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偷越獸界界壘的名額

“龍小姐,我,來靈獸城確實是有點事。”一天齡深吸一絲後,語來。

龍鳶哦聲而問:“什麼事?”

一天齡接聲:“我,是來爭奪偷越獸界界壘名額的。”

龍鳶愣了愣,才語:“我記得三年前,虞胭柔給你進入靈靈城靈眼的機會,你都是不屑一顧的,怎麼現在卻是想要爭奪偷越獸界界壘的名額了?”

一天齡隻語:“龍小姐,你誤會了,我,隻是想進入獸界,和其他無關。”

龍鳶皺眉,沉吟會兒後,語:“隻是進入獸界,並不去爭奪獸界獸/獸城獸眼名額嗎?”

一天齡輕輕點點頭。

“你這人可真是有意思!那你進入獸界是要做什麼?”龍鳶追問。

“抱歉,不能告訴你,龍小姐。”一天齡直接回絕了。

龍鳶不由一哼:“那我也很抱歉,你想要爭奪偷越獸界界壘的名額,我可幫不了你。”

一天齡失笑,接聲:“龍小姐,那你就當我什麼也冇說吧。接下來,我會去找令尊,問一問爭奪名額時的具體事項。”

龍鳶麵色頓冷,回:“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說這話,是在挑釁本小姐?”

一天齡不語。

龍鳶深吸一下,又語:“一天齡,你彆不識好歹!雖然我是比不了那位羨兒小姐,但是在這靈獸城本小姐想為難一個人,還是輕而易舉的!我勸你最好彆故意惹我!”

“不敢,龍小姐。”一天齡輕語。

龍鳶又深吸一下,語來:“這一個季節的競奪規則,我也不太清楚會是什麼,但是我可以幫你去問我爹!隻是……你又能給我什麼回報呢?”

一天齡淡然而語:“龍小姐,你想要什麼?”

龍鳶卻是一笑:“不急,我現在可冇想好,你且安心在我們家住著!等我想好了之後,自然會找你要!”

一天齡沉默起來。

“好了,我現在就要去試一試這枚丹藥的效果,你就在我們家隨意轉轉吧!待我回來時,再給你安排住處!”龍鳶說完,就走。

一天齡欲言又止,應該是無奈了。

——————

城主府。

鳳尋熹和龍滎的主屋。

一番冷漠鬥嘴之後,屋內陷入了長時間的靜默。

鳳尋熹背躺在榻上,不理坐在桌案邊咬牙切齒的龍滎。

而這種僵持模式,在兩人身上可是經常發生的。

每一回,都是在第二天纔開始緩和。

“鳳尋熹,你是不是一直後悔娶了我?”龍滎深吸一口,冰冷開口來。

鳳尋熹背軀緩轉,朝人看來,回聲:“鳶兒要名額的事情,我會去想辦法,你不用再管了!”

龍滎聽而一接:“你到底拿什麼和那壺陀老匹夫交易了?”

鳳尋熹不耐煩地坐起來,死瞪,說來:“龍小妾,這麼多年了,你每次問這問那,不就是想搞清我身上的一點身世隱秘嗎?”

“不行嗎?你是我這一輩子的男人,我不該清楚你到底有著什麼背景嗎?”鳳滎起身回瞪。

鳳尋熹伸手一指,惱怒:“龍小妾,當初我準備娶你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說的,你說過,不會過問我不想說的!”

“哼!可你也對我說過,不會讓我被人欺負!你做到了嗎?你冇有!那一年,虞胭柔那個當眾羞辱我,你卻連還個手都不敢!”龍滎雙眼浸起了淚。

鳳尋熹撫起了額頭,哭笑不得:“龍小妾,那也是你對那虞胭柔無理在先,她本來冇怎麼招惹你,你卻偏偏陰陽怪氣地譏諷她,這個心眼本來就窄的女人她能不還擊你嗎?”

“鳳尋熹!我譏諷她,還不是因為她目中無人!完全不把你這個靈獸城城主放在眼裡嗎?怎麼著,你現在竟是要胳膊肘往外拐嗎?”龍滎雙手按在了小腹上。

鳳尋熹一見,頭大而語:“又來!你又來!龍小妾,他不僅是我的種,也是你的!你能不能彆一天到晚就拿他來整我?”

龍滎轉按為撫,冷回:“除了這招,我還能奈你何?”

鳳尋熹深吸會兒,語氣放緩來:“龍小妾,你心裡應該明白的,我從未後悔娶你。”

“那你就告訴我,你這身世裡到底有什麼說不得的?憑什麼連我和你女兒都不能知道?”龍滎也有所緩和來。

鳳尋熹歎了歎,回:“你這娘們,真是一根筋!我不說,自然是有我的想法!”

“什麼想法?”

“當然是和你們簡簡單單在這靈獸城過著!”鳳尋熹立回。

龍滎沉浸起來。

鳳尋熹見而又語:“小妾(語調彷彿是昵稱),以後你彆問了,行嗎?”

“你少來!你不說,那就讓我先猜猜看,鳳尋熹,你是不是出生在靈界某個了不得的大族?你和我成親,其實是揹著他們的?所以你作死也不肯讓我成為你名正言順的妻室、作死也不肯讓鳶兒和你姓?是不是這樣?”龍滎腦補著。

鳳尋熹再一次撫起了額頭,滿臉苦笑。

“鳳尋熹!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可不乾!你必須接我和女兒回你的大族!否則,這肚裡的一個,你就彆想要了!”龍滎語氣不容置疑。

“龍小妾!你有完冇完?你這是瞎掰亂猜什麼?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鳳尋熹算是氣不打一處來。

龍滎皺眉,再次腦補:“那就是說,你有一個很大的仇家,讓你隻能窩在這靈獸城內!”

鳳尋熹欲哭無淚,喝聲:“龍小妾!你聽好了,我身後既冇有什麼大族,也冇什麼大仇家,一切隻不過是我自己喜歡呆在這裡!”

“你……果然是個窩囊廢!不知進取的大混蛋!”龍滎頓時罵來。

鳳尋熹皺眉一接:“龍小妾,你老是說我是不是後悔娶了你,可我現在真的想好好問問你,你是不是一直後悔嫁給了我啊?”

龍滎呆了呆,避開了他目光,冷應:“鳳尋熹,你已把我與生俱來的那一點傲氣磨掉了,但是你能把鳶兒身上的也磨掉嗎?”

鳳尋熹呆住,徹底沉默了。

“你能嗎?你又忍心去那樣做嗎?天下每一個父母,都是盼著自己兒女未來生活得更美好,而靈獸城的這種生活,在整個靈界真的算是更美好的嗎?”龍滎拷問著。

鳳尋熹身軀頹然下來。

“夫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龍滎準備出屋去。

鳳尋熹望著她黯然身影,數息之後,才終於開口:“鳶兒的爺爺奶奶乃是層帝層後的近仆。”

話落,龍滎徹底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