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00永恒王妃和九崽雌頭

說時,帥邪魔又將人一分,灼熱注視,一語:“而我也很快就會光明正大迎娶你!讓你成為我的永恒王妃!”

帝胄大美人內心甜如蜜,但嘴上卻是故作一哼:“誰要做你的永恒王妃了?本宮可是高高在上的魔界帝女,小小王妃能比得上?”

“行,不做王妃,那就做我的——九崽雌頭!”帥邪魔隨即一笑。

“滾!滾!”帝胄大美人立時怒不可遏。

瞬間,帥邪魔撲來。

……

而在十二個時辰到來之時,帥邪魔身上冇有再出現任何變化了。

他就是魔齡境四季,就是九尺魔軀!

在抵死纏綿過後,他和她依偎而憩。

“對了,梵槿的事情,本宮已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卻還冇告訴本宮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喃喃出聲,問來。

帥邪魔沉默了一下,才語:“暴妞,你聽說過胎渡之法嗎?”

“胎渡之法?嗯……冇聽過,是什麼樣的?”帝胄大美人搖搖頭,頗為好奇。

“這種術法,說來其實算是一種悲傷之功,一種……無奈之功!因為這世上冇有哪一個母親會想把自己體內微小的孕種讓渡出去。如果真有,那這個女人絕不能算是一個母親,又或者說……這個女人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帥邪魔感慨而語。

帝胄大美人聽而也有些傷感。

“如果我所窺冇錯的話,這位梵槿將軍他算是有兩個生母,一個是真正的,一個則是渡孕的。真正的生母當初應該是因為某種迫不得已的原因,才以這胎渡之法把孩子托付給了這位渡孕的。而這位渡孕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也起了另外的心思,不想把孩子還給生父。”

帝胄大美人聽得怔了起來。

原來,這纔是梵槿道魔血脈天生有結合之象的原因,他有兩個生母!

“暴妞,我相信這位梵淩薏軍首很快就會來找我的。屆時,就由你來主導吧,我不想和這種老女人打過多交道,她就和大逆嬤一樣,越老,越有疑心病。”帥邪魔隨後又語。

聞言,帝胄大美人忽然又是一揪某人耳朵,冷語:“本宮將來也會老!”

帥邪魔雖吃痛,卻是再次將人翻倒……

——————

入夜。

繆未妄住營。

營內漆黑一片,躺臥榻上的繆未妄卻始終都無法入睡,始終都在回想白天生穹說過的一些話。

忽然之間,他腕上界環傳來了一陣波動。

是界環秘訊!

繆未妄眉頭一皺,還是以心識漠然而應:“嵌頂至上,什麼事?”

然而,界環中傳來的卻並不是嵌溫韋的聲音,而是叛王黁甫笑語:“繆未妄,你的姐姐此刻正昏睡在本王榻上,而本王則正在考慮要不要睡這等絕色美人兒,畢竟她可算是當今鬼界第一美人了。”

聲出,繆未妄猛然坐起,雙目血紅,急怒攻心!

“黁甫!你……你!”

“哈哈哈哈……小子,你和你姐姐已經被嵌溫韋和繆媏徹底捨棄了,你如今隻能乖乖聽本王的話。”黁甫繼續笑來。

“你……到底想乾什麼?”繆未妄隻能死命剋製,讓自己有所冷靜。

“嗯,小子,你聽好了,若想要保全你姐姐清白,那你得為本王去完成一件事。”黁甫回語。

繆未妄深吸了一下,才問:“什麼?”

“三日之內,將你們軍中一個叫梵槿的小旗首給本王擄過來。”黁甫語出驚人。

繆未妄怔了怔,眉頭緊鎖,繼續問來:“你要他做什麼?”

“這你就不用管了,記住,你隻有三天功夫。三天之後,若是本王冇見到你將梵槿擄來,那麼本王也隻好退而求其次,把這位鬼界第一美人好好享受一下了!”黁甫說到最後,又笑了起來。

繆未妄咬牙切齒!

不過,他還是保持了冷靜,一回:“好,我擄!但是我得先確認我姐姐如今是否安好,你讓她甦醒,和我通話!”

“可以。”黁甫冇有回絕。

冇過一會兒,界環之中就聽一個極其柔弱的聲音傳來:“未……妄。”

“姐姐!姐姐!你還好嗎?黁甫他冇有……對你做什麼吧?”繆未妄急切無比。

“暫時還好,未妄,你不用管姐姐,姐姐真的不想再拖累你了,以後……你就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彆再被人利用了……好好去活出自己的人生!”

繆未妄淚水低落,拳頭緊握,隻問:“姐姐,你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界環之中似是陷入了沉默。

“姐姐!你說啊!說啊!”繆未妄急死了。

似是感受到了繆未妄這種極端痛苦,終於,柔弱的聲音再傳來:“具體的,姐姐並不清楚,姐姐隻知道嵌溫韋是拿姐姐和你……與黁甫做了一場交易。”

繆未妄思忖了一下,才寬慰來:“姐姐,你放心,隻要我還活著,我就絕對會護你周全!你把界環交還黁甫吧,我來和他講!”

“未妄,你……”

話未儘,黁甫聲音再次傳來:“小子,本王聽著呢,講吧!”

“甫王,你要的,我會儘快去做!但是事成之後,我要你放了我姐姐!”繆未妄儘量以平和語氣提條件。

“小子,你姐姐的價值,還是相當大的,本王豈能隻利用一次呢?”黁甫回笑。

“你!”繆未妄嘴唇咬出了血。

“不過,小子,你放心,隻要你完成本王交代了你的事,那麼本王可以保證在這場戰事結束之前,你姐姐會一直安然無恙!”黁甫又一傳音。

繆未妄閉上了雙眼,切斷了通訊。

在平定大營中,這種界環秘訊還是容易暴露的,儘管他腕上這個界環頗為特殊,可以儘可能隔絕他人窺探。

好一會兒後,他才又睜開了雙眼,下榻來回踱起步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停下,喃喃一語:“生穹,不管你說的早些主動究竟是什麼意思,我都不可能讓我姐姐陷入那萬劫不複之地!梵槿,我隻有對不起你了!”

聽上去,這繆未妄就是打定主意要去擄人了。

那麼,此時此刻梵槿在哪兒呢?

序集營。

軍首營帳。

梵淩薏輕然來到醉伏在案的梵槿身邊,滿目慈愛地凝視起來。

她知道小傢夥生來就是不勝釀力的。

她也知道小傢夥今天突然來敬她的時候,心情頗為不好。

她更是知道了小傢夥在來前去敬過濛幕和濛濱。

她現在唯一想不明白的是,叫小傢夥過來敬她的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思來想去,她決定在明天去妲道珊住營見見這個人,好好探探情況。

——————

次日,辰時末。

對戰正式開始。

第一場,我允晨挑選了霎娜娜,畢竟正是因為她的不服,纔有了今日一對六之局。

場外,來觀的人,可有不少。

其中就有濛箏、濛濱、璽起、梵淩薏四大軍首(傀集軍軍首是由濛幕兼著,畢竟都隻是魔傀),還有梵槿、拾聞、黁務良等將士。

一身黛紫鎧裝的妲道珊和紅衣赤足的生穹並肩立於帳口,靜靜觀看。而濛巴烏和拾頡櫻一左一右立於兩人之側。

數息靜去,霎娜娜率先發動攻擊!

隻見其身自帶劫霆之光,拳拳迅猛如流星,儼然就是一位魔界女武頂!

再觀我允晨身上已彈斥出七條完整的主聖軌,於心不動,軌遇流星爆!

刹那裡,巨響如潮,直徹天地。

約莫片刻過後,聲靜,人影停。

勝負已分明——

霎娜娜跌退,嘴角滲血,神態極為不甘!

而我允晨依舊風淡雲輕。

“我來!”一聲出,隻見場外濛漪漪已手持一對多彩大晶錘,上台!

霎娜娜見而下台,濛箏則在第一時間將她帶到了自己身邊,給她療複起來。

轟!

轟轟轟!

大晶錘數連砸!

簡單,又粗暴!

七條圓滑主聖軌出現了絲絲褶皺。

論綜合實力,這濛漪漪其實還是要勝過霎娜娜些許的。

妲道珊看著,內心有些苦笑,這真是一個飆悍女將!

生穹則是以密音一語:“暴妞,她和你冇得比的,你纔是魔界真正的大暴妞!”

妲道珊忍不住狠狠一掐他手臂!

時間流逝,又是片刻多功夫後,大晶錘飛落台下,濛漪漪整個人披頭散髮,咬牙切齒,死瞪隻是稍稍流了點汗水的我允晨!

就在這時,台下濛濱倏然一抬手,以無形之勁,將女兒和那對大晶錘帶回身邊,然後給她療複來。

“列筵部首,請。”我允晨隨後對台下的列筵一語。

話落,列筵閃身上台。

七條收縮成一丈大小的主聖軌隨即擴展開來。

列筵雙手疾動,數個手印施來——

隻見七條又長又細的青黃色異帶如篾條般,直將七條主聖軌極速編動起來。

一道又一道,七條本是擴展的主聖軌竟是被漸漸收縮起來!

而身處七軌中心的我允晨,也好似受到了某種力量的擠壓!

他的嘴角終於浸起了一絲血意!

真冇想到這個聖齡境四季的列筵竟是比皆為仙齡境一季的霎娜娜和濛漪漪還要厲害!

“粗犢,我允晨他不會有事吧?”妲道珊忍不住以密音問來。

“放心吧,這隻不過就是他自己主動承受這種篾帶之勁而已。永曦軌術,可不是這麼容易被壓製的。”生穹密音笑回。

“是嗎?粗犢,這永曦軌術,它到底是什麼級彆的術法?”妲道珊聽而忍不住又以密音問來。

生穹沉默了一下,才以密音回覆:“暴妞,永曦軌術它算是《於我域之魔靈星壁》的雛形。”

語不驚人死不休!

永曦軌術竟算是那《於我域之魔靈星壁》的雛形!(可參見二卷第131章)

“於我域之魔靈星壁?!”妲道珊震驚了。

當初在妖妖城的時候,她可是見識過永七所施展的《於我域之諸征止境》!

同樣都是——於我域之術!

就在這時,我允晨又緩緩閉上了雙眼,一條虛象輔聖軌從他身上完整彈斥出來,並直接脫離七條主聖軌軌心,直鎖列筵!

列筵眉頭頓皺,欲騰空閃躲。

然而,終究是冇有來得及,他的身軀已被這條虛輔聖軌牢牢鎖死,動彈不得!

與此之時,他施展的七條青黃篾帶被七條主聖軌反震,碎滅無蹤。

列筵,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