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2少女姝竟真的煉成了

“萊兄說對了,我對境練確實不怎麼上心,這次鬼眼鬼練我自然不會參加。如今和我夫人打,我可是一點把握也冇有!”永七態一天齡微笑而語,回得理所應當。

凡女態劫馨內心無可奈何,表麵無動於衷。

閉目萊凱失笑了一下,接聲:“永兄,這次盛事結束之後,我卻還是想和你切磋一番,希望你能……”

話未儘,凡女態劫馨已語:“萊凱公子,還是算了吧,你比我夫君可是高出四個大境!”

閉目萊凱聽而一回:“永夫人,但是那一年我們都是親眼見識過尊夫的可怕了,他雖然看上去隻是鬼齡境,但是爆發起來,卻是堪比一位頂層至上、一位逆頭大尊!老實說,我內心可是一點抗衡把握都冇有!此番求切磋,更多的還是想看看自己如今與永兄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還望永夫人能夠成全。”

聽著這種頗為誠懇的語氣,凡女態劫馨沉吟了一下,纔看向身邊的人,不動聲色地問來:“你現在還能發揮那樣的水平?”

其實,她是不願他大出風頭的。

還有,那種狀態,可是讓她心驚肉跳!

永七態一天齡對視著,微微一笑,語:“得看情況。如果有人欺負夫人,而夫人又不好自我解決,那我可能就會爆發了。”

凡女態劫馨內心失笑,隨後就對閉目萊凱說來:“萊凱公子,你聽見了,他得看情況。”

閉目萊凱沉默了。

這時候,霧籠盲冪淡漠出聲來:“永夫人,我能和你切磋一下嗎?”

凡女態劫馨對視她,亦是淡漠一回:“盲冪小姐,很抱歉,我真冇興趣與你切磋。此番來到這鬼界鬼鬼城,我隻是為了自身鬼練,不想多生事端。”

霧籠盲冪欲語。

一邊的歌詩愛已笑語來:“劫馨姐姐,等盛事結束了,我能同你和永大哥去獸魔城看看嗎?”

凡女態劫馨凝來,靜靜應語:“歌詩愛小姐,不行,你還是自己去吧,我和我夫君習慣了兩人出行。”

歌詩愛目光微微一垂,冇有再作聲了。

“永夫人,這麼些年不見,你可真是越來越不近情人了。”霧籠盲冪漠然又語。

“彼此彼此,盲冪小姐,你也變化很大,再也不是當初那個謹言慎行的人了。”凡女態劫馨回懟。

歲月匆匆,女人都是往成熟方麵蛻變的。

霧籠盲冪緩緩起身來,語:“凱,我們回吧,話不投機半句多。”

閉目萊凱也緩緩起身,語:“永兄,那先告辭了。”

“好。”永七態一天齡目送兩人離開。

歌詩愛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起身,一語:“永大哥,劫馨姐姐,以後,希望你們常去神界遊玩。”

永七態一天齡欲莞爾回語。

“歌詩愛小姐,神界,我們隻會等到神神城神眼全部開啟之時,纔會去。當然,若是歌詩愛小姐哪天發來你的成親喜帖,我和我夫君自然會去祝福於你!”凡女態劫馨搶先語來。

歌詩愛這時凝住了凡女態劫馨,忽以密音一語:“央姐姐,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凡女態劫馨冇有迴避,以密音一回:“歌詩愛小姐,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討厭你。”

歌詩愛目光垂落了,默然轉身,離開。

永七態一天齡內心歎了歎,苦笑。

他的美人兒已經變得越來越警惕了,總是在提防他又惹什麼情緣!

唉!

在歌詩愛消失後,他將人一摟,笑語:“美尊,要不我還是回你馨月冠空間待著吧?”

凡女態劫馨一哼,語:“這樣最好不過了!省得我老是來費心!”

永七態一天齡失笑,密音轉語:“不過,我現在確實需要去鎖定一個人,來提高境為了。一直停留在這鬼齡境一季確實容易讓很多人起疑!”

凡女態劫馨聽而密音一接:“以後你少給我去鎖定女人!再敢到處沾花惹草,我讓大王妃她來收拾你!”

永七態一天齡哭笑不得,不過,密音又轉語:“美尊,雖然我並冇有去做準確卜測,但我的卜覺告訴我,這次的鬼眼盛事會有大風波的。所以,我可能需要再去見見我允晨,讓他去多做點戒備,畢竟他和簌筱篤好不容易纔在鬼界有了一個立足之地!”

聞言,凡女態劫馨沉浸了一下,密音纔回:“好,你想什麼時候去?”

永七態一天齡想了想,語來:“明天,明天你在戰獸台的第一場競奪任務一結束,就去。”

“好。”凡女態劫馨靠在了他懷裡。

他冇有再說話,享受著這片刻的愜意。

然而,冇過多久,一道白光閃來,是風華絕代的塗殿琴!

“永七,劫馨,你倆去見一下姝主,姝主她有話要問你們。”塗殿琴密音語來。

凡女態劫馨聽而有些惱火,欲語。

“好,我們去。”永七態一天齡卻已接聲來。

塗殿琴冇有動,冇有再開口,等著兩人立刻移步。

隨即,兩人攜手朝固妖屋趕過來。

塗殿琴隨後跟上。

在來到固妖屋大門口之時,永七態一天齡深吸了一下,出聲笑語:“姝小姐,我倆來了。”

屋內傳出一聲冷哼。

塗殿琴接聲:“快和我進去吧。”說時,先邁入了。

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冇有再遲疑,也邁入了。

屋內主位上,灰色帷帽少女姝靜坐,帷帽下的眸光緊盯著永七態一天齡。

“好久不見,姝小姐。”永七態一天齡笑容依舊。

灰色帷帽少女姝漠然一接:“殿琴兒,你隔絕外麵。”

話落,塗殿琴連施數印,一道道若有若無的術能將整個屋子與外界完全隔絕起來!

見此,凡女態劫馨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警惕。

儘管她知道少女姝不可能在這裡動什麼手,但是她倆目前可不是這塗殿琴的對手。

這塗殿琴比起當年,其實力再次提高了不少,可能已經是擁有證壘之能!

而這其實也不難理解,畢竟這塗殿琴可是壬戌妖帝真正的心腹!

“永七,本主現在隻問你一個問題,魔界生穹與你是何關係?”灰色帷帽少女姝起身來。

永七態一天齡沉默起來。

凡女態劫馨想開口應付,但又察覺自己男人心緒似有某種掙紮,於是她也沉默了起來。

許久,許久——

永七態一天齡纔開口一語:“姝小姐,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讓你先回答我一下,那個《於我域之諸征止境》你真的煉成了?”

話落,凡女態劫馨震驚不已。

她記得她的天郎說過,他的《於我域》之術隻有他能煉成!就是她和他將來的親生孩子,能不能練成功都還不太好說!

而眼前,這個女人竟然真的將他獨一無二的術法煉成了,這裡麵到底有著什麼緣故?

灰色帷帽下,少女姝閉上了雙眸,未語。

似乎,在這一刻,她亦能感受到永七態一天齡內心的劇烈波動!

她知道他在震驚,也在迷惑。

同樣的,她為他的震驚和迷惑,也感到了一種莫名的震動和不解!

到底自己和眼前這個男人在遙遠之前的輪迴裡有過怎樣的糾葛呢?

一邊的塗殿琴欲言又止。

她知道的,她的姝主的確是煉成了,因為煉成的那天,她的壬戌陛下可是非常非常高興!

“冇錯!本主是煉成了!”最終,灰色帷帽少女姝漠然開口。

永七態一天齡眼神變得越來越複雜。

他在剛剛入門的一刻,就感受到了她身上的術象。

他真的難以置信!

同時,也更加篤定了自己與眼前這個女人的糾葛恐怕比自己以前預估的還要深!

他甚至真的懷疑她就是自己曾經的妻子!

隻有曾經相濡以沫的妻子,才能成功練成來!

又是許久之後,永七態一天齡緩緩轉向身邊人兒,苦澀一語:“美尊,她與我的糾葛已是越來越深。雖然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我想告訴她真相,你看,行嗎?”

凡女態劫馨凝著他,輕聲一語:“你做主就好。我們家反正都聽你的。”

“謝謝。”永七態一天齡勉強一笑。

緩緩地,他又迴轉身軀,麵對灰色帷帽少女姝來。

“姝小姐,真相告訴你後,我希望你,還有壬戌妖帝都不要再對魔界做什麼不利的事情。”永七態一天齡語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吟了一下,才冷冷一語:“這要看你的真相是什麼樣的!如果不能給出足夠價值,那本主和她(壬戌妖帝)針對魔界的計劃就不會有任何改變!”

永七態一天齡聽而平靜一語:“那你看好了,姝小姐。”

話落,永七態已轉生穹態!

灰色帷帽下,少女姝呆住!

一邊的塗殿琴也是目瞪口呆!

“我就是生穹王。”生穹態一天齡平靜又語。

良久,良久,灰色帷帽少女姝才一哼,語:“果然就是你在搗鬼!”

聽上去,她也是有過這種猜測的。

話落,生穹態再轉永七態。

“姝小姐,這個價值可夠?”永七態一天齡緊盯而問。

灰色帷帽少女姝再次一哼,但語:“行,魔界,本主和她會做計劃調整,隻要魔界最終能歸順本主,本主可以不管是誰在做魔界層帝!”

“姝小姐,隻要你真有能夠讓九界眾生安心歸順的天命,我可以想辦法讓魔界最終歸順於你!”永七態一天齡接聲。

灰色帷帽少女姝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一語:“終有一天,你也會臣服在本主腳下,不管遙遠之前你與本主究竟存在著怎樣的糾葛!”

永七態一天齡失笑了一絲,應語:“姝小姐,這話很曖昧,你知道嗎?”

灰色帷帽下,少女姝眸光刹那冰冷!

凡女態劫馨暗惱,大壞胚!

永七態一天齡一覺,竟是有些不由自主地改口來:“玩笑話,玩笑話,彆當真,彆當真!”

灰色帷帽少女姝一哼背過身,一語:“殿琴兒,送他倆出去!”

心頭也是百感交集的塗殿琴回神,忙應:“是,姝主。兩位,請出去吧。”說話間,又將隔絕術能隨手撤去了。

永七態一天齡和凡女態劫馨攜手出屋。

塗殿琴送出至廊下後,便止步了,內心仍舊忍不住喃喃:“生穹王竟然就是這一天齡!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想象的事情!到底這個一天齡和姝主,還有陛下有著怎樣的古老糾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