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9期至,一天齡歸來

獸界——

1龍寰十妃中,除了豚妃昔絮和雀妃箜思思未有身孕外,其餘八妃皆已孕得。層後凰疏兮也是。至於鳳綸和龍宇兩人,前者倒是時常關注聖界首教的訊息,應該就是因為飼悅人吧;後者則是和箜思思私下見了數回,當初,箜思思就是揹著龍寰睡了他這弟弟吧。

2純白麒麟雪兒已正式成為麒麟一族少主。小養仍舊和她來往最為密切。九大族老,除了待邃子常出外走動外,其餘八位都已很少出族域。

3龜族玄忍再次進行了閉關。在閉關前,他還是想辦法給玄策治癒了傷,之後,龜族事務由玄策全權代理。

4雀族的雀頂至上老詭婆和人界那邊來往似乎有點密切。在這件事上,那雀釉和嘯銜也頗為積極。

5獸魔城,妲邈邈已有身孕。妲宏已經長大,他經常愛纏著最終決定來妲氏核社擔任監首的梅慕梅,讓她教氛核學。

6獸鬼城內,因為壽願真橋消失的打擊,章築早已是心灰意冷,最終獸鬼城的大權重新落回了章霜娘手上,而他的幾個妾室,也就隻有邃雯還留下來了,那旌芝娘和西素娘因為當初被劫馨懲罰得隻剩數年可活,如今已死,而師藻藻、鑄巧娘、梅惠娘都回了各自的族城,重新開始。至於章玉書也是一度頹靡不振,後來還是待邃子出現,讓他振作了起來,據說,人如今已經去了人界。

6獸/獸城,在巫馬莉莉的冷酷管轄下,已然是嚴嚴森森。

妖界——

1少女姝依舊在閉關。

2黁甫求請壬戌妖帝,去了鬼界,不知所圖是何。

3妖妖城,青卜懿詠結束了自我沉眠,因為塗妮樂兒竟是有了身孕!這完全打破了定去之身的虛理!不過,他並冇有來接回妖妖城城主之位,而是在和自己的一妻兩妾短暫相處後,便獨自前往了神界。對此,塗殿琴冇有阻攔。

4飛紅豆完全掌握了飛廉一族和夫諸一族兩大逆頂之術,成功複活了兒子夫東生!

5當初被少女姝看重的白菀已經逐步掌控了相矖一族。

6妖人城內,最近似乎有點紛亂,塗貞貞的父親塗恩竟是死於非命,凶手未知,她家地位因此急轉直下,幾乎全靠須寒問竭力撐持著。而對於這紛亂,壬戌妖帝竟冇有在意。

仙界——

萊絹已有身孕。

鬼界——

當今鬼鬼城城主乃是簌筱篤!

我允晨乃是其夫!

繆未妄過來常住。

其餘幾界,也有不少相關事情發生,暫且按下不提。

——————

喜鼎院。

繽紛光洞倏然呈現在締道樹邊。

兩人緩緩走出。

一個是凡女態劫馨,另一個則是久違的麵孔,一天齡(依舊是鬼齡境一季,迴歸似乎對他並冇有晉升作用)!

寢屋之中,門緩緩打開來,一身黛紫之裳的妲道珊慢慢走了出來。

雖然並冇有見過一天齡的模樣,但是她能從他略帶複雜的眼神中看出那種熟悉的笑意!

凡女態劫馨深吸了一下,一語:“大王妃,我明天過來帶人走。”

妲道珊有點尷尬,但應:“要去哪兒?”

“當然就是鬼界鬼鬼城!”凡女態劫馨一笑。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應語:“好!”

話落,凡女態劫馨轉身再次開啟靈隙魔道,準備離開。

妲道珊欲言又止。

“美尊,把花羨貝給我留幾壺!”一天齡已急語。

凡女態劫馨白了他一眼,還是取了三壺交給他,並叮囑:“你給我悠著點,她還有孕!”

妲道珊麵紅耳赤。

一天齡窘迫。

在凡女態劫馨離開後,一天齡側身看向了締道樹,語:“這樹……真不錯!”

妲道珊主動走近來,然後一揪他耳朵,叱:“少給本宮裝蒜!”

瞬間,一天齡又化成了生穹模樣,將人一摟!

妲道珊怔了怔,忍不住一語:“你……你這是……”

“隻是為了讓你更習慣。在美尊麵前,我也常露出永七身態。”生穹態一天齡回語。

妲道珊噗嗤一笑,鬆開了手,輕語:“用不著這樣,隻要你的心冇變就好!”

生穹態一天齡深情一凝,歎:“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應該不顧一切地把你撲倒!”

妲道珊麵色一紅,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了初次相見的場景。

見她失笑走神,他卻是將她攔腰一抱,邁向寢屋去。

“大白天!你……想乾什麼?”妲道珊明知故問,嘴角微彎。

生穹態一天齡灼灼而應:“隻有一天陪你,我可不想磨蹭。”

妲道珊冇有再廢話,將人一勾,吻住了。

……

入夜。

大榻上的旖旎暫休。

“要我去見見你爹和你後母嗎?”生穹態一天齡呢喃而語。

“行嗎?你現在不是不宜暴露嗎?”妲道珊有些擔憂。

生穹態一天齡語:“沒關係,你爹和你後母不是外人。”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隨後一語:“算了,時間倉促,還是等你陪劫馨鬼練回來,再安排一個時間吧!”

生穹態一天齡想了想,點點頭,嗯聲。

妲道珊冇有再說話,閉上滿足的雙眸,緊緊依偎。

生穹態一天齡則是取出了一壺花羨貝,對嘴喝了起來。

香氛四溢。

醉人身心!

“要不要嚐點?”生穹態一天齡一笑,將壺放到了她嘴邊。

妲道珊卻是搖搖頭,語:“我隻喝髓湯,纔不喝她的呢!”

生穹態一天齡卻是一語:“暴妞,老實說,髓湯還是冇法和花羨貝比的。”

妲道珊頓時一瞪。

生穹態一天齡連忙轉語:“對了,那條九茸小醉龍呢?”

妲道珊聽而一回:“上回,濛巴烏帶他的三個孩子拜見我的時候,它就和濛巴烏的幾個孩子玩到一塊去了。之後,我就讓它自由了。反正,它已蛻變成型,更是本宮親封的締道龍!在魔界,它的安全完全冇有必要去擔心!”

生穹態一天齡啞然失笑,應語:“這樣也好,省得有它和搶花羨貝喝!”

“好了,你自己慢慢喝,彆再吵我。”妲道珊再次閉上了雙眸。

生穹態一天齡冇有再擾她。

隻是在三壺都喝光後,又將人翻倒,旖旎複燃。

——————

鬼界。

鬼鬼城。

鬼眼盛事即將開啟,而這次的十八個名額卻是有些出人意料。

九個固定名額分彆是:神界歌詩愛、仙界易仙一族的稷旺、聖界首教教子啼禾、魔界層女梵嬋、人界層子論玨、鬼界層女盲冪、妖界少女姝、獸界妲氏一族劫馨、靈界靈神城赦雨。

其中,靈界的固定名額,鬼界層帝盲棠是直接交給了璧紅籠去決定的,而璧紅籠想也冇想就直接把名額給了靈仙城羨家。隻是因為劫馨身份目前仍舊不能暴露,所以羨驚又婉言謝絕了。最後,名額便落到了赦蔓的族人身上。

至於仙界易仙一族那個稷旺,也是鬼界層帝盲冪將名額交給了稷宴民決定,稷宴民卻是冇有多考慮,讓層後壹芝去做主。壹芝自是挑選了稷宴民的族人。

九個爭奪名額,鬼界鬼鬼城這次就玩得更厲害了。

隻要能戰勝與自身同界的固定名額者,就能獲得這個爭奪名額!

而若是無一人能戰勝同界固定名額者,那麼這個相應的爭奪名額將迴歸鬼界鬼鬼城,由鬼界鬼鬼城城主全權分配!

可以想象,屆時,每個固定名額者都將麵臨成百上千,乃至萬數以上的挑戰!

為了儘快選出這九個爭奪名額,所有固定名額者都已趕至鬼界鬼鬼城,因為如果不按時趕來,將視為自動放棄已擁有的固定名額!

另外,在城主府內,已經設立了九個浮空大戰台!

它們分彆叫:戰神台、戰仙台、戰聖台、戰魔台、戰人台、戰鬼台、戰妖台、戰獸台、戰靈台!

這一日,正是九大名額者彙聚城主府,接受眾多鬼眼盛事參加者挑戰的日子!

城主府大廳。

主階之上——

一身楓紅華裳並且蒙了楓紅麵紗的鬼鬼城城主簌筱篤,和一身淡青衣飾的我允晨並肩站立。

兩個人,看上去是極其登對!

一側,一身幽青衣飾的繆未妄(仙齡境二季)陪同著。

值得一說的是,這簌筱篤如今的境為竟和我允晨一樣,都是仙齡境四季!

短短二十二年內,她竟是跨越了三個大境九個境!

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廳內,眾人分九個陣營站列著。

最左邊是,神界歌詩愛和棄虹嬤嬤,此時的歌詩愛已然徹底長開,儘管身貌依舊算不得多出眾。

左二的是,仙界稷旺和他的幾個守護者,這稷旺模樣頗為憨厚老實。

左三的是,聖界啼禾和回酥。

左四的是,魔界梵嬋和霎墟。

中間的是,人界論玨和夫臾。

右四的是,鬼界盲冪、萊凱(聖齡境四季)、娣英、洞崇。

右三的是,妖界少女姝和塗殿琴。

右二的是,獸界凡女態劫馨和永七態一天齡。

最右的是,靈界赦雨、赦蔓、璧鴻、龍鳶、帕梅拉、鳳薛六人。這璧鴻如今也已是聖齡境三季,而龍鳶竟也成為了魔齡境一季。可以看得出來,靈界對這次鬼鬼城鬼眼盛事是相當重視的。

“諸位,你們的住房,本主都已安排好了,請先隨府仆們前往好好歇息,明日九大戰台便正式開啟,為期九天!”簌筱篤負手一語,神態威凜。

眾人之中,論玨率先回語:“多謝簌城主!”其目光笑吟吟。

簌筱篤看了他一眼,應語:“論玨層子,請吧。”

“好。”論玨和夫臾轉身,準備離開。

但冇走幾步,論玨就又看向了暗凝著永七態一天齡的啼禾,一笑:“啼兄,走吧!”

啼禾回神,冇有作聲,跟著前來引路的府仆朝廳外走去。回酥緊跟。

四人一去,仙界的稷旺和他的守護者們也跟著離開了。

“永兄,永夫人,閒暇時再會。”閉目萊凱對永七態一天齡語來。

永七態一天齡點點頭,微微一笑,回:“好。”

凡女態劫馨含笑以應。

隨後,閉目萊凱,霧籠盲冪、娣英洞崇四人也離開了。

“永大哥,劫馨姐姐,空下來後,我想過來找你們聊天,可以嗎?”歌詩愛輕聲問來。

永七態一天齡欲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