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7我有資格跪他的嶽父!

聽到這話,生穹再也忍不住了,一拉妲道珊的手,語:“暴妞,走,我們再去見她!我今天一定要弄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妲道珊卻是不動了。

“你……怎麼了,暴妞?”生穹一見,愣了愣。

妲道珊凝著人,凝著,眼神中忽然起了絲絲複雜。

生穹眉頭深皺,再次一問:“暴妞,你……這是什麼表情?”

妲道珊仍舊凝著,凝著,不語。

生穹有些頭疼了,他實在有些受不了眼前人兒如此複雜的目光!

“暴妞!你到底在看什麼?”

終於,妲道珊緩緩開口了:“粗犢,如果……如果你就是……永七,事情是不是都解釋得通了?”

不愧是締孳道母!

冇過多久,便已有了這般猜測!

生穹呆住。

我就是……永七?!

這……怎麼會?

這……怎麼會?

“我……真是傻!在你剛一出生的時候,我就應該抱你去羨家找永七!就應該想到你和永七有著如此相似的特征,你其實就是他!

“在三生定穹槊完全順從於你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隻有它的創造者才能夠隨意使喚它!

“在你撲倒我而我卻心甘情願的那一刻,我就應該清楚你其實就是我曾經日思夜想的人!

“在你創造那麼多奇蹟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除了永七,這世間就再也冇有人能夠做到!

“一切的一切,其實早就有了答案。

“是我想獨自占有你的心,一直矇蔽著自己,不願自己清醒!因為一旦清醒,你便會回到……劫馨的身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運捉弄,但是我知道永七他肯定是有這種新生為人、限時二十二年的手段!因為他可是連壬戌妖帝都殺不死!可是連馨母都根本看不透!

“而今,我身懷九胎,她卻一胎未得,她可是你的第一個女人啊!將心比心,豈能不來怨你怒你?換作是我,恐怕殺了你的心,都有!”妲道珊說到最後,已經怒瞪起了生穹,已然就把人看做了永七。

生穹完全傻了,懵了,也黯然下來。

妲道珊緩緩閉上了雙眸,兩行淚水流下來。

“你……走吧,回到她身邊去,我……不能這樣占有你,我……冇資格。”

生穹震住了。

“走!”妲道珊背過了身,痛苦抉擇。

“你胡說八道什麼!”生穹回神,猛然將人身軀一扳,怒來。

妲道珊閉著雙眸,不理。

“現在事情都還冇弄清楚,你怎麼能這樣認定我?難道我對你的付出都是假的嗎?!難道我對你所有的愛就全是紙糊的嗎?!”生穹怒不可遏。

妲道珊心中震顫,緩緩睜開了雙眸,對凝來,勉強一笑,語:“你對我的付出,對我所有的愛,我當然知道都是真的,不然,我又怎可能讓你撲,給你孕九崽?”

生穹麵色這纔有所緩和。

“可是……我要的幸福快樂,並不是建立在劫馨她的痛苦之上!她能過來祝福我,我亦……能!”妲道珊麵露決意。

生穹深吸了一下,語來:“把衣服脫了!”

妲道珊眉頭微微一皺,冷瞪。

“脫了!”

妲道珊咬起了嘴唇,死瞪!

“我讓你能!讓你能!!”生穹說時,直接將人撲倒在地!

哧啦——

衣碎紛飛。

“混蛋!混蛋!混蛋……”

有惱魔怒懲,有帝美羞極,但冇過多久,一切儘成旖旎……

時間流逝,轉眼已是三天過後。

在這三天內,這場愛怨交加無休無止,隻要有人不肯徹底服軟,有人就一直不停來折騰!

最終,有人還是哭了起來,還是潰敗下來。

“從今天起,我不會再去見那個女人,你……也不準去!”將人抱到浴池屋,放入沐浴淨水後,有人語來。

水中的美王妃,咬著嘴唇不語。

岸邊的雄王魔,凝了會兒,才又語:“不管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二十二載隻有我和你!我隻是生穹!”

美王妃心頭顫了顫,緩緩抬頭,小聲問來:“那……二十二年後呢?”

雄王魔沉默了一下,才語:“如果我真是你認定的……而她又敢和你一樣與我鬨,那她的下場就和你這幾天一樣!”

美王妃麵紅耳赤。

天知道,這幾天她遭了多少疼!

撲通——

雄王魔也入了水,閉上雙眼,休息起來。

美王妃瞪著人,最終還是靠到了他懷裡,喃喃而語:“粗犢,我……還是想去見見她,行嗎?”

雄王魔微哼,不語。

“粗犢!”美王妃罕見撒嬌。

雄王魔睜開了雙眼,瞥來,一語:“我還是更喜歡你暴脾氣模樣。”

美王妃頓時一揪他耳朵,瞪語:“到底行不行?”

雄王魔將人摟緊來,閉上雙眼,低喃:“隨你。”

美王妃開心了。

——————

次日。

靈界。

頂羨殿,一客廳。

這次接待的已換了人,是羨驚。

麵對羨驚,妲道珊低頭躬身,行來晚輩之禮:“妲道珊見過羨叔叔。”

——羨驚的年齡是要比梵輝小一點的。

一聲羨叔叔,自是妲道珊內心反覆思量過的。

不管是她和劫馨的姐妹之情,還是永七和生穹的同身之故,她都不能太生分!

羨驚內心感慨,淡聲應語:“王妃客氣了,請入座吧。”

“多謝羨叔叔。”妲道珊內心有些低落,一聲王妃,讓她明白了眼前這位長輩還是不想和她過於親近。

在妲道珊低頭坐下後,羨驚也回了主位。

妲道珊沉吟了一下,抬頭一盼,主動開口:“羨叔叔,我想再見見劫馨,請你通融。”

羨驚沉默了一下,才接語:“王妃,你來得有些不湊巧了,劫馨她……閉關了。”

妲道珊聽而即語:“羨叔叔,我今天一定要見到她,一定。”語氣和眼神中充滿了執拗。

羨驚內心暗歎了一聲。

雖然他到現在都不清楚女兒為何這麼不想再見人,但是他還是按女兒說的辦。

“王妃,本頂不想趕人,你還是自己離開吧。”羨驚起身來。

妲道珊雙眸泛紅,咬唇不語。

羨驚內心再次一歎,又一語:“王妃,你已來我羨家兩回,這會引人注意的。而劫馨的身份可不宜被公開,這你應該明白。有什麼事,還是待劫馨將來自己去找你,快回去吧。”

雙眸浸淚的妲道珊緩緩起身,倏然,她朝羨驚跪下了!

“羨叔叔,我求求你,把劫馨叫出來!”

如此請求,頓時羨驚有些手足無措了。

“王……妃!你這是乾什麼?快快起來!快快起來!”羨驚想要將人攙扶起來。

然而,妲道珊卻是直搖頭,隻語:“羨叔叔,也許你會覺得我堂堂魔界層王妃如此拜求你有**份,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你是完全有資格承受這一跪的,因為……你是永七的嶽父。”

羨驚怔住了,眉頭皺了起來。

“羨叔叔,今天我見不到劫馨,我就一直跪在這兒。”妲道珊說完低下了頭。

羨驚真是進退維穀,深吸了一下後,他閉上了雙眼,化光消失了。

妲道珊閉上了雙眸,跪等。

大概過了片刻功夫,一道沌光閃現,一雙玉手將人牢牢攙扶了起來!

妲道珊心中一鬆,看向眼前以真容現身的劫馨。

劫馨複雜地凝著,漠然開口:“誰讓你跪我爹的?”

妲道珊直視一語:“我有資格跪他的嶽父!”

“你有什麼資格?”劫馨直瞪。

妲道珊對視著,對視著,數息之後,接聲:“我要見永七,現在就要!”

劫馨卻是又語:“你有什麼資格?”

妲道珊咬了一下唇,才語:“是不是……隻有我打掉肚裡的孩子們,你才能消氣?”

劫馨避開了她泛紅的眸光。

“好,那我這就打掉!”妲道珊說罷,就要掌拍自己小腹!

然而,在觸腹一刹,一隻玉手卻是死死抓住了拍手!

“真冇看出來,你竟是如此心毒又……計深!”劫馨咬牙切齒。

妲道珊避開了她的眸光,隻喃喃:“我從未想過要傷害你……從未。我……隻是想要真相。”

劫馨緩緩閉上了雙眼,但抓手的手並未鬆開。

“劫馨,我求求你了,把真相給我,好不好?好不好?我……可以做……小,真的!我……可以!”妲道珊忍不住哀求來。

“誰要你做小了?!”劫馨怒睜一喝。

妲道珊微微怔了怔,但語:“那你到底要我怎樣?要我徹底放棄他嗎?可我……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說完,也是急赤白臉了。

劫馨又一次閉上了雙眸,心緒再度複雜不已。

妲道珊深吸了數下,讓自己儘量保持剋製,輕聲又語:“劫馨,劫馨,求你了,把真相給我,我……給你跪下,行嗎?”

“妲道珊!你今天要敢再跪,我讓你一輩子也進不了永家的門!”劫馨火冒三丈。

妲道珊心顫住了,也僵住了。

劫馨也深吸了數下,才冷冷一語:“給我聽好了,他睡你,我……冇意見,因為從他動了睡你念頭的那一刻起,你就註定是他的!而我,和你一樣,並不是他……最初的女人。現在我已有預感,我們這個家,還會有女人會進來,希望你和我一樣,能有心理準備。”

妲道珊有些懵了,但內心還是長長鬆了口氣,能被人接受,她真的已知足!

“謝謝。”妲道珊由衷而語。

劫馨欲語。

妲道珊又一語:“想再進來,冇那麼容易,我會和你站在一起!”

劫馨瞪了她一眼,接聲:“你真變了,變得真像一個層女,一個王妃。”

妲道珊避開了些許,低聲一語:“彆告訴我,你真的還想……有人進來。”

劫馨一哼,語:“反正我是管不住他了,因為我已讓你進來。以後,就看你管他了!你要是再管不住,那就和我一樣吃苦果吧!”

妲道珊聽而苦笑了一絲,但語:“好!我管就我管!”

劫馨冇有再說什麼,一拉,將人帶入了馨月冠空間之中。

見到靜靜浮躺的永七。

妲道珊立刻皺起了眉頭,她這時候是真的迷糊了——

難道生穹真不是永七?

可這不對啊!

劫馨剛纔在外麵的態度明顯就是在承認永七就是生穹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