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古老的藥界士練法

一天齡深吸一下,瞥向肩頭九茸醉蛇,低語:“小傢夥,你把這分獸膏和成獸漿,都好好舔一下。”

說時漿分獸膏和成獸漿攤到它麵前。

九茸醉蛇睜開眼,有些扭扭捏捏,似是不情願。

無奈,一天齡作哄:“這位龍小姐會給你很多美酒以作獎勵的。”

龍鳶微呆,有點忍俊不禁。

九茸醉蛇這時看向了龍鳶,兩眼汪汪。

龍鳶見而忍不住一語:“小傢夥,你放心,隻要你真能幫到我,我一定讓你喝個夠!”

此時,龍鳶自然能明白這九茸醉蛇肯定是愛喝酒的,九界無奇不有,各種奇珍異獸,層出不窮!

九茸醉蛇這才高高興興地鑽入了兩個小瓶。

看見它能變小而入,龍鳶還是挺訝異的,原本她還以為一天齡會倒出來讓小傢夥舔的。

冇一會兒,九茸醉蛇就完事了,重新回到一天齡肩頭,睡了起來。

“好了,龍小姐,拿出你的煉製界環,準備煉製吧!”一天齡隨即語來。

龍鳶依言而行,取出了一個紫藍相間的界環。

一天齡則是把兩個小瓶遞迴她,並語:“放入界環之後,你需要在界環之外,再輔以紫龍界火和藍鳳界水,用它們形成一道外圍密封,以免外麵的各種異氛進入和裡麵的藥氛從裡泄出。然後,你再專心用紫龍界火和藍鳳界水在界環之內交融這兩種界藥,直至它們成丹!”

龍鳶聽而若有所思。

“有疑問?”一天齡問來。

龍鳶接聲:“你這種練法,我從來冇有聽人說過。像我在內的絕大多數界藥師,都是專注在界環之內,或者,就是去準備一個更好的界環來防止藥氛泄露。從來冇有見過用自身界火界水再在界環之外輔以密封!還有,這樣不是會讓界藥師更加分心,更加難以掌控嗎?一天齡,你這種練法,可有什麼藥理說法嗎?”

一天齡微微一笑:“問得好,龍小姐,這種練法,乃是一種古老的藥界士練法!”

“古老的藥界士?這和現在的界藥師有什麼不同嗎?”龍鳶怔了怔,好奇來。

一天齡隻語:“並無本質不同,隻是時代不同罷了。另外,我,可以回答你一點的是,在遙遠的藥界士時代,他們可是會以界環外麵密封道數來衡量一個藥界士的實力,一般而言,密封道數越多,代表實力越高!同時,也能大大提高界藥的成功率!”

龍鳶震撼了:“你是說,有的人不僅會形成一道,還會形成數道來密封?”

一天齡點點頭。

“那……他們這些藥界士豈不是遠比現在的界藥師厲害得多?”龍鳶忍不住一接。

一天齡搖搖頭,語:“不儘然。一個時代自有一個時代的優點,譬如,現在的界環就遠比曾經的要強!現在的界環煉製,應該是被某位逆譜界藥師暗中重訂了界環之則,以致於現在的界環密封之效大大提高了!而這也應該是現在界藥師如此繁華的一個重要原因!如今的界藥師們,應是不需要在這藥氛密封之上再多費心力的。”

龍鳶心頭再震,某位逆譜界藥師重訂了界環之則?界環煉製竟然還有則嗎?

“你……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龍鳶最終如是一語。

一天齡失笑而回:“龍小姐,不必刨根究底,還是專心來完成這兩種界藥的交融吧!”

龍鳶沉默,緩緩將兩個小瓶的界藥放入了煉製界環內,然後,以自身獸齡境力將其懸空,再一瞬,右手就綻現一頭吐著深藍界水的深藍小鳳來,左手則是耀呈一條吐著幽紫界火的幽紫小龍!

兩者交融,團團包裹紫藍界環,已然形成一道密封!

最後,龍鳶閉上了雙眼,心識一入界環之內,以識引動自身界火、界水,對兩種界藥,又形成一個交融來!

一天齡靜靜地守候著,眼神中似乎帶有一絲欣賞之意,似乎看到了這三年過後,她取得的進步!

肩頭,九茸醉蛇睜開了眼,望著幽紫小龍(並冇有望深藍小鳳),彷彿有著某種羨慕。

一天齡瞥了它一眼,喃喃:“小傢夥,你的蛻變還早著呢!多喝好酒吧!”

九茸醉蛇卻是用信子舔了舔一天齡脖子,無限嬌萌。

一天齡莞爾,朝花園中一條石凳走去,坐了下來。

時間一息一息流逝。

約莫片刻之後,龍鳶手上的幽紫小龍和深藍小鳳消失了,她睜開眼來時,界環已落入她左手中,右手則是多出了一枚鮮紅的亮丹!

不用說,她是煉製成功了。

一天齡起身,一笑:“恭喜你,龍小姐。”

龍鳶深吸一下,語:“一天齡,謝謝你。”

一天齡未答,將肩頭九茸醉蛇捧到手上,才語來:“龍小姐,以後就請你照顧它吧!”說時,一天齡將九茸醉蛇遞到龍鳶麵前。

龍鳶怔著,未語。

而九茸醉蛇卻是死死纏著一天齡的手,不鬆,顯然它根本不願意換主。

“小傢夥,這樣,等龍小姐不再需要你煉製的時候,我,再來找你,屆時,如果龍小姐也同意你回到我身邊,那麼便再讓你跟著我!”一天齡循循善誘。

九茸醉蛇卻還是不撒手,雙眼微微露凶,似又準備咬一天齡!

一天齡不由又語:“你現在跟著我,隻會耽誤你成長。聽話,跟著龍小姐,多喝好酒,將來你一定能成為令彆人驚歎不已的奇獸!”

九茸醉蛇腦袋垂了下去,彷彿在傷心。

龍鳶看著,漠然語來:“連對待自己寵物,都是如此無情,一天齡,你的心腸可真是夠硬的!”

一天齡沉默起來。

龍鳶緊接又語:“很抱歉,我隻能抹消你是買品之事,暫時冇辦法放你離開。”

一天齡聽而欲語。

“原因之一,自然是可憐這小傢夥,原因之二,我娘最近一直在催我找境侶,我忽然覺得你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儘管鐵石心腸!原因之三,我爹也說了,讓我好好與你相處一番,我可不能違背。原因之四,你的界藥之學,足以讓我拜師,我不能錯過,我要成為和你一樣的界藥師!原因之五,我相信你來靈獸城,應該還是有目的的,而我雖然不能說在靈獸城擁有無限之能,但好歹也是靈獸城城主唯一的女兒,我相信在很多事情上,我是一定能幫到你的!怎麼樣,有這五條存在,你還要如何說服我呢?”龍鳶猶如勝券在握!

一天齡確實有些啞口無言。

“小傢夥,安心跟著他吧,他目前出不了城主府!”龍鳶看向九茸醉蛇莞爾一笑。

九茸醉蛇雙眼汪汪,仿如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