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9滅寄暗子,繆未妄命數

“真是抱歉,讓繆將軍傷心了。”生穹輕回。

“冇什麼,我的身世並不是什麼秘密,隻要稍微用心一查,就能查到。”繆未妄麵色不改。

生穹淡淡一笑,接語:“繆將軍,你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但是人生在世,無論多麼小心謹慎,也總是會遇到一些必須去跨過的坎,而早些主動,又往往是更有利的。”

話落,繆未妄心中劇震,看向生穹的眼神終於躲閃了一絲。

不過,他很快即語:“多謝生穹殿下告誡。”說完,他又轉向了若有所思的妲道珊,一語:“道珊殿下,繆未妄想先行告退了。”

妲道珊回神,應語:“好。去吧。”

“多謝殿下。”繆未妄低頭一禮,離開。其步履雖然依舊沉穩,但是內心卻是難以平靜!

他知道生穹一定是察覺了他什麼。

但,究竟他是哪裡有所暴露了呢?

他……真的想不通。

在這繆未妄去後,閾蠹和列筵就各自向妲道珊告辭離開了。

“道珊殿下,末將和濛漪漪也先回去準備了。”霎娜娜緊接語來。

妲道珊嗯了一聲。

霎娜娜隨即拉離了猶在對生穹犯癡的濛漪漪,儘管濛漪漪有些惱怒,一副欲言又止模樣。

“頡櫻族妹,若是有空,記得去我那兒敘敘舊。”拾聞含笑對拾頡櫻說來。

拾頡櫻點點頭,應了聲好。

“道珊殿下,生穹殿下,若無他事,拾聞便先回住營了。”拾聞隨後又對妲道珊一語。

生穹未語,隻是平淡一笑。

妲道珊微微一笑,接聲:“拾將軍,請自便。”

“多謝殿下。”拾聞行禮而離了。

剩下的黁務良則是趕忙來到生穹麵前,雙膝跪拜,敬語:“黁務良拜見生穹殿下,殿下雄渾蓋世,九界無雙,堪稱我魔界青年領袖!”

話出話落,妲道珊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內心還真是愛聽這話。

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三人亦是有些啞然。

生穹則失笑起來,一歎:“黁將軍,請起請起!”

“多謝生穹殿下!”黁務良恭敬而立。

“黁將軍,問你一件事。”生穹隨後轉語。

“生穹殿下,儘管問,黁務良必會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黁務良立回。

“你和梵嬋殿下關係如何?”生穹即問。

黁務良怔了怔,頗為尷尬地一回:“這個……不瞞生穹殿下,嬋殿下她可是層後孃孃親女,是我魔界的明珠!而黁務良不過隻是一介小部參,這平常是連嬋殿下的麵,也見不上的!所以這關係……真的無從說起!還請生穹殿下明鑒!”

生穹聽而沉吟了一下,才又語:“黁將軍,那以後,我能否托你幫我多主動接觸接觸梵嬋殿下?”

話落,黁務良怔住了。

“如何,黁將軍?”生穹淡淡一笑。

黁務良回神,有些為難地應語:“生穹殿下,你的任何請托,我黁務良自是義不容辭!隻是……隻是嬋殿下她真的不好去……接觸,她一向最厭惡無能庸俗之輩出現在她麵前的。在我魔界,嬋殿下的冷腥,那真的是有目共睹的,幾乎就冇什麼人敢去招惹!生穹殿下,所以……不是我想辜負你對我如此的信任,而是我真怕……自己小命不保啊!”說到最後,人已哭喪起來。

生穹平靜一語:“黁將軍,你放心,我不是讓你去招惹,隻是讓你每天以你的溢美之詞去給梵嬋殿下行個禮,請個安,最後就給你自己附帶一句——彆殺我,梵嬋殿下,求你了。”

黁務良有些傻眼了。

妲道珊、我允晨、濛巴烏、拾頡櫻四人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數息之後,黁務良支支吾吾問來:“生穹殿下,你這是……什麼用意?”

生穹隻語:“黁將軍不必多問。”

黁務良苦澀,但又語:“可是,生穹殿下,梵嬋殿下總是行蹤不定,我做不到每天啊!”

“那就在每次有機會見到梵嬋殿下之時,立刻過去見她。”生穹想也冇想,即回。

黁務良無奈,隻得應語:“那……好吧。”

“黁將軍,待梵嬋殿下終於忍不住問你這麼做的原因之時,你便直接告訴她,是我讓你這麼做的。而後你便來尋我領取你的酬勞吧!”生穹緊接又語。

聞言,黁務良忙回:“不不不,能幫生穹的忙,已是黁務良的榮幸之至!用不著什麼酬勞的!”

生穹聽而一笑:“黁將軍,你確定你不要?”

黁務良有些遲疑了。

“黁將軍,我要給你的酬勞,可是讓九嬤嬤幫你提升你的道魔血脈。”生穹繼續笑來。

黁務良心動了,一雙目光有些不確定地轉向了妲道珊。

妲道珊心中雖然有著絲絲暗惱,但嘴上是不可能打某人臉的:“黁將軍,他的話,就是本宮的話。”

黁務良連忙再跪,敬語:“多謝道珊殿下!多謝生穹殿下!”

生穹有點無奈。

妲道珊輕輕一歎:“快起來吧,黁將軍,彆動不動就跪,道魔一族不是隨便行跪的。”

黁務良應是爬起。

“好了,黁將軍,你先回去吧。”妲道珊又語。

黁務良應是而去。

之後,我允晨行禮一語:“殿下,至子,我想先回族內去準備一番,順便也和至上去說明一下。”

“嗯。”妲道珊應聲。

生穹看著人開啟序壇光案,離開。

而在光案消失後,妲道珊就回身,對濛巴烏和拾頡櫻語來:“巴烏,頡櫻,你們倆幫我去密切盯住那贇亮的一舉一動。若他有不軌之舉,立刻給本宮拿下!”

“是!”

“是!”

濛巴烏和拾頡櫻得令欲去。

然而,生穹卻是平淡語來:“不必了,他暫時不會去做什麼,隻會以靜製動。”

濛巴烏和拾頡櫻不由看向了妲道珊。

妲道珊在怔了怔後,隨即應語:“那算了,你倆先各自去軍中要個住營歇著吧。”

濛巴烏和拾頡櫻應是先退。

緩緩地,生穹走回營帳去。妲道珊自是並肩而入。

也就在兩人進入後,濛箏的身影就於虛處隱隱約約現來。想來,剛纔一幕幕,她都是有目睹的。略一沉思後,她又消失了,並冇有來見生穹和妲道珊。也許有些事情,她需要先好好沉浸一番吧。

帳幔一落。

帝胄大美人就揪帥邪魔耳朵來,怒哼:“竟敢當著本宮的麵拈花惹草,你色膽不小啊!”

帥邪魔吃痛,又哭笑不得。

隻不過隨意對人笑了笑,就被這醋罈子暴妞汙衊成這樣,他該找誰來訴冤啊?

“這裡已經冇有你什麼事了!給本宮立刻回家去!”見他委屈模樣,帝胄大美人隨即又主動鬆開來,一命。

帥邪魔正身一對,雙手緩動,將她身上鎧裝先卸來。

鎧裝終究有些冰冷,帝胄大美人也冇阻攔,隻是又一語:“你聽見冇有?趕緊給本宮回家去!這裡的事情已用不著你來操心!本宮都能解決!本宮很快就能帶著三千魔方界鑒士回去!”

帥邪魔冇有立語,而是將鎧裝全部卸下一收自身界環後,纔將人一摟,凝問:“那你倒是和我說說,贇亮身上有什麼秘密?那繆未妄身上又有什麼命數?”

帝胄大美人眸光避開了,她完全不知,但仍舊哼來:“就你能耐!什麼都知道!”

“唉。走吧,回榻,我慢慢跟你說。”帥邪魔摟著人,準備邁開。

然而,帝胄大美人卻是雙手倏然一勾他脖子,瞪語:“我腳痠,走不動了!”

無奈,帥邪魔隻得將人橫抱起來。

帝胄大美人這才莞爾一笑,輕叱:“算你識相!”叱完,卻又在他臉龐親了一下。

帥邪魔低目瞅向她,平靜一語:“我也想快點回家去,但有些事情已經變得有點麻煩了。”

帝胄大美人一愣,沉默起來,並冇有立刻追問。

直到他將她抱到內帳大榻上而後同坐下來,她纔出聲:“說吧,到底有什麼樣的麻煩?”

帥邪魔卻是沉默了一下,才語:“那個贇亮,他身上存在著滅寄暗能,可以說,他就是那個滅寄之胎在大軍中的暗子,正暗中幫滅寄之胎蒐集大軍的情報。”

語不驚人死不休!

贇亮竟是滅寄之胎的暗子!

帝胄大美人難以置信:“這……怎麼會?”

“暴妞,滅寄胎術,你知道它最初是起源於誰嗎?”帥邪魔接聲。

“誰?”帝胄大美人下意識而問。

“它乃是霸紀問穹榜上排名第四十四的淵帝贇淵所創。而贇淵乃是蘊魔一族,是贇亮的族中古老先輩!想來,這也是贇亮能夠被滅寄暗能所附身的根本原因,畢竟同源同脈嘛。”帥邪魔回語。

竟又牽扯一個霸紀問穹者!

帝胄大美人震然,又恍然。

“暴妞,這個贇亮我們暫時不要去動,儘管今天已經有些打草驚蛇了。一切都得等我的娓魔漏瓷陣完成再說!”帥邪魔繼續說來。

帝胄大美人點點頭,接聲:“好,聽你的。那繆未妄呢?你之前說及他命數,莫非他又牽扯了哪個霸紀問穹者?”

帥邪魔緩緩起身,於榻前踱了踱,才語:“暴妞,我以自身卜學窺測他的命數會與我允晨產生更進一步的糾葛,但這具體是什麼,我還說不好,因為這裡麵的確又牽扯了某個霸紀問穹者,而這個霸紀問穹者的禁能頗為特殊,我不想再強行去窺測,以免另生難控變數。一切都隻有等繆未妄正式麵對他的劫,纔會清晰起來。”

竟然真的又牽扯了一個霸紀問穹者!

一場魔鬼城戰事,到如今已算是牽扯了好幾個霸紀問穹者了。

卓帝一個!

稚四王一個!

九慧天娘一個!

淵帝一個!

目前尚未知的一個!

還有粗犢他娓魔漏瓷陣涉及的釗世主一個!

以及我自己密切相關的印馨魔母和九界舞母兩個!

另外,若是再算上後母的茉莉魔娘一個!

那就是足足九個了!

如此眾多霸紀問穹者的禁能,產生命運交集,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變數呢?

想到這兒,帝胄大美人不禁憂心忡忡起來。

一見人兒神色不佳,帥邪魔隨即又將人摟到懷裡,寬慰:“放心吧,雖然是有點麻煩,但是有我在,一切不足為慮!這場戰事,終將由你爹告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