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65年後

喜鼎院。

看到人安然無恙回來,妲道珊長舒了一口氣。

不過,看到他愁眉不展,她也忍不住顰眉蹙額,問來:“怎麼了?”

生穹猶豫了一下,便直接將與壬戌妖帝交談的過程印識給她來。

接收後的妲道珊神色變化了數下。

最後,她輕聲語來:“粗犢,這個癸亥紀結束還早,我們不必想太多。至於……至於永七,你什麼時候想見了,我便帶你過去找他。”

生穹微微一笑:“等你都懷上了再說。”

說完,就將人橫抱起來,朝大榻邁去。

……

年華似水,匆匆複匆匆。

轉眼已是癸亥紀9020年4月。

在這五年期間,魔界——

1一代魔界層後濛酥元基得償所願,終於懷了崽。

2獲得印馨魔母靈性之力的我真依則暫時離開了魔序之星,和一眾異集軍前往了印太域空。去的時候,她似乎也有了身孕。

3濛幕這個大司首在濛酥元基的旨意壓迫和眾多關懷之人的言語轟炸之下,最終還是同時娶了梵淩薏和拾幽燕,兩女皆為正室,也似乎都有了孕,而梵槿和拾頡櫻也是親如姐弟。

4梵嬋在春渦莊園設了一次聚宴,不僅邀請了妲道珊和生穹,還邀請了妲道珊麾下的眾屬。之後,她更是藉著醉勁與生穹在湖麵上打了一架。在雙雙沉入水中時,她竟是主動獻身,欲占有生穹!好在生穹反應夠快,及時脫身,帶著湖邊極其惱怒的妲道珊返回了喜鼎院!這次之後,梵嬋就再也進不到喜鼎院,而生穹和妲道珊也不怎麼出來了。不過,層後親女爭奪姐夫生穹王的事情,還是在魔界秘密傳開來了。

5濛巴烏竟是娶了濛漪漪、霎娜娜、拾頡櫻三女,這事可讓那濛箏高興壞了!

6我允晨自去了鬼界後,幾乎未再回魔界,也不知道他和簌筱篤已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7妲道珊九個胞宮之中,都已孕上。而這件事,目前就隻有她和生穹知道。

這一日。

一個魔隙靈道在締道樹邊開啟來。

儘管已孕九胎,但妲道珊肚腹卻絲毫不見隆起。一身黛紫閒裳的她,輕輕拉起紅衣生穹的手,一同邁入。

身後,小萼和小蛭目送。

——————

頂羨殿。

永屋。

客廳。

三人照麵來。

凡女態劫馨靜靜地凝視著到來的兩人。

妲道珊看著眼前的人,內心仍舊有些複雜。

而生穹則是深深地打量著凡女態劫馨。他知道她用的就是息照易天,但是他就是無法徹底看清她的真身貌,這有些不可思議!

要知道,他的雙眼可是屬於沌瞳!

不由地,他皺起了頭眉,思索起來。

“兩位,請坐吧。”凡女態劫馨微微一笑,伸手一示。

妲道珊和生穹聽而在客位上坐了下來。

凡女態劫馨則在一邊客位上坐了下來。

“大族姐,說吧,此來所為何事?”凡女態劫馨輕聲一問。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才語:“劫馨,他想和永七見見。”

凡女態劫馨看了一下生穹,應語:“很抱歉,大族姐,天郎他已經閉關多年了。”

妲道珊不由一怔,閉關多年了?

生穹也是一怔,眉頭再次皺起。

“永夫人,那尊夫何時出關?”很快,生穹回神,問來。

凡女態劫馨故作沉吟,未急語。

妲道珊這時出聲了:“劫馨,生穹和永七是有淵源的,這你應該能看出來。”

凡女態劫馨聽而接聲:“大族姐,我知道,不過,天郎他並冇有說具體何時出關,所以……”

妲道珊聽而再次一怔,冇有具體說何時出關?

生穹緊緊盯著凡女態劫馨的雙眸,忽然一語:“永夫人,尊夫他是何時閉關的?”

“哦,三年前。”凡女態劫馨隨意編了個數字,她此時也已覺察了生穹起了疑。

生穹沉默了一下,又一語:“永夫人,你能否現出真容?”

凡女態劫馨神態變得漠然,回:“抱歉,不能。”

“為什麼?”生穹追問。

“因為我從不讓外人看。”凡女態劫馨語氣生硬了,目光冷冷直視。

妲道珊一見,有些尷尬,忙拉了拉生穹衣角,不讓他繼續無禮。

生穹瞥了一下身邊人兒,最終閉上了雙眼,不再作聲。

“大族姐,你還有事嗎?如果冇有,便請回吧,你們突然出現在這兒,對我和天郎可是不利的。”凡女態劫馨下逐客令來。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拉起生穹,起身來,語:“打擾了,告辭。”

“不送。”凡女態劫馨語氣依舊。

就在妲道珊拉著生穹轉身準備離開之時,生穹忽然卻是一語:“永夫人,不見到尊夫,我還會再來。”

“哼,這次能讓你們進到這裡,是我讓我爹通融的,彆不識好歹!”凡女態劫馨即語。

妲道珊麵色有點難看,內心也頗為納悶,她總感覺眼前的凡女態劫馨似乎有哪裡不對勁!

生穹沉默了一下,纔回身一問:“永夫人,你為何這樣厭惡我?就因為我剛纔說了一句冒昧的話嗎?”

“生穹王,你說完了嗎?說完了,請離開!”凡女態劫馨毫不客氣。

生穹眉頭又一次皺起。

妲道珊也是顰眉蹙額,緊緊盯著凡女態劫馨的雙眸,想從裡麵看出一點端倪!

這一盯,讓凡女態劫馨微微避了一下。

這一避,讓妲道珊內心頓時有了另外的念頭,隻見她隨手開啟了魔隙靈道,一語:“粗犢,你先回家吧。”

生穹愣了愣,又看了看也有所愣的凡女態劫馨。

最終,他還是聽她話,先回了。

在人和魔隙靈道一起消失後,妲道珊走近了凡女態劫馨,淡淡一語:“你不正常。”

凡女態劫馨閉上來雙眸,不語。

妲道珊垂眸靜默了一下,才語:“那天,你能來祝福我,我真的很開心,真的。”

凡女態劫馨還冇有睜開雙眸,也不語。

“但是我現在卻覺得你很不對勁,你眼神裡好像有……一種複雜情緒。”妲道珊又語來。

凡女態劫馨緩緩睜開雙眸,淡漠一回:“王妃,說完了嗎?說完了,請離開吧,我有些累了。”說完,轉過了身,背對。

妲道珊再次垂眸靜默了一下,才緩緩而語:“我告訴過他,永七是我曾經的情人,而他也覺得自己和永七有某種密切關係。這種關係,我也有猜測,我覺得他和永七應該都是我魔始祖的一道靈性之身。如此,他們應該算是兄弟,弟弟來見哥哥,這真的有錯嗎,劫馨?”

凡女態劫馨再次閉上了雙眸,不語。

妲道珊也不再說什麼,隻是站著,等著,等著人開口。

不知過了多久,凡女態劫馨才忽然一語:“王妃,你還是快走吧,我可不想虐待肚子裡已有九個孩子的孕婦。”

這纔是凡女態劫馨惱火的真正原因!

嫉妒!

無比嫉妒!

她都還冇懷上一個,人家竟已經有九個了!

她如何不生氣?

妲道珊怔了怔,雙手不自覺地撫摸起小腹來。

“你……竟然能夠看出來?”妲道珊還是相當吃驚的,因為生穹和她說過,除了他倆,其他人幾乎不可能覺察的!而她自己也是這麼認定的!因為這是她的孳道!她獨有的孳道!更是無位元殊的他的生命結晶!

而眼前的凡女態劫馨她好像一見麵就察覺了,這……怎麼可能?!

“哼,王妃,固然,你如今擁有了不少底蘊,但是和我比起來,你還差著!真要動起手來,我可不懼你這個仙齡境一季!”凡女態劫馨雙手負後,話語自信。

妲道珊苦笑了一絲,竟接聲:“我知道,真要動起手來,我贏不了你。”說這話,主要還是想讓凡女態劫馨情緒緩和下來。

果然,凡女態劫馨緩緩回身,凝來,一語:“你冇必要妄自菲薄,生穹王之妃,又豈是泛泛之輩!”

妲道珊對視來,輕聲一語:“劫馨,告訴我,到底為什麼你這麼不待見生穹?”

凡女態劫馨眸光又一次微微而避,不語。

妲道珊見而內心更加篤定這裡麵一定有什麼蹊蹺!

就在她準備追問之時,凡女態劫馨卻是再次轉過身去,一語:“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妲道珊冇有動,眸光一片惑然。

凡女態劫馨瞥了她一下,便直接化作沌光消失了。

妲道珊不禁苦澀起來。

最終,她隻能開啟魔隙靈道返回喜鼎院寢屋來。

一見她回,生穹便立刻問來:“怎麼樣?可有弄清那女人到底為什麼惱火嗎?”

妲道珊瞟了他一眼,低叱:“什麼那女人?她是我族妹!你說話給我注意點!彆口不擇言!”

生穹尷尬了一下,但語:“好好好,你族妹。快說吧,你看出什麼端倪了?”

妲道珊歎了歎,搖搖頭,語:“她嘴巴很緊,就是不肯說!我隻能肯定得是這裡麵一定有你我不清楚的事情!不然,她不會無緣無故反感你!”

生穹沉默了一下,才語:“暴妞,這事情,還得從永七入手!你幫我去查,那個永七是不是真的在三年前閉關的!”

妲道珊猶豫了一下,接聲:“粗犢,不行,這麼做會讓人更加惱火的。我們還是等等看吧。說不定,用不了多久,永七就會出關呢?”

生穹卻是一語:“暴妞,他這閉關完全冇有一個準數,而我是等不起的!我總覺得這件事冇有那麼簡單!永七的閉關,更像是一個幌子!我總覺得你族妹眼神中的惱……要多於怒!甚至……甚至是有那麼一絲怨氣!這就完全不應該了!我和她可以說是第一次正式相見!她不應該表現這種不該有的情緒!不該有!”

不得不說,生穹的心覺還是極為敏銳的。

聽著這些話,妲道珊怔了起來。

生穹皺著眉,來回踱起了步,似是在想辦法。

妲道珊看著他這模樣,忽然一語:“粗犢,你不覺得你現在這模樣,也有些不正常嗎?”

生穹聽而一怔,陷入了沉浸。

妲道珊凝著,似是猶豫了一下,才又語:“粗犢,劫馨竟是能夠輕易察覺我肚裡的九個寶寶。還有她說這話的語氣,好像……好像……有點酸。”

生穹再次一怔,喃喃而語:“酸?”

“嗯,是酸,就是酸溜溜的!”妲道珊越想越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