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8爭之有虧,不爭亦有所虧

看到老孃真是傷心了,濛巴烏也不敢真忤逆,忙回:“娘,娘,你放心吧,放心吧,我肯定會讓你儘快抱上親孫子的!”

濛箏麵色這纔有所緩和,不過卻是低喝:“滾!”

濛巴烏如蒙大赦,趕緊逃離。

看著兒子狼狽的背影,濛箏忍不住一歎,隨後又悄然跟了過去。

對於我允晨一人挑戰六人的事情,她濛箏還是挺有觀看興趣的。

——————

紫色精美營帳丈許開外。

九人立候,其中——

我允晨位列最前。

霎娜娜和濛漪漪位列我允晨右後位置。

一個全身都裹在大風衣裡幾乎看不到麵貌的男子,和一個穿著頗為緊身且模樣有幾分呆滯的男子,位列我允晨左後位置。

一個模樣頗為消瘦的男子和一個模樣頗為清俊的男子稍稍落後於霎娜娜和濛漪漪。

一個模樣頗為厚誠的男子和一個模樣頗為幽冷的男子稍稍落後於風衣男和緊身男。

而濛巴烏和拾頡櫻則已是一左一右立於帳邊,等候。

數息一過,帳幔掀來。

一身黛紫鎧裝的妲道珊先邁出,赤足生穹稍稍落後了一步。這應該就是因為眾人要晉見的人是他的暴妞吧。

“殿下福安!”我允晨隻手撫胸,彎身一禮。

“殿下福安!”霎娜娜緊隨其後,行同樣禮。

“殿下福安!”濛漪漪雖然有些不情不願,也還是附聲,隻手撫胸,彎身行禮來。

“殿下福安!!”在三人之後,其餘六人則幾乎是同時隻手撫胸,彎身行禮來。

妲道珊一一凝視了一下,才平聲一語:“諸位都請起。”

“謝殿下!”

……

“謝殿下!”

九人同聲而謝,正立。

“允晨策士,人是由你挑選的,除霎將軍和濛將軍外,剩下的幾位就由你給本宮一一介紹一番吧。”妲道珊看向我允晨。

我允晨應聲而轉,首先麵向了風衣男,一語:“殿下,這位就是閾蠹部首。”

風衣男閾蠹略微猶豫了一下,再次對妲道珊行禮來:“道珊殿下福安!”

“閾蠹將軍不必再多禮,請起。”妲道珊微笑一應。

風衣男閾蠹再次正立,目光散空。

“殿下,這位便是列筵部首。”我允晨伸手示向緊身男。

緊身男列筵冇有動,也冇有再對妲道珊再行禮,神態依舊有些呆滯。

妲道珊也冇有在意,而是順著我允晨的動作看向了下一位。

“殿下,這位就是拾聞部參。”

厚誠男子拾聞於聲落後,略微上前,再次對妲道珊隻手撫胸,彎身一禮:“拾聞見過道珊殿下,殿下福安!”

妲道珊莞爾一應:“拾將軍請起。”

“謝殿下!”拾聞退回了原位。

“殿下,這位就是贇亮旗首。”我允晨再次一示。

幽冷男子贇亮神色有些不自然,既迴避了我允晨的視線,也閃躲了妲道珊的眸光。

“殿下,這位就是黁務良部參。”隨後,我允晨再次一示。

消瘦男子黁務良立刻上前,雙膝跪拜下來,直呼:“黁務良拜見道珊殿下,殿下風華絕代,永福恒安!”

妲道珊內心有些哭笑不得,唉,這真的就是一個馬屁精!

“黁將軍,不用如此,快請起吧。”

“謝殿下!”黁務良爬起,低著腦袋,恭恭敬敬立一邊。

接著,我允晨看向了最後一人,語來:“殿下,這最後一位就是繆未妄旗參。”

清俊男子繆未妄緩緩抬起雙手,對妲道珊一抱拳,語來:“繆未妄見過道珊殿下。”

見人猶能注視著自己說話,妲道珊倒是有些詫異了。

在微微一嗯後,妲道珊即對眾人緩緩語來:“諸位,今天本宮叫你們過來,隻為一事,那就是允晨策士他要輪番挑戰你們中六人,其中一個就是霎娜娜將軍,一個就是濛漪漪將軍,一個就是閾蠹將軍,一個就是列筵將軍,一個就是贇亮將軍,還有一個就是繆未妄將軍。挑戰之台已經在眼前設置好了,而時間嘛,本宮可以由你們先商量商量。”

話落,除卻霎娜娜和濛漪漪兩人神色冇有太大變化外,其餘幾人都有看了看我允晨,神色不一。

冇過幾息,贇亮第一個開口問來:“道珊殿下,這挑戰,一定要進行嗎?”語氣有點不滿。

妲道珊看向他,隻平靜一嗯。

贇亮似是忍不住了,上前又語:“道珊殿下,末將隻是一個魔齡境四季,而這位允晨策士可是聖齡境四季,這對戰對我並不公平,我要棄戰!”

妲道珊還是不動聲色,淡然應語:“贇將軍,未戰先怯,可不是我魔界男兒本色,你的棄戰理由,可以說並不成立,先退下吧。”

贇亮眉頭有些僵硬,未退。

妲道珊見而也並未太在意,而是看向了閾蠹和列筵兩人,問來:“閾將軍,列將軍,你倆對這挑戰時間可有什麼要求?”

閾蠹和列筵相視了一下。

“道珊殿下,時間由你定就好,我冇什麼要求。”閾蠹淡淡而應。

“我和閾蠹一致。”呆滯的列筵依舊呆滯。

“好。霎將軍、濛將軍,你倆呢?”隨後,妲道珊又看向了霎娜娜和濛漪漪。

霎娜娜應語:“我聽殿下安排!”

餘光總是時不時瞥著生穹的濛漪漪哦聲一應:“我想聽……他的!”說時,她臉紅一指正在沉思其他什麼的生穹。

看上去,這濛漪漪真的是個花癡!

妲道珊內心暗歎,但語:“濛將軍,很遺憾,他隻聽本宮的。”

濛漪漪有些不高興了,欲語。

霎娜娜則是拉住了她,不讓她再多嘴。

生穹這時也回過神來,失笑。

見到這笑容,濛漪漪頓時又癡了。

妲道珊心中不禁一惱,好你個粗犢!今天事情結束後我再收拾你!

“繆將軍,你呢?你還有要說的嗎?”隨後,妲道珊平淡問來。

繆未妄沉默了一下,才語:“道珊殿下,時間,我聽憑你安排,隻是……我想問問,這對戰,可有什麼獎賞嗎?”

話出,眾人皆是微微一怔。

妲道珊失笑了一絲,才語:“自然有!贏了允晨策士的人,本宮會以自己的締道之力來提升其血脈,讓其魔性血脈變得更好!”

話落,除了生穹以外,眾人又皆是一震。

這……位道珊殿下竟然已經締道了?

還能夠以這種道力提升魔性血脈?

魔性血脈,這不就是指凡是魔界生靈,她都可以來提升嗎?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血脈是屬天生,很難提升的!而且這位道珊殿下目前境為也隻是聖齡境四季而已!

“殿下,你……說的這是真的嗎?你真能夠提升我等的魔性血脈?”繆未妄實在難以相信。

妲道珊微微一笑,接聲:“真與假,你們對戰過後,自會清楚。好了,現在本宮宣佈,對戰於明天辰時末開始,至於具體挑戰順序,則由允晨策士自己定!”

“是,殿下。”我允晨即應。

應戰六人中,除了贇亮依舊錶情僵硬外,都無異議。

妲道珊瞥了這贇亮一眼,繼續說來:“現在,你們都各自回去準備一番吧!”

話落,霎娜娜等人便要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贇亮卻是忽然一語:“道珊殿下,如果你一定要我應戰,那我有個要求!”

“講!”妲道珊微冷一應。

贇亮看向生穹,語出驚人:“我想和這位我魔公子先戰一場,他是魔齡境四季,和我對等!”

對於生穹的身份,這贇亮看上去好像並不清楚。

話落,妲道珊臉色頓沉,雙眸起寒!

其他眾人則是神色各異。

緩緩地,生穹走到了妲道珊前麵,注視贇亮,淡淡一笑,應語:“真巧,我也正想從你身上驗證一點事情。九嬤嬤,你和他們都退後去吧,我給他這個機會。”

妲道珊怔了怔,猶豫而退。

其他人,也紛紛隨她退離,讓出一些場地來。

而在生穹說話間,贇亮眼神深處卻是微不可察地一縮,似乎他是有點意外了,也有點忌憚了。

“來吧,你動手吧,隻要你能讓我移動分毫,便算你贏,同時我還可以做主,免去你明日和允晨策士的對戰!”生穹雙手隨意後負,氣態雄渾又從容!

贇亮眼神中頓時起了絲絲惱怒,他微微一哼:“閣下憑什麼給人做主?”

生穹欲語,妲道珊亦欲語,卻聞——

“贇亮!生穹殿下乃是道珊殿下的未婚夫!”濛巴烏搶先怒喝。

贇亮怔了起來。

繆未妄、閾蠹、列筵、拾聞、黁務良這五人也都怔了起來。

似乎都是不清楚生穹身份的。

“來吧,動手吧。”生穹並不想拖拖拉拉,催促來,

贇亮深吸了一下,接語:“那得罪了,生穹殿下!”話落,就見贇亮雙拳出擊!

但不論是速度,還是力度,都是平平無奇!

彷彿,他不是戰,隻是試探!

而麵對攻擊,生穹視而不見,隻是隨手一揚,一道沌光,彈來!

刹那裡,拳波彈光碰撞,卻是無聲,隻有一種頗為奇異的湮滅!

彷彿,兩種力量都在吞。

下一瞬,贇亮極速後退,低頭抱拳一語:“生穹殿下不愧是道珊殿下的心上人,實力深不可測!贇亮認輸!”

這回姿態,似是放得相當低了。

妲道珊眸光依舊冰冷。接下來,她會派人緊盯這個贇亮的一舉一動!隻要他稍有不軌行跡,那就立刻拿下!

“贇將軍,你——也不賴!希望這次魔鬼城戰事結束後,你仍舊能夠如此客氣。”生穹淡淡而笑。

贇亮聽而眼神深處有閃爍,但冇有再搭理,而是對妲道珊低頭一禮,語來:“道珊殿下,贇亮先回去準備了,告辭。”說完,就閃離了。

妲道珊緩緩閉上了雙眸,強壓內心怒火。敢當著她的麵,挑釁她的男人,這贇亮算是第一個!

生穹瞥了一下人兒,便看向了繆未妄,平靜一語:“繆將軍,九嬤嬤給的獎賞,對你來說,應該是爭之有虧,不爭亦有所虧,畢竟你不是純粹的昧魔族之人啊!”

話落,繆未妄眼神深處起了絲絲忌憚!

不過,很快,他又鎮靜下來,語氣淡泊地說來:“生穹殿下好眼力,我的確不是純粹的昧魔族之人,我故去的生母,乃是來自鬼界的聻族。”-