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4新人笑,舊人哭

更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這該來的終究是到來了!

不過,苦澀歸苦澀,她早就有過心理準備。因為讓人去過一段新生,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再仔細想想,她又些慶幸,慶幸他的時身冇有亂睡,隻是在冥冥之中替他還了舊債!

想著想著,她深吸了一下,即迴音:“爹爹,我知道了,明天,我會去一趟,祝福我這位大族姐。”

外麵的羨驚有所怔,眉頭一皺,擔心來:“女兒,你要去魔界帝宮?”

“爹爹放心,有我這位大族姐在,我不會有什麼事的。”劫馨回語。

羨驚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語:“女兒,要不就派人送個帖祝福一下好了。”

“爹爹,你相信我,真的不會有什麼事的。”劫馨卻是固執一語。

無奈,羨驚隻得一歎:“好吧,爹爹相信。”

“謝謝爹爹。”

——————

仙界。

帝宮。

一書房。

房內隻有稷宴民和萊絹兩人。

氣氛頗為僵硬。

“陛下,我求你了,求你了,讓我過去看著她成婚!”萊絹眼睛通紅,明顯已經說了不少懇求的話。

稷宴民臉色難看,閉目一語:“絹兒,你如果真要去,那吾隻能將你的宮殿冷禁起來!”

萊絹沉默了,緩緩而語:“好!隻要能親眼看著珊兒成婚,我甘願受禁!”

稷宴民緩緩睜開了雙眼,凝來,一語:“你就這麼想逼吾這麼做嗎?”

萊絹迴避了他的目光,低語:“對……不起,陛下,對不起,我知道這一切讓你冇有台階可下,你放心,看完回來,我便為你生一個!”

稷宴民麵色有所緩和,再次閉上了雙眼。

“陛下,那我先去了。”萊絹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稷宴民卻忽然一叫。

“陛下還有何事?”萊絹停步,一怔。

稷宴民再次睜開,淡漠一語:“絹兒,你記住,吾與梵輝將來必有一場死戰。”

萊絹聽而冇有多遲疑,即回:“那就讓姓梵的死!”

稷宴民凝著,未語。

萊絹再次告離,她現在是迫不及待想趕往魔界。

看著她消失,稷宴民最後喃喃而語:“絹兒,你瞞不了吾,你對梵輝依舊有感情,哼!妲道珊,吾不會讓你活太久!還有你選的我魔族小子!”

聽上去,稷宴民是對妲道珊和生穹動了很大的殺心。

——————

獸界。

獸魔城。

淑宮。

妲薇、妲羅、妲展、妲邈邈、妲朝、妲野以及她手中的小妲宏,還有嬤嬤婭姐全都到場了。

“情況你們都清楚了,明日,你們就都隨我前去魔界帝宮觀禮吧。”妲淑在敘述完後,便語來。

妲邈邈先回神,一語:“大姨,這麼匆忙,賀禮怎麼辦?我們都還冇去……想好送什麼呢!”

妲淑微微一笑,語:“冇事,這個由我來準備就好。”

妲邈邈欲語。

妲展已笑出聲:“冇事!先恭賀,來日我們再補上!姐姐她不會在意的!”

妲邈邈瞪了她一眼。

“姐姐,我們都去,這會不會不太好?核社和城務還是得有人看。”抱著小妲宏的妲野出聲來。

話落,妲薇即語:“妲羅!你留下來,給老孃看城!”

妲羅苦澀一笑,欲語。

“怎麼,你還想讓老孃留下來看?”妲薇又一瞪。

“好好好!我留下來看!”妲羅認命。

妲淑忍不住欲攔。

妲野卻是已對身旁的妲朝一語:“你也留下來,幫羅哥,還有帶宏兒。”說完,就將手上兒子塞給了妲朝。

妲朝微微一笑,嗯聲。

妲淑見而一歎,也冇再多說什麼。

隨後,“娘娘,我去了之後,得坐上首讓那鑒丫頭和那魔小子給我敬拜吧?”妲薇頗為氣憤地語來。似乎還是對妲道珊如此唐突成婚,如此不過問她這個養母的意見十分生氣。

妲淑沉吟了一下,點點頭,一語:“是應該。我相信珊兒也會這麼做的。”

“那鑒丫頭要是不給老孃敬,那老孃就當場和她斷絕關係!”妲薇哼聲。

妲淑失笑,起身來,語:“好了,都去準備一下,明日一早便動身。”

眾人應是。

——————

次日,上午。

魔界帝宮。

巨大的婚禮紅場上,魔界眾生彙集,一片喜慶!

而在紅場次級主台上,也是彙聚了很多很多魔界的頂層人物!

可以說,這是魔界在這個紀元內最為的婚禮之一!

絲毫不比當初梵輝迎娶濛酥元基的場麵差!

很快,大主台上,新娘和新郎出現來了,由眾多身著喜紅服飾的神齡境四季禮仆陪侍著。

梵輝和濛酥元基兩人立在大主台兩個最大的禮座之前,兩人含笑望著新娘和新郎步入大主台中央。

在梵輝左側大禮座之前,立著萊絹,神色有點複雜。

在萊絹左側大禮座之前,立著妲淑,神情十分高興。

在妲淑左側大禮座之前,立著妲野,神情亦是喜悅。

在妲野左側大禮座之前,立著妲邈邈,神態羨慕又開心。

在濛酥元基右側大禮座之前,立著妲薇,莞爾神態。

在妲薇右側大禮座之前,立著我真依,神情有點複雜。

在我真依右側大禮座之前,立著梵嬋,神態看上去平靜。

在梵嬋右側大禮座之前,立著妲展,神態笑嗬嗬,滿麵紅光。

八個大座,兩個最大座,似乎寓意著十,寓意著十全十美!

在新娘和新郎立定大主台中央,眾仆退下後——

“陛下,娘娘,請就座吧。”主持這場婚禮的人是濛箏。可見濛酥元基和梵輝有多麼青睞此女。

梵輝和濛酥元基坐了下來。

“諸位親主,請就座。”濛箏再次一語。

八人紛紛坐了下來。

“諸賓落坐!”濛箏轉身,麵向全場賓客。

話落,次級主台的頂層們紛紛坐了下來,然後是再三級台的、四級台的、五級台的……

在全場賓客都坐下後,濛箏即看向新娘和新郎,輕聲語來:“穹王,王妃,儀式開始,請牽手轉身。”

話落,新娘和新郎各自抬手,相牽。

濛箏這時深吸了一下,揚聲語來:“一拜天地,輪迴永祝!”

話落,新娘和新郎對著天地彎身敬拜下來。

“二拜陛下、娘娘,帝親永祝!”

新娘和新郎牽手轉身對梵輝和濛酥元基敬拜問來。

“三拜絹母,生親永祝!”

新娘和新郎側身向萊絹敬拜來。

“四拜薇母,養親永祝!”

新娘和新郎側身向妲薇敬拜來。

“五拜族上,我族親永祝!”

新娘和新郎側身向我真依敬拜來。

“六拜淑娘、野娘,妲族親永祝!”

新娘和新郎側身對妲淑和妲野分彆敬拜來。

“夫妻對拜!”

新娘和新郎分開雙手,對拜下來。

“答謝諸賓!”

新娘和新郎再次牽手,麵向全場,敬拜下來。

“雙妹上迎,一弟啟門,迎姐入新!”濛箏話落。

妲邈邈立刻起身來到新娘一側,托起姐姐皓手,開心不已:“珊姐,祝你和姐夫永結同心,圓圓美美!”

“謝謝邈邈。”精美蓋頭下的妲道珊歡聲而回。

另一側,梵嬋已緩緩起身來到了妲道珊身邊,緩緩托起了新娘皓手。

這時,妲展於他所站位置開啟了一道喜紅光門。

這光門應該就是直通新房的。

就在新娘要邁入光門的刹那,一聲咻!

一道璀璨煙花在一處虛空綻放來!

全場人們不由朝這虛空望去,隻見煙花成美字——大族姐,祝你們幸福快樂!

煙花之下,凡女態劫馨靜靜而立,神態莞爾。

蓋頭下的妲道珊不由呆了呆,神色有些複雜,但還是傳聲輕語:“謝謝你,劫馨。”

聲音雖輕,但卻是能夠讓所有人都聽到。

凡女態劫馨望瞭望眉頭微微一皺的生穹,便開啟了獸隙魔道,離開。

她冇有用靈隙魔道,自然還是不想暴露。

很快,獸界虛空便出現了一個白色隙道,略作停留之後,她又以靈隙首道道鑰開啟繽紛光洞來。

冇過多久,靈界頂羨殿一密室之中,劫馨走了出來,也恢複了絕美真身!

其雙眼微微泛紅。

說她一點不空落,一點不難過,那是假的!

在望著生穹的那一刻,她就明白這時身實際就是她的天郎!

就算有新生時意,但是那股子帥邪魔性是冇有變的!

想著想著,她越來越惱!

忍不住時,便進入了馨月冠一處空間。這裡永七靜靜漂浮著,全然沉睡著。

她咬牙切齒,哼聲:“你一定是故意的!你一定算到了今天這一日!你就是想睡她!什麼時身,那就是你的真身!大壞胚!大壞胚!大壞胚……”

最後,她哭了。

她趴在他身軀上,哽咽起來。

沉睡的人冇有一點反應。但是在魔界婚禮場上,正在陪敬諸親的生穹卻是忽然感到了一種莫名的心悸,甚至是……有絲絲難受!

“姐夫,你……怎麼了?”陪喝的,妲展見他似有不對,隨即問來。

生穹勉強一笑,語:“冇事,來,繼續喝。”說時,再次舉起了杯子,碰來。

一杯,一杯,又一杯。

來敬的人,要敬的人,多不勝數。

而生穹卻是始終不停,也不見他有多大的醉意。

最後,還是妲邈邈擔心姐姐今晚美事可能會泡湯,於是趕緊給生穹找了一個藉口,讓妲展送他去新房了。

很快,新郎來到了喜紅的大榻邊,新娘靜靜坐著。

聞到了他滿身釀味,她忍不住一輕叱:“乾嘛喝那麼多?”

新郎癡癡而笑,輕輕抬手,掀來。

頭蓋一落,滿麵紅光的帝胄大美人對凝來,要多迷戀有多迷戀,要多深愛有多深愛!

“我的暴妞,今天真好看!”新郎更癡了。

新娘心早已淪陷,無限溫柔回語:“我的粗犢,今天也特彆好看!”

話落,有人撲來,有人歡然合應來!

轉眼之後,滿屋已是一片無儘旖旎!

……

深夜到來之後,愉聲方休。

依偎的侶人,在好一會兒裡,都冇有呢喃,都在恢複著氣力。

“暴妞,今天出現的那個女人是誰?”新郎忽然問來。

聞言,新娘沉默了一下,才語:“她就是永七的女人,你今天看到的並不是她的真實容貌,她實際比簌筱篤還要美!她一身的底蘊也是一度讓我自慚形愧。不過,她今天能來,老實說,我真的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