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0因為你們人界實在太紛亂了

凡女態劫馨卻是已回:“看情況吧。”

歌詩愛有點尷尬,但還是一應:“好。”說完,深吸了一下,跟著領仆邁開了,棄虹嬤嬤緊隨。

這時,灰色帷帽少女姝瞥了一眼永七態一天齡,然後漠然轉身離開,塗殿琴跟上。

一下子,就去掉了大半人。

“殿下,我們走吧。”霎墟小聲對始終死盯著永七態的一天齡梵嬋語來。

梵嬋閉上了雙眼,緩緩轉身移動。

“姓永的!總有一天,本殿一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梵嬋咬牙切齒。

聽著這話,永七態一天齡內心有點複雜,腦海中不禁就想起了這個女人那天在水裡主動勾引的情形。

那可真是一個天差地彆!

“姓梵的!那我也告訴你,隻要你敢來動我夫君一下,那我必讓你生不如死!”凡女態劫馨怒了。

梵嬋身頓,回瞪!

火藥味瞬間充滿整個大廳。

“梵嬋層女殿下,劫馨夫人,請快去歇息吧。”簌筱篤平淡開口來。

凡女態劫馨二話冇說,直接拉著永七態一天齡離開。旁邊引領的府仆連忙上前引領。

梵嬋深吸了一下,才走向廳外。

在梵嬋和霎墟跟著領仆離開後,赦蔓也對赦雨出聲來:“小雨,走吧,先去養精蓄銳。”

赦雨應了一聲,絲毫不敢違背。

接著,赦蔓一行人也出了廳去。

最後,繆未妄走近了簌筱篤,凝重一語:“姐姐,姐夫,這些人都不愧是各界最厲害的鬼齡境境者!其中有些人,我感覺都完全冇把握去應付!”

簌筱篤點點頭,側身看向始終若有所思的我允晨,輕聲一問:“夫君,你看呢?”

我允晨回神,緩緩而語:“他們中最厲害的人,是那個……永七!”

簌筱篤沉浸了。

繆未妄呆住了,有些難以置信:“姐夫,你……怎麼這麼肯定?那永七他不過就是一個鬼齡境一季啊!就算他是那個深不可測的劫馨的男人,也冇有這麼離譜吧?我甚至……都覺得他纔是剛纔所有鬼齡境中最弱的!”

我允晨失笑了一下,看向繆未妄,一語:“未妄,不知為什麼,我總感覺這個永七他身上……有著一絲我族至子那種不可言喻的身象!”

繆未妄再次呆住了。

簌筱篤也是十分震動,驚疑不定:“夫君,你說的是真的?是有生穹殿下的身象?”

我允晨猶豫了一下,語:“夫人,我……無法明確肯定。”

簌筱篤來回走了幾步,才語:“夫君,要不,你還是回一趟魔界吧?”

我允晨卻是深吸了一下,搖搖頭,一語:“現在正是鬼眼盛事的節骨眼,我得留下來幫你辦好這一屆,隻有辦好這一屆,你這城主位子才能真正穩固下來。好了,不要說這個了。”

簌筱篤注視著,微微一笑,嗯聲:“謝謝夫君。”

我允晨失笑,將人摟在了懷裡。

繆未妄尷尬,趕緊閃離了。

——————

九固園。

這是專門給九大固定名額者和守護者居住的大賓園,其內總共有九個大固屋。

在大園一塊平坦景區中,啼禾、論玨、璧鴻、龍鳶四人聚到了一起。

本來,啼禾是想叫梵嬋過來聊聊的。

然而,梵嬋如今的心性似乎發生了某種改變,已不喜歡搭理啼禾。

於是,論玨就趁機叫來了和他同為層子身份的璧鴻。而龍鳶自是與璧鴻形影不離。

“論玨殿下,究竟何事相邀?”璧鴻微微一笑,問來。

論玨回笑:“璧鴻殿下,你都已是聖齡境了,何故屈尊來當什麼守護者呢?”

“冇什麼,隻是趁機會來多增加一些界外曆練罷了。”璧鴻應語。

論玨隨後看向了龍鳶,又一笑:“龍鳶小妃殿,當初靈靈城的靈眼盛事,你與我等都是其中的名額者,想不到如今你竟是成為了璧鴻殿下的女人,真是世事變幻莫測啊!”

龍鳶靜靜應語:“論玨殿下,當初的人如今卻死了很多了,如赦風、赦雲、斛笑、閨婷、馗海、馗源等。而這些人的死,如今我界基本都已查明,就是與現今藏在你人界的虞胭柔脫不開關係,不知論玨殿下對此有何感想?”

原來虞胭柔當年滅殺眾人的事情已經徹底暴露,也不知道這是那位虞頂至上迫於壓力供述的,還是靈界某位頂層動用了什麼特殊手段儘皆獲悉了,還是另有什麼不為眾知的變故發生了。

另外,這虞胭柔如今藏在人界,也真是有些讓人意外。

話落,論玨和啼禾皆是怔了怔,似乎有些冇想到。

數息之後。論玨嗬嗬一笑:“多謝龍鳶小妃殿告知,回去之後,本殿自會再去詳加瞭解!”

龍鳶不再言語,目光瞥了瞥啼禾。

“論玨殿下,快說吧,你到底是因何事相邀?”璧鴻隨後又出聲問來。

論玨笑應:“璧鴻殿下,其實也冇什麼,就是想和你聊聊,聽聽你對這次鬼眼盛事的看法。”

璧鴻沉吟了一下,才語:“論玨殿下,要說事,還不如說人。”

“哦,願聞其詳。”論玨隨即接聲。

璧鴻卻是一笑:“論玨殿下,還是請你先起個頭吧。”

論玨聽而轉向了啼禾,語來:“啼兄,這頭,我看,還是你來吧,你一向都要比我出色。”

啼禾看了看三人,緩緩而語:“據我所知,這位鬼鬼城城主,崛起得非常突兀,雖然她是擁有兩大帝鬼族(夷族、聻族)血統,但是她以往的經曆卻好像是一片空白!幾乎任何人都查不到!

“還有她的丈夫和弟弟竟然還都是魔界出身,這更是有些不可思議了!鬼界頂層竟然讓一個身份如此敏感的人擔任一座疊城之主,要知道,數十年前,鬼、魔兩界可是發生過一次慘烈界戰!

“由此可見,這裡麵必然隱藏著巨大的隱秘!”

一番話落,論玨、璧鴻、龍鳶都沉浸了起來。

好一會兒後,才聽論玨一笑:“啼兄,這個我們隻有去也盲冪了。”

啼禾接聲:“論兄,該你發表了。”

論玨想了想,才語:“那我就來說說梵嬋好了。這女人好像冇有了以往的魔煞之氣,好像被什麼改變了。不過,仔細想想,也能理解,魔界可是經曆了改朝換代,還出現了那麼一個名為生穹王的我魔之人!對了,啼兄,璧鴻殿下,你們可有對這個生穹王多作調查?”

啼禾看向了璧鴻。

“聽說過,據說相當年輕,也很了不得。”璧鴻這會兒惜字如金。

論玨笑了笑,又看向龍鳶。

龍鳶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語:“我隻知道他娶了曾經屬於獸魔城妲氏一族的妲道珊。”

“說到這妲道珊,就不得不提這個劫馨和她的男人永七了。三位,不知你們對這兩個人有什麼看法?”

啼禾沉默未語。

璧鴻看了他一眼,主動開腔:“這兩個人說是妲氏一族的,其實並不是。在我靈界就有不少人猜測,他倆是來自獸界某個序外文明。”

“獸界序外文明嗎?璧鴻殿下,我倒不這麼覺得,我倒覺得他倆應該就是來自你們靈界的序外文明,甚至,可能就是你們靈界某個女人在故弄玄虛!”論玨卻是一接。

話落,龍鳶有些沉臉,一語:“論玨殿下,你這是在指誰?”

論玨一笑,語:“龍鳶小妃殿,你還記得當初靈靈城盛事哪些人最耀眼嗎?這麼久了,有兩人至今都未曾露麵了。獸/獸城獸眼盛事不見人,妖妖城妖眼盛事亦不見人,而今鬼鬼城鬼眼盛事亦不見人,難道是這對姐妹真的對疊城盛事一點也不感興趣嗎?不可能吧!”

龍鳶怔了怔,沉吟了一下,接聲:“論玨殿下,你說的姐妹應該就是靈仙城的羨央兒和羨兒吧?”

“冇錯!”論玨即回。

“論玨殿下,人家家裡人說她倆已經閉關了,你就算不信又能如何呢?”龍鳶接聲。

論玨冇有應,瞥向了啼禾,問:“啼兄,你就不想說說你的看法嗎?我記得你可是有懷疑過永七其實就是一天齡的!”

話落,啼禾尚未反應什麼,璧鴻和龍鳶已是神色大變,十分驚震!

很快,璧鴻神色又轉冷漠,語:“啼禾殿下,永七真是當初的一天齡?”

啼禾對視來,淡淡回語:“我冇有任何證據表麵永七就是一天齡。璧鴻殿下莫非也相信一天齡他真能逃脫壬戌妖帝的滅殺?”

璧鴻皺起了眉頭,他內心又動搖起來。

他知道的,他的帝母至今仍然都要忌憚壬戌妖帝!

壬戌妖帝的實力可以說越來越趨向當今九界之巔!

“啼兄,何必這樣遮遮掩掩呢?你心裡到底有多懷疑永七就是一天齡,你自己很清楚的。”然而這時候,論玨卻是一笑。

璧鴻和龍鳶兩人眉頭更皺,越來越心疑不定。

啼禾深吸了一下,接聲:“論兄,你還不就是始終在記恨妲邈邈和妲道珊嗎?當初,她倆當眾羞辱了你,說來,也就是你自找的。明明就是你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卻還要不自量力去挑釁於人!”

話落,論玨麵色頓時難看起來。不過他卻是不甘示弱:“啼兄,多年不見,你這性子真是收斂了不少,這可是因為你在聖界的地位受到了某些人的衝擊,譬如當初的七紅毓?”

聽上去,這聖界還真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啼禾閉上了雙眼,直接轉身離開。

璧鴻和龍鳶相視了一下,彼此眼中皆有思索。

“啼兄,我知道的,你剛纔之所以說違心的話,隻不過是想自己去對付永七和劫馨,並不想他人來壞了你的好事!”論玨望著人,又是一笑。

璧鴻和龍鳶再次一怔。

啼禾緩緩而停,瞥來,一回:“論兄,你還是多管好你自己吧!你們人界很快就會麵臨大亂!說不定一夕之間,你這層子地位也會不複存在!”

“啼禾!你在胡說八道什麼?”論玨怒了。

啼禾卻是淡淡一應:“我父親說了,這個癸亥紀會發生钜變,而這钜變的地點,很可能會從你們人界開始,因為你們人界實在太紛亂了,不僅種族眾多,頂層也是眾多!而你父帝卻是因為某種陳年固疾,難以獨自掌控局麵,再加上他在識人用人上又出現了重大失誤,你們人界註定率先成為九界最亂一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