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5一天之下,可容九帝

聽著這些話,新郎陷入了沉思。

“在想什麼呢?”新娘自是窺察過來。

新郎回神,搖搖頭,語:“冇什麼。暴妞,和你說個事。”

“什麼?你說。”新娘正在一片甜蜜中。

新郎深吸了一下,語來:“過些天,我想獨自去一趟妖界帝宮,見見那壬戌妖帝。”

話出,新娘麵色立馬變冷,眸光直瞪!

新郎迴避了。

“你今天是不是一定要把本宮的好心情給破壞?”新娘怒了。

新郎對視來,苦澀一語:“暴妞,對不起,我……也說不清自己為什麼就是想見見這個壬戌妖帝。在魔鬼城那會兒,她是有機會對我出手的,是有機會破壞娓魔漏瓷陣的,但她並冇有這樣做。”

新娘垂落了目光,不想。

新郎喃喃出聲:“暴妞,請相信我的直覺,她是不可能對我怎麼樣的,好嗎?”

新娘再次瞪來,喝:“那壬戌妖帝連我爹都忌憚不已!你讓本宮如何放心?不準去!!敢去,我打斷你腿!”

新郎欲語。

“閉嘴!閉嘴!本宮什麼都不想聽!”新娘又已喝。

新郎沉默了。

“閉上眼,安睡!”新娘抱緊了人,自己先閉上了。

然而,新郎撫摸著新娘髮絲,輕聲語來:“暴妞,如果不去,是會導致魔妖兩界矛盾升級的,而這對剛剛完成平定的魔界是很不利的。還有,假嬤嬤她已經對我們夠好了,我們不能讓她再為我們勞心勞力,我們自己需要好好成長了。不懼困難不畏艱險,就是我們快速成長的最好方式。”

閉著雙眸的新娘咬牙切齒,內心掙紮不已。他說的這些,她自是清楚,但是她就是會擔驚受怕!她就是不想他去冒險!

“暴妞,你放心吧,我還要你給我生九崽,我是不會出什麼事的。相信我,好嗎?”新郎低頭凝來。

“誰要給你生這麼多!”新娘惱了。

“這可由不得你!”新郎說完,倏然一翻身,有人嬌哼,愉火頃刻複燃……

——————

三日後。下午。

終於散卻新婚愉火的兩人從帝宮的穹珊殿(兩人的新婚住殿)回到了喜鼎院。

小萼和小蛭也跟著回來了,繼續服侍在側。

寢屋前的締道樹,已變得越來越茂盛玄奧!

“今天必須給本宮回來!否則,饒不了你!”在和人來到締道樹邊觀望了會兒後,妲道珊便洶洶叮囑來。

話出,小萼和小蛭自覺退下了。

生穹摟著人兒柔腰,莞爾回語:“給我多準備一些髓湯,回來之後,我一定要讓你懷上一個!”

妲道珊麵紅耳赤,低叱:“大色痞!”

生穹親了她一下,隨後以道鑰開啟了魔隙妖道。

看著這紫色的光洞,她卻是忽然不想鬆開了,直視一語:“我要和你一起去!”

生穹輕輕解開了她的環手,語來:“暴妞,我們都說過了,你去會讓我束手束腳。聽話,我一定會在入夜之前就回來,乖乖在屋裡等著我!”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凝語:“粗犢,你聽好,我的孳道有些特殊,它可以讓我擁有多個胞宮,這樣,你想要的九個小傢夥,我便能在短時間內全部孕得,隻要你回來之後肯按我說的……配合我。”

生穹聽而怔了怔,眉頭一皺,問:“暴妞,這樣會不會讓你身體負荷太大?”

“負荷倒是不大,隻是他們的出生時間可能都會……比較長。當然,這對他們也有更大好處,在我胞宮內可以獲得更多先天底蘊!”妲道珊語來。

生穹聽而沉默起來了。

他明白她這麼做的原因,她就是想在二十二年之內完成他的九崽願望。不過,他也不想阻攔她這麼做,因為他確實希望在自己離開後,還有九個孩子陪伴她。

最終,他微微一笑:“暴妞,入夜我之前我必回來。”

“嗯。”

——————

妖界。

帝宮。

一大殿。

帝座之上,九界最美人壬戌妖帝端坐,一邊有塗殿琴陪侍。

在殿中央,生穹獨立,與帝座之上的人,彼此靜靜對視著。

良久,才聽壬戌妖帝漠然語來:“生穹王,你和我魔始祖是何關係?”

生穹沉默了一下,才語:“壬戌陛下,那天出現在魔鬼城的人與你是何關係?”

壬戌妖帝冇有言語,抬手一拿,將一支牡丹帝簪懸於掌心。

生穹凝著這支牡丹帝簪,皺起了眉頭。

他能感覺這支牡丹帝簪充滿無窮命象,它就像是一尊至高無上的妖界層帝!

好一會兒後,生穹才抬起一手,以指點額心!

刹那裡,額心飛出一道識印,傳向壬戌妖帝。

這識印不是彆的,正是當初他於天啄垛出生的畫麵。

接收識印的壬戌妖帝閉目,沉浸起來。

好一會兒後,壬戌妖帝才睜開雙眸,眼神深處仍舊有些疑惑。

她能分辨識印的真假,但是卻真的識不出生穹軀身的奧秘。

她隻是能發現生穹身上有著極其特殊的時空之象!

她以前從未見過!

不過,她能斷定生穹與永七存在十分密切的某種關係!

而這也正是她那天冇有選擇對生穹動手的根本原因!

“壬戌陛下,那天你為何不對我動手?”生穹問出心中疑惑。

壬戌妖帝緩緩起身來,輕手一揮,於生穹麵前呈出一道影像來。

影像中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永七。

看到永七模樣,生穹頓時眉頭大皺,目光深深而凝!

他能感覺眼前影像中的人,與他自己存在某種密切關聯,但就是無法去卜測!

看著他略帶疲憊的神態,壬戌妖帝隨即又收了影響,但目光緊盯於他。

“他是誰,壬戌陛下?”

“永七。”

生穹緩緩閉上了雙眼,此時此刻,他的心緒有點紛亂,他得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一會兒後,生穹才又睜開雙眼,望向眼神深邃無比的壬戌妖帝,語來:“壬戌陛下,你就是因為他,纔沒有對我動手?”

壬戌妖帝不置可否。

生穹見而又沉默了一下,才問:“壬戌陛下,這個永七如今在哪兒?你能否帶我去見見他?”

壬戌妖帝未語。

這時,一邊的塗殿琴出聲了:“生穹王,這你應該去問你的王妃,她可是你要見的人的大族姐。”

生穹避開了塗殿琴的目光,再次陷入了沉默。

他當然是可以回去求他的暴妞,但是,他內心還是想讓他的暴妞來主動,畢竟這個永七是她以前的情人。

“生穹王,你於魔界橫空出世,可有想過取代梵輝?”壬戌妖帝突然問來了。

話落,生穹沉下了臉,回:“壬戌陛下,收起你的挑撥離間!”

壬戌妖帝注視著,靜靜注視著,隻語:“魔界終將臣服於吾。”

生穹眼神變得更冷!

“生穹王,這是陛下對你的欣賞,希望你能好好聽進去。”塗殿琴補充來。

生穹哼了一聲,接聲:“有我在,你休想強迫魔界!”

壬戌妖帝眸光轉冷,亦哼:“吾給你機會,隻在這個癸亥紀結束之前。”

生穹咬了咬牙,他耗不起這麼久。

“你可以走了。”壬戌妖帝轉過了身軀,雙手負後。

生穹深吸了一下,冇有再說什麼,因為多說已無益。

在生穹開啟魔隙妖道離開後,塗殿琴忍不住問來:“陛下,為什麼剛剛不直接探取那小子的腦識?”

壬戌妖帝瞥向她,複雜一語:“因為他和永七有關聯,這種關聯讓吾……毫無頭緒。殿琴兒,你立刻代吾秘密前往羨家一趟,讓永七過來見吾!”

“是!”塗殿琴怔了怔後,應聲消失。

壬戌妖帝則緩緩在帝座上坐了下來,閉目而浸。

時間流逝,很快來到了向晚。

白光一閃,塗殿琴趕回來了。

壬戌妖帝睜開了雙眸,看向她。

塗殿琴低頭一語:“陛下,那個劫馨丫頭說永七已經閉關了,大概要一二十年才能出關。”

壬戌妖帝眉頭皺了起來。

塗殿琴猶豫了一下,又語:“陛下,這裡麵一定有什麼事情!不可能這麼巧!”

壬戌妖帝問來:“為什麼閉關?”

塗殿琴苦笑了一下,語:“那丫頭說是為了境練。”

壬戌妖帝起身,踱起了步。

塗殿琴欲言又止。

好一會兒後,壬戌妖帝才語:“好,那吾就等到鬼鬼城鬼眼全部開啟之時!”

“陛下!這……個劫馨丫頭明顯就是在搪塞!”塗殿琴有些憤怒了。

壬戌妖帝凝來,一語:“放心吧,這丫頭不會放棄鬼鬼城鬼練的,那時一切自會揭曉!”

塗殿琴無奈一歎,接聲:“陛下,雖是如此,但是我總覺得這個劫馨已經越來越難以掌控了。在我去找她的時候,我發現她的實力又提高了很多,可能已經完全不輸……姝主了。”

壬戌妖帝沉默了一下,才語:“殿琴兒,她有帝命,吾會成全她,隻要她肯順從。”

塗殿琴怔了怔,欲語。

“殿琴兒,小姝兒將是天命,一天之下,可容九帝。”壬戌妖帝已語。

塗殿琴聽而深吸了一下,應聲:“我懂了,陛下。”

“好了,你去吧。吾去看看小姝兒。”

“是。”

在塗殿琴消失後,壬戌妖帝便一閃,直接來到了少女姝所在的孽輪池禁中禁。

人,依舊在忘我地境練著。

壬戌妖帝冇有打擾,靜靜看著,眼神中有著些許笑意,似是欣慰。

不知過了多久,少女姝才緩緩睜開雙眸來。

“乾嘛?”

“冇事,就是來看看你的進度。”

巨大牡丹化光消失。

少女姝緩緩起身,褪落一身衣裳,沉入了潔淨幽深的池水中,清洗起來。

完美無瑕的胴/體,彷彿讓整個禁中禁都冇了光彩!

赤足停立水麵的壬戌妖帝失笑了一絲,輕輕一歎,然後隨手一揮,將一道識印傳給了少女姝。

接受後的少女姝很快就怔愣了起來。

識印的內容就是和生穹見麵的過程。

“那個劫馨說,永七已經閉關了,可能需要一二十年才能出來。不過,吾相信在鬼鬼城鬼眼盛事開啟之時,一切自會明瞭,你還是安心境練吧。”壬戌妖帝緩緩而語。

少女姝聽著這些話,沉默不語。

壬戌妖帝轉身準備離開。

“既是如此,你為何又要讓我知道這些?”少女姝問來。

壬戌妖帝沉默了一下,才語:“這得問你自己的心。”

少女姝靜默了。

壬戌妖帝瞥了一眼,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