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2很多事情告一段落

話落一瞬,一道幢影倏然落臨,哼來!

是一身黑的梵嬋。

“恬不知恥!”她冷冷掃著濛漪漪。

濛漪漪惱羞欲怒,霎娜娜卻是緊緊抓住了她。

一時之間,場麵僵硬無比。

妲道珊心裡苦澀,隨即眸光示意濛巴烏和拾頡櫻,讓兩人先帶霎娜娜他們離開。

濛巴烏和拾頡櫻自是立刻出言,帶霎娜娜去城主府了。

在人都去後,妲道珊才麵向梵嬋,一語:“什麼事?”

梵嬋盯著她,一回:“我要看看你的締道樹。”

妲道珊遲疑了一下,還是伸出手拉起她,轉身步入院來。

令人頗為意外的是,梵嬋竟然冇有掙脫。

一步一步,兩人皆是無言。

直到來到更加茂盛玄奧的締道樹下,妲道珊才一語:“你看吧。我先去沐浴一下。”

梵嬋冇有作聲,目光深深注視著眼前的締道樹。

在妲道珊去後不久,梵嬋便圍著締道樹轉了一圈,最後竟是直接閉目盤坐在締道樹下了。

刹那,締道樹綻放至奧流光,將她包容。

她身子微微一震,麵色有些羞惱。

數息之後,她才恢複了平靜,不過腦海中卻是回想起了孃親的話——

嬋兒,你老實告訴娘,你到底想不想得到那小惡崽?

默認,娘就當你想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得和你那姐姐和好!

你那姐姐的實力如今高出你很多,娘估計以你現在這種速度,是很難追上她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她將她的締道樹與你共享!

如此,你纔有機會和她並肩!

當然,這隻是去得到的第一步,第二步,你還是多收斂你的冰冷性子,那小惡崽如今和你那姐姐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你的機會還是相當渺茫的。

不過,你可以學你爹當初上的那個**!

想儘一切辦法去誘惑於人!

天下間冇有哪個男人真的隻會沉迷一個女人的身體!

隻要你肯捨得一些東西,你是肯定能如願以償的。

嬋兒,好好記住孃的話,這個小惡崽確實配得上你!

時間流逝。

約莫兩刻之後,沐浴之後的妲道珊回來了。

看上去,她的精神好了興許。

梵嬋緩緩睜開雙眼,起身,凝著她,一語:“春渦莊園是我的了。”

妲道珊失笑了一下,應語:“當然。”

“他創造的娓魔漏瓷陣,你要交出來。這是母後的意思。”梵嬋又一語。

妲道珊沉默了起來。

“在你們成婚之前,必須交出來!”梵嬋咄咄逼人。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語:“我會和後母去談。我有點累了,你先回莊園吧。”

梵嬋哼了一聲,便化作幢影消失了。

妲道珊忍不住歎了歎,神態憂憂。就在她轉身準備回寢屋之時,邃麗之光一閃而至。

“至上。”妲道珊回身,一喚。

我真依歎了一下,語:“丫頭,那丫頭你可要多警惕,她……顯然已有和你爭奪生穹的心了。”

妲道珊勉強一笑,她當然已經清楚!

“唉,也怪生穹太出色了。”我真依又一歎。

妲道珊沉默了一下,才語:“至上,在後母讓他前去改變嬋妹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警惕。”

我真依再次一歎:“丫頭,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妲道珊搖搖頭。

“丫頭,生穹是不會喜歡那丫頭的,他這一生隻會沉迷於你。你可不要再做自毀堡壘的事情。”我真依語重心長。

妲道珊看向了締道樹。

她知道眼前我真依說的自毀堡壘就是指共享締道樹的事情。

好一會兒,她纔回:“至上,我不想太自私,能有機會和嬋妹真正緩和關係,我都會儘力一試。當然,生穹,我絕不會分享於她!生穹,就是我的!”說到最後,眸光無比堅定!

我真依有所欣慰,轉身欲離。

“至上!”妲道珊卻是連忙一叫。

我真依回身停步,問:“還有事?”

“至上,我……心裡一直有件事想問問你。”妲道珊語來。

我真依聽而靜默了一下,才語:“是老身和印太眾生的締獻協議,對嗎?”

妲道珊點了點頭。

我真依再次靜默了一下,才語:“丫頭,生穹曾問過老身一個問題,你想知道是什麼?”

“什麼?”

“他問,老身有情人嗎?老身當時冇有回答,不過,他卻說,老身冇有,因為老身自己的心是模糊的。”我真依敘說來。

妲道珊怔了怔,有些不明所以。

“時至今日,老身的心依舊是模糊的,不過……老身卻是清楚,老身未來會在哪裡。”我真依又語。

妲道珊下意識追問:“哪裡?”

“印太域空將是老身的歸宿。”我真依對視,一回。

妲道珊聽而沉浸了一下,才語:“至上,你的締獻莫非就是將自己締獻?”

我真依勉強笑了笑,隻語:“丫頭,老身忽然有點慶幸你冇有叫老身奶奶了。”

妲道珊眉頭大皺,完全聽不明白:“至上,你這是在說什麼?”

我真依卻是隻回:“老身,如果你實在擔心老身會利用你,那就把你身上的馨母靈性之力給老身吧,這樣璽起說的你有印太主宰之命就不複存在了。”

妲道珊怔了怔,欲語。

“丫頭,你已締就自己的道,馨母靈性之力,實際已不適合存於你身,它最好的歸宿還是迴歸印太。”我真依平平靜靜說來。

妲道珊不由來回走了幾步,最終她深吸了一下,語:“至上,待生穹醒來,我問問他意見,如果他也同意我這麼做,那我就把馨母靈性之力交付至上。”

“多謝了,丫頭!”我真依由衷一語。

妲道珊欲語。

“好了,你去陪生穹吧。老身估計他也快甦醒過來了。”我真依卻又已語。

妲道珊無奈,嗯聲。

我真依化光消失了。

妲道珊緩緩步入寢屋之中。

大榻上,生穹睡得頗為安穩。來到榻邊坐守的妲道珊心也有所安。

時間流逝。

很快來到了向晚時分。

忽然,閉眸靜憩的妲道珊睜開了雙眼,朝榻上人望來!

喜不自禁!

一雙深情的眼正在凝著她看!

“粗犢,你可醒了!害我擔心這麼些天!”妲道珊微微一惱。

一隻手卻是將人一拉,親吻來!

她微微掙紮了一下,便主動回吻起來,越吻越熱烈!

轉眼之後,便是一榻瘋狂纏綿!

……

次日,上午。

兩人出屋,於院內依偎漫步。

妲道珊主動開啟了話題:“粗犢,我想將身上的馨母靈性之力轉給至上,你是否同意?”

生穹停步,怔了怔,接聲:“為什麼?”

妲道珊便將我真依的締獻協議和昨天與我真依的談話都敘說了一番。

生穹聽完後,鬆開人兒柔腰,對視來,語:“轉吧。馨母靈性之力的確不適合久留你身,它是應該迴歸它的本來。”

“好,我聽你的,待至上過來,我便轉給她。”妲道珊應語。

生穹冇有再說什麼。

“粗犢,不過,昨天至上和我說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妲道珊卻是追問來。

生穹似是猶豫了一下,才以密音一語:“暴妞,假嬤嬤的情人其實是……你爹。”

妲道珊徹底呆住了。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假嬤嬤索要你身上的馨母靈性之力,其實隻是為了給她將來的孩子,她和你爹的孩子將會是印太主宰!這就是她的締獻!”生穹密音又語。

妲道珊苦笑至極!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好了,暴妞,他們上一輩的事情,我們不用多管。我們去見你爹,讓他給我們完婚吧!”生穹隨後轉語。

妲道珊麵色一羞,還是點點頭。

就在她準備開啟序壇的時候,忽然,她額心的四圖卻是綻放白明之光來。

兩人不由都怔住了。

白明之光化作來一個個隱隱約約的身影,她看上去就是當初賜予妲道珊力量的印馨魔母靈性之身。

她似乎正在認真打量這座喜鼎院。

“馨母!”妲道珊親切一喚。

印馨母靈性之身緩緩凝來,感慨:“丫頭,你的命運,吾本以為冇有多少錯估了,冇想到結果還是差了很多。唉,罷了罷了,你與吾印太已經有了緣儘之象,當初那份想成全你和永七的禮也……用不著了,你已經與他結合。”

說到這兒,她看向了生穹。

“魔界有了一個我魔一族,吾真的很欣慰,不過,吾知道你並不是我魔族,我魔始祖也不是,我魔族隻是信仰廣結真緣自證永恒的一群人。”印馨魔母靈性之身緩緩又語。

生穹靜聽著。

妲道珊亦默聽。

“我魔始祖和他的伴侶九庫靜女,的確是一對了不起的人物!九庫靜女的師尊南尤太姬,更是絲毫不輸於吾的真身,甚至,恐怕就是吾的真身也難以看透她!未來九界是何變數,吾興許看不到了,但吾相信,這終究是你或者……永七的紀元!”印馨黁母靈性之身十分篤定。

生穹沉浸了。

妲道珊欲言又止。

“丫頭,我魔至子,吾祝你們幸福。”

“謝謝馨母。”

生穹猶豫了一下,纔回:“多謝。”

“對了,丫頭,我魔至子,還有一件事,老身得叮囑一下。”印馨黁母靈性之身忽然又一語。

“什麼,馨母?”妲道珊問來。

“魔鬼城戰場出現的那位壬戌妖帝,她並不是屬於這個紀元,她應該早已極滅!但是……她卻又的的確確是一具真身!她的實力比你爹強!應該已經是最無限接近霸紀的人了!”印馨黁母靈性之身凝重出聲。

話出,妲道珊徹底震住了。

竟不是這個紀元?

應該早就已經極滅?

的的確確是真身?

無限接近霸紀?

生穹麵色也凝重起來。

“好了,吾該去找我真依了。”印馨黁母靈性之身說完,逐漸消失。

妲道珊額上四圖瞬間消失去了。

但下一瞬,締道樹卻是綻放起玄奧之光來!

與此同時,妲道珊額心竟是再次形成了一個美麗的圖案,它分明就是十顆尖端朝內圍成!

四變十,似乎是某種意義上的蛻變,某種晉階!

妲道珊冇有在意,看向了他的額帶!

額帶上的四也赫然變成了十!

“好了,暴妞,我們去見你爹吧。”生穹摟著人再次催促。

“好好好!這就去!這就去!”妲道珊開啟了序壇,和人一同邁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