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8你,有層君命數。

昧雉嵌性陣陣核內。

繆媏頗為虛弱地躺在大榻上。應該就是她腹內的滅寄之胎在故意折騰她!

不過,雖然虛弱,她眼神中的悲怒卻是絲毫不減!

在她身邊,嵌溫韋一邊自我療傷一邊又給她輸以境力緩和。

光影一閃,黁甫來到了。

繆媏和嵌溫韋兩人冷冷看來。

黁甫冇有開口,而是先動手給兩人療傷來。

兩人眼神這纔有所緩和。

大概過了片刻功夫,麵色恢複不少的繆媏即出聲:“好了,先說事吧。甫王,你謀劃的事情,成效在哪兒?”

黁甫沉默。

嵌溫韋繼續一邊自我療傷,一邊問來:“甫兄,你怎麼不說話?”

黁甫閉上了雙眼,語來:“我的謀劃,已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有人設計了我!”

嵌溫韋和繆媏不由一怔。

“嫂妃,溫韋兄,接下來,我希望你們先不要輕舉妄動,我需要去一趟妖界回報發生的事情。”黁甫又一語。

繆媏卻是隻語:“甫王,你要去自去,但是去前你得說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黁甫略一猶豫,直接揮出兩道腦識識印給兩人。

這印識,自然就是繆未妄、梵槿突然奇異出現,又突然帶走了簌筱篤的事情。

接收後的兩人很快就皺眉起來。

不待兩人開口,黁甫又已語:“好了,兩位,事情已經有些脫離我們掌控了,而我此去也是去求援,不能再多耽擱了,告辭。”說完,人已消失。

繆媏和嵌溫韋相視起來。

“竟然……有人能夠直接無視大陣隔絕!”繆媏難以置信。

嵌溫韋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語:“媏妹,黁甫判斷的冇錯,事情已經有些脫離掌控了,我們還是等他背後的主子來支援吧!”

繆媏閉上了雙眼,很是不甘心!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抓住妲道珊,將她挫骨揚灰!”嵌溫韋咬牙切齒。

“嗯。”

——————

妖界。

帝宮。

一秘殿。

紫色的魔隙妖道倏然呈來,黁甫走出,朝著殿之帝座恭恭敬敬拜了下來。

“主人,黁甫有要事求見。”

話落,一支牡丹帝簪倏然出現在座位上空,高深又空遠的聲音隨即傳來:“說。”

黁甫回語:“主人,這是我今天的腦識,請過目。”說時已雙手呈上了一份識印之光。

牡丹帝簪上飛出了一朵牡丹,將光收納起來。

黁甫始終大氣不敢出,低頭跪候。

過了許久,才聽帝音再傳:“你先回去,靜觀其變,真有變故發生,吾會親至。”

黁甫聽而應是,心中大鬆,他相信隻要他的主子親至,就冇有什麼可懼的!

在黁甫隨著魔隙妖道消失後,牡丹帝簪化為了人態,她分明是塔尖傾紀級的庚申妖帝!

“我魔一族天命至子,如果你真有辦法破解昧雉嵌性陣,那吾拭目以待!”她靜靜而語,完全看不出什麼情緒。不過,她似乎已從黁甫呈上的腦識中,窺出了是生穹在施展界學,而且聽上去根本不打算阻攔生穹來破陣。

說完不久,她便又化簪消失了。

——————

平定大營。

萬人浮台。

三千魔方界鑒士仍舊在浸悟之中。

濛巴烏和拾頡櫻一邊駐守,一邊相互閒聊著,其內容基本就是猜測這三千魔方界鑒士到底在浸悟什麼,以及梵槿、繆未妄、簌筱篤三人的事情。

而我允晨呢?

他神態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忽然,他目光一轉,朝台下望去。

隻見一道光影一閃,繆未妄去而複返,目光對望來。

我允晨似是猶豫了一下,才身影一動,落下台,與人對立,一問:“何事,繆旗參?”

繆未妄目光有所迴避,接聲:“允晨策士,我知道之前你是可以徹底禁錮我的,但為何你要對我手下留情?”

我允晨沉默了一下,才語:“因為我族至上和至子皆言,我與你還會產生更深糾葛。不過……這糾葛到底是什麼,他們冇說,我也想不出。”

繆未妄怔了怔,深吸了一下,隨後單膝跪地,一抱拳,語:“允晨策士,你的手下留情,繆未妄不會忘!以後若有差遣,繆未妄隨叫隨到!”

我允晨失笑了起來,一歎,伸手一扶,語:“繆旗參言重了,我隻不過是做了我族至上和至子所叮囑的事情,可談不上什麼手下留情,快起來吧。”

被扶起的繆未妄則是欲言又止。

我允晨見而又語:“繆旗參,你還有事?”

繆未妄猶豫了一下,才語:“允晨策士,是這樣,生穹殿下他不肯把幫我和我姐姐的原因告訴我們。他說了,他也隻回答一人,這個人就是你,允晨策士。所以……我希望允晨策士你能幫我們去問得答案。”

我允晨愣了愣,皺眉沉思起來。

“允晨策士,我和我姐姐迫切想知道這個原因,麻煩你了!”繆未妄說罷,又要跪求來。

我允晨一見,連忙攔住,無奈一語:“好吧,我這就去找至子問問。”

“多謝允晨策士!”繆未妄感激而語。

我允晨隨後轉身,對正望著這邊的濛巴烏和拾頡櫻一語:“濛麾參,頡櫻小姐,我去找一下至子,這裡你們多盯緊點!”

濛巴烏和拾頡櫻點頭應聲,讓他放心去。

“走吧,繆將軍,你隨我去找至子。”我允晨又一語。

“好。”

繆未妄應聲後,便跟著我允晨朝妲道珊營帳趕來。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帳外。

忽然,帳內傳來生穹聲音:“允晨策士,你一人進來即可。”

我允晨聽而欲對繆未妄一語。

“允晨策士,我在這兒等你出來就好。”繆未妄已語。

我允晨也冇有再多言,邁入了營帳之中。

帳內,生穹和妲道珊已並立等待。在人一進來後,兩人都冇有先開口。

我允晨目光微垂,沉默了一下,才問來:“至子,為什麼要讓繆未妄來求我幫忙?”

“因為你——有層君命數。”生穹語出驚人。

我允晨呆了起來。

妲道珊也懵住了。

半晌,我允晨纔回神,一語:“至子,你到底在說什麼?”

生穹卻是隻語:“允晨策士,你要牢牢記住這句話,因為你這命數已是你入世必然,更是冥冥我魔之意!我魔一族,入世,不為帝,則為君!”

我允晨有怔,但很快又苦笑起來。

族中至上是那樣神神秘秘,眼前至子又是這樣,他該說什麼好。

“如何回答繆未妄,你自己斟酌,去吧。”生穹又一語。

我允晨緩緩轉身,出帳去了。

在帳幔一落,妲道珊才忍不住以密音問來:粗犢,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生穹猶豫了一下,才凝視來,密音回語:“暴妞,鬼界帝統未來會產生钜變,我允晨他會是鬼界未來的層君!”

語不驚人死不休!

妲道珊再次懵住了——

鬼界帝統會產生钜變?

我允晨會是鬼界未來層君?

這……這怎麼會?

怎麼會?

等等……等等,層君,就意味著我允晨會娶一個女性鬼界層帝!

這……這……難道……難道這個女帝竟會是繆未妄的那個姐姐……簌筱篤?

想到這兒,妲道珊不由瞪大了雙眼!

見她如此,生穹又以密音語來:“冇錯,未來,繆未妄就是我允晨的小舅子!”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密音一接:“粗犢,為什麼你這麼肯定?”

生穹失笑了一下,隻語:“我是生穹!”

妲道珊哭笑不得,又以密音語來:“你明白我意思,我的意思是為什麼這個簌筱篤她會是未來鬼界層帝?”

“因為她姓簌!

“因為她天生有帝之命數!

“因為她身上有一代霸紀問穹者簌六妃的秘密傳承!

“而這傳承,應該是在我魔始祖生活的時代就已與我魔一族締下了一份緣數,應該就是簌六妃的一道靈性傳承之身在當初與我魔始祖有某種穿時越空的約定!”生穹密音一答。

訊息驚人得很!

竟牽扯了霸紀問穹榜生排名第十九位的簌六妃!

這簌六妃一生經曆可以說是眾多霸紀問穹者中最複雜的(可參見三卷第65章)!

還有,與我魔始祖有穿時越空的約定,這更是讓人難以置信!

良久,妲道珊纔回神,密音感慨出聲:“粗犢,原來你做這麼多,竟是給人做媒啊!”

生穹臉紅了起來,隨即轉語:“暴妞,接下來,我要交給你一件事。”

“哦,什麼?”妲道珊好奇來。

“保護好梵嬋。”生穹肅聲一語。

妲道珊怔了怔,皺眉一問:“粗犢,你……為什麼這麼說?”

生穹猶豫了一下,卻隻語:“暴妞,你記住,這是你們姐妹一次真正交心的機會,我……允許你燃燒自身精血去保護她。”

聽到這話,妲道珊心情有些凝重,不過還是認真一語:“好!”

生穹親了她一下,將人緊緊摟在了懷裡。

妲道珊依偎著,享受著這種短暫的甜蜜。

——————

簌筱篤住營。

繆未妄很快就回來了。

不過,他不是一人,我允晨等候在帳外。

看著弟弟神態有思,簌筱篤忍不住問來:“怎麼了,未妄?”

繆未妄回神,猶豫了一下,才語:“姐姐,允晨策士幫我們去找生穹殿下問了,不過,允晨策士他……想先見見你,再回答。現在,他人就在外麵等著。姐姐,你看……”

話未落,簌筱篤便立刻出了營帳。

一照麵,我允晨深凝著,目光充滿了思索之意。他並不是傻子,之前生穹說過的話,他很快就聯想到了簌筱篤身上,因為她可是女的,而且擁有著如此驚人身貌!

這絕不會是一個尋常女子!

見人如此凝著自己,簌筱篤不禁有些臉紅,但還是伸手,恭敬一語:“允晨策士大人,快請入帳一坐吧。”

我允晨回神,平靜應語:“簌小姐,直呼——我允晨即可,不必如此。”

簌筱篤低著目光,猶豫了一下,才應語:“允晨……公子,請。”

我允晨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步入了營帳。

簌筱篤隨後跟上,待我允晨落座後,她便給人沏茗來。

“多謝。”我允晨接過了杯子。

簌筱篤退後,猶豫了一下,纔開口:“允晨公子,未妄剛和我說了,說公子要先見我,才肯回答生穹殿下幫我們的原因。不知允晨公子現在可否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