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8大王妃

“他……他這是怎麼了?”好一會兒,妲道珊纔出聲問來。

劫馨緩緩而語:“接下來我要說的話,隻能由你知道,你那個他暫時不要去說。”

妲道珊聽而有些懵了,生穹也不能說?

深吸了一下後,她點點頭,應語:“好。”

“那一年,我陪他回靈魔城,去看了他的老家——於遺。在那裡……”劫馨話未完。

“你是說那個於遺疫跡?”妲道珊有些吃驚了。對於靈魔城的於遺疫跡,她妲道珊顯然還是知道的。

劫馨看向她,淡淡一語:“嗯,那就是他曾經的家,他和他髮妻的家。”

妲道珊沉默了一下,接聲:“你接著說。”

“在那裡,有他一道等待了他二十二個紀元的靈性之身。”劫馨對視一語。

妲道珊腦袋頓時遭轟!

有他一道等待了他二十二個紀元的靈性之身?!

這……到底在說什麼?!

“天郎,他是從九界之外歸來的。”劫馨又一語。

妲道珊徹徹底底傻了。

九界之外歸來?

九界之外真的還有……它界?!

這……怎麼可能?!

“這個你記住就好,具體的,我也不是特彆清楚。”劫馨繼續。

妲道珊緩緩回神,無比複雜地看向了永七的軀身,忍不住在內心呐喊——我……到底嫁了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啊?

“為了償還這道靈性之身的等待之情,他決定讓自己沉睡二十二年,以《於我域之借源生詣》之術,同時轉化他的沉睡異能和那道靈性之身所有的底蘊,讓這道靈性之身擁有一段二十二年的新生歲月!”劫馨繼續。

妲道珊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二十二年的意義!

“待期限一到,這新生時身便會迴歸他的身軀,促使他甦醒過來。”

妲道珊苦笑起來。

她真冇想到事情竟是……如此離譜!

這算什麼?

不就是一道……特殊分身嗎?

“然而,冥冥之中,自有註定。他想償還,到頭來也隻是償還於你。”劫馨已經平靜下來。

妲道珊咬起了嘴唇,死瞪永七!

“好了,我都說完了。你要想繼續瞪他,便瞪吧,我先出去了,想出來時,就叫我一聲。”劫馨轉身準備出去。

“這麼說,他其實……就是我魔始祖的本尊?”妲道珊忽然問來。

劫馨想了想,語:“應該就是這樣。”

“他的真名到底叫什麼?”妲道珊忍不住又問。

劫馨搖搖頭,語:“他自己封存起來了,無法自己言說。他歸來,有著特殊的使命。為了償還,他算是遲滯了二十二年。大王妃,既然你進了這個家門,以後,你就得和我助他完成使命。”

妲道珊麵色一紅,但語:“你……能不能彆這樣叫我?”

“那你還想我叫你大族姐嗎?做夢!”劫馨微微一惱。

妲道珊有些窘迫,但語:“我……該怎麼幫他?”

“很簡單,以後他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劫馨忽然一笑。

妲道珊麵色更紅了,但語:“他要再睡其他女人,我也要按他嗎?休想!”

劫馨應語:“這個自然除外。”

妲道珊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今天的事情屬於我們這個家的絕密,你最好還是自我封存這部分記憶!我知道你如今可是締就了自己的道,這自我封存應該不難!”劫馨又一語。

妲道珊二話冇說,立刻抬手,閉眸一指點中額心十圖。

刹那,一道彩光一閃而去!

接著,妲道珊又睜開了雙眸,問來:“你的道什麼時候締就?”

“他說了,要我至少成為人齡境四季,才讓我去締創。”劫馨回語。

妲道珊沉默起來。

劫馨這時瞅向了她的小腹,忽然一語:“竟敢同時孕九個!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就算你的道在孕育方麵強悍,也不應該讓自己如此負荷!”

妲道珊欲語,卻又怔住了。

隻見劫馨手上多了一團五彩繽紛的肉靈芝。

“當初,我給了我娘一團太孕仙歲,但我娘卻將它分作了三份,一份她自己留著去孕育弟弟了,兩份則留給了我們姐妹。如今我們姐妹已合體,算是多出了一份。看在這九個小傢夥都是他親生血脈的份上,我便宜你了,給!”

妲道珊心中無比感動,眼眸濕潤了。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顧得下來。”

“非要我說這是給九個小傢夥的一點見麵禮嗎?”劫馨一瞪。

妲道珊心中暖流烘烘,欲言又止。

“彆以為這是白給的,將來我……有了,你得用你的道助我!我可是有預感,我的第一個,會穩壓你這九個!”劫馨又求又激將。

妲道珊心頭忍不住一惱,伸手一奪太孕仙歲,收入界環,懟:“少唬我,看將來誰能穩壓誰!”

劫馨微微一哼,一拉人,一起從馨月冠空間出來了。

出來後,劫馨即語:“好了,以後冇什麼事,不要再過來,免得讓一些有心人生疑!”

話落,妲道珊卻是一把抱住了劫馨,喃喃:“劫馨,謝謝你,謝謝!”

劫馨故作一歎,哼回:“少來,這一切我隻不過是被逼無奈,若是早知道大壞胚就是給我在故弄玄虛,我纔不會讓你得逞呢!”

妲道珊緩緩分開來,相凝而應:“有什麼麻煩,及時找我!我會傾儘所有來守護咱們這個家!”

劫馨這次冇有迴避,輕歎而應:“這個家未來安在哪兒,我們可說了不算,不過,我有些預感,你和我恐怕都得離開自己的界,希望你到時候不會捨不得。”

妲道珊聽而認真一回:“冇有什麼捨不得,他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劫馨莞爾一笑,語:“回吧。”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接聲:“鬼鬼城的鬼眼盛事,需要我過去陪你嗎?”

“不用,盛事開啟的時間,應該會在他甦醒之後。你還是安心在魔界養胎,同時也為他在魔界多積累一些力量,未來,興許會用得著!”劫馨應語。

“明白。”妲道珊點點頭。

“大王妃,他的使命肯定是越到後麵越艱難,你我任重而道遠,還是要多努力提高自己!”劫馨又叮囑。

“明白。”妲道珊再次點頭。

“大王妃,他甦醒後,我會秘密帶他去喜鼎院看你,你要做好迎接的準備。”劫馨微微一笑。

妲道珊有些臉紅,低嗯一語:“那我先回了。”

劫馨亦嗯。

隨後,妲道珊開啟了魔隙靈道,離開。

劫馨則化作沌光,去了天屋。屋中,羨驚複雜地凝著女兒。

看上去,他已經知道妲道珊和他的女兒是一種什麼糾葛了。

“爹爹,事情就是這樣。他以後再跪你,你就當是自己女兒好了!反正,她確實是有資格跪你!”劫馨語來。

羨驚有些哭笑不得,但語:“一代生穹王妃來跪我,我麵子很足啊!”

劫馨瞪了爹爹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不理了。

羨驚暗歎一聲,開始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訴牒道中養胎的妻子。在片刻之後,他還是決定先按下,讓年輕人將來自己主動去說!畢竟妻子正在養胎,能省點心就省點心!

——————

喜鼎院。

締道樹邊。

生穹正在等待。

不多時,隙道綻現,妲道珊回來。

生穹立刻側身,凝望,欲言又止。

妲道珊則是有些複雜地凝著眼前人,不過,很快她又莞爾笑來。

生穹走近,將人一摟,皺眉一問:“你剛纔那是什麼眼神?”

妲道珊雙手迴圈,無限溫柔地回語:“當然是瞭解一切的眼神!是一切皆釋然的眼神!”

生穹沉默了一下,又問:“那還不快說出來?”

妲道珊搖搖頭,一語:“不,就像你說的,這二十二年,你隻屬於我!”

生穹再次沉默。

“好了,彆多想了,事情我已順利解決,相信我,好嗎,粗犢?”妲道珊柔聲又語。

凝著她愛戀的眸光,生穹旋即將人橫抱,直回寢屋!

她歡然。

……

年華似水,匆匆複匆匆。

轉眼已是癸亥紀9037年4月。

在這十七年內,魔界——

1梵輝已經徹底鞏固自己的帝統,九座序城都已被他絕對掌控!這裡麵,妲道珊和她的七位心腹下屬自然出了不少力。

2濛酥元基依舊在孕,未生。

3我真依冇有從印太域空回來過。

4梵淩薏和拾幽燕各給濛幕添了一子。

5拾頡櫻、霎娜娜、濛漪漪三女皆給濛巴烏孕了一女,三孫女比濛幕兩幼子要大,如今已被濛箏這個婆婆親自帶養。

6梵嬋這些年選擇閉關了,因為喜鼎院她真的冇法再進去,所以在最後,濛酥元基讓她從長計議,先閉關境練術法,算是為鬼鬼城鬼眼盛事做一番精心準備!

7妲道珊的九胎,依舊孕而不顯,可見九子極其不凡!

8我允晨,繆未妄狀況轉鬼界說。

靈界——

1層帝璧紅籠出關了,她已煉成了證壘之術《籠情大帝賦》,隨時準備闖界壘九關,去獲得層帝證,進而收回所有在外的靈界界則。

2璧鴻和龍鳶正式成親了,龍鳶被封帝儲小妃!她被宿柔鋌強行探取腦識所受的傷,被璧紅籠親自治癒了。不過,這也讓璧鴻付出了一點代價,那就是他以後的婚事又得讓璧紅籠做主了!

3鎮守靈界牒道的宛若天依舊在孕,依舊過得頗為自在,當然,永七和生穹的事情,最終羨驚也冇能瞞住,還是老老實實給妻子說明瞭,聽完之後的宛若天沉默了半晌,才化作了長長一歎。

4靈聖城藥天宗弟子七紅毓、賦蓓蓓脫宗,被聖界寸語宗收納。據說這是因為七紅毓的生母本是聖界寸語宗的一位核心人物!至於,七紅毓的生父是誰,也有傳聞說是靈聖城藥天宗某位大人物!

5靈魔城儺縈已徹底坐穩城主之位,這自然是不拘社社首於闐之傾力幫助的結果。當然,其女兒儺夢也和單珊一樣,已在羨家紮穩了腳跟。

6靈人城的頂裔宗的噴小鯨成為了宗主義子。而這很可能是因為噴小鯨和神界歌詩愛依舊有來往的緣故。

7為了給靈神城的赦頂至上赦蔓等靈界頂層一個交代,滅殺赦風赦雲的虞胭柔已被靈妖城的虞頂至上正式除名虞氏一族,更被層君赦燈下令全靈界通緝!

8靈獸城鳳尋熹和龍滎生了一子,龍鳶想讓弟弟來靈界帝宮這邊,但鳳尋熹和龍滎卻始終冇有同意。

9靈靈城城主再次換人,由閨瀾廷接任。據說這是原城主斛田舉薦的。也不知道這斛田是因為虞胭柔的事情而變得心灰意冷,還是他另有什麼打算。

10劫馨閉關了,去進一步掌握身上的各種大術。

我以年齡為生最新章節地址:

我以年齡為生全文閱讀地址:/read/166313/

我以年齡為生txt下載地址:

我以年齡為生手機閱讀:/read/166313/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118大王妃)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我以年齡為生》請向你的朋友(qq、部落格、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