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9簌筱篤身上的禁錮

在姐姐說話的時候,繆未妄也是緊盼著我允晨。

我允晨在看了看姐弟二人後,才放下杯子,緩緩起身,語來:“簌小姐,繆旗參,至子他幫你們,其實隻是因為我族有著這樣一句族旨——我魔廣結真緣,證求我族永恒!”

顯然,我允晨並不打算說出來,畢竟真相是讓他有些難以啟齒的。

簌筱篤和繆未妄聽而沉浸了起來。

“好了,簌小姐,繆旗參,我先回了。”我允晨隨後準備離開。

繆未妄欲語。

簌筱篤已出聲:“等等,允晨公子!”

我允晨停步,凝向人。

簌筱篤提起心氣,對視來,語:“允晨公子,你還有話冇有說出來,對不對?”

我允晨看著她。

他的確是在以退為進,在等人主動問出。他相信眼前女子明白他剛纔在外等候是絕不可能匆匆而走的。

一邊的繆未妄這時怔了起來,很快,他也語:“允晨策士,還有什麼話,請直說吧!”

我允晨目露遲疑。

“未妄,你先出去一下。”忽然,簌筱篤側身對繆未妄一語。

繆未妄愣了愣,還是先出去了。

簌筱篤低目沉默了一下,才又開口:“允晨公子,你之前說要見我,我想你肯定是另有什麼話要和我說。現在,請你直說吧。”

冰雪聰明!

我允晨心中有些感慨,緩緩而語:“簌小姐,其實我也冇有要說的,隻是……想問問你,接下來有何打算?是和令弟一起待在魔界還是回……鬼界?”

簌筱篤再次沉默了起來。

我允晨等了會兒,才語:“簌小姐,如果不便回答,那就算了,我先告辭了。”

“等等!”簌筱篤卻是立刻又語。

我允晨停下,待她說來。

“允晨公子,未來,我……還是想回鬼界。”簌筱篤低著目光,緩緩而語。

我允晨順口而接:“為什麼?”

簌筱篤相凝,一語:“允晨公子,在鬼界,我……更有宿命感。”

我允晨沉浸了會兒,才語:“明白了。簌小姐,在你準備回鬼界的時候,讓你弟弟來通知一下我。”

簌筱篤怔了怔,問:“為什麼?”

我允晨凝著她,一語:“冇什麼,隻是……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去好好逛逛鬼界,希望簌小姐到時能為我儘一下地主之誼。”

簌筱篤再次一怔,追問:“允晨公子,你……為何要去好好逛逛鬼界?”

我允晨仍舊凝著她,卻隻語:“簌小姐,你不願我跟你過去嗎?”

簌筱篤冇來由地一臉紅,避開了我允晨深邃的目光。

“那好吧,以後我自己過去看看。再見,簌小姐。”我允晨說完,便再次邁開了。

簌筱篤這次冇有再叫停,目送人離開,眼神深處似有著一絲莫名掙紮!

在人出去後,繆未妄又很快進來了。

“姐姐,你……和他都說什麼了?”

簌筱篤苦笑了一下,語:“未妄,這位允晨策士,你……熟悉嗎?”

繆未妄搖搖頭,語:“姐姐,我和他也冇見過幾回麵,不過,之前我去救你的時候,他對我手下留情了。還有,他應該不算是道珊殿下的屬下,隻能說是生穹殿下最信任的族人!”

簌筱篤沉浸了起來。

“姐姐,你怎麼了?”繆未妄皺眉又問。

簌筱篤回神,勉強一笑,語:“未妄,待你安定下來後,姐姐還是想回鬼界去。”

話落,繆未妄低落了下來。

“未妄,對不起,姐姐……終究是鬼界之人。”簌筱篤愧疚語來。這簌筱篤身上有一半聻族血脈,有一半夷族血脈,她和繆未妄是同母異父。

繆未妄緩緩語來:“好。姐姐,你要回去可以,但是必須得等你成為神齡境四季!隻有這樣,我才能勉強放心!”

簌筱篤沉默了。

“姐姐,我不能再讓你被人欺負!絕不能!”繆未妄賭誓。

簌筱篤緩緩抬手,撫摸弟弟麵龐,眼眶有淚水在浸,莞爾一回:“未妄,謝謝你,謝謝你一直這麼護著姐姐。但是姐姐……要成為神齡境四季,那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也許……就是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了。未妄,姐姐真的不想再拖累你了,你一直都很出色,從來都是孃親的驕傲!姐姐真的隻希望你能擁有自己真正的生活。我相信,這也是孃親的……遺願!”

原來,兩人生母已故。

“不!孃親是希望我們姐弟相依為命!是讓我一直保護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繆未妄搖頭,辯駁。

簌筱篤苦笑,欲言又止。

“好了,姐姐,你休息吧,我……出去靜會兒。”繆未妄隨後語來。

簌筱篤卻是一接:“等等,未妄,你帶我去拜見一下那位生穹殿下。”

繆未妄一怔,欲問。

“彆問了,姐姐現在也理不出什麼頭緒,隻是覺得我還是需要再見見這位高深莫測的生穹殿下。”簌筱篤又一語。

“好,我帶姐姐過去。”繆未妄聽而也冇多想,即語。

“嗯。”

隨後,姐弟倆便趕來妲道珊的營帳。

在帳外未等多久,姐弟倆便入帳,恭敬行禮來。

“繆將軍,簌小姐不必多禮,請起。”

妲道珊微笑一語。

姐弟倆言謝立身。

“兩位,是有何事?”妲道珊問來。

簌筱篤接過話:“珊殿下,我……想請生穹殿下為我再解一些疑惑。”

妲道珊眸光一轉,看向身邊平平靜靜的生穹。

“簌小姐,你問。”生穹應語。

簌筱篤緩緩抬目光對視,語:“生穹殿下,允晨公子他是你的族人,你能否告訴我,他為何想要去逛逛鬼界?”

話出,妲道珊和繆未妄皆有所怔。

生穹應語:“簌小姐,你的話應該有所保留吧?允晨策士他應該不會獨自去逛鬼界。”

話落,簌筱篤麵色微微一紅。

繆未妄皺眉,疑惑起來。

妲道珊則是忍不住暗歎。

“生穹殿下,小女子隻是一個卑微之人,真的冇法給允晨公子去儘地主之誼。”簌筱篤低目一語。

生穹看了她一會兒,便轉向了有所怔愣的繆未妄,語來:“繆將軍,你也覺得你姐姐是一個卑微之人嗎?”

“當然不是!我姐姐是我一生最親的人!更是這世上最美最好的人!在我心中,她的份量無人可及!”繆未妄一回神,擲地有聲。

簌筱篤垂頭沉默,麵色有點複雜。

妲道珊內心感慨起來,這繆未妄對他姐姐,真是護到了骨子裡!

生穹接語:“繆將軍,可是和你比起來,你姐姐她終究隻是小小人齡境四季。”

“生穹殿下,我姐姐她未來一定能夠成為神齡境四季!絕對!”繆未妄眼神中起了憤怒。

生穹依舊平淡而應:“是嗎?繆將軍,那你倒是和我說說,你姐姐為何在人齡境四季突然就停滯不前了呢?”

繆未妄沉默了一下,欲辯駁。

“繆將軍,你姐姐在成為人齡境四季之前,是比你還有境練天賦的,甚至,可以說她的晉升速度堪稱恐怖絕倫!六歲零一個月便是靈齡境四季,六歲零兩個月便是獸齡境四季,六歲零三個月便是妖齡境四季,六歲零四個月便是鬼齡境四季,六歲零五個月便是人齡境四季,我說的,冇錯吧?”生穹繼續說來。

簌筱篤和繆未妄不由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

妲道珊聽著,也是有些不可思議。

“僅僅五個月時間,她小小年紀便連續晉升了四級,絕對算是當今鬼界的晉升第一人!然而,之後,無論你和你姐姐想什麼樣的辦法,都無法來打破這種停滯,就好像這種停滯是一種冥冥禁錮。”生穹又語。

繆未妄深吸了一下,迫不及待地問來:“生穹殿下,你對我姐姐的境為如此瞭若指掌,是不是有辦法幫我姐姐打破這種禁錮?是不是?”

生穹冇有再看他,而是又凝向了思疑不定的簌筱篤,語來:“簌小姐,這麼多年過來,你應該對自己的情況也有所感應了,你覺得需要什麼才能助你打破這種牢不可破的禁錮呢?”

簌筱篤低頭沉吟了一下,才語:“生穹殿下,我覺得是……一種冥冥緣意。”

聞言,生穹微微一笑,接聲:“簌小姐,既然你有這般覺悟,何必再來問允晨策士去逛鬼界的原因呢?我魔一族,可是最注重緣意的。”

簌筱篤麵色微微一紅,但還是追問來:“生穹殿下,小女子還是有些愚笨,懇請生穹殿下直明解錮之法。”

生穹失笑了一下,卻是對繆未妄一語:“繆將軍,以後若有人代替你,用心保護你姐姐,你願意接受嗎?”

繆未妄一怔,看了看姐姐尷尬神色,內心很快也想到了什麼,眼神漸漸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深吸了一下後,他問來:“生穹殿下,是不是這個人來保護我姐姐,她就能夠打破禁錮?”

生穹歎了歎,以一語:“繆將軍,你聽好,你姐姐身上有著一種無與倫比的傳承,這種傳承源於很久很久以前。也正是這種傳承讓你姐姐始終停滯在人齡境四季。要而打破停滯,就必須真正接受這種傳承,而接受的方法則是和我魔一族有關!因為這份傳承的締造者,與我魔一族始祖曾有過時空約定。”

繆未妄和簌筱篤全都震住了。

與我魔一族始祖有過時空約定?

這……怎麼會?

好一會兒後,繆未妄纔回神,追問:“生穹殿下,這傳承是什麼?”

生穹卻是一笑:“抱歉,我不能隨意說出。不過,將來你必然會知曉。”

繆未妄皺眉沉浸了。

簌筱篤這時緩緩出聲:“生穹殿下,這時空約定……是什麼?”

生穹卻是以密音對身邊人兒一語:“暴妞,你以密音來告訴她吧。”

妲道珊一愣,密音問來:“乾嘛是本宮?你自己不能直接說嗎?”

生穹密音一回:“暴妞,我隻有二十二載歲月,我需要為你多留下一些幫手,這個簌筱篤將來在鬼界為帝,肯定是會明白我今日這麼做的原因。這樣,即使她未來和我允晨產生一些磕磕碰碰,也會看在我的麵子上,來幫你應對一些局麵。”

妲道珊聽而心中傷痛起來。

“好了,你快來告訴她吧。”生穹密音又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