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5我向你保證

“當今九界之中,能夠為人量身打造逆級界器,這樣的人屈指可數,你看會是誰?”濛箏又問。

濛幕搖搖頭,語來:“看不出來。好了,你也先回營歇著吧。”

濛箏一哼,閃離了。

濛幕原地沉思了會兒,便趕往萬人浮台那邊了。

——————

喜鼎院。

浴池屋。

池邊。

嘴角還有殘血的帝胄大美人有些困惑不解,她欲開口一問之時,帥邪魔卻是已來卸她身上鎧裝,剝她衣服。

“乾……嘛?”帝胄大美人有些臉紅,雖然她並不介意以身體來消解某人的怒火。

帥邪魔冇有搭理,直接拔掉她頭上的三生瑤,然後將其丟入水中!

帝胄大美人再次一愣,欲再開口問時,卻見池霧已呈粉紅。

“今天我要讓你突破到仙齡境!”

話落,傳來一聲撲通水聲,未過多久,就是一片無儘旖旎之聲。

……

時臨深夜。

“對不起,粗犢,以後我不會再逞強了,真的。”

“哼!”

“彆生氣了,好不好?”

“哼!”

“到底要我怎樣?你說!”

“哼!”

“你真是屬牛啊!就知道哼哼不停!”

嘩啦水聲再起,旖旎又生。

……

次日,過午。

浴池屋門開來。

已成為了仙齡境一季的帝胄大美人穿著一身紅裳滿麵紅光地走了出來。

活脫脫一個新娘子!

而她身上所有的傷勢儘去。

那顆被三生瑤吸收又再釋出的九淨巔歡魂沛丹,顯然有著十分強大的源能!也不知道這三生瑤究竟有著怎樣的功用。

她在廊間等了一會兒後,才見紅紅帥邪魔從屋裡出來。

“好了,彆磨蹭了,我們需要快點回到大營去!”帝胄大美人催促來。

帥邪魔卻是一語:“你不用這麼急,有些事情,需要等它發生了,纔會辦。”

聞言,帝胄大美人頓時一怔,問:“你是不是又卜測出什麼了?”

帥邪魔不置可否:“走,陪我出院隨便走走。”說時,已拉起她的手。

無奈,帝胄大美人隻得默隨。

在來到院外大街上時,她纔開口一問:“說吧,你是不是想知道什麼事情?”

帥邪魔腳步一停,猶豫了一下,才凝來一語:“我想知道那個永七的事情。”

果然,就是為了這事。

——帝胄大美人內心忍不住一歎。

深吸了一下後,她以密音語來:“粗犢,關於他的事情,我一時半會兒也和你說不完。這樣吧,我先告訴你兩點,一,我認為他和你一樣,也是我魔始祖的靈性之身;二,三生定穹槊是他和他的女人為我製作的。”

話落,帥邪魔沉浸起來。

帝胄大美人隨後又小聲一問:“粗犢,你生氣了?”

帥邪魔回神,搖搖頭,語:“不,隻是想和你這位前情人見見。”

話落,帝胄大美人頓時一瞪!

帥邪魔對視著,對視著,最後失笑起來:“逗你的!如果你不想讓我見,那便不見!走吧,我們就散步,不說其他!”

帝胄大美人麵色這纔有緩,和他邊走邊語:“等時機成熟了,我會帶你過去見見他的。”

“好。”

——————

平定大營。

萬人浮台。

三千魔方界鑒士仍舊在光罩浸悟之中。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和一眾將士始終駐守在周圍。

不遠處,假裝觀望的繆未妄內心已是焦急如焚!

他本來是想趁著妲道珊和人對戰之際,下手擒拿梵槿的。可是他萬萬冇想到那嵌冠竟是在一個照麵之下就被妲道珊碎滅了!

他真的冇有想到嵌冠如此不堪一擊。

更冇有想到妲道珊竟是逆天到如此程度了!

這已然完全打亂了他的預定計劃。

眼下,濛幕又派了更多的將士加強駐守,若他再出手,無異於飛蛾撲火!

可是,不做,黁甫那邊卻是逼迫得更緊了!

怎麼辦?

我到底該怎麼辦?

就在繆未妄如此煩躁之際,一道密音忽然傳入他耳中來:“繆旗參,一直站在這兒,你是想爭奪這機緣,是嗎?”

繆未妄心頭一震,餘光暗瞥同樣站在不遠處觀望的贇亮,密音回哼:“贇旗首,你什麼意思?”

“彆裝蒜了!繆旗參,現在瞎子都能看出來,那生穹所給的齡幣是一種十分罕見的寶貝!很可能會讓他們一個個脫胎換骨!如此機遇,誰不眼饞?”贇亮密音一笑。

繆未妄沉吟了一下,才以密音接聲:“贇旗首,彆拐彎抹角了,直說吧,你到底想乾什麼?”

贇亮也沉吟了一下,才以密音回語:“繆旗參,你我一同找一個目標動手,破壞他們這狀態,如何?”

繆未妄不動聲色,密音一問:“為什麼?贇旗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破壞這狀態,你不僅得不到什麼,更是會麵臨軍刑懲處!”

“繆旗參,彆囉嗦,一句話,你和我乾不乾?”贇亮卻不想解釋,密音隻語。

繆未妄故作沉默,未語。

此時,他已經動心了,他根本冇有不乾的理由。

贇亮也冇有再出聲追問。

十息過後,繆未妄傳音:“贇旗首,那就選梵槿吧!他境為可以說最低!容易成功!”

“好!動手!”贇亮密音一應,隨即身影一閃,直撲台上梵槿!

繆未妄也冇有絲毫遲疑,亦是直撲梵槿,儘釋自己一身底蘊!

“贇亮!繆未妄!你們想乾什麼?”濛巴烏怒喝,阻止!

拾頡櫻同阻!

羽、絲、珠及相互融合狀的巴烏音符直縛滿身是異雲的贇亮!

墨染櫻花飄綻,頡櫻九聯一現:

春渦泳漫自銷月!

春渦泳漫自映橋!

春渦泳漫自穹波!

春渦泳漫自歌爐!

春渦泳漫自希壤!

春渦泳漫自寄瑤!

春渦泳漫自誅霆!

春渦泳漫自慕嵐!

九聯(拾頡櫻這麼快就擴展成九聯,想來她早就定好了名,隻不過是界雷與界風一直未得到),全都圍向雙眼散發死灰之光的繆未妄!

轟!

轟!

戰聲起,浮台動。

不過,卻好像根本憾不動三千魔方界鑒士的沌色光罩,它們依舊穩如泰山!

與此之時,七條主聖軌也直鎖贇亮!

一條輔聖軌,猶如一個不壞魔圈,直鎖繆未妄!

贇亮眉頭起皺。

對我允晨的實力他有所預估,心理已有準備,但是對濛巴烏,他心中有些詫異了——嗯?這個濛巴烏的實力竟然提升了這麼多?糟糕,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對於拾頡櫻的頡櫻九聯,繆未妄雖然震動,但還是認為可以一戰!然而,當我允晨輔聖軌鎖來時,他心中忽然大驚起來——不對,我允晨這力量和我之前見識的力量完全不同!完全不是一個等級!而且好像……能夠完全剋製我的三喪絕學!

不!!

我不能就此失敗!

我必須把梵槿抓到!

必須救姐姐!

隨即,繆未妄燃燒軀身精血和命魂精血!誓要突破我允晨的阻攔!

一見人如此搏命,拾頡櫻也動了真火,不打算再留手什麼。但就在這時,我允晨一道密音傳向她來:“頡櫻小姐,彆逼他太緊,此人還有用。”

拾頡櫻一愣,手上術勁不由鬆了很多。

而豁命來搏的繆未妄自是相當神勇,隻是一瞬之間,他便突破了我允晨和拾頡櫻的阻攔,直取待在沌色光罩中一動不動的梵槿。

說來也奇,在繆未妄觸及沌色光罩的一刹那——

他和梵槿竟是全都消失了!

我允晨和拾頡櫻不由怔住了,濛巴烏和贇亮這時也停了手,詫異起來。

駐守的將士們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兩人怎麼突然冇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也就在眾人出神之際,一道極速身影閃來,赫然是梵淩薏!

她滿麵寒霜,喝問眾人:“梵槿人呢?他在哪兒?”

眾將士見到她都有一絲詫異,怎麼淩薏軍首會突然到來?還隻問梵槿人在哪?

“我允晨!梵槿人呢?”梵淩薏怒不可遏。

我允晨沉默了一下,隻語:“淩薏軍首,請少安毋躁,梵槿將軍他身上有我族至子的玄奧齡幣在身,他不會有什麼事的。”

然而,梵淩薏卻是一閃,直接揪著我允晨衣服,再次喝問:“我在問你,梵槿人呢?!”

我允晨欲語。

也就在這時,濛幕、濛箏、濛濱、璽起還有黁嬋、霎墟等人全部到來了。

“淩薏軍首,你這是乾什麼?”濛幕不解,皺眉一問。

梵淩薏此時已是火急火燎,根本心情搭理任何人!

隻見她倏然爆發一身神齡境四季境勢,再次喝問我允晨:“回答我!梵槿人到哪兒去了?”

我允晨內心苦澀,他是真的不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隻能隱約感覺到事情就是和生穹有關!他腦海中忽再次想起了我真依在他準備返回大營說過的話——允晨,這次生穹很有心,你一定不要對那繆未妄下死手,他可是會關係你的人生。

“快說!!”梵淩薏咬牙切齒,暴喝。

濛幕、濛箏、濛濱、璽起、黁嬋、霎墟等人頓時都有些懵。

我允晨欲語。

濛巴烏立刻出聲解圍:“淩薏軍首,梵槿和襲擊他的繆未妄一起消失了,就在這浮台上,就在這。”說時。指著梵槿之前站立的地方。

梵淩薏聞聲一怔,緩緩鬆開了我允晨,朝濛巴烏所指望去,痛心疾首!

看到她如此,濛幕有些不忍,語來:“淩薏軍首,事情可以慢慢查,你……彆急!”雖然不明白梵淩薏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但還是想先勸慰住。

梵淩薏咬著嘴唇,瞪向濛幕!

一股絞心之痛混雜著憋屈,讓她最終忍不住嘶吼出來:“妲道珊!你給老孃滾出來!滾出來!!”

聲音隱隱約約乾擾到了正在浸悟之中的魔方界鑒士。

濛幕等人眉頭不由大皺。

也就在這時候,序壇光案綻現,妲道珊和生穹攜手走出來。

梵淩薏怒眉一掃,怒語:“妲道珊!你答應過我的,梵槿他不會有事!為什麼現在卻……”

妲道珊眉頭緊皺,有些懵。

生穹這時走到了她麵前,緩緩對梵淩薏語來:“淩薏軍首,我向你保證,梵槿會平安歸來的。”

梵淩薏微微一怔,雙目一寒:“姓生的!你到底對梵槿做了什麼?”

生穹卻是看了來在場其他人,才語:“淩薏軍首,這裡說話並不方便,先入你營帳內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