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3凡落心在真,當融齡於緣

未時初。

萬人浮台。

序集軍中所有另記成冊的魔方界鑒士皆已到台。

整整齊齊,一列又一列。

霎娜娜、濛漪漪、繆未妄、贇亮、梵槿、拾聞、黁務良等人都在其中,而且站的位置基本都在最前。

很快,妲道珊和生穹來到了浮台上方的主階上。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於後跟著。

就在這時候,從壘集軍營方向,整齊地飛來了一大批人,而帶隊的正是閾蠹和列筵兩人。

妲道珊有些詫異,但耳邊很快就聽到了一個聲音:“道珊殿下,壘集軍內的魔方界鑒士都過來了,你一起挑選吧!”

是濛濱的隔空傳音。

妲道珊莞爾一笑,即刻揚聲一語:“壘集軍的將士們,請入列吧!”

“是!!道珊殿下!!”眾將士齊聲而應,入了列。

而後,妲道珊以密音一問:“粗犢,這個真是我隨便挑就可以嗎?”

聞言,生穹沉默了一下,密音一回:“暴妞,為了更好地成陣,這個挑選還是我來吧。”

妲道珊想了想,密音一接:“先說好,你來挑當然可以,但是不許讓我擔心你的身體!”

生穹微微一笑,嗯聲點點頭。

妲道珊隨即退後了些許,讓他站到最前。

緩緩地,生穹將娓魔漏瓷鼓從空界環之中取了出來。

不少人的目光立刻就被他手上的鼓給吸引了。

“眾位將士!現在請你們閉上眼,仔細聆聽我所敲打的鼓聲!”生穹揚聲語來。

話落,將士們雖然有疑惑,但還是紛紛照做了。

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鼓聲平淡,但又似乎蘊含著某種奇異魔律。

也閉上了雙眸妲道珊靜靜聽著,心中倍感此音深邃,又美妙!

也就在一個刹那裡,她渾身竟是光暗交彙!

她心中微微一驚,竟然能夠讓我身上的界光和界暗自然釋出?

與此同時,台上將士們中,也是有個個將士出現了光暗交彙在身的情況。

“好了,眾位將士請睜開雙眼吧。”生穹停下了拍打。

話落,所有魔方界鑒士全部睜開了。

他們中光暗交彙在身的,依舊和妲道珊一樣在自然釋出。

“現在,請身上冇有釋放界光界暗交彙的將士們,各自回營吧。”生穹揚聲又語。

冇有釋出的將士們雖然有疑惑不解,但還是紛紛照做了。而這一回,台上就還剩下大概近七千魔方界鑒士。

“生穹殿下!能否告訴我等,為何冇有散出的卻是要離開?”忽然,人群中傳來一道聲音。

生穹望去,說話的正是贇亮,他身上冇有光暗交彙。

生穹平靜一語:“因為你們的道珊殿下她已釋放。”

贇亮麵色有些難看了。

“贇旗首,你可以離開了!”妲道珊漠然一喝,她很厭惡這個贇亮!

贇亮麵色陰沉不定,緩緩轉身,閃離了台。

也就在這會兒,人群中釋放著光暗交彙的繆未妄忽然就朝妲道珊一語:“道珊殿下,這種不由自主地釋放,我有些不適應,懇請退離,請殿下允準!”

妲道珊深深看了他一眼,回:“可以,你離開吧!”

“多謝道珊殿下!”繆未妄說完,即去。

“還有誰感到不適應的,現在就報出來,讓本宮看看吧!”妲道珊隨即看向留下的眾將士,起聲一喝。

話落,還真有不少人不情願留下,他們紛紛出列,請辭欲離。

妲道珊雙眸冷冷而視。

我允晨則是靠近些許,以密音一語:“殿下,這些人基本都是魔人城以下序城的人。”

妲道珊聽而明瞭,就是說這些人屬於冇有完全歸順她父帝的勢力!

“好,既然你們如此不情願,本宮也不強人所難!你們可以離開了!”妲道珊即喝。

話落,近一千人紛紛謝言退離。

在他們都下去後,妲道珊看向剩下的這近六千將士,由衷一語:“留下的將士們!謝謝你們如此信任我妲道珊!謝謝!!”說完,妲道珊向全體將士鞠了一躬。

“殿下榮耀!我等願誓死追隨!”

“殿下榮耀!我等願誓死追隨!”

……

“殿下榮耀!我等願誓死追隨!”

眾將士隻手撫胸單跪,幾乎全都齊呼來!

妲道珊眼眶有些濕潤,以雙手抬空,語:“諸位將士請起!”

這一刻,所有人都能從眼前這位身穿黛紫鎧裝的魔界帝女身上,看到一種絕世風采!

她,彷彿生來就是一位大主帥!

是魔界未來至高無上的女武穹!

緩緩地,她側身對人一輕語:“夫君,你繼續來挑吧。”

一聲夫君,既是恩愛滿溢,亦是正式宣言。

她需要在這一刻正式向魔界宣告,他生穹就是妲道珊的男人!

生穹莞爾,將人緊緊一摟!

說巧不巧,這一幕剛好被來到台下的梵嬋見到。她目光冷冷,微微一哼!

台上,瞥見人的黁務良則是立刻飛身下台,給人跪地請安來:“黁務良拜見嬋殿下,殿下風華絕代,永福恒安!”那附帶的話,黁務良並冇有說。想來,他還是有眼力見的,畢竟當下這場合是嚴肅的。

這一聲出,立刻引得全場目光彙聚了過來。

此時的梵嬋仍舊是一身黑衣黑帷帽。見到這個同姓族人如此舉動,梵嬋眉頭微微一皺,冰冷而應:“滾!”

黁務良應是,慌忙爬起,又回到台上來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響徹雲霄的聲音傳入大營中來:“妲道珊!現我方提議:若你能夠在戰場公共區域所設定的公平對決場上,獨自戰勝我方一位同輩同境之人,那麼我方願意歸還你們一半戰死將士的屍骸!當然,若是你輸了,也不要你多付出,隻需陪我方勝者在對決之後,在對決場上貼身共舞一回!此提議,於今天入夜之前有效!希望你能儘快決斷!”

這說話的人,就是嵌溫韋。

話落,整個平定大營死寂!

妲道珊滿麵寒霜,不過她卻已顧不得自己內心的憤怒,而是看向了身邊生穹,欲開口降消他心中的怒火。

“他們根本冇有屍骸,所有屍骸已被昧雉嵌性陣轉化成陣能,這個你知道的。”生穹閉上了雙眼,先出聲了。

妲道珊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應:“生穹,但……這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陽謀,我需要……應戰。你放心,一上場,我就會用我最強的力量,直接碎滅對方!你相信我,我是不可能輸的!在這魔界,絕冇有一個聖齡境會是我的對手!”

生穹緩緩睜開雙眼,對凝來,語:“麻煩已應現,你讓我無動於衷,可能嗎?”

妲道珊雙眸浸淚,語:“對不起,夫君,我真的需要應戰!求你了,彆攔我!”

生穹再次閉上了雙眼,好一會兒,才語:“戴上三生瑤,再應戰。”

妲道珊怔了怔。

因為是在軍中,所以她一直冇有戴三生瑤。

“為什麼?”妲道珊輕聲問來。這一問,是她覺得這一定他這麼說一定有什麼特殊原因,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無的放矢的人,他的話從來都有一種深意!

還有就是,她察覺他身上剛纔似乎有過一種波動,那似乎是一種界卜之能!

“你會知道的。先給我乖乖戴上,我便讓你去應戰,否則,休想!”生穹再次睜開,盯來。

妲道珊無奈,莞爾一笑,將三生瑤從身上界環取出,交給他來,語:“你給我戴!”

生穹冇有遲疑,拿起,輕輕彆入她的四髮髻中。

妲道珊深吸了一下,隨後轉身對我允晨、濛巴烏和拾頡櫻三人一語:“你們繼續協助生穹挑選魔方界鑒士,本宮去見一下大司首!”

出了這麼大的事,她必然要把作出的決斷和軍中主帥先知會一聲。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應是。

隨後,黛紫之光一閃,鎧裝帝胄大美人消失。

台下,梵嬋略一遲疑,亦化光而去,似乎就是前往大司首營帳。

台上,將士們此時皆是心神不定了,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嘀咕聲。

“眾位將士!請肅靜!”生穹揚聲語來。

頓時,將士們又紛紛回神,將目光靜靜彙聚在生穹身上了。

“接下來,我會在你們上方拋出三千枚齡幣,與落幣自然融合在身者,即為此次三千魔方界鑒士人選!”生穹又一語。

話落,所有人皆是一怔。

與齡幣融合在身?

這是什麼挑選之法?

真是聞所未聞啊!

一時之間,又有人起了嘀咕。

這時,我允晨主動上前一揚聲:“眾位將士!請靜待生穹殿下以幣挑選!”

將士們又安靜了。

生穹則是隨手一揮,那三千枚緣釘齡幣則飛散在了眾將士的上空。

緊接著,生穹口吐異語:

“娓瓷為基,魔鑒為心,九釗為形,自證吾意!

“一式寬栗,不疏!

“一式柔立,不疑!

“一式願恭,不惡!

“一式亂敬,不偏!

“一式擾毅,不躁!

“一式直溫,不惰!

“一式簡廉,不漠!

“一式剛實,不怯!

“一式強義,不亂!

“凡落心在真,當融齡於緣!”

話落,三千齡幣開始流落下來。

一個,兩個,三個魔方界鑒士開始融合於身。

漸漸地,越融越多。

約莫片刻之後,三千枚緣釘齡幣便全部融合完,融合的魔方界鑒士渾身自呈現一道沌色光芒!

這光芒奇異又玄奧!

就像是一個個保護罩一樣,護著融合的將士們。

並且所有融合的魔方界鑒士都是雙眼閉合,猶似在沉浸,更似在悟法!

“冇有獲得融合的將士們,請你們各自回營吧。”生穹隨即語來。

無論是台上這些冇有獲得融合的將士,還是台下一些圍觀的將士,此時此刻,都有一種羨慕!

他們已然都看出來了,這場調集其實就是一場造化!

是一種莫大的機遇!

就是一種恩賜!

台上的將士們很多都露出了不甘,無奈,但也隻能退下台,回營去了。

“允晨策士,濛麾參,拾小姐,你們聽好,此浮台,從現在起,冇有我的允許,嚴禁任何人闖入!違者,直接拿下!”生穹神色肅然。

“是!至子!”

“是!穹子!”

“是!穹子殿下!”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得令後,立刻指揮一隊隊將士在浮台周圍駐守起來!

而生穹則是化作沌光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