就是他們知道簌筱篤身上有著霸紀問穹屬性的力量,而且,還知道是源於那位遙遠輪迴中的簌六妃!

“姐姐,姐夫,我先回去了,你們慢聊吧。”繆未妄很是識趣,隨後出聲一語。

簌筱篤輕嗯了一聲。

在繆未妄離開後,我允晨語來:“夫人,走吧,我陪你去花園散散步。”

簌筱篤再次一嗯,由人摟著,一起步出了屋,朝花園走來。

“夫君,你看,這次的競奪名額,我們能回收幾個來?”簌筱篤喃喃而問。

我允晨沉思了一下,才語:“嗯……魔界肯定算一個,那位梵嬋殿下她是不可能向什麼人去認輸的。”

簌筱篤點點頭,應語:“這我也認同,還有呢?”

“夫人,其實我覺得除了靈界的赦雨和仙界的稷旺這兩人外,其他人都是不會向誰去認輸的,因為他們的實力有目共睹,一旦認輸,那就擺明瞭是故意的,而這或多或少都會影響他們的聲名,不論他們自己在不在乎!

“還有,上次妖妖城的妖眼盛事和我們這次的鬼眼盛事,都是將固定名額給了上一回在疊城盛事中表現極其出色的人!這無疑已經形成了一種能夠服眾的默規!我相信人界若是冇有出現大的變故,未來它的疊城人眼盛事恐怕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遵循這種默規!所以,這必然就會給現在這些固定名額者多出一種爭不敗的動力!”我允晨接聲。

簌筱篤若有所思,而後一語:“夫君,這稷旺和赦雨兩人,你為何將他倆排除在外?我看,他們的實力可是相當不錯的,恐怕很難輸掉!”

我允晨點點頭,語來:“他倆的確是不錯,但是他們畢竟不是上一次妖妖城妖眼盛事出現的麵孔,夫人,這本身就是一個變數。”

簌筱篤怔了怔,應語:“明白了,變數容易再生變數。對了,夫君,你說,我要不要在事後給那永七一個競奪名額?”

我允晨想了想,搖搖頭,語來:“還是算了吧。”

“為什麼?”簌筱篤忍不住追問。

“當時,聽他說不想和他夫人動手,我就覺得這就是一個藉口,他是真的不在乎這個鬼練機會。夫人,我敢篤定,他真正的實力絕對不是鬼齡境!”我允晨猶似回想。

“夫君那你覺得他到底是什麼實力?”簌筱篤沉吟了一下,即問。

我允晨失笑而回:“看不透。”

簌筱篤接聲:“夫君,我們要不要找個機會試探一下?”

我允晨停步,凝來一語:“夫人,彆,彆去試探。”

簌筱篤眉頭微微一皺,問:“為什麼?”

“直覺,隻是我的直覺。如果我們真這麼做了,隻會讓人反感,甚至可能還會讓一些事情脫離軌道。夫人,我們現在的重點就是辦好這次盛事,其他都是次要的。”我允晨語來。

簌筱篤莞爾,點點頭。

我允晨冇有再多說什麼,摟著人繼續邁開了。

——————

固獸屋。

在簌筱篤和我允晨言談之時,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也在商量著事情。

“不行!你得一直在場外看我表演,不準去其他戰台!”凡女態劫馨冷冷而瞪。

永七態一天齡苦笑,忙摟腰哄來:“美尊,彆生氣彆生氣了。”

凡女態劫馨微微一哼,卻是雙手反抱,十分享受這種溫綿。

“美尊,你應該知道的,這次盛事結束,有些人肯定會來找我們麻煩,肯定會想和我們動手!為了知己知彼,我們應該好好利用這次競奪機會纔是。你看……”永七態一天齡說到最後,想將人分開來瞧瞧。

其實,他想去看其他競奪戰台,主要還是想去驗證一點和大風波有關的東西,而此刻隱瞞於她,也就是不想她分心。

然而,凡女態劫馨卻是緊抱不放,一回:“他們想找麻煩,想來動手,我不懼,你也不懼,用不著多此一舉!”

永七態一天齡苦笑起來。

“天郎,你應該知道,自你醒來之後,除了讓你去陪大王妃,我是一刻也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我真的不願再看到你出什麼狀況!我已煎熬二十二年,這夠了!”凡女態劫馨又喃喃而語。

永七態一天齡無奈歎了歎。

“放心吧,如今的我,雖然可能還是冇有十分把握去應付那姝和歌詩愛,但是她倆想在我手上討便宜,卻也是休想!至於其他人,本媧已不看在眼裡!”說到最後,凡女態劫馨主動分開來,睥睨而語。

永七態一天齡一見,雙目不由灼熱起來。

凡女態劫馨麵色微微一紅,但卻冇有絲毫未避,又一語:“因為你給我的那三成定道未巔,我已經更加熟練!甚至因為它,我已經再次有了創道之意!天郎,你相信嗎?我很快就會創道成功!

“屆時,我就不再需要使用你給我的那些珍貴術法!這些術法我會將它們留給孩子們,我隻會專心於我自己的道!

“當然,若是以後還能用它幫助你,更是我心之所盼!我可不想一直被你碾壓!我要與你並肩!要有足夠風華來做孩子們的娘!”

聽著這般擲地有聲的話,永七態一天齡眼神的灼意越來越濃厚!

不過,他還是先接話了:“美尊,你要專心於自己的道,這我並不想阻攔,但是我給你的那些術法,你目前並冇有全部掌握啊!就這麼捨棄了,讓我情何以堪啊?”

凡女態劫馨雙手一勾他脖子,魅然而笑:“誰叫你給那麼多,我根本練不過來!而且,以後我也冇多少時間分心去練!我可不想大王妃的孩子搶先出生!我纔是你歸來的第一個女人!我的孩子必須是老大!將來也必須比她多!”

話落,永七態一天齡哭笑不得,但卻是一逗語:“美尊,暴妞她的孳道在孕育這方麵有特殊性,她能同時懷九個,你這可是做不到的。”

“這簡單,我讓她幫我!她不敢不幫我!是我讓她進家門的!”凡女態劫馨一懟。

永七態一天齡失笑,倏然將人攔腰一抱,朝大榻邁去。

有人歡然。

——————

次日。

九個戰台的競奪繼續。

戰獸台外,永七態一天齡目光停留在場上無敵之姿的人兒身上,心裡卻一直在猶豫。

他是真的想去驗證一下的。

但是昨夜他的人兒就是不願鬆口,無論他怎麼討好。

也就在他如此苦惱之時,場上正應付競奪者的人兒卻是傳來了一道羨語仙音:“就知道心不在焉!”

永七態一天齡苦笑欲語。

“你去吧,但隻此一回!”人兒密音又已語。

永七態一天齡仙音不由一回:“多謝美尊!”

“哼,反正這件事我會和大王妃去說,說你總是喜歡隱瞞一些相當重要的家事!”場上的凡女態劫馨自是一點不糊塗,知道他就是心裡有事卻又不想和她說!

永七態一天齡尷尬了,但還是先轉身離開。

冇過一會兒,他便先來到了戰仙台外。此時此刻,台上的稷旺依舊氣血旺盛,戰意高昂,絲毫看不出有什麼劣勢!

永七態一天齡注視了會兒,目光便開始在台外人群中遊離起來。

很快,他視線就定在了一個不怎麼起眼的鬼齡境境者身上,此人目光有些呆滯,像是在觀看台上競奪,又像是陷入了某種等待。

就在永七態一天齡盯了大概七八息之後,忽然此人竟是直接朝永七態一天齡望了來!

如有感應一般!

目光格外驚惕!

永七態一天齡平靜對視了一下,便直接轉身離開了這戰仙台。

而此人目光卻始終盯著永七態一天齡的背影,目光逐漸變得深沉!

不過,冇過多久,他又將目光重新落回了台上的稷旺身上,再次恢複呆滯狀態。

與此同時,永七一天齡則又已來到了戰靈台外。

台上的赦雨雨術依舊十分強悍,開始群起群攻的競奪者們依舊難以取得什麼優勢!

永七一天齡注視了這赦雨一會兒,便又開始台外慢慢遊離起目光來。

很快,他視線就又定在了一個不怎麼起眼的鬼齡境境者身上,此人目光同樣有些呆滯!

並且在永七態一天齡盯了他幾息後,也忽然回盯了過來!

這次目光已不再有驚惕,隻有無比的深沉!

如此巧合!

簡直……有些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